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三章 惨烈的战斗!

  我在天上飞行,这感觉非常不真实,但是如果身体是我自己操控的话,那肯定是很爽,可是现在我的身体被这老家伙占据了,而且我严重怀疑,这老家伙看上了我的身体,不准备还给我了!

  可是现在没办法,我又可耻的变成了一个旁观者!

  对面的幕甬身上的黑气越来越浓,这种感觉就好像很快会有一个惊天大妖魔出世,电视里每次都是这么放,这一回还真是的。

  我没动手,只是看着,等到黑气一散,我看见对面的幕甬彻底变了样,说是从生化危机里出来的僵尸那都不为过。

  浑身的肌肉膨胀的夸张,而且皮肤彻底变成了黑色,头发很长,甚至长过了他的双脚,双眼变成了血红色,最让人吃惊的是,我看见他的皮肤下面出现了类似肌肉涌动的感觉,就好像是有东西在他的皮肤下面钻来钻去,这感觉,别提多恶心了。

  “四族咒释放不算成功,你用的这些变异体太恶心了,造成你的肉体也在崩坏。让我结果了你的性命吧,诶……”

  弑君子一声叹息,当然说出来的话是我的,我整个人缓缓落下,嘴中开始念动奇怪的咒语,双手之间竟然能够调动仙气!

  “仙法,圣贤之语,进化一切魔性,魔心,魔物!”

  弑君子一指点出,一丝金光微微一闪,无数的仙气化作金色的匹练从空中落下,直扑对面的幕甬。此刻的幕甬已经失去了理智,整个人被魔性操控,竟然不躲闪,迎着这些金色的匹练冲了过去,在空中正好和金色的匹练撞在了一起,爆发出了惊人的震动。

  震动过后,幕甬落在地上,浑身都是伤口,但是流下来的却不是鲜血,而是一团团焦黑的腐肉,看着就让人恶心。

  “今日之果,乃你昨日所造,怨不得别人,让我……”

  我举起了手,弑君子轻声说道,正准备动手结果了幕甬,就在这时候,他的声音停止了!下一秒,我感觉到弑君子这老头,似乎开始脱离我的身体,并且越来越远,最后真的自己脱离了我的身子!而且,没有继续留在主墓室内,这老家伙就好像是一个泡影一般,凭空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我整个人从空中落下来,摔在了地上,还好飞的不高,但是现在可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弑君子这么强力的外援没了,难道让我来对付一个已经入了魔,没了人性,而且实力强劲的怪物?

  我了个去,不带这么坑爹的,就算要走,也带上我啊!

  幕甬刚刚并没有看见弑君子消失,他一直低着头,弑君子整个消失的过程很快,此时的幕甬虽然入了魔,但是受到了刚刚那一击,伤口还没恢复,显得非常的谨慎,本能地没有靠近我。

  这给我留下了一点喘息的机会,我也不动手,而是看着他,手背在身后,示意背后的阿呆不要动,以我现在的本事,真打不过这怪物,骗骗他还成,要是被发现了,肯定那难逃一死。

  我心里着急,眼睛不时地往四处瞄,想找出逃出去的通道,或者是有没有机关,能够打开这两扇巨大的石门。

  然而,我还真是没发现,我缓缓移动,却迟迟没有对幕甬出手,对面的这怪物似乎也看出了我的不对劲,竟然大着胆子向我走了过来!

  我了个去,这货这么一动,我的心都快从嗓子眼里蹦出来了,本来还想伸出手装模作样地学几个仙法的手势忽悠忽悠它,可是现在我的手都在抖,更别提做什么手诀了!

  “站住!”

  我一声厉喝,尽量装的自己非常平静,可以不让对面的幕甬察觉。

  幕甬果然停住了脚步,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看着我,我正以为自己的威慑还在,还想开口的时候,幕甬猛然间发力,我前一秒看见他还在我的面前,后一秒,面前就出现了两个身影,而第二个身影已经将手按在了我的肩膀上。

  然后,我听见了自己骨头碎裂的声音,接着是极端的疼痛感,最后是映入我眼帘的是鲜红的血液,非常非常鲜红的血液!

  我的左臂被幕甬整个撕了下来,丢在了地面上,疼痛感就好像狂暴的潮水冲入我的脑海中,疼,真的很疼,疼到了极点!

  “冒牌货,你不会以为,我真的没有灵智了吧?哈哈,白痴!”

