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七章 黑白世界

  如果一个人的世界只有黑与白,那这个人是不是很可怜呢?

  其实这并不算是一个问题,因为色盲的世界就只有黑与白。

  但是,如果一个人的内心也只有黑与白呢?

  那我想,这个人真的很可怜。

  当我拉住断情的手,这一刻,我看见的是他的内心,一片孤寂,天空是白色的,世间万物是黑色的,仅此而已,任何颜色都没有。

  冰冷,骄傲,孤独,却坚强……

  无数的词语可以用来形容断情人的心灵,或者说是他的记忆。

  我拥有进入别人梦境的能力,其实与其说是梦境,不如说是记忆,我能够看见一些别人不愿表达出来的东西。

  而此时,我进入了断情人的记忆中,看见的却是这样一幅画面。

  没有色彩,没有光影,只有黑与白。

  断情人缓缓出现在了我的身边,我吃了一惊,在过去,我观察别人内心的时候,对方从来就不曾出现在我的身边,但是如今他却可以,不得不说,这个神秘的男人,让我充满了好奇。

  “这就是我的内心世界,不过你却是第一个进来的,当年罗焱也想进来,可惜,他被我一掌打飞了出去。”

  断情人冰冷的声音说的却是一件听起来还挺好笑的事情,这让我感觉有一些无厘头。

  我往前走了几步,看见远处的高山上,断情人坐在那里,虽然穿着和现在不同,虽然面具和显然不同,但是我能够确定是一个人。

  我看见他挥了挥手,然后无数的人倒在了血泊之中,而更多的人却连尸体都化作了灰烬,强大的仿佛君临天下一般。

  转过身,我看见远处他和罗焱在地面上交战,激烈的战斗仿佛变成了一场连电脑游戏都无法重现的画面,最后两个人都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是,他心灵中的世界,却是一个让我陌生的世界,一个我看不穿的时间,一个冰冷的满是鲜血的世界。

  我下意识地后退,拉开了和断情人只见的距离,他却冷冷地笑了一声,摇摇头,四周的梦境世界全部消失,我又站在了雪山神教的内厅之中。

  一切都没有变,但是我的内心对于这个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显露出了深深的惊惧。

  “你到底是谁?”

  我开口问道,他却脚步轻轻一点地面,身子走进了光线之中,消失不见。我目送着他消失,却连留下他的勇气都没有。

  恋心儿冲进了内厅,看见我一个人傻愣愣地站着,走过来摇了摇我的手说道:“小凤凰不见了,你怎么了?”

  我这才回过神来,看着恋心儿,脑子里却是一片空白,我第一次有了一个念头,一个很可怕的念头,我所存在的世界,是不真实的,可能是我的一场梦,或者是其他人的一场梦,总之是不存在的。

  但是很快我就否定了这个说法,因为如果是梦境的话,为什么还有六道轮回?为什么还有生死离别?而且,就算是梦境也太真实了吧,谁把我弄进这场梦境之中的?

  “小凤凰没事,被一个神秘的高人带走了。”

  我叹了口气说道,颓然地走出内厅。

  第二天,我将所有骷髅使者的灵觉全部废掉,然后关押在了地下监牢之中,然后组织了雪山神教的教徒们,让他们重新掌控了整个神教。

  他们还想封我为暂时的雪山神教教主,结果被我婉言拒绝。我可不想在雪山上住一辈子,回到珠峰大本营之后,我休整了一天,接着沿着原路,返回了绒布寺。

  一到绒布寺,我本来还想看看杨光这个原本带路的导游,之后被我们给吓坏的普通人还在不在,却意外的看见了章飞飞,她坐在绒布寺内,一边吃干奶酪,一边在看经书。

  我走进绒布寺后,她抬头看了我一眼,露出了一丝笑容。

  “我就知道,你一定会成功回来的。”

  章飞飞又换了一张面容,此时的她看起来更像是一个尼泊尔妇女,我有时候真的很怀疑,这个看起来像是女人的家伙,会不会实际上是个男人?要知道,现在这世道,男女傻傻分不清楚,也是常有的事情。

  网上还说男人比女人漂亮,那叫伪娘,女人比男人爷们,那叫X哥。

  “你要的凤凰金羽。”

  我伸出手,从腰包里摸出了凤凰金羽,但是却没有交给她,她看见我将手收了回去,一愣,然后笑着说道:“是不是想要更多的情报?”

