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四章 活着真好!

  阿呆直冲了过去,整个人跑动起来就好像是奔跑的巨人,巨大的拳头砸在了对面的幕甬的身上,幕甬身上的魔气微微一震,整个人就被阿呆的怪力打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

  “不可能,这不可能,为什么我不能攻击你们?巫族,该死的巫族!”

  幕甬开始歇斯底里起来,整个人一跃而起还想继续攻击我们,但是身子一到阿呆的面前,变异体就控制住了他的身体,让他没办法动弹,浑身上下没有一块肌肉能动的!

  “阿呆,揍他!”

  我放声大喊,声音里带着无比剧烈的兴奋之情,甚至连身体上的痛苦都已经开始感觉不到了。

  阿呆看起来笨重,但是整个人奔跑起来,却和狂风一样,非常地快,而且充满了剧烈的战斗欲望,冲锋之间,不断地进行攻击,幕甬就好像是一个人体沙包,被阿呆打地来回乱窜!

  “哈哈,该死,让你断我的手,疼死老子了,阿呆,把他的手给我卸下来!”

  阿呆听到我的命令,整个人贴身而上,趁着幕甬身体僵直的空隙,一把抓住幕甬的手臂,然后狠狠一扯,幕甬虽然入魔,但是身体还没有提高到能够和阿呆一样的程度,只听见一声巨响,幕甬的骨头,皮肤,经脉全部被扯断了,两条手臂被阿呆直接扯断,拔了下来!

  “该死的变异体,滚出我的身体!”

  幕甬想伸手将自己身体内的腐肉撕扯掉,但是很显然他对于变异体的了解并不深,我可是看见过假白素撕扯自己身上腐肉时候的样子,腐肉被扯断的一刹那,会有新的腐肉生长出来。

  变异体一旦进入了你的身体,并且开始感染你,你就没办法摆脱他了!

  我缓缓直起身子,靠在了水晶棺材上,看着和我一样双手被废的幕甬满脸痛苦,伤口的地方流出来的却不是鲜血,而是一滴滴漆黑的焦油。

  这一刻,阿呆一拳打穿了幕甬的心口,我看见幕甬整个心口往下凹陷,片刻之后,整个心脏被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洞,心脏彻底消失不见!

  “该死,该死……”

  幕甬的心脏被打穿了居然还没有死,但是已然无心恋战,他整个人冲着石门的方向狂奔了过去,利用魔气将石门打出了一个巨大的洞,然后纵身一跃,跳了出去,直冲前方狂奔。

  我哈哈大笑,一边笑嘴角一边还有鲜血往下流,阿呆没有追击,走过来将我扛在了肩膀上,我轻声说道:“记得带上赤霄,还有捡一些仙冰回去。”

  阿呆照做之后,我们才向着外面走了出去,整个一路上没有任何阻碍,因为幕甬这家伙已经替我们打开了离开这里的道路。

  甚至连另一端的侧墓室都被他打穿了,我看着数十个力士的碎片,落在地上,心中还是有一些庆幸,要是没有阿呆在身边,或许这一次我真的活不成了。

  如果不是幕甬将变异体带入了自己的身体内,估计这一次我们也无法活着离开这里了。

  我趴在阿呆的身上,脸上却露出了一丝笑容,对着阿呆说道:“谢谢,兄弟。”

  阿呆却面无表情地继续往前走,我看着这个大家伙的侧脸,忽然没来由地想到,这辈子,和我交好的几乎都不是什么正常的人。

  黑蛋是妖怪,阿呆是巫卫,还有魔法师,吸血鬼,反正都是奇形怪状的家伙。

  一路走到了风雨桥边,我远远地就看见对面幕甬站在风雨桥上,整个人却没有往前走,而是就这么站着,似乎有些奇怪。

  “不可能,为什么我没办法调动仙墓了?之前我还能调动仙墓内的机关,这风雨桥是我移动过来的,为什么现在不能调走了?该死,一定是弑君子这个老家伙干的!”

  幕甬看来是过不去了,这风雨桥要求平心静气,甚至需要走路都稳稳当当,他如今身负重伤,如何能够稳定身形,更别说是他焦急的心态了。

  “哼,过不去了吧,要不要我帮忙啊?”

  我站在幕甬的背后,幕甬脸色大变,他现在看见我都有些惊恐了,打又打不了,遇见只能逃,如今逃也逃不掉了!

  “别过来!滚开!”