  幕甬对着我狠狠踢了一脚,威力惊人,我就像是一枚被打出去的炮弹,重重地撞在了对面的石壁之上!

  阿呆看到这一幕,冲了过来,迈着重重的步伐,幕甬狂傲地笑了起来,一只手就将阿呆给打飞了出去,阿呆巨大的身子落在了水晶棺材边上,将水晶棺材打落在了地上。

  我抱着断壁,那里真的很痛,看着自己断裂的手臂,虽然知道还能再生,但是这种痛苦让我的愤怒几乎到达了极点。

  无名法阵发动,我的右手上爆发出金色的火焰,直冲幕甬而去,我的攻击并不是徒劳的,金色的火焰直接打穿了幕甬的胸口,破开了一个非常大的洞,疼的幕甬爆发出了一声惨叫!可是,这样的攻击我还没来得及发出第二次,他就再次向我冲来,将我的右手也给踩碎了!

  又是一次剧痛,潮水般涌入我的脑中,我看着自己的右手,也被幕甬废掉了,整个手掌碎裂,甚至我看见自己的指骨断裂在了地上,甚至还连着皮肤,血肉洒了一地,断裂的地方,我甚至都能够看见里面的青筋。

  “该死,你该死,还敢打伤我,你该死!”

  幕甬拉住我的头发,将我往后一甩,我整个人落在了水晶棺材的边上,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幕甬看着自己的伤口,魔气在伤口附近涌动,似乎是在自我愈合。

  而此时的我,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次不是简简单单的放出几张阴阳双鱼图就能打败对手,这一次也不是简单的爆发一下无名法阵就能打败对手。

  “老高,这一回,真的被你害死了。”

  我的侧脸贴在地面上,疼的我脑子都开始糊涂,脸上还露出了傻笑。

  然而,此时,我口袋里的日记本掉落在了地上,直接翻到了最后,上面写着这样的话:我从没想过,自己居然没有被变异体感染,难道是我身体比较特殊吗?不,绝不是,一定是有别的原因。

  接着空白了一大片,之后又写到:我终于知道为什么我没有被变异体吞噬了,因为我身体里流着巫族的一丝血脉,这变异体似乎不愿迫害巫族之人,真是很奇怪的一个发现。但是我也出不去了,这仙墓已经彻底封闭,我虽然没有被变异体吞噬,但是,也终究无法离开这里。

  看到这一段的时候,我整个人都震惊了,巫族血脉!巫族血脉!

  我虽然不是一个巫族,我身体内没有巫族血脉,但是阿呆可以,阿呆是巫卫,炼制巫卫的时候,经过巫族咒文的洗礼,也会产生巫族的血统。

  现在的幕甬虽然入魔,可是身体并不稳定,之前弑君子也说了,他利用变异体完成四族咒,身体肯定不稳定,从他皮肤和肌肉的涌动就可以看的出来,变异体正在侵蚀他的身体!

  这时候,变异体至少能够控制部分他的身体,如果我能让变异体不攻击我们,拖延时间,幕甬很可能彻底被变异体吞噬!

  幕甬胸口的伤口已经自愈完成,但是却满是腐肉,这正好验证了我的猜想,我对着背后的阿呆大喊一声:“阿呆,对不住了,放点血出来!”

  阿呆听了我的话后,二话不说,将手臂划开,混合着巫卫鲜血和僵尸真祖的血液洒落在我们两个身上。

  幕甬脸上满是冷笑大声说道:“你以为有巫族的鲜血,我就不攻击你了?你没看见我刚刚将这个傻大个打飞吗?哈哈,还是你疼的脑子糊涂了?我现在,就给你一个了断!”

  幕甬冲了过来,我已经无法躲避,趴在地上,只能拼上这一把了!

  “来吧!”

  我发生狂吼,幕甬已经冲到了我的面前,此时一拳打向了我的脸,就在这一刻,就在他的拳头还距离我的头只有几厘米的时候,他的身体刹那间,僵硬了!

  “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该死的变异体,让我杀了他!”

  幕甬大吼起来,但是身体就是无法动弹,甚至无法移动哪怕一寸,此时趴在地上的我,脸色一正,虽然自己不能动手,但是阿呆可以!

  “弄死他,阿呆,揍他!”

  我放声大喊,阿呆直冲过去,大手一把抓住了幕甬的脑袋!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