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六十九章 对不起,我出手重了!

  看着两个人被押出来,虽然我早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况,但是心里还是有火气往上冲。不过,没有当场发飙,不适当的热情会带来严重的伤害,这种伤害不是对敌人,而是对自己。

  “他们为什么看起来萎靡不振?”

  我开口问道,声音在不知不觉间变的冷漠起来。

  “我暂时封住了他们的灵觉,至于那头妖怪,我用了一些小手段,它戴着的手铐上有一个小装置,虽然看起来不起眼,但是每过一小时,会放出超过1000伏的高压电贯穿身体,所以它现在看起来状况并不好。

  黑蛋抬起头看了我一眼,手上的手铐冒出一串蓝色的电弧,黑蛋浑身巨震,倒在了地上,抽搐了半天之后,才渐渐的平静下来,对于黑蛋来说,这种程度的电击是不致命的,但是疼痛感却不会减弱,我能想象黑蛋遭到这种高压电的冲击,受到的痛苦。

  双拳紧紧握住,我依然在忍耐,现在还不是发难的时候。

  “那么,我先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雷刑,说起来,并不是雪山神教的人,严格意义上来说,如今我是教主,但是十多年前,我和我的一群兄弟,是五行宗的精英弟子。五行宗当年遭逢大难,很多人都如同我们一样逃了出来。而我们当时被仇家追杀,逃入雪山神教内,本来听说雪山神教的教主神秘而强大,可是却发现,他早在上百年前就失踪了,所以如今这里成了我的天下。当然,你已经和我的一个兄弟见过面了,黑骷髅是我最得意的部下,也是土行一脉的高手。”

  我心里微微一沉,难怪整个雪山神教内看起来非常紧张,人人自危的样子,原来是因为这个教主不是正牌货,而是鸠占鹊巢。

  “说重点,你让我干什么?”

  我冷着脸问道。

  他哈哈一笑说道:“因为某些原因,我们不能进入凤凰的巢穴,当然这个原因不能告诉你。,但是你们这些人却可以。几年前,我们查出,上一代的教主可能还活着,而且是陷落在了凤凰巢穴内,所以我们希望你能够进入凤凰巢穴将上一代的教主杀了,不要让他再活着出现。”

  这就是他的要求,居然是让我去杀上一代的雪山神教教主!

  听到了他的话,四周穿着雪山神教衣服的教徒们,一个个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不过却依然是敢怒不敢言。

  “我答应你,不过,你要放了我的朋友!”

  这种时候无论考虑多久都一样要答应,所以我很爽气一点都没有拖泥带水。

  “那好,不过等你提着前代教主的头回来了,我才能放人,你也放心,你的朋友不会死。不过,似乎我的兄弟黑骷髅对你很有兴趣,想和你过过招,我相信你不会吝惜,赐教一下吧。”

  雷刑往后走了几步,退到了后方,此时戴着骷髅面具的家伙从腰间拔出了两把匕首,缓缓走了过来,站在了我的面前。

  四周的教徒们一个个都露出了惊恐的表情,让开了一大片空地给我们俩。

  黑骷髅一边把玩手里的匕首,这两把匕首通体墨黑,甚至在灯光下都不反光,最重要的是,这匕首有两条血槽,这说明,这匕首是两边开刃的。

  我往后退了几步,拉开了和他之间的距离,这种家伙一看就是擅长近身战斗,不能被他贴身,不然很可能要吃大亏,所以我决定利用各种远程打击的手段,弄死他!

  我们站定之后,雷刑满脸笑意地说道:“那么,开始吧,两位勇士。”

  此话一出,黑骷髅立刻奔跑了起来,速度惊人而且跑动的时候整个人看起来非常的轻便,一跃而起,像着我刺下一刀,我身子往后闪了半个身位,躲过这一刺之后,举起赤霄宝剑对着他的腰部狠狠削了过去。

  他反手另一把匕首挡住了赤霄宝剑的攻击,只听见“叮”的一声,爆发出了一连串的火星,我们两个同事往后跳了两步,拉开了距离,我正想挥剑放出剑芒,却看见对面的雷刑居然已经将匕首掷了过来,匕首在空中划出一条长长的黑影,擦着我的脸飞了过去,我的脸上被划出了一条浅浅的血口。

  只是一时间我竟然没有理解,为什么他要将匕首扔出去,我看见他身上一共就只有两把匕首,而且一把扔出去之后,也没有补充啊。

  不过很快我就知道原因了,只看见他手心一翻,一块黑色的石头被他握在了手心里,他手一拉,匕首从我的脑后飞过,重新回到了他的手心里。

  磁石!

