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三章 白衣无尘,司马天是也!

  北京通天会虽然是通天会的一个分支机构,不过这些年却传出来,北京通天会和上海通天会总部不合的传闻。而且,隐隐有自立门派的意思,所以这些年来北京通天会都在不断地招收奇人异事,扩大自己在灵异圈里的影响力。

  北京通天会的会长,叫做刘枫,惯使一把黑色的长剑,据说是使剑的好手,为人冷漠阴狠,但是手上的功夫不弱,而且在灵异圈里说话还是有一些份量的。

  之所以妖姬会让我来北京通天会寻找剩下的那个修罗,也是因为北京通天会最近招揽的不仅仅是灵异人士,还有一些非常奇怪的妖怪,甚至是厉鬼,鬼神。

  但是通天会毕竟是庞然大物,更何况是和上海通天会齐名的北京通天会,一个总部,一个是最大的支部,这两个庞然大物比起很多门派还要恐怖。

  所以,我这一次去北京通天会,不能引起什么大矛盾,不然北京通天会闹腾起来,刘枫都敢和国字号第五组干架。

  我背着吉他箱,站在了北京恭王府的旁边,一座很大的四合院,在北京的市区,四合院简直就是寸土寸金的地方,甚至一座四合院价值上亿元也说不定。

  妖姬站在我身边,她难得地开口说道:“千万忍住你的脾气,刘枫这个人很傲气,如果你和他发生冲突,很可能会引发大的冲突,闹僵起来,大家都没好处。”

  我知道,妖姬也从心里害怕北京通天会。

  天空有些阴霾,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乌云在天空中卷动,投射下来一片阴影,我站在北京通天会的大门前,看着这巨大的黑色木门,还是能够从其内感觉到一股股强劲的灵觉在涌动。

  我伸出手,准备去摸木门上的把手,可是手刚刚放在了门把手上的一刻,我听见里面传来了一阵金属碰撞的声音,从金属碰撞的声音里,我就能够听出,这一次的比试很激烈,甚至可以用非常强悍来形容。

  妖姬的眉头紧皱,我深吸了一口气,还是扣响了门把手“铛铛铛”,声音透过门传了进去,接着,门被打开了,当门打开的一瞬间,我看见一个人站在远方。

  一身白衣,如仙如神,好似这片大地上最潇洒的男子,一头黑色随风飘逸。背后星光跟随他而动,他面带微笑,身姿轻盈躲过了一道道剑气,却没有一次被击中。

  “司马天,你以为你是通天会的大长老,就敢来我的地盘撒野,看我不将你砍成两半!”

  我看见了一身黑色的男子,手握黑色的长剑,满脸杀气,但是表情里更多的却是一种急躁和愤怒,此人应该就是刘枫。

  司马天站在远处,白衣出尘,不染尘埃,他平静地说道:“刘枫,你伤不了我,我不对你下重手不代表我不会对你出手。所以你最好不要逼我,不然十个你也不是我的对手。”

  刘枫面色狠戾,又是连续劈出几剑,大声吼道:“司马天,我从来就没怕过你,今日,我要让你死在北京通天会内!”

  十年前,我见到过司马天,那时候他一出手,嬴政之魂便败了。

  那时候,他们告诉我,这个人叫司马天,是通天会的大长老,那时候,司马天对我笑着说,他已经500多岁了,让我叫他祖师爷。

  在我小小的心灵中,对于这个人,我只有一个念头,司马天便是强者的代名词,是一个让大叔都膜拜的超级高手!

  十年后的今天,我又一次见到了司马天,也再次见证了他的强大!

  司马天缓缓伸出手,手指轻轻一弹,一道星光划落,落在了刘枫的黑色长剑上,刘枫竟然被这看起来微弱的星光打的飞了出去,落在了地上的时候,还口吐了黑血,喷溅在地上的时候,整个人满脸苍白,像是受了重伤。

  又是只出一招,又是星光,似乎对于这个男子来说,没有一个人能够阻挡他的脚步。他微微一笑,平静地说道:“三天之内,将你招的那些鬼魂妖怪,全部驱散。若是再生反叛之意,我便不会再留手了。”

  此时司马天转过头来,看见了傻傻站在门口的我,似乎是认出了我,脸上笑意更盛了,指着我说道:“这个孩子,是对你的监督。三天后,若他告诉我,你没有完成,我会杀了你。”

