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七百零九章 法师舍身保村民!

  我和云龙法师背靠背站着,他看起来也很紧张,道袍覆盖的小臂不断地哆嗦。秃子还站在房子里,没出来,他也不傻,感受到了外面遮天蔽日的鬼气,自然也听见了鬼神的话。

  其实,说实在的,如果我的鬼纹能用,我的阴阳双鱼图和无名法阵能启动,要杀这些厉鬼,根本不是难事。但是偏偏在这个该死的比赛里,我只能依靠自己的道行,而不是这些外力。

  “如今你的道行不弱,吞了这女人的魂魄也可以更上一层楼,为什么还要回来祸害乡里?”

  云龙法师大声质问道,其实他这么问真的是白问,如果鬼神不杀人,又怎么会被称为鬼神呢?

  “哼,不留后患而已。这村子今夜无一生还,全部要死!山神过来,好好招呼一下我们的敌人,其他厉鬼,跟着我杀人去!”

  厉鬼开始暴动了,只要再死8个人,这场比赛我们就输了。

  这些可怕的厉鬼在空中穿行,我却无能为力,关键时刻,云龙法师脱下了自己的黄色道袍,然后用一把匕首划破了自己的胸口!

  “你干什么?”

  我吃惊地看着云龙法师的举动,他用手捧着自己胸口流出来的鲜血,再将这些鲜血洒在了道袍之上。道袍在空中转动,发出夺目的金光。

  “我为童子之身,如今散尽身上之血,可将阳气推到巅峰,洒在这道袍之上,悬浮于村子空中,万鬼难侵,可保这村子三日无恙。但是三日一过,我的法力尽散,大家还是要死,你们,想想办法吧……”

  云龙法师口吐鲜血,道袍在空中发出数道金光,天空中的厉鬼被金光击中全都烟消云散,剩下的厉鬼在鬼神的带领下缓缓后退,不敢靠近。

  “哼,三日时间,我就守你三日,你们一个人都别想出城,三日之后,你们还是要死!”

  鬼神带着众厉鬼离开了。

  云龙法师咽气而亡,四周的村民吓的不轻,虽然我知道这不是真实的,但是当这个之前还和我们打斗,利用战童攻击我们的道士死去后,我的内心依然是沉甸甸的。

  虽然厉鬼们退走了,但是还有一个山神留在了此地,它走到大街上,露出低沉的笑容,直冲附近的民宅而去。

  秃子赶了过去,开始想办法攻击山神,保护附近村民的安全,但是山神身体对秃子的那些灵符都免疫,而且力大无穷,甩手就能将秃子打飞,力量惊人!

  我伸出手将云龙法师的眼睛闭上,脑子里开始算计起来,山神要先除掉,但是要除掉山神用普通的方法肯定不行。

  不过既然山神乃是阳盛之躯,我就用一些极阴之物来好好地招呼它!极阴之物,除掉魂体以外,还有一些毒蛇,蝎子之类的玩意儿。

  我跑进附近的中药店,拿出了两瓶泡蛇酒,这泡蛇酒虽是大补的补药,可是性极阴,不能多喝!我举着两瓶泡蛇酒冲了回来,丢给秃子一瓶,打开盖子,围着山神。

  山神也不傻,看见我们手上的泡蛇酒顿时大惊,举起四周的东西扔了过来,就是不让我们靠近!不仅不让我们靠近,而且还在慢慢地向村子外面退。

  “哼,想跑?今天要好好的招待一下你!”

  我一声低吼,冲了过去,手伸进泡蛇酒里,整个手再一甩,里面的蛇酒洒了出来,落在了山神的身上,山神的身体顿时冒出了道道白烟!

  “啊,啊!”

  山神大声喊叫,这声音就和打炮一般,震的我耳朵都隆了!我的耳朵发闷,却不敢伸手去捂耳朵,不能放开手上的泡蛇酒。

  “你们两个疯子,我离开村子还不行吗?疯子啊!”

  山神一直往外跑,我狂奔了过去,在它离开村子之前,将满满的一瓶蛇酒倒在了它的身上,它浑身开始腐烂,白烟大团大团地往外冒。我掐了一个手诀,默默念咒,前方地面微微突出,山神本来就高大,走路不稳,被这凸起的石头绊倒,摔在了地上,此时秃子冲过去,跳到了山神的身上,作势要将手中的泡蛇酒洒在它的身上。

  已经被极阴之物腐蚀的非常痛苦的山神大声求饶:“别,别,求你了,我是这里大山的魂魄,如果我死了,这些大山就会变成死山,万物不长,百兽死亡,你不会想害死这里的生灵吧!”

