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一章 仙墓主人!

  阿呆站在我的面前,站在光里,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上,如今看起来却无比亲切。

  巨大的石门被阿呆的距离打开了一个20多公分的距离,可是我身后的寒气还是直扑过来,我匆忙回头,用流火葫芦内最后的一丝火焰,挡住了寒气,然后连滚带爬地钻出了侧墓室。

  我的身子刚刚离开侧墓室,阿呆手臂一松,整个侧墓室的石门轰然关闭,寒气被阻挡在了石门之内。我靠着石门大口喘气,深深地呼吸,真是九死一生,如果不是阿呆的出现,或许我就真死在里面了。

  阿呆站在我的身边,木然的脸上依然没有表情,我却对它竖了竖大拇指,笑了笑。

  回头看了看这侧墓室,只是,我心中还有谜题没有解答,为什么假白素一定要复活其他的变异体呢?凭他的能力,可以直接走出侧墓室,为什么一定要执着于复活其他被腐蚀的仙将?

  这一点或许只有他自己知道了,我从地上爬起来,一抬脚,却提到了一本书,捡起来一看,还真是古卷了,书页都很破烂了,应该是很老的孤本,但是能被保存下来,简直就是奇迹!

  而且,书页之上也有仙气环绕,似乎是仙人用来记录什么内容的,我心中一喜,以为弄到了什么宝贝,可能是仙人的灵符或者是记录了什么厉害的功法。

  然而,打开一看,却好像是什么人的日记,而且写到一半就断了。

  我翻开书页看了看,其内多是文言文,我一边看还一边翻译:今天是仙界存在的第2000个年头,人间也已经到了宋朝,幕甬将军告诉我们,他会带领我们冲破天帝的管制,杀光所有的敌人,他分发了一种奇怪的药剂给我们,让我们喝下。我服下之后,立刻感觉仙气澎湃,身体强壮了好几倍,但是我却发现,幕甬仙将自己却没有喝下这种药剂,但是像我这样卑微的人,如何能够对他进行质疑呢?

  接着下面一段写着:战争爆发了,我们的人数太少,可是能力强大,仙界的大军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们本来已经看见了胜利的希望,然而大家都在说,说那个可怕的人要来了,仙界的第一天才,幕甬将军曾经侍奉过的仙君大人,弑君子,就要来了,大家都说要完蛋了。

  之后少了很多内容,跳到了仙墓之中:我们有人开始出现奇怪的症状,身体开始发热,身上的肉开始溃烂,甚至有一个仙将的手腐烂了,大家都很害怕,因为仙法无法医治这些奇怪的病症。白素将军质问幕甬将军,是不是药剂造成的后果,幕甬将军却一个人回到了主墓室内,不回答我们任何问题。第二天,一个仙人死了,身体彻底腐烂了,而且这些腐烂的肉也开始攻击我们,太可怕了,我们喝下的到底是什么鬼东西!

  最后,我看到这样一番话:白素将军告诉我们,这些变异体是群居的,它们不会单独生活,如果被单独存活就会发疯,开始袭击别人,他让我们集体用仙冰封封冻自己,我很害怕,因为那样不就等于是自杀吗?

  日记后面写的太乱,而且断断续续,我看起来太费劲,更别说是在脑子里翻译了。

  但是看的出来,当年幕甬的确是带着仙人们造反,而且非常成功,但是却被一个叫做弑君子的人阻止了,之前幕甬第一次在仙墓内传话的时候,就自称是弑君子的参将。

  而且,这里也解释了,为什么假白素一定要复活其他变异体,因为不唤醒别的变异体,他也会丧失理智,变的疯狂,到时候就会永远困在这个仙墓之内。

  当然,这一切都是我的猜测,不作数的,真相已经被冰封起来,无人可知。

  但是,至少看了这日记我知道了一点,幕甬没有喝这种药剂,所以,他不可能变成变异体!

  我带着阿呆缓缓走向主墓室的方向,整个走廊只有一条,没有什么岔路,能看见阿呆我心里稍稍放松了一点,但是老高和恋心儿的情况,现在还不得而知。

  另一个墓室内应该也都是这些变异体,他们怎么突破?而且,连我都打不过的怪物,他们更加不是对手,可是就算我要去找他们,也必须先穿过主墓室才行!

