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九十章 八卦镜里封印的怪物

  王恒顺在我看来是一个30多岁的男人,就算是得到的资料里也就显示他是一个50多岁的男人,可是怎么就变成眼前这幅模样了呢?

  “你是王恒顺?怎么可能!我昨天才见过他!”

  我不禁质疑道。

  对面的怪人用手捂着自己的脸,竟然有浑浊的泪水从他的指缝间流下来,他慢慢地坐到了地上,几秒钟后开始失声痛哭起来。

  “我就知道会变成这样,我就知道,该死的啊,该死的!”

  王恒顺满脸都是泪水,哭的越来越伤心,最后,他沙哑的哭喊声在整个小屋内回荡,听起来非常的哀伤。

  “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心里着急,也没顾忌他是不是在痛哭,立马开口问道。

  他抹去了眼睛上的泪水,缓缓地开口道:“都是那个怪物,79年,当时的我20出头,和几个好兄弟寻思发财的道路,你也知道,文革的时候破四旧很厉害,当时很多红卫兵进了知识分子或者是有钱人家,看见东西就砸。很多有钱人或者是知识分子就急着将手上的文物脱手套现,我们就利用这一点,赚了一笔,可是也有卖不掉的东西。比如说那面挂在外面的八卦镜,就是当年我从一个自称崂山道士的手上收来的。当时他说里面封着一个怪物,让我们小心。我们当时年轻,胆子大,也不怕这些东西,如今想起来,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抬手抽自己耳光。

  “我刚刚进来,看见那面八卦镜碎了。”

  我插话道,王恒顺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当时八卦镜卖不掉,我们有一个兄弟家里在香港有些关系,虽然内地查的紧,但是还是能卖出去。只是香港人很忌讳这玩意儿,所以八卦镜一直卖不掉。谁想到,过了十年,在我30出头的时候,那段时间,我正张罗着处对象,结婚的事情,就想着将八卦镜给贱卖了。谁想到,那天晚上,我关了铺子的门,想去睡觉,却看见八卦镜里出现了一张脸!”

  王恒顺说到这里,双眼之中露出深深的恐惧,这么多年过去了,似乎那时候的恐惧依然没有从他的心里消失。

  “那张脸,丑陋,衰老,就像是魔戒里的怪物咕噜,它当时对着我笑,露出了黑色的牙齿,邪恶的笑容里还透出一种满足,而且它还对我说话,它说‘好一副皮囊’。我听的吓了一跳,正想把八卦镜给摔了,却没想到,从八卦镜里伸出了一只手,抓住了我的脸。我吓坏了,当时想跑,可是好像魂魄都被收走了一样,跑也跑不掉。然后,我就昏迷了,等我醒过来的时候,自己却变成了怪物。我每个月总有几天时间,会变成现在这样,变成这副怪物的模样。然后那个怪物就会用我的皮囊出去,而且,我能感觉到,我越来越虚弱了,它说,只要我乖乖听话,不被别人发现,可以一直保持这样的状态,让我永远年轻下去。但是我知道,将来总有一天,我会死亡,我的身体就变成它的了!”

  王恒顺的遭遇是我从来没遇见过的,八卦镜的确有封印鬼怪的能力,而且如果是崂山一脉的道士出手,那么封印的都是非常厉害或者是奇诡的鬼怪。

  可是,就算如此,这种交换身体,永葆青春的事情,我却没有听说过。

  “端木森,现在八卦镜碎了,封印那个怪物的原始法器已经不见了……”

  妖姬在我身后说道,她的意思我明白,而且深知八卦镜这么一碎,代表的可怕后果。

  崂山一脉多出仙人,虽然无法考证,但是据说崂山一脉封印鬼怪的手法非常独特,这就是为什么昨天我看见八卦镜背后的纹路时,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崂山封印的手法,可以用“奇”这个词来形容,简单的来说,就是用法器封印鬼怪之后,原始法器会渐渐消弱鬼怪的道行,最后彻底将其在法器内消灭。但是,如果法器破损,这个鬼怪相反会变的道行大涨,厉害十倍不止。

  如今八卦镜已经破碎了,那就是说,这个奇特的鬼怪,道行比之前至少涨了十倍,原本它可能还会和王恒顺做交易,借助八卦镜年代久远,无人维护而露出的破绽,和王恒顺交换身体后,来到阳世。