  其实这样的话对我和秃子来说没用,因为这里本身就是虚拟的,不过,我和秃子还是没灭了它,因为我们还需要知道鬼神的位置。

  我走到山神的面前,拍着它的头问道:“告诉我,鬼神在哪里?”

  山神一愣大声说道:“我告诉你,告诉你,在村子西边三十里的地方,有一个错综复杂的大洞窟,里面就是鬼神的藏身地,还有很多厉鬼。放过我吧,我不会捣乱了,真的!”

  我站了起来,走到秃子身边低声说道:“秃子,不能放山神回去,不然如果它帮助鬼神,我们就不可能成功。要找个人看住它,秃子,这个任务你来做,不能交给村民。”

  秃子听了我的话,一惊,接着疑惑地问道:“我看着山神,你干嘛去?莫非,你想一个人去……”

  秃子话才说到一半,就看见了我脸上的笑容,他震惊地说道:“端木森,我知道你经验丰富,道行也比我高,可是你现在那么多的法术都不能用,你一个人去杀鬼神,这就是找死!你现在也知道了,如果在这里面死亡,真实世界就会变成植物人!”

  我却什么都没说,整理了一下衣服,拿起了几把木剑,还有一些没弄还的法器,装备在了身上,然后冲秃子摆了摆手,就这么走出了村子。

  秃子在我身后大声喊道:“端木森,你别发疯,留下来和我一起想办法,我们还有三天的时间,还有机会的。”

  我却没有听他的,我敢保证,佘群那边现在已经和鬼神开打了,如果我们这里不是乔城遭到暗算,其他队员退出,也不会这么被动。

  我看着双臂上的鬼纹,深深叹气,自言自语道:“要是你们这群家伙有一个能出来帮我,也好啊!害的我现在一个人孤身战斗,可能这就是牛老的意思吧,这才是真正的特训。”

  没有鬼纹,没有赤霄宝剑,没有人帮我,依靠的只有法术,自己的脑子,还有运气,将自己变成一个最纯粹的灵异人士,变成最原始的阴阳代理人!

  就和大叔一样,过去见到大叔的时候,他从来没依靠过外物,但是却无比强大。而我,如今也要走上和大叔一样的道路。

  向着村子西面的方向走去,等天亮的时候,我终于找到了山神所说的山洞群,整个山脚下有十来个山洞,每一个看起来都阴森森的,而且不透过,更有鬼气往外冒。

  我不能现在就冲进去,要想个办法,蹲在山脚下,我看着天上的阳光,又看了看这里的环境,脑子里渐渐有了一个计划。

  山里人都喜欢打猎,他们用猎物喜欢的食物来引诱猎物,然后在猎物必经之路上放下可怕的兽夹。

  而我现在也在森林里,只不过我要面对的不是猛兽,而是一群厉鬼。但是也可以打猎,也可以效仿猎人的方法,将这些厉鬼引诱出来,然后困住,太阳直射下,绝对让它们魂飞魄散!

  不过,要引诱厉鬼可不是那么方便的,厉鬼只有怨气和杀欲,要想勾引它们出来,就需要依靠一些污秽之物的鲜血。

  其实最好的是乌鸦之血,因为比较脏,但是这森林里没有,我退而求其次,只能选择蛇。在森林里转悠了好几个小时,钻了好几个山洞,最后抓了几条小蛇,破开它们的肚子,将蛇血洒在洞窟附近,然后将蛇皮,蛇的内脏分开甩。这些蛇的器官和部件上都系着绳子,只要厉鬼一出来,我立刻拉动绳子,将它带入陷阱之中!

  所谓的陷阱就是在洞窟附近布置了数个困阵,接着我坐在暗处,开始默默念动招魂咒,这是为了更好的引诱厉鬼们出来。

  果不其然,才过了没几分钟,我就看见洞口有绿光闪过,有厉鬼出来了!

  一个发出低沉哭泣声的男鬼慢慢地飘了出来,看见了面前的蛇尸体,立刻冲了出来,其实厉鬼不是要吃蛇,而是为了吸蛇身上的污秽之气。

  我看准机会,狠狠一拉,这厉鬼跟着蛇皮落入了困阵之中,立刻被困阵封住,太阳光落下来,刹那间它就烟消云散了。

  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看来这方法真管用,一抬头,看着天空的时候,我忽然有一些错愕,因为,我感觉到了这天空好像和之前我看见的不太一样。

  再定睛一看,我发现了问题所在,天空好像变近了,就好像压下来了一般!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