  主墓室并不远,走了十分钟后,在走廊的尽头我终于看见了,这一次探索的终点,死了这么多人,经历了这么多的劫难,也终于见到了仙墓真正的核心部分!

  我一边走一边调整自己的呼吸,当站在门口的时候,我看着这一扇很普通,但是却非常牢固的石门,干咽了一口口水。

  四周的墙壁上没有任何的提示,没出现类似诗词的字样,更没有什么极光。我正在发愁怎么进去的时候,主墓室的大门缓缓打开了。

  我看见这石门向着右边慢慢收缩,一道道白光从石门内透了出来,照在我的脸上,我用手遮住自己的脸,因为白光实在是太刺眼了,在指缝间我看见了一个巨大的水晶棺材,上面铺满了仙冰,竖在地面上!

  在水晶棺材的下方是一个巨大的祭坛,整个祭坛的四周的地面上刻着四个大字,这四个大字,分别是:鬼,人,妖,仙!

  四个大字之间有凹槽相连,看起来似乎是有什么玄机在其中。整个主墓室非常大,而且应该很深,因为刚刚我走过来的时候,长廊微微向下倾斜,显然是往下走的。

  我走进主墓室内,站在了水晶棺材面前,终于见到了仙墓主人的脸!一张普通男人的面容,很平凡,和我印象里的仙人不同,即没有潇洒的外貌,或者是魁梧有力的身材,亦或者是仙风道骨的感觉,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人,身材并不高大,脸上有些沧桑的感觉,闭着眼睛,似乎如同安静地睡着了,而不是已经死亡。

  我看着他,很难想象,这就是仙将幕甬,这就是仙墓的主人!

  就在此时,另一边的石门打开了,我心中一喜,此时能够出现在主墓室的,除了我,就只有老高和恋心儿了。

  我脸上溢出笑容,正想走过去,却看见从石门背后走进来的不是老高,恋心儿,而是那个救过我一次的白发老头,依然是一副醉醺醺的样子,穿着邋遢,不过面容刚毅,走路有一些摇晃。

  “怎么是你?”

  我奇怪地问道,声音里不免有一些失望。

  老头子眼睛斜眯了我一眼,晃晃悠悠地走了进来,此时石门在我们背后关闭,两边的出路同时阻绝!

  我返身跑到石门前,想要将其打开,但是这石门非常厚重,我的攻击一点反应都没有。

  “该死该死!”

  我心中焦急,这个老头出现在这里,难道老高和恋心儿已经死在了侧墓室内吗?

  老头打了个嗝说道:“不用担心,那两个小家伙没死,只是昏迷了,他们遇到力士的时候被打败了,我将他们送到了入口处,回头你可以带他们离开。”

  老头此话一出,我心中顿时一松,真是吓死我了,还好两个人没事!

  “不过你小子能走到这里,我真是没料到,在我看来,你应该死在侧墓室内了才对,那些变异体可不是什么善类,不过,我留在门口的诗词,你倒是领会的不错,果然,老夫我还是文采斐然啊!”

  老家伙一边说着一边哈哈大笑起来。

  “那些诗词是你留下的?”

  我吃惊地问道,老头子瞄了瞄我后,点点头说道:“当然,这洞府都是我造的,你说那话是谁留的?变异体,还是这躺在棺材里的幕甬?”

  我一愣,之前这仙墓其实是弑君子的洞府,是幕甬逃难进入了其中,如今这老头子说这仙墓是自己造的,难道他是……

  我吃惊地想到了他的身份,日记里提到的那个人,幕甬曾经侍奉过的仙君,号称仙界第一天才的,弑君子!

  “你,你是弑君子?”

  我吃惊地问道,脸上的震惊已经藏不住了,看见一个仙人我会吃惊,但是看到一个仙界传奇,我的震惊根本就收不住!

  “小子躲开点,没空招呼你,这一次来,我是找他的。”

  弑君子点了点幕甬,他话音刚落,右脚往前随意地一踩,我却感觉整个主墓室都抖了一抖,紧接着,我看见主墓室内,一直如同安静沉睡的幕甬,在此时睁开了眼睛,醒了过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