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五十章 赤子之心

  之前在黑暗中我已经和这个假白素交过手了,不得不说,目前我手上的方法还真是没办法打倒它,但是它要想轻易弄死我也是不可能的。

  但是,在门口的那一首诗却让我很在意,按照之间的经验,这首诗一定和通过这个难关有关系,风雨桥上就是最好的证明。

  因此,我没急着动手,而是反问了对面的白素一声:“你离开过这个侧墓室吗?”

  白素一愣,随后冷冷一笑说道:“反正你等一下也要死了,我可以告诉你实话,我没离开过这里,但是我的意识一直游离在仙墓之中。当然,我也知道,在仙墓内还有当年没有被杀死的一个变异体,以及我门口刻着的那一首诗。”

  我一愣,这货脑子倒是一点都不笨,这变异之后怎么没把他的脑子给吃掉?

  “不过,我也不知道是谁那么无聊在每个门上刻上这些奇奇怪怪的诗句,而且在我看来这诗句也没什么文采。所以,你要是希望能够通过这诗句找出打败我的方法,那就省省吧。”

  白素的话让我震惊,但是却也明白,它不知道并不代表这个诗句没用。

  按照门上的诗句,我需要拥有一颗赤子之心才能够打败白素,穿过这间侧墓室,可是这赤子之心说的是一个人善良纯洁,这和战斗有什么关系?

  正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对面的白素已经发动了攻击,整个身子狂奔起来,一边跑,他脑后的白色长发化作白色烟雾飘浮了过来,我知道这白色烟雾的原型,可不想被它们给缠住,立刻往后退,一边退一边用赤霄宝剑劈砍,这些白发虽然变化很多,但是并不坚韧,在赤霄宝剑的面前,禁不起劈开就碎裂了。可是,一旦被劈碎,这些碎发就会重新回到白素的脑后,之后再次飘出,没完没了!

  我陷入了很大的被动之中,又不敢放出无名法阵的烈火,因为害怕还没烧死白素,就把附近的棺材都给融化了,到时候出来一群被腐蚀的仙将,肯定死路一条!

  我正想着,是不是要放出白起来主攻,或者是来个九层阴阳双鱼图来对着白素一通乱砸,就在这个思考的当口,白素的却微微扬了扬手,四周的光线全都暗淡了下来!

  白光全都熄灭了,刹那间,整个侧墓室内由变成了一片黑暗,只有远处的一双红眼睛盯着我,一刻也不放松。

  “该死!”

  当红眼睛消失的刹那,我知道白素肯定想故技重施,对着我发动突袭,我神经紧绷整个人都陷入了紧张的状态,看着四周,等着白素的出现,红色的眼睛只要一出现,我立刻就挥剑招呼它。

  但是,过了几分钟,红色的眼睛还是没浮现出来,我陷入了深深的黑暗之中,过了没一会儿,我的后脖子忽然一凉,就在我准备转身的时候,一只大手掐住了我的脖颈,将我从地上提了起来!

  红眼睛依然没出现,但是白素却可以在黑暗中抓住我,依靠的或许就是对侧墓室的了解,以及这些白色的烟雾的指引。

  我被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他一把打掉了我手上的赤霄宝剑,白色烟雾锁住了我的灵觉,甚至不让我多动弹。

  “哼,你以为你不把葫芦给我,我就没办法拿到了吗?”

  白素的声音在我身后响起来,他是很出手,摸向我腰上的流火葫芦,我清晰地感觉到流火葫芦被摘掉的感觉,但是过了几分钟,白素愤怒地叫了起来!

  “血脉封印,居然还有血脉封印!该死的,这是非常上乘的仙法,这个世界上居然还有人会用这种特定的封印类仙法,真是不可思议!”

  我听见白素的咆哮,然后整个人被白素按到了地上,四周的光芒又亮了起来,无数的灯盏在墙壁上放出白光,侧墓室内重新亮了起来!

  “这个葫芦上有血脉封印,只有指定血脉之人才能够使用,这么厉害的葫芦,谁给你的!”

  它将流火葫芦扔在了我的身边,我还真不知道,这流火葫芦上还有所谓的血脉封印,使用流火葫芦的次数也不多,而且都是用来封鬼。

  白素气急败坏地松开了手,在侧墓室内走来走去,而我将流火葫芦拿到了手里,白素用不了,但是我可以用,之前在台湾的时候,我就用过一次,并且救了大叔。

  看着流火葫芦的赤色,我的脑中灵光一闪,如果说现在的状况,让我去打败一个虽然变异,但是实力依然强劲的鬼将太吃力的话,或许我可以赌一把,就赌门上的那句话,赤子之心!

  这个假白素不是要复活其他的变异者吗?那简单,我来帮它复活,我来使用流火葫芦,将四周的棺材上的仙冰都融化了,看一看到时候是不是真的如同门上的诗句说的那样,只要我有一颗赤子之心,就能穿过侧墓室!

  我捡起了流火葫芦,慢慢站直了身子,看着背后的假白素,轻声开口道:“我帮你!”

  此话一出,假白素一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盯着我,仿佛没听懂我说的话,这一次,我坚定地又说了一次:“你不是要解冻这些棺材吗?我来帮你!你提供我仙气,我将这些棺材上的仙冰都解冻了,满足你的愿望!”

  我高举流火葫芦,对面的假白素就像是看着疯子一样盯着我,仿佛没听懂我的话,吃惊地看了看我的脸,然后说道:“小子,如果你以为依靠这流火葫芦里的火焰,能够杀死我的话,那你就大错特错了!不过,也好,既然你肯帮忙,说不定我能饶你一命!”

  假白素伸出手,从它的指尖有一丝丝白色的仙气飘了出来,这货也是非常谨慎,给我的仙气真不多,都是一丝丝的飘进了流火葫芦内,整个流火葫芦微微发烫,立刻变成了红色!

  我拔掉葫芦盖,将葫芦的口子对准了四周的棺材,葫芦内喷出火红色的烈焰,这烈焰温度极高,热气飘在我的脸上,都让我整个皮肤仿佛烧起来了一般!

  “哈哈,小子,就是这样,烧吧,大家都醒过来吧,烧啊,烧啊!”

  火焰在四周的棺材上燃烧,仙冰开始出现了解冻的迹象,但是很快,整个侧墓室的边缘有无数金色的符文亮了起来。

  这些符文一个接着一个浮现,到了最后,整个侧墓室的墙壁上全部都是金色闪亮的符文,这让假白素的脸上露出了震惊和一丝丝的恐惧。

  旋即,一个声音在这侧墓室内响了起来,应该是幕甬的,因为之前我听到过两回了!

  “侧墓室已开放,十秒之后,毁灭侧墓室内一切移动的目标,整个侧墓室将会被大量仙冰彻底封冻,倒计时开始,十,九……”

  只有五秒钟,我可不是傻子,此时立刻向着侧墓室的对面狂奔起来!假白素却