  幕甬大喝一声,身子往后退,一步踏上了风雨桥上,既然已经走上了风雨桥,这家伙索性往后狂奔,魔气覆盖在身上,竟然是想冲过风雨桥去,但是当他走到中央的时候,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我看见空中凭空出现了数道雷电,从空中直击幕甬的身体,他惨叫一声,整个人被数道雷电击中,半跪在了风雨桥的中央。

  “这就是多行不义必自毙,天打雷劈了吧,哼哼!”

  我冷笑一声,看着雷电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似乎是打定主意要劈死幕甬。

  幕甬浑身上下散发出黑烟,焦臭的味道即便是我都能闻到。

  “我准备了千年,不,不!我准备了这么久,决不能死在这里,我要活下去,天也阻止不了我,雷也劈不死我,我要活下去!”

  幕甬抬起头对着空中一声大吼,浑身上下的黑色魔气又是一爆,整个人真正陷入了疯狂状态,双手展开,竟然对着风雨桥狂砸,我一看这个场面,心中顿时紧张起来。这货要是将风雨桥给砸断了,我也没办法过去了!

  立刻指挥阿呆直冲了过去,幕甬感觉到了背后的我们,不停下来,反而加快了砸风雨桥的速度。

  风雨桥整个都在震动,一块块砖石被打成碎片,空中的雷电越来越多,到了最后,甚至出现了恐怖的连环闪电,但是幕甬虽然身负重伤,可是却越来越疯狂。

  我和阿呆被雷电所阻,冲不过去,只能看着风雨桥正在断裂。

  “阿呆,准备好,纵声一跃,跳过去!”

  我对着阿呆轻声说道,阿呆点了点头,然后低吼一声,整个人狂奔起来,在接近风雨桥中央的时候,一跃跳了过去,我的身上连续挨了两道雷电,疼的我几乎昏厥过去,但是阿呆还是成功了,凭借超强的身体素质,我们从幕甬的头顶上跃了过去,落在了远处的地面上,我勉强抬头一看,却见到幕甬吃惊地看着我们,也想冲过来,但是身子刚刚站起来,就被一阵狂风吹了回去!

  “哼,你就死在这里吧,我们不陪你了!”

  我低声说道,阿呆带着我冲过了风雨桥,就在我们俩跨出风雨桥的一刻,却听见风雨桥上传来一阵巨大的碎裂之声,随后整个风雨桥从中间断开了一个巨大的扣子,幕甬充满魔气的身体伴随着风雨桥,一起落入了无尽的黑暗之中。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被雷电劈死了,但是我知道,他一定出不了仙墓,以他这样的情况,就算活着,也没有恢复的可能性。

  走过风雨桥,阿呆将我放在了地上,我一条手臂没有了,右手整个手掌都碎了,失血已经让我的意识模糊到了极点,只听见后方有人在呼喊我的名字,我抬起头看了一眼,却看见恋心儿和老高狂奔到了我的身边。

  然后,我感觉自己被人抱了起来,接着我闻到了恋心儿身上淡淡的香味,还依稀看见了她脸上的泪水,这不是我第一次看见她痛哭,这个女人的泪水比任何宝石都要珍贵。

  “别哭了,我,不是还没死吗?”

  我虚弱地说道,想要伸手去擦她的眼泪,然而却发现,自己已经没有手了。

  恋心儿看着我空荡荡的手臂,整个人一怔,然后发疯一般地问:“你的手臂呢?你的手臂呢!!!”

  我勉强笑了笑说道:“断了,不过我认识一个叫李刚强的大夫,能断肢再生,没事的。”

  老高站在我身边,一脸的歉疚,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恋心儿看着老高,我看见她漂亮的脸上满是杀意,冷冷地说道:“要是他的手治不好了,我就宰了你!”

  老高怔怔地不知道怎么回答,我干咳了一声,喉咙火辣辣地痛,虚弱地说道:“我们怎么出去?”

  恋心儿指了指背后说道:“有个老头子救了我们,还替我们打开了封住出路的巨石,阿呆抱住小森,我们冲出去。快点离开这里,我一刻都不想在这里停留!”

  恋心儿此话一出,阿呆点了点头,将我抱了起来,向着仙墓外面走了过去。

  当我的头从水底冒出来的一刻,看着外面的阳光,看着嘉兴的天空,还有四周惊慌的人群时。

  我只想说,能活着出来,真好!

  只是,我却不知道,在仙墓深处,此时有一团几乎发疯的变异体正在移动,而在它的面前,却有一个从空中掉下来的尸体,烧焦的幕甬的尸体!

  变异体一跃,扑上了幕甬的尸体之上,开始疯狂地吞噬起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