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七十二章 不死的恶魔!

  奎尔拉斯来了,这个注定要出现的黑暗议会的执行长,绝不是这一次凤凰之行最难对付的,但是却是此时此刻,我要面对的劲敌。

  黑暗议会的执行长,奎尔拉斯,奴役了十种恶魔,传说中曾经和四翼天使交战,不管是真是假,他是黑暗议会鹰派中人,一直提倡要用武力统治世界灵异圈。

  他落在了黑色的石阶上,一眼就看见了底部的我,似乎非常惊讶,一声厉喝,召唤出了一头巨大的恶魔,赤色的皮肤,燃烧着火焰,恶魔一拳打在了凤凰结界上,竟然直接将结界拉开了一个大洞,奎尔拉斯身子一跃,从结界上的大洞内跳了进来,在空中的时候,召唤出了那头会飞行的恶魔,缓缓落在了我的面前。

  光是他这样一手能够将结界撕开的举动,至少说明,他在法术控制上的本事比我大。

  他从恶魔背上跳了下来,看着我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愉悦地说道:“没想到你已经制服了凤凰,真是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不过也好,至少这样的话,你能够将凤凰蛋送到我的手中。果然,选择你当我的搭档真是没有选错。”

  奎尔拉斯笑着走过来,但是我却举起赤霄宝剑,对着他劈出了一件,剑芒贴着他的脚边划过。他一愣,然后脸色阴沉了下来,看着我说道:“这就是你的选择吗?选择去帮助一头畜牲而不是站在强者这一边。”

  我提着赤霄宝剑,冰冷地说道:“你错了,它是凤凰,不是畜牲。而且,我从一开始就没有想过要选择,我从来就没有准备将凤凰蛋交给你。”

  “哈哈,也好也好,这样的话,杀掉你我会没有任何愧疚,虽然我本来就打算杀掉你!”

  奎尔拉斯用手捂着自己的脸,笑的时候透出狰狞的表情,非常的可怕。

  “哼,我们谁死还不知道呢!别忘了,我可是一个巫族!”

  我拿出了南火权杖,严正以待。

  背后就是虚弱的凤凰,我绝对不能倒下,要打倒奎尔拉斯!奎尔拉斯见我亮出了南火权杖,脸色顿时也不好看起来,伸出双手,手心里黑色的魔法阵一转,放出两头泥魔!

  两头泥魔出现之后,立刻冲着我跑了过来,我没动,南火权杖一喷,剧烈的温度将两头泥魔给烧成了灰烬,黑色的飞灰之中,我看着对面的奎尔拉斯开口道:“黑暗议会执行长,不至于只有这点本事吧,给我看看传说中能够和四翼天使战斗的奎尔拉斯,不然的话,这样的胜利,我一点喜悦都没有!”

  奎尔拉斯嘴角微微一笑,一边往后退,一边摇头,嘴里呢喃道:“端木森啊,端木森,当你见过真正的地狱时,那就会明白,惹怒一个恶魔是多么可怕的事情。而我,就是一个恶魔,一个你应该恐惧而不是挑衅的恶魔。”

  他退到了我身前十多米外,脱下了自己的黑色外衣,赤膊着全身,我依稀能够看见一些纹身在他的背后和手臂上。

  “撒旦吾主,我奎尔拉斯,再一次忠心恳请你的力量,你的威严,你的罪恶,降临在我的身上,帮助我,突破这具可怜的人类的身躯,赐给我冥界的火焰,赐给我撕碎一切的身体,赐给我冰冷而不死的心……”

  奎尔拉斯低着头,双臂展开,这一刻,他的身体开始出现了剧烈的变化。这是一种类似狼人变身,或者是黑蛋妖化的效果。

  首先是皮肤变成了乌黑色,随后是头上长出了两根长长的弯角,接着是背后生出了两对翅膀,黑色的,带着肉翼的翅膀,爪子,尾巴,獠牙,奎尔拉斯的一切都在变化。

  最后,则是他的身体四周,燃烧起了一团青色的火焰,这火焰和中国的鬼火差不多,但是似乎比鬼火要强上不少。

  “感谢吾主。”

  奎尔拉斯变身完成,缓缓抬起头,露出了一双可怕的冰蓝色眼睛,随后一挥手,一阵强风吹来,这力量掀起的狂风直冲我刮了过来,我往后退了好几步,为的就是抵抗这强大的劲风。

  “哈哈,这就是吾主赐给我的力量,你不会拥有的!你也无法体会,因为你马上就要死了!”

