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二章 世界之术!

  巨大的石碑在我的身侧,我没去看四周的人。

  能哥从黑暗中走了出来,还是那件白色的大氅,一边走路,两只手上却在把玩一些细小的硬币,但是,当他走进了,我却看见他手里的硬币居然在他的手心上慢慢漂浮,而且更诡异的是,这些细小的硬币一会儿变成一元的,一会儿变成五角的,在不断地转变。

  他停在了我身前十多米的地方,双手手指一收,硬币重新落入了他的手心里,缓慢地开口说道:“端木森,你能来接受我的挑战,至少说明,你是一个有骨气的人,不过却不是一个聪明的人。若是你今日能够在十招之内还站在我的面前,我会向你鞠躬道歉。若是你做不到,我也不需要你为我做什么事,因为那时候的你要么就是死了,要么就是在病房里昏迷了。”

  我松开手,一抬小臂,召唤出了白起,白起一出,杀气混合着鬼气向四周猛冲,四周的人全都大吃一惊,被这扑面而来的鬼气怔住,不自觉地往后退。

  “开始吧!”

  我大喊一声,一挥手,白起直冲过去,杀神剑挥出,直取能哥的头颅。我没有一点留手,如果白天的时候我听到的传闻都是真的,那么能哥肯定是有真本事的,这样的人只会比我想象的要强,绝对不可能比我想象的要弱!

  在白起杀过去的时候,我同时放出了阴阳双鱼图,黑白两色的巨大太极圆图从空中落下。

  头上有威力无穷,神秘莫测的阴阳双鱼图镇压,正面还有白起的攻击,战斗从一开始我就出了全力,准备一击拿下!

  能哥站在原地没有动,缓缓伸出手,指向天空,亮出了一根手指,这手指的指尖露出一丝丝的光芒,阴阳双鱼图旋转着落了下来,能哥冷漠地说了一句:“定!”

  接着,我看见了极度不可能的一幕,阴阳双鱼图竟然就真的定在了空中,没有往下落,这感觉就好像是能哥的上方,空间凝聚了一般!

  杀神此时也已经出现在了能哥的面前,能哥依然没有动,杀神剑已然到了他的面门前,他还是说了那个字:“定!”

  令我惊奇的画面又一次出现了,白起的魂体居然和阴阳双鱼图一样,全部被定住了。甚至我和白起的联系,都在在和一刹那间停格了下来!

  能哥收回了手,背在身后,接着一晃一晃走了过来,所有的人都惊恐地后退,他的脸上露出一片冷漠的笑容,看着我说道:“这是两招,还有八招。我给你一个建议,你最好现在就逃走,不然的话,很可能就走不了了。”

  虽然他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个关键时刻,我怎么可能逃走!我脸色阴沉,开始往后退了几步,接着放出无名法阵的烈焰,这火焰如同盛开的绚烂花朵,冲向能哥的脸。

  这一次能哥没有定住火焰,而是任凭火焰烧到了自己的身上,我看着火焰覆盖在了他的身上,心中却不敢掉以轻心,不敢收回手,一直在加大烈焰的强度。

  但是,几秒钟后,能哥的手却从火焰中伸了出来,接着双手一撕,就在我的面前,他竟然将我放出来的烈焰,无形的火焰,撕成了两半!

  “这是第三招,还有七招。”

  烈焰依然没能阻挡他前进的步伐,他的步调没变,似乎是在故意挑衅我,似乎是在告诉我,无论我放出什么样的法术,都不可能打败他。

  这是一种侮辱,一种无声的嗤笑!

  我双拳紧握,咬破手指,手指上有鲜血流下来,我将这滴血一弹,血珠落在了火焰之中,能哥四周的烈焰一瞬间变成了血红色。

  这一下,能哥的脚步才止住了,血红色的烈焰威力极大,染了我的鲜血,其攻击性更是增加了数倍,我身体微微向前倾,全力支持血红色烈焰的爆发。

  “化作灰烬吧!”

  我大喊一声,又弹了一滴血液进入火中,血红色的火焰再次一蹿,燃烧的更加强烈,地面都露出了烧焦的痕迹,而且还不止如此,四周的人群,也感觉到了热浪,再次向后退。

  每个观战的人,脸上露出了惊讶的表情,似乎我的强大也超出了他们的想象。我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能哥一直没有露面,这说明,我的攻击有效果了!

