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七章 幻境还是真实?

  其实,这些年来,困扰的是我对于十年前的记忆很模糊,不是没有,但是很模糊。

  我只记得一些片段,比如我总是一个人,一直住在孤儿院的角落里,我高烧之后能够看见那些鬼魂,却谁都没告诉。

  我身边总是有人死去,他们的死因我归咎于当时无情的孤儿院不愿意出钱治疗。

  但是,这样的我,还是不记得很多的事情,也许是我记忆不好,但是我甚至连自己的生日怎么过的都不记得,也不记得到底看到过多少死去的小朋友。

  可是,十年之后的我,如今记忆一点问题都没有,而且我还记得十年前,大叔带我离开孤儿院时候的每一个细节,和大叔对我说的每一句话。

  这让我感到奇怪,我曾经一度怀疑自己的记忆是有断层的,不过我也对自己说,反正不是什么好的记忆,要不要都无所谓。

  可是,今天当这个幻觉之中,这个孩子向我走来的时候,我心里却没来由地微微一沉。

  他慢慢向我走来,一步一步,我不记得自己一直低着头,但是那时候的我确实总是落在队伍的最后。

  他走到我的面前,忽然停下了脚步,抬起头,看着我,那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我。就好像,他能够看见我一样,就好像他发现了我一样!

  这一定是厉鬼的幻术,是厉鬼的故意设计的,我冷笑了一声,放出一张镇魂符,镇魂符落在远处的地面上,金光闪烁不止,但是整个幻觉却没有消失。

  幻觉中年幼的我重新低下了头,慢慢走向远处,跟上了其他的孩子。只是当他和我擦身而过的时候,我却听见幻觉中年幼的我低声说道:“最近总是有幻觉,还以为面前站着人呢,见鬼!”

  当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愣住了,他是真的看见了我?或者说是感觉到了我?这不是厉鬼的幻术吗?为什么幻术中的他能够感应到我?厉鬼为什么这样来设计!

  当幻觉中的我,渐渐消失的时候,一个鬼影慢慢飘了过来,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愣,往后跳了一步,伸出手飘出一张镇魂符,紧接着就想封了它,却看见它身形一晃,躲过了镇魂符之后,看着我说道:“你觉得这里是幻境吗?”

  这声音带着无数的叠声,似乎是很多声音拼凑起来的一般,我怀疑,这个厉鬼不仅仅是一个魂魄组成,很可能是很多亡魂怨念的集合体,那样的话,就比较麻烦,因为它们会比普通的厉鬼更加有心机更难对付!不过它说的话,我还是听的很清楚,反问道:“难道不是吗?”

  我看不清这个厉鬼的表情,只能看见它的眼睛,却能听见它嘲讽一般的笑容,说道:“这并不是幻境,这是真实发生的!或许你不记得了,但是我们都还记得,我们这一群,当年被你害死的孩子,化作厉鬼,每一个都充满了对你的怨念,每一个都想杀了你,如今终于逃出了阴间,终于出现在了你的面前,这是我们记忆的具象化,怎么样?是不是很真实?”

  我越来越听不懂了,被我害死?我什么时候害死过人了?

  “你们说是我害死的?放屁,老子十岁前只踩死过蟑螂!”

  我的回答却引来了鬼影的笑声。

  “哼,是吗?不过也是,你五岁那年生了一场重兵,之后你的记忆就开始断层,你还记得五岁之前的事情吗?你的记忆从五岁开始就慢慢建立起来,直到十岁的时候才彻底恢复。你知道为什么孤儿院一直死人吗?你知道为什么没有人愿意和你一起玩吗?”

  我开始慌张,似乎这一切都和我有关系,似乎那些死去的孩子,似乎我总是被孤立,都是我自己的原因。

  “你是说,是我害死了那些孩子?”