  奎尔拉斯狞笑着,身体四周的青色火焰蔓延了过来,在地面上铺开,这火焰很有侵略性,我放出南火权杖内的火焰,将青色的火焰抵挡在身体外面。

  “哈哈,没用的,你能抵挡我的火焰又如何?你能够挡住我的拳头吗?几天,我要你和这头凤凰一起,葬身在这山峰之中!”

  奎尔拉斯就像是打过了兴奋剂一般,非常的疯狂,又一次向着我冲了过来,身子在空中连续晃动,速度不算很快,但是因为能够飞行的缘故,机动性很好。

  对我不断地扔出青色的火焰,我的四周被青色的火焰打出了一个个深坑,接着火焰连接起来,组成了一片火网,向我继续蔓延过来。

  这样下去不行,只靠南火权杖,最多就是被动的防守,我必须要进攻,要反击!这时候,我看见了南火权杖上的仙冰,因为炼制成大巫的巫器,所以温度太高了,因此要用仙冰做成冰,这仙冰可是连南火权杖都能够压制的。

  我脱下了衣服,用衣服将南火权杖包裹住,然后深吸一口气,下一秒,将仙冰从南火权杖上拔了下来,这一刻,剧烈的温度,通过衣服传递到我的手上,这感觉就好像是握着一团火。

  我另一只手则是一片冰凉,不过我还是用赤霄宝剑将手中的仙冰给劈成了碎片,随后将仙冰的碎片洒了出去,这些仙冰的碎片落在地上的青色火焰上,这些奇怪的火焰就好像遇见了克星一般,立刻熄灭。

  “我的青色火焰,这怎么可能!”

  奎尔拉斯自己都愣住了,就在他这一愣神间,我冲出了青色火焰的包围,然后放出黒木,数只鬼手缠住了奎尔拉斯的翅膀,将他硬生生从空中给拉了下来,重重地摔在了地面上。

  我看准机会冲了过去,将南火权杖上的骷髅对准了他的胸口,一声大喝:“犼,该你咆哮了!”

  我这一声大喊,南火权杖内爆发出一阵强烈的嘶吼,上古妖兽犼的怒吼,在整个山中回荡,巨大的火焰一刹那间冲入了奎尔拉斯的心脏内。

  我一甩手,将南火权杖丢在了地上,整个手心已经严重烧伤,皮肤和肌肉都烫坏了,可是这是值得的,因为至少我能够干掉奎尔拉斯。

  “哼,上一次你来中国,那个巫族没杀掉你,如今你和我交手,我完成他没完成的事情!奎尔拉斯,凤凰在我们中国的地界上,就是我们中国的神兽,你敢染指,就要付出代价!”

  我慷慨振奋地说道,看着奎尔拉斯被火焰包围,身体不断地颤抖,没过一会儿,他的身体被烧成了一团黑色的飞灰。

  除了一颗蓝色的心脏还没消失,其他的一切都消失了。

  “哼!”

  我冷哼一声,正以为战斗结束了,却在此时,有了突发情况!

  地面上的蓝色心脏散发出激烈的光芒,这光芒扫过地上的黑色飞灰,这些明明已经碎裂的不成样子的飞灰,竟然渐渐地凝聚了起来,最后硬生生地拼成了一个奎尔拉斯的模样。

  我看的目瞪口呆,这种再生能力,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已经被烧成了飞灰,竟然还能够重生,简直就是真正的不死啊!

  “哈哈,你应该刚刚刺破我的心脏,因为只要我的心脏不毁灭,我就不会真正死亡。当年那个巫族也是因为没有刺破我的心脏,我才能够重生逃过一劫。不过,他太厉害了,我重生之后就逃走了。但是你不同,端木森,你不会有第二次攻击我的机会了!不会有了!”

  奎尔拉斯低声吼道,声音里充满了愤怒。

  他身体舒展开,重新飞上了天空,眼里低着杀意,死死地盯着我。而我此时手受伤不说,南火权杖也丢在远处,战力可谓大大下降!

  用另一只手握住赤霄宝剑,我看着天空中的奎尔拉斯,伸出手,放出一道无名法阵的白光,但是白光被他轻易躲开,他有翅膀,这一点太麻烦了。

  “我要撕碎了你!”

  奎尔拉斯双臂之中放出数道青色的火焰,直冲我而来,我躲开之后,他落在了我的面前!

  他的爪子刺进了我的肩膀,而我的赤霄宝剑刺穿了他的翅膀,但是我依然吃亏,因为他现在恶魔化,可以再生,而我却是肉身!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