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五章 普通人的幸福

  到常州已经半个月了,距离凤凰之期还有半个月的时间,我的右手已经彻底恢复,但是左臂还在生长,整个左臂只长到了平时的一半,说不担心是假的,按照李刚强的话来说,如果这样发展下去,至少还需要一周多的时间才能恢复。

  我只能每天住在他的小房子里,看着外面的农田,手机也不经常用,恋心儿本来要陪我,但是让我哄回了上海,去处理一些善后的事情。

  包括和昆仑方面的交涉,还有处理嘉兴灵异家族那边的抗议。

  阿呆站在土房子的外面,我靠在房子边上,李刚强抽着烟,走到了我的身边。

  外面下起雨来,淅淅沥沥的,阿呆站在雨里,远处的农田就像是油画中的场景一般,非常安宁,也很漂亮。

  真正在农村住过的人,特别是城市人,都会非常不适应,因为这里没有网络,没有手机,甚至没有电视,但是当你住久了,或者是你真正心力交瘁的时候,你才会觉得能够住在这样一个非常安静的地方,是多么幸福的一件事情。

  雨水打落在土房子的墙壁上,顺着墙体流下来,落在了远处的沟槽内,排入农田中。

  李刚强轻声问道:“想什么呢?”

  这个老头子也没什么生意,这半个月来也没什么人上门,但是我却很奇怪,他似乎从来都不知道什么是寂寞,也从来没有感觉有一丝丝的孤单。

  “你女儿不来看你,你不觉得寂寞吗?”

  我回头问了他一句。

  他却哈哈一笑说道:“她忙她的,我过我的,你们这群年轻人,整天就说自己寂寞,说自己是孤独的,其实真是扯淡,在我看来,都是一些无病呻吟。用辛弃疾的词来说,就是少年不识愁滋味啊!不过,我指的人里不包括你。”

  我本来还想笑一笑,但是却听见他最后这一句,愣了一下奇怪地问道:“为什么不包括我?”

  李刚强返身走进房子里,拿出一瓶二锅头,倒了两杯,递给我一杯。我正想拒绝,说自己不喝酒,他却硬是塞给了我,说道:“喝一点吧,你小子心中的苦,可比这手臂上的痛要深多了。”

  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尖刀刺进了我的心里,然后我接过了他递来的酒杯,很浅的一杯,里面装的二锅头也不是什么好酒。

  “你有想过,自己的父母是谁吗?”

  李刚强抿了一口酒之后,蹲在了门边上,一边抽烟,一边问我。

  我摇了摇头,说道:“也不需要知道,他们既然生下我来,却抛弃了我,那就说明已经不要我了,我又何必再见他们呢?而且,我是不是有父母,我自己都不知道。”

  我看着自己的右手,罗焱对我说过,说我的身体内流淌着很多人的血,我的命是他用自己的命换来的,我不知道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但是我相信,将来总有一天,我会找到真正的答案的。

  “别怪我多嘴,你的身体,我不是第一次治疗,我发现一些很奇怪的地方。”

  李刚强此话一出,我微微一怔,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我不是灵魂方面的大师,但是我对人体的结构,还有经脉,穴位,甚至是灵觉的把握,放眼中国我绝对能够排进前三,但是你的身体却是我见过最奇怪的。你身体内的经脉看起来和人类一样,但是我发现随着你的道行加深,你的经脉内开始泛起一些奇怪的金色光芒,当然不明显,很淡。另外,我发现你的血脉也很奇怪,给我的感觉,就好像是你的身体里流着很多人的血脉。不是说单纯的血液,这是一种传承,可以说是无数人给你留下了传承,但是却都无法显露,因为它们都是隐性的,这其实和基因的传递是有相似性的……”

  李刚强正要说下去,却看见我笑了起来,他停了下来,我摇摇头说道:“我的身体很奇怪,我自己知道。不过我们是混在这个圈子里的人,奇怪的时间见的太多了,我也不过是奇怪中的一份子而已。”

  我说完之后,我们俩都哈哈大笑起来,接着李刚强将杯子举了过来,我们碰了碰杯子后,我一口饮尽了杯中的白酒,呛的我差点没喷出来,这酒劲头太大了!

  李刚强背着手往土房子里走去,他要睡午觉去了,不过他一边走一边像是自言自语般地说道:“普通人都羡慕我们能看见厉鬼,看见神仙,其实我们却也羡慕他们,看不见这些东西,其实也是一种幸福啊。”

  我望着房子外面的雨水,看见有两个孩子在雨中的山路上小跑,一边跑一边欢笑,其中一个说道:“快走啊,不然雷公要打雷劈死我们了!”

