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章 天空下的女人!

  天空很低,低的吓人,就好像伸手就能够触摸到一般。

  即便在珠峰上的时候,我都没有现在的感受。

  在这个虚拟的世界里,我忽然有了一种特别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这天空是真实的天空,这个世界是真实的世界,这里的一切,仿佛都是现实存在的。

  感觉越来越强烈,光芒落在我的头上,我竟然看痴了,缓缓站起身来,看着头顶的天空,这一刻,我竟然有了一种心境震动的感觉。

  一个女人,出现在了远处的天空中,就好像一朵盛开在天空中的天女花,又好似是整个天空中最美丽的一抹颜色。

  她从天边走来,我不知道这个女人是谁,也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比赛的虚拟环境中。

  但是她就是来了,带着一身的美丽颜色,带着绝色的容颜,长发如风中摇摆的美丽柳絮飘扬,轻柔。

  “端木森,我等你很久了,很久了……”

  声音很轻,但是却钻入了我的耳朵里,接着我身边的整个世界都开始转动,天空中传来“嘟嘟嘟……”的声音,似乎是系统处在被破坏的边缘。

  身边的景物都在变化,树木,石头,动物,大山,地面,甚至是那些躲藏在山洞内的鬼神,厉鬼全部都变成了一张张被卷曲的纸片,消失不见。

  我的眼前变成了一片黑暗,可是这个女人还在,拥有一张让任何人都会妒忌的精致面容,飘来,向着我飘来,那么轻柔,那么的缓慢而轻柔。

  最终她落在了我的眼前,我的呼吸瞬间窒息,好像变的呼吸困难,我看见她伸出手放在了我的胸口,我感觉心口很疼,看见有鲜血从我的脸上往外流!

  接着我看见了她脸上有泪水落下,美人一泪,珍珠难比。

  我在想,为什么她要哭呢?为什么她会出现在这里?为什么我的胸口这么疼呢?

  然后,我的世界就陷入了彻底的黑暗,在黑暗里,我感觉到她抱住了我,很轻柔,很舒缓地抱住了我,我耳边传来了最后一句话是一个婉转动人的声音:“再见,罗焱哥哥……”

  我身子猛地一震,眼前又有了景物,我又能看见光芒了,我看见白色的天花板,还有那些晃眼睛的灯,我身边站着一些穿着白大褂的人,还有护士以及秃子,小琳他们。

  “病人睁眼了!”

  我听见他们有人说话,可是声音仿佛距离我很远,我好像听不清楚,但是浑身都是剧烈地震动,接着我又晕了过去。

  不知道在黑暗中睡了多久,只是当我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已经躺在了病房里,四周一片安静,病房里昏暗的很,窗户没关,有风吹动白色的窗帘。我闻到了一些刺鼻的气味,应该是酒精之类的东西。

  我想要从病床上下来,却被路过的值班护士看见了,她大喊了一声:“端木森醒了,端木森醒了!天啊,他醒了!”

  我感到很奇怪,不就是醒了吗?怎么会这么吃惊。

  接着十多个医生冲了进来,将我围了起来,病房里亮堂了起来,所有的医生围着我,给我套上了各种仪器,我感到莫名其妙,大声问道:“到底怎么了?我不就是醒了吗?”

  然而,此时牛老的声音却从门口的位置传了过来,他缓步走到我的面前,伸出手一点我的额头,我一下子就进入了思维世界内,四周的一切都变成了纯白色。

  “端木森,你知道你昏迷了多久吗?”

  我也已经习惯了这个纯白色的世界,更习惯了他这种奇葩的说话方式。

  “不知道。”

  我摇了摇头回答道。

  “你睡了1个月了,这一个月里你的生命完全依靠药物和仪器维持着,我们之前还在谈论到底要不要放弃你,我需要你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比赛到了一半的时候,你会突然晕死过去,接着进入了生命垂危的状态!你在里面被杀了?”

  牛老的问题反而让我感到奇怪,难道比赛的状况他看不见吗?

  “比赛里,我见到了一个奇怪的女人,世界紧接着发生了剧烈的变化,场景都破碎了,我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接着那个女人眼里流下了眼泪,还伸手按在了我的胸前,我整个人就出现了异常状况!”

