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一章 崂山法器一封双鬼!

  两个王恒顺,到底谁是真,谁是假,我现在分不清,整件事情透露出很大的蹊跷。

  “两位,不用吵了,在弄清楚你们谁真谁假之前,我想两位可以都留在这个铺子里不用离开。我会派人来看着两位,直到事情真相大白。”

  我这么一说,却惊讶地发现两个王恒顺的脸上同时露出了吃惊的表情,而且这吃惊的表情里竟然还透露出一丝丝的畏惧。

  就好像两个王恒顺,都没料到我来头不小。

  半个小时后,妖姬就找来了十来个个国字号第五组执行人员,看住了这个铺子,而我则抽身出来,开始在这铺子里来回走动,想着是不是能够从铺子本身找出一丝蛛丝马迹。

  妖姬一直没有说话,而是默默地跟在我的背后。此时,一个国字号第五组的执行人员正在清理碎落的八卦镜,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把他给拦了下来。

  “等一等。”

  我开口说道,他停下脚步后,我走了过去,拾起一片八卦镜的碎片,仔细看了看后,还是老物件,而且也没看出什么破绽来。

  而且都已经碎了,根本瞧不出疑点,直到我将八卦镜翻了个面,看到了其中一块碎片的时候,我顿时暗暗吃惊,这八卦镜竟然是假的!

  圈子里的人都知道我眼毒,我观察小事物很仔细,有时候可能只有一眼,但是却能看到很多别人看不出来的细节。

  昨天我见到的八卦镜背后阵纹有一丝断裂的地方,但是今天,在相同的一个位置,这一丝裂缝却不见了,也就是说,这面被砸碎的八卦镜根本就是假货!

  那么真的八卦镜又去哪里了呢?

  我心中越来越惊讶,翻身走回了铺子后面,看见了被监管起来的两个王恒顺,我将那个年轻的王恒顺拉了出来,厉声问道:“真的八卦镜呢?”

  面前的王恒顺被我这么一问,顿时疑惑起来,开口说道:“碎了啊,我今天早上敲碎的啊,怎么了,难道我敲碎的是假的?不可能啊!”

  这家伙的表情很无辜,好像他不知情一般,但是在我看来,要么就是他真的很无辜,要么就是装的很像,如果他真的很无辜,那么真的八卦镜的去向就变成了一个谜,被崂山原始法器封印的鬼怪是不能够去触碰原始法器的,不然会立刻被吸进去。但是现在两个王恒顺都在我的面前,这就说明,鬼怪没有触碰八卦镜。

  可是如果我面前的王恒顺是装无辜,那他就应该是那个鬼怪,但是八卦镜的去向还是成谜,证件案子,我越来越看不懂,越来越复杂。

  我将王恒顺塞回了房间里,然后让四周的人开始在铺子里到处搜查,可是却毫无效果,那面真的八卦镜确实不见了。

  我还调取了路口的监控摄像头所拍摄的录像,和店铺里的监控录像,但是昨晚店铺里空无一人,而且如果有小偷上门,但凡是有一些阅历的小偷,都不会来偷八卦镜之类的东西,那不吉利。

  我坐在椅子上,望着面前的这堆碎片,又看了看铺子后面,这个案子接手到现在,第一次陷入了困境。

  妖姬就在我身边,她看起来很平静,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但是却没有说出来。我本想顺口让她建议一下,但是自尊心作祟,硬是没说出口。

  冲出了铺子之后,我准备找一些专业人士咨询一下关于崂山法器的问题。

  北京市道教协会,坐落于北京市西城区北顺城街15号吕祖宫,我要找的当然不是里面办公的人员,而是一个在这里扫地扫了三十年的老大爷。

  这位老大爷并不是道士,但是因为他喜欢读书,所以在扫地之余,还喜欢去道教协会后面的藏书室里看看书,或者是和来这里的灵异人士聊聊天,可谓见多也识广,特别是对于道教的事情,更是比我们这些灵异人士要清楚的多。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坐在大马路的边上休息,身上灰尘不少,不过双目清澈,看起来很有灵慧。

  “大爷你好,我是阴阳代理人协会的端木森,有事想请教你。”

  我走过去,对他说道,他抬头看了我一眼,脸上露出了一片笑容,说道:“是阴阳代理人协会的总会长啊,这还是第一次见面,年轻有为啊。”

  他很客气地说道,然后用手套拍了拍身边的地面,去掉一点灰,示意我坐下来。我也不怕脏,一屁股就坐在了他身边,轻声说道:“大爷,我最近遇到一个案子,是有关崂山法器的,我想问问你,崂山法器真的被打碎了,里面的鬼怪道行会涨十倍?还有,我现在这原始法器找不到了,有没有法子给寻出来?”