  另一个则哈哈大笑着说道:“那都是动画片里骗人的,你这也信,回头我去告诉老师,说你相信迷信!”

  他们渐渐地走远了,我却靠在门边上,不禁莞尔,李刚强说的没错,其实看不见这些东西,也是一种幸福。

  我真正痊愈的时间比李刚强预期的要早了半个星期,看着自己完好如初的手,脸上露出了笑容,默默念咒,断手上的鬼纹慢慢显露出来。

  “那打扰您了,医药费我会打到您的银行卡上的,我先走了,这段时间麻烦您了。”

  我对着李刚强拱了拱手,然后转身带着阿呆离开了常州。

  穿过山路的时候,又遇到了那两个孩子,他们一路欢笑,从我的身边擦身而过。

  他们却不知道,他们多么幸福,看不见这个世界的黑暗面,是多么快乐的事情。

  回到上海之后,恋心儿和黑蛋还有火家两兄弟在家门口等着我,火大郎拉着我的手就问道:“会长啊,你,你真的见到神仙了?哎呀我的妈呀,那神仙是不是很神啊,点一点石头,这石头就变成金子了?”

  我一愣,然后哈哈大笑,说道:“点石成金是茅山道术,不过已经失传了,好了,我先忙,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冲黑蛋笑了笑,我走进了房子的地下室,关上门之后,拿出巫族的兽皮,摊开放在了面前,然后将所有的材料全部都放在了其上,最后放上了仙冰。

  兽皮顿时放出了一阵强光,看来是认可了仙冰的。我将兽皮收了起来,材料既然已经准备妥当,那么下一步就是强化南火权杖了。

  南火权杖本身就不弱,不过在应对今后的战斗中,肯定会有些捉襟见肘。

  拿出了从妖族弄来的3000年妖兽骨头,这骨头据说很有来头,当时我要这妖兽骨头的时候,还看见洛星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悦,似乎是不想给我,不过毕竟答应了我,只能让我带走。

  接着又将犼的牙齿拿了出来,放在了妖兽骨头的边上,没想到这两个东西一靠近,竟然爆发出了一声狂野的怒吼!

  震的地下室都微微颤抖了一下,恋心儿急忙打电话下来问我是不是出事了,我解释了一下之后将电话挂了。

  强化的第一步,将这两块兽骨彻底融化,但是融化兽骨就要先征服其内还残留的妖兽之魂。

  3000年的妖兽骨头自然没问题,早就被洛阳妖族给弄服了,但是这个犼的牙齿似乎就没这么简单了。

  我第一次见到它的时候,就差点引起一场火灾,如今又是一声兽吼,看来其内的妖兽之魂还很狂暴。

  不怕你狂暴,有的是方法收拾你!

  我走到犼的牙齿边上,将手放在了牙齿之上,手心里金色的光芒微微一闪,接着,一个巨大的妖兽魂魄从牙齿内飘浮了出来,冷冷地看着我。

  地下室本来还算是很大的,如今这家伙一出现,竟然将大半个地下室给撑满了。

  “服从或者毁灭,你选择。”

  我将赤霄宝剑插在了脚边的地上,看着面前犼的妖魂,它望了一眼赤霄宝剑,然后对着喷出一口烈火。

  我冷哼一声,放出阴阳双鱼图一挡,然后新生的右手已经举到了它的面前,手心里白光闪烁,吓的犼的妖魂快速后退,似乎不敢和我无名法阵放出来的白光作对。

  “哼,乖乖地给我回到骨头里去,我保你魂魄不灭,只是要搬个家而已。”

  我此话一出,犼的妖魂微微一抖身体,重新飘回了牙齿之中,整个牙齿微微一亮,彻底安静了下来。

  三天之后,我从地下室出来的时候,浑身上下的衣服就没有好的,几乎都被烧光了,地下室里也是一片狼藉,到处都是烧焦的痕迹。

  恋心儿吃惊地看着我,见我傻傻地举着一把燃烧的南火权杖走了出来,南火权杖的手柄上还包着一层仙冰。

  “炼成了,哈哈,原来仙冰是用来包裹南火权杖的啊,这里面如今还有了犼的妖魂,这就是大巫级别的巫器,虽然次了点,但是绝对堪称如今的灵异圈高富帅专用啊!”

  我哈哈一笑,随手一挥,南火权杖放出一片大火,差点把房子给点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