  我吃惊地问道,对面的鬼影却冷冷一笑,什么都没说,缓缓消失了,此时幻境之中,渐渐变成了一片黑夜,夜幕降临在了孤儿院内。

  孤儿院从晚上六点开始熄灯,然后所有孩子必须上床睡觉,会有值班的社工来回巡视,如果发现有孩子趁着晚上逃出来,或者是不睡觉,就会受罚。

  这种惩罚不是简单的罚站,或者是打扫卫生,而是受很严格的体罚,我记忆里,有的孩子甚至被打的一个礼拜站不起来。

  鬼影消失了,我惊诧于自己竟然没有第一时间封了它,可是我心里更加惊讶的还是它说的话。

  我迈开脚步,走向自己一直住的房间,一个房间里有六个小朋友,之后还调整过,我睡在最阴暗的角落里。

  当我在站在门口的时候,里面一片黑暗,我伸出手想要打开门,但是手碰到门把手的时候,却穿了过去,我才想起来这一切都不是真实的。

  只是,没过一会儿,我看见房间的门从里面被打开了,我吃了一惊,闪到一边,却看见有一个披着白色被单,看不清脸的小孩子走出了房间,而在他的背后,拖着一个正在熟睡的孩子。

  这个孩子被拖动,却还没醒,我看了一眼,这个孩子竟然是被类似鬼气或者是法术给迷惑了,即便四周的动静再大,他也不会醒!

  “孤儿院还发生过这样的事情?我怎么不记得了?”

  我自言自语道,却看见对面披着白被单的小孩子一下子愣住了,向着附近看了看,因为四周楼道没有开灯,所以我看不清他的脸,但是却有一种熟悉感。

  但是我搞不懂,这个孩子拖着另一个孩子,去哪里?而且这个拖人的孩子,似乎也不是什么厉鬼或者是妖怪啊。

  他看起来还很小,也就是3,4岁的样子,拖着一个小孩子很吃力,走两步就要休息一下,很快前面有脚步声传来,接着是手电筒的亮光,应该是值班的社工赶过来了!

  这社工肯定会发现这奇怪的一幕,果然,当社工看见这一幕的时候,吃惊地差点大叫起来,快步走了上来,伸出手就要摘下孩子身上的白被单,我却听见披着被单的孩子很轻声地念叨了一句,紧接着对面的社工整个人就僵在了当场,我看见她的眼睛里竟然露出了一丝丝的迷茫,身体一晃一晃,却不动弹了!

  这是典型的被控制或者是被迷惑的模样,这孩子的灵觉居然这么高!居然在一瞬间就能迷惑住一个成年人,我的记忆里孤儿院就从来没出现过这么厉害的孩子啊,我五岁之后的灵觉也在慢慢成长,可是直到十岁的时候,也没达到这种恐怖的程度!

  孩子继续走,穿过了孤儿院的走廊,到了孤儿院的后门,后门一般性是只有一只狼狗看门的,因为后门比较高,孩子也爬不出去,狼狗很凶,小时候还有很多孩子去比赛,谁敢摸它一下。但是,那狼狗每次看到我都很害怕,就和老鼠看到猫似的!

  白被单的孩子拖着另一个孩子,到了后门之后,狼狗看了他一眼,开口狂叫起来,但是只叫了两声,就看见白被单的孩子一挥手,狼狗整个身子一下子撞在了墙壁上,昏厥了过去。

  这让我对这个神秘的孩子,越发的奇怪起来,他到底是谁?

  我的脑海中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一个非常非常可怕的念头,他可能是我……

  但是,我现在没办法确定,因为他的身上披着白被单,看不见脸。

  铁门很高,别说是拖着一个孩子出去,就算是自己爬也根本出不去。小时候,有一个很擅长攀爬的男孩子,成功地爬到了顶部,但是还是被发现了,被社工体罚之后,孤儿院给后门上安装了电线,也彻底断绝了大家从后门逃出去的念头。

  但是,我也听别人说过,说是从前铁门总是坏,总是被打烂,但是我已经不记得了。

  此时被挡住去路的男孩子,微微停下了脚步,下一刻,我又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也让我更加确定,这个孩子一定就是我!

  因为,我看见这个孩子,低下头,身上开始散发出淡淡的热量,接着,他一抬手,我看见在他的头顶上,有一个巨大的无名法阵出现,这无名法阵我太熟悉了。

  正中间是一个类似“天”字的符号,四周是一些在慢慢转动,复杂多变的符文,红色的无名法阵散发出惊人的热能,一下子将铁门打穿了一个大洞,然后孩子一抬脚,将铁门踢开,他拖着另一个孩子,缓缓向着铁门之外走了出去。

  我愣在当场,这是我,这个神秘的,披着白被单的孩子,肯定就是我!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七章 幻境还是真实?”

  1. 回复 2016/08/03

    小明

    我今年23岁,我特么也不记得五岁之前的事啊!我日你大爷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