  我点了点头,无论章飞飞长的怎么样,但是她却是一个聪明的女人,我开口说道:“我想知道一个人的情报,他叫断情人。为什么这么厉害的人物,我从来就没在圈子里听到过。”

  章飞飞听到断情人三个字的时候,整个人身体一僵,紧接着手里的干奶酪落在了地上,不过很快她就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将干奶酪捡了起来,笑着说道:“这个人的情报,我也没有。我也没听说过有这么一号人物,还是换一个吧。”

  章飞飞在隐瞒着什么,但是如果一个搞情报的不愿意告诉你情报,就说明两点,第一,你给的价格不够好,第二,说出来他就会死。

  “那好,我想问一问,雪山神教的前教主,力天均去了哪里?还有为什么雷刑能够获得雪山神力的支持?为什么小凤凰的鸣叫能够阻挡雪山神力?”

  我一连抛出了三个问题,章飞飞此时恢复了之前沉着的风范,开口解释:“力天均的去向,暂时还不清楚,最后一次露面还是在贵州,不过他也是牛人一个,据说还和巫族颇有渊源,也和徐福有交情。雷刑之所以能够获得雪山神力的支持,其实并不是因为他会什么法术或者是咒文,而是任何一个被认命为雪山神教教主,或者是祭司的人,都可以获得神力的加持。至于凤凰之鸣为什么能够阻挡雪山神力。更好回答了,雪山神力和凤凰,其实是相同等级的存在,雪山神力被凤凰的鸣叫阻挡,无法进入雷刑的身体,因此出现了类似切断神力的现象。那么,你的三个问题我都回答完了,我要的凤凰金羽可以给我了吧。”

  她伸出手问我索要凤凰金羽,我将金羽放入其手中,另一只手却探了过去想要撕下她脸上的伪装。不过可惜的是,她反应很快,往后小跳了一步,后仰了一下,就躲开了我的手。

  “如果下一次你再这么调皮,那我们之间就真的会变成敌人了。”

  她将凤凰金羽收了起来,离开了绒布寺。

  我在绒布寺等了好几天,最后才等来了下一批游客,借用他们的手机,打了电话给通天会分部的朋友,让他们帮忙派车来接走了我们。

  回到上海之后,细想一下,其实此行还真是没什么收获。本来还以为能捞一只小凤凰养养,没想到,小凤凰还被断情人拿走了。

  最可悲的是,我还损失了那么多的仙冰,这可是宝贝啊,凡是带仙字的都是宝贝啊!

  回到了家里后,我给小王打了个电话,是想问一问关于赵云倾失踪的事情,警方有没有什么消息了。结果小王却告诉我,金亮这位新上任的刑警队长,最近吃上官司了,好像是因为对嫌犯使用暴力,最后被内部停职了。

  我本来还想乐呵一下,这个金队长之前可没少难为我,如今被关起来了,我正开心呢。

  但是小王却对我说,金队长被关起来之后,如今他在代理队长的职务,却发现了一些疑点,其中最大的疑点就是,金队长打的那个人,验伤报告上说是肋骨骨折,结果他出了医院才一周,就康复了,并且在另一起案子中,被抓到参与地下赌博。

  一个骨折的家伙,怎么康复的这么快!

  小王的意思是我过来帮帮忙,让我来调查一下,我直接给推了,这是警队内部的事情,又不是灵异案子,就算有人要陷害金亮,这个金队长又不是我的朋友,我何必帮他。

  我不肯帮忙,小王也不好多说什么,挂了电话之后,我正准备出门买菜,家里这么多天没回来,而且也没好好吃饭,准备下厨做顿好的。

  结果,我在门口见到了几个鬼鬼祟祟的家伙,似乎是在盯我们家的梢,这让我心中一下子警觉了起来!

  假装没看见,继续出门买菜,后面有几个人一直跟着我,被我早就发现了,我拐进一条小巷子,躲在路口,盯梢的人一出现,我一把将盯梢的人按在了地上。

  “什么人,居然敢跟着我!”

  我大吼了一声。

  “别动手,别动手,我们是自己人,自己人啊!”

  他一边说着,一边亮出了证件,我一看,证件上写着:上海超自然案件调查组。

2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七章 黑白世界”

  1. 回复 2016/11/09

    章飞飞

    我换了妆你都认识我?666

  2. 回复 2017/02/04

    旁白

    国字五组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