  可是,我才得意了没几秒钟,血红色的烈焰中却传出了能哥的笑声,然后我看见自己的正前方,那一片空间就像是玻璃一般碎裂了,我心中大惊,这是我没遇见过的状况。

  面前是一大片黑洞,然后一只手突兀地从黑洞里伸了出来,接着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我的面前,抓住了我的脖子,随后黑洞消失,空间又恢复成了刚刚的模样,我就像是看见了幻觉一般,但是此时从脖子上传来的真真切切的压迫感却一点都不假!

  “你,怎么可能操控时空?”

  我艰难地问道,能哥却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抓着我的脖子,将我往地上狠狠地一按,接着我的后脑勺就和地面结实地撞在了一起,地面刹那间变成了一片粉碎。

  我的意识一下子就模糊了起来,一张嘴,喷出了一口鲜血。能哥将我拉到了他的面前,这一次他的眼神和上一次一样,但是却比上一次来的更加可怕。

  “怎么了?就这点本事吗?就这点能耐?我觉得你会更加强大才对!”

  能哥说话间将我抛在了空中,接着我浑身失重,飘浮在了空中,整个人就像是刚刚他把玩的那些银币,我感觉到四周的空间里有一些看不见的力量在冲击我的身体。

  剧痛从我的身上传入脑子里,感觉就好像是有人不断地攻击我的身体,每一次冲击我都会喷出一口鲜血,这些鲜血居然也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同样飘浮在了空中!

  “端木森,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觉得你有资格挑战我?当然,可能是因为你的师傅是大名鼎鼎的蒋天心,也可能是因为你本身是所谓的世界灵异大师,打败过鬼王,杀过很多厉害的大人物。但是,你这一套,在这里行不通!这里是国字号第五组的后备军事基地,在这里出现过无数比你更有天赋,比你更加天才的男人,但是,他们没有一个敢挑战我。你连十招都没接住,可怜虫!”

  能哥打了个响指,空间里无形冲击的频率又变快了,疼痛已经开始麻木我的身体,浑身鲜血淋漓,我瞄见远处的小琳闭上了眼睛,不敢看我。

  “当然,你身体里还有一个怪物,你可以把它叫出来,让我试试看,如果你暴走了,是不是会比现在更爷们一点!快一点,我要你放出身体里的那个怪物,我要你暴走!”

  能哥对着我狂吼。

  此时此刻,我感觉心灵深处那个黑影在慢慢地苏醒,它沉睡了很久,也虚弱了很久!

  黑渊慢慢地抬起了头,我能感觉到他有些急迫,有一些把持不住自己的身体,有一些想要冲出来,想要和能哥大战,但是我依然压制着他!

  “不行,这是我和你的战斗!”

  我倔强地喊道,却看见的不是赞赏,而是能哥脸上鄙夷的表情,他嘲笑着说道:“你没资格和我打,我需要一个够资格的人,而不是一个废物!放他出来,不然我马上杀了你!”

  这句话深深地刺痛了我的心,废物吗?我又一次变成了废物,我又一次变成了被人看不起的对手吗?

  缓缓闭上了眼睛,心中的黑影慢慢地外放,我的内心开始沉沦,接着我仿佛听见了黑渊欢快地笑声,然后下一刻,我知道我和他的位置交换了,我睁开眼睛的一刻,黑渊已经控制了我的身体。

  “哈哈,我又出来了,我又出来了!世界之力?哼,不上台面,给我碎了!”

  黑渊双手一展,我看见四周的空间就像是爆碎的玻璃,哗啦啦地往下落,然后黑渊控制着我的身体,落在了地面上。

  “哼,等你很久了,现在才算有点意思了!”

  能哥右手抓住大氅,一挥手,将大氅扔了出去,左手已经捏起了法决,嘴中念念有词,头发微微摆动,脚边有一个法阵模样的东西,一闪一闪。

  “世界之术,脱胎于当年老子当年的一气之法,讲究的是对空间和时间的绝对控制,很难修炼,但是一旦有小成,便可横行一方。你这世界之术练的不错,看来这就是你的凭仗吧,将我引出来,也是因为这世界之术吧?不过,在我看来,你这法术,弱的很!”

  黑渊身子一闪,速度快极,人在空中的时候,左右拳已经同时打出,对准了能哥的身体。能哥左手平推而出,面前的空间仿佛被凝结了一般,黑渊的双拳刹那间停滞了下来。

  “终究是小道,散了!”

  黑渊一声低哼,双臂往外一弹,能哥被震的往后退了好几步,而他刚刚放出的法术,此时已经被黑渊彻底震散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