  刘枫的头点在地上,浑身颤抖,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羞辱,整个人非常的痛苦,只是默默地应了一声,也没有抬头。

  而司马天,则轻轻走来,站在了我的面前,伸出手放在了我的头上,他的个子和我差不多,但是却给我一种威严和长辈的感觉。

  我第一次平视了司马天的眼睛,那是一双复杂多变的眼睛,里面似乎包含了深层的奥妙,我竟然一时间看呆了,直到他拍了拍我的头,我才清醒过来,连忙弯腰说道:“见过祖师爷。”

  他哈哈一笑,一边笑一边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忽然说道:“十年不见,当年弱子也已长大,时光真是过的好快啊,哈哈!”

  他消失在了门口,我直起腰来,走出门外,看见妖姬直愣愣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我皱了皱眉头问道:“你怎么了?”

  妖姬干咽了一口口水,眼神和表情里依然很害怕,她轻声地说道:“刚刚司马天的声音忽然在我耳边响起,似乎又是在我心间响起,他对我说了一句话,他说,若是我们国字号第五组没有保护好你,你若陨落,他便出手灭掉国字号第五组!我,我从来没见过这么霸道的男人,甚至比你师傅还要霸道!”

  此时天空渐渐放晴,乌云在顷刻间消散,阳光从天边落了下来,照在刘枫的身上,他慢慢从地上爬了起来,我看见他的黑剑上还有血滴滑落,受了重伤不假,但是目光之中的战意却没有散。

  他拖着黑色长剑,慢慢向我走来,但是腰杆子还是挺的很直,身边的人想要扶他,却被他一把推开。

  他就像是一个战败了的武士,虽然输了决斗,但是意志却没有败了!走到我的面前,用杀人一般的目光深深地看着我,然后虚弱地说道:“小子,司马天我打不过,他的命令我会遵循。三天之内,北京通天会所有我招揽的奇人异士我全部都会驱散。但是,你若是以为你能凌驾于我头上,以为有司马天给你撑腰就能羞辱我,那你就错了!我虽然败了,但是气节没输!”

  刘枫说完之后,缓缓走回了北京通天会的大厅内。

  其实,我真是一点想责难他,羞辱他的意思都没有,这不是正好碰巧撞上了他们的决斗,我又正好碰巧被司马天选中了监督吗?

  其实这事情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但是,既然我有了监督的这个便利,那自然要好好的运用一下,在北京通天会的弟子安排下,这些年刘枫招揽来的奇人异士开始陆陆续续地离开北京通天会。

  我问了几个通天会弟子,是不是有一个修罗鬼神,但是北京通天会的弟子却告诉我没有招揽过鬼神。

  不知道他们这话是真是假,不过应该是真的,三天后司马天若是再来,他们要是有所窝藏,那司马天肯定是不会留手的。

  修罗鬼神不在北京通天会,那在哪里呢?难道已经逃出北京了吗?或者是逃回阴间了吗?这也不可能啊,引魂路的入口,以及离开北京的要道几乎都被国字号第五组给监管起来了,这个修罗鬼神能逃到哪里去呢?

  到了晚上,我本来想回酒店,但是却被北京通天会的弟子留了下来,说是三天之后,司马天来过之后我才能走。

  晚上睡在通天会的客房里,到了三更天的时候,我听见隔壁的房间里似乎有一些奇怪的骚动,好像是有什么人在走来走去。

  我正奇怪呢,这大半夜的,谁没事干在房间里跳来跳去啊?本来在这客房里我就睡不着,现在被隔壁的这家伙一闹,我就更加睡不着了。

  站了起来,走到了隔壁房间门前,敲了敲门,里面没人开门,也没人回答。我又敲了敲门,却听见房间里传来一声打破玻璃的碎裂声,我心知这里面肯定有猫腻。

  于是用赤霄宝剑将大门给劈开了,冲进去一看,却见到窗户上有一个大洞,玻璃碎了一地。而住在我隔壁房间里的人,竟然已经死了,而且浑身的血都被吸干了!

  我正想去报告给通天会弟子,一转头,却见到数十名通天会弟子朝我这边跑了过来,一进门,带头的一个家伙就指着我喊道:“杀人凶手,拿下!”

  我一听这话,心里顿时大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