  但是如今八卦镜碎了,这怪物可能霸占了王恒顺的身体,再也不回来了!而王恒顺可能一辈子就是这副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模样。

  “我很奇怪,为什么八卦镜会碎呢?按照道理来说,昨天我看过那面八卦镜,虽然阵纹有些破损,但是不至于会被那个鬼怪攻破,要知道崂山一脉的手法对于原始法器的保护是很强的,被封印在里面的鬼怪,几乎不可能反攻法器,这事情太蹊跷了。”

  我疑惑地摇了摇头,王恒顺还趴在地上,这幅怪人模样,他也不可能出去见光。我叹了口气,却听见外面的铺子里传来了一阵响声,好像是有人进来了。

  我一惊,要是有客人上门,看见了王恒顺的样子,那还不被吓死?我赶紧往外走,却看见一个男人顺着走廊,走进了铺子后面,向着这里走了过来。

  等走进一看,我顿时吃了一惊,来人居然正是王恒顺的身体,也就是那个被鬼怪霸占的身体!我二话不说,冲了过去,一只手压住他的脖子,另一只手掏出镇魂符往他的额头上一贴,念起咒来,镇魂符上金光一闪,我听见面前的王恒顺身体发出一声:“哎呦,我的眼睛!”的惨叫声,接着捂着眼睛蹲了下来。

  只是我却吃了一惊,如果真是鬼怪入体,就算镇魂符不能伤到他,可是至少也能震慑一下他,可是面前的王恒顺却只是捂着眼睛,似乎是被金光近距离刺痛了眼睛,才会惨叫。

  过了几秒钟后,王恒顺的身体站了起来,一边揉着眼泪汪汪的双眼,一边惊奇地看着我和妖姬,吃惊地说道:“你们怎么在里面?天啊,你们是贼啊!我要报警,你们等着!”

  他一边喊,一边掏出了手机,正准备打电话,我却往前跨了一步,对着他踹了一脚,将他踢到在地,然后厉声说道:“你还装,我已经知道了,你和鬼怪交换身体,现在你应该就是那个鬼怪吧!速速现出原形,否则我打的你道消魂灭!”

  我一边说着,一边准备放出阴阳双鱼图。

  此时却看见地上的王恒顺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然后趴在地上指着卧室的方向说道:“你们见过那个怪物了?天啊,你不能听的,它就是个骗子,是个怪物,它骗了我,如今也来骗你们了,你们不能相信它的话!”

  此话一出,我和妖姬也愣住了,这边的王恒顺说里面的是鬼怪,里面的王恒顺说外面的这个是鬼怪,到底孰真孰假,这让我和妖姬都有些摸不着头脑!

  “你跟着我进来!”

  王恒顺从地上爬起来,拉着我走进了小屋内,此时小屋内的怪人王恒顺蜷缩在角落里,不敢露脸,似乎非常畏惧的样子。

  “我们来当面对质,他是不是告诉你,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它和我交换身体?”

  王恒顺这么一问,听起来还真是理直气壮,而且还真给他问对了,我点了点头,没说话,冷眼旁观着这两个家伙。

  “它是不是还说自己越来越虚弱了?说自己可能快要彻底消失了?”

  王恒顺又说对了,我都开始有些动摇起来。

  “告诉你,这一切都是谎话,它是我当年不小心从八卦镜里放出来的鬼怪,我请过很多大师来,可是大师一来,它就躲进八卦镜内不出来,大师们告诉我,如果八卦镜被毁,它的道行就会上涨十倍,变的很厉害。我很害怕,就不敢对它动手,这么些年来,它一直骗人,我就将它关在了铺子后面。本来就想请你们来看一看,是不是有办法灭了它。今天我看你们迟迟不来,想一想这些年养着这个怪物,心中激愤,我就将八卦镜给摔了,我倒要看看,是不是真的道行能涨十倍!”

  此话倒是有点像我昨天见到的那个脾气执拗的王恒顺!

  “你,你骗人,你霸占了我的身体,我跟你拼了。”

  就在此时,地上的怪人王恒顺一下子跳了起来,冲向了我身边的王恒顺,似乎是一副鱼死网破的架势!

  不过这家伙身材太矮小瘦弱,力气也不够,被王恒顺一巴掌扇到了地上。

  此时的我,一直没插话,细细观察,回想起之前偷听到的对话,我感觉,眼前的这两个人,关系可能不像表面上这样敌对!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