  我说的都是实话,因为没必要隐瞒牛老。但是听到我这话之后,牛老就将我甩出了思维世界,我回到了病床上,而他满脸的怒意,转身一边往外走,一边低吼道:“该死的女人,被控制了还不安分,居然用意念进入我们的系统!”

  他一边说着一边冲了出去,但是我也不傻,从他这句话里我能听的出来,他肯定是知道这个女人是谁的,但是却没有说出来,很显然这里面有事儿!

  我在医院被观察了一周之后回到了夜影队,只是,回到队中还是见到了最不好的情况,乔城没有醒过来,他变成植物人了。

  我们和佘群的比赛,也因为系统的崩溃而取消了,甚至除了秃子和小琳之外,其他的队员都退出了国字号第五组,自愿废去灵觉,重新回到部队里。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么做,不过秃子告诉我,他们被废去灵觉的同时,也代表了洗去记忆,他们将会重新变成一个普通人,生活在无知的世界里,忘记这里的一切。

  世界上的人就是如此,当没有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们对未知的一切都很着迷,可是当面临危险的时候,他们就会非常恐惧,甚至愿意重新回到那个无知的状态内。

  “呦呦呦,这不是夜影队的人吗?怎么了?我听说你们的队伍好像要解散了啊,哈哈,还想和我争,真是不自量力。”

  佘群经过了我们的宿舍,这个得意的小人,在门口大声喊叫起来,就像是一个跳梁小丑。秃子冲上去想理论,可是却被小琳拦住了。

  在这个军事基地里是严禁私斗的,绝对不能出现因为比赛以外的情况而受伤的情况。

  “哈哈,这不是端木森吗?你不是很厉害的吗?名字很大才是,怎么没能保住你们的队长呢?啧啧,浪得虚名这事情,我见多了,不过像你这么大牌的名人居然也是浪得虚名,还是第一次见到,哈哈!”

  他将矛头指向了我,我没说话,眼睛往他后面瞟了一眼,那里站着一个身穿黑色道袍,长发盘起,面色冰冷的男子,他的外貌不出众,可是却深深地吸引了我的眼睛。

  不是因为他很厉害,而是因为他手上把玩的一样东西,那是一枚飞镖,一枚和射杀乔城的时候一模一样的飞镖。

  我伸出手,微微抖了抖手臂,手臂上的鬼纹微微亮了一下,这证明鬼纹是正常的,我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走到佘群的面前,看着他冷漠地说道:“乔城变成植物人,是你干的吧?”

  佘群一怔,然后狂笑起来,一边笑一边点头道:“是啊,这就是比赛,我合理利用了规则,乔城就是不会耍手段,连情报都不买,甚至都不知道比赛里的一些隐秘,怎么能赢我?干嘛?想替他报仇啊,这里可不是比赛,你敢动我一下,那是犯了大罪的!”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身子一扭一扭,小人得志的模样,高声呼喊的声音引来了很多的围观者,其中便有那个我第一天到此地的神秘男人,手上戴着飞龙队的袖标。

  他站在后方,冷眼看着,就好像是在看一出戏。

  我和佘群成了这场戏的主演,而且很显然,我不是一个脾气很好的人,所以今天注定会发生流血事件,而且流出来的血一定不是我的。

  佘群转身想走,我一把抓住他的衣领,将他一拉,接着狠狠一甩,扔到了空中,接着放出黒木,黒木一现,四周的人都大吃一惊,快速往后退,鬼手缠住了佘群的身体,将他重新按在了地面上。

  “我一直有个习惯,如果别人敢踩到我的头上,我一定会将他的腿打断!你以为这里的法令能治我?告诉你,在这里谁若是惹了我,都要付出代价!或许你觉得,利用比赛的一些规则,打一些擦边球就能阴到我,那么,今天我就告诉你,你想错了,我是端木森,在这里,没人能阴我!”

  我手中烈焰一闪,佘群吓的哇哇大叫起来,而对面的黑衣男子则面色微变,缓缓开口道:“你想杀我?”

  我摇了摇头,脚下开始飞奔起来,一边跑一边喊道:“我不会杀了你,只是让你永远动不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七百一十章 天空下的女人!”

  1. 回复 2016/08/16

    端木森

    我不是经常被阴么?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