  这家伙竟然还有这种手段,看来还真是小看了他!

  一击未中,他右手往地上一按,整个大厅的地面又是一阵晃动,看来又是他启动了移山之术,我脚下不平,一个踉跄,差点摔倒,他立刻看准机会飞扑了过来。

  一剑刺向我的面门,我要的就是这个机会,黒木已经被我悄悄放出,此时现身,鬼手一把抓住这个戴着骷髅面具的家伙,狠狠一甩,将他整个人按在了墙壁上。

  他的反应也不慢,高举手上的匕首,整把匕首上冒出淡淡的乌光,狠狠一切,鬼手被切成了碎片。

  他身子从墙壁上落了下来,刚刚站稳,抬起头,却看见我已经到了他的面前,伸出右手,一把按在了他的脸上。

  “我今天心情不好,怪你自己倒霉吧!火焰爆发!”

  我一声厉喝,手心里的火焰如同狂暴的野兽一眼冲了出来,将这个戴着骷髅面具的家伙全身吞噬,浑身燃起了致命的烈焰,他双手一松,匕首落在了地上,整个人往后退,似乎是想靠近水源,熄灭身上的火焰。

  另一边的雷刑想要救援,他刚抬起手,却看见空中一张阴阳双鱼图落了下来,砸在了黑骷髅的身上,黑骷髅惨叫一声,身体被阴阳双鱼图碾压成了碎片。

  这一幕发生的太快,我的出手很果断,没有给雷刑一丝救援的机会。

  黑骷髅一死,我将手收了回来,放在背后,眼睛毫不示弱地望着雷刑,微微仰起头说道:“对不起,我出手重了。”

  雷刑的脸色很难看,非常难看,铁青着脸的他叫人将黑骷髅碎裂的身体拖了下去,然后挤出了一丝笑容说道:“看来我没选错人,那么明天我会派人指引你去凤凰巢穴的入口,今天就在我这里住下来吧。”

  说完之后,他冷着脸转身离开了大厅,黑蛋和恋心儿也被重新压了下去。

  而我则被带到了自己指定休息的房间里,门口有两排雪山神教的教徒看守,一看就是为了防止我出去救人。

  我躺在床上,心里却有一丝丝的疑惑,主要是我在想,为什么雷刑说他们不能进入凤凰巢穴呢?而且,如果雷刑的本事足以召唤那么恐怖的雷暴,为什么会来求我帮忙?这都说不通啊,更说不通的是,雪山神教的上一代教主既然活着,为什么不走出凤凰巢穴呢?

  这一连串的问题徘徊在我的心中,我这一夜几乎没有睡,直到第二天有神教的教徒来找我,我洗漱之后,带上装备跟着他走出了房间。

  一路上我看见很多的雪山神教教徒,但是大部分都不说话,专心做事,感觉真的非常压抑。给我带路的是一个上了年纪,大概有60岁左右的老头,也是神教的教徒,估计是老教徒了,我的背后跟着两排守卫,一个个面无表情。

  当我们走进一条昏暗的走廊时,老教徒忽然停了下来,我正奇怪呢,他猛地转身看着我,然后“扑通”一声跪了下来。

  我大吃一惊,这是什么情况?不仅是老头,身后的守卫们也都跪了下来。

  “端木大人,我和所有的雪山神教原教徒求求您,一定不要杀死我们的教主,我们的教主肯定还活着,只要您能将他活着带出凤凰巢穴,您就是我们整个雪山神教的恩人,求求您了!”

  就在我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却看见远处有两个守卫带着两个蒙着黑布的人走了过来,来到近前,我将黑布揭开,又是一惊,面前的是恋心儿和黑蛋!

  他们俩居然被救出来了!

  “你们,这是干什么?”

  我疑惑地问道。

  老头抬起头看着我说道:“如果不是因为雷刑盗取了我们神山的神力,能发挥出强大的雷力,我们绝对不会屈服的。但是我们一直谋划着要救出教主大人,几年前我们发现教主大人的灵觉感应,我们欣喜若狂想要去救人,可是发现在凤凰巢穴外有结界,雪山神教的人都进不去,只有外人可以。”

  我一愣,还有这么古怪的结界?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