  我虚心求教,说话也很客气,他想了想后说道:“崂山道士和其他几脉的道士不同,他们都以成仙为目标,这法器也是模仿仙器炼制的,虽然没有仙器那么神奇,不过却也带有几分相似之处,但是大多利少弊多。这原始法器一旦破碎,里面封印的鬼怪的确会道行涨上十倍。要寻找失落的崂山法器,方法也是有的,那就是将其内封印的鬼怪,抓一个回来,然后抽起魂魄,打散其灵智,魂魄化作阴魂,会飘飘荡荡,自己回到法器之内,你跟着就能找到。”

  老大爷知识的确渊博,可是现在我分不清哪个是真的王恒顺,如果打错了,那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这方法显然不能用啊。

  我正踌躇呢,老大爷忽然拍了拍我肩膀说道:“一件崂山法器一般都封双鬼,不会落单啊。”

  他此话一出,就像是在我脑子里打开了一扇封闭的大门,顿时豁然开朗起来,崂山法器一封便是双鬼,可是如今逃出来的只有一只,那另一只呢?

  结合之前偷听到的对话,我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这两个王恒顺都是假的,并且两个在互相演戏,相互拆台,让我分不清真假,这样两个鬼怪都能抱住!

  “那老大爷我再问问您,被崂山法器封印的鬼怪,是不能碰法器的吗?”

  我这么一问,老大爷举起手上的扫帚笑着说道:“哈哈,的确不能碰,但是用根棍子一挑不就完事了吗?但是有一点是鬼怪不能做的,那就是不能打破崂山法器,无论是借助棍子,还是其他任何外力,它自己无法打破崂山法器,一旦打破了,法器碎裂的瞬间,会产生很强的震荡,鬼怪靠的近的话,就会被波及,可能一瞬间就魂飞魄散。”

  老大爷真是太厉害了!我都忍不住给他鞠了个躬,要不是有他指点,我还在自己的小世界里瞎想瞎转悠呢。

  “多谢您提点……”

  我连声感谢,然后急速向古董行的方向赶了过去,虽然还不知道这两个王恒顺是不是真的都是假货,但是至少值得一试,而且即便不知道他们到底是什么鬼怪,可是只要原始法器还没破,它们就翻不起浪来。

  妖姬还是跟在我身后,我一边往回赶,一边问她:“你是不是之前就想到了是一封双鬼?”

  妖姬笑着点了点头,回答道:“不过你不需要我的提示,所以我没说。”

  这女人肯定是故意的,拆我的台,不过我现在没时间和她计较这些,赶回了古董行后,我冲到了铺子后面,打开卧室的木门,里面两个王恒顺同时看向了我。

  “大师,您知道谁真谁假了吗?”

  两个家伙异口同声地问道,我却没有回答,而是从腰包里摸出两把匕首,夹在了两个人的脖子上,冷冷地说道:“崂山法器,一封双鬼,你们俩,肯定是两只鬼怪,看我不杀的你们原形毕露!”

  我显然是虚张声势,但是两个人的表现却都是一样的,全都哭喊着自己是真的,求饶命。我仔细观察,想要看出两个人的破绽。

  就在这时候,一个国字号第五组的成员抱着一堆垃圾走过,我们谁都没注意,他脚上皮鞋的鞋带松了,不小心绊了一下,手上的东西摔落在了地面上。

  我转过头,正好看见,有一面极像八卦镜的镜子同样摔向了地面,当镜子落地的一刻,镜面碎裂。

  我赶忙跑了过去,仔细一看,还真是八卦镜!心中顿时大惊,此时却听见我背后卧室的大门猛地关了起来,里面发出两声可怕的吼叫,这是非人的吼声,果然我没有猜错,这两个王恒顺都是鬼怪变化的!

  发生这一幕后,我们所有人的脸色同时变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一章 崂山法器一封双鬼!”

  1. 回复 2015/10/25

    Anonymous

    一天到晚被人耍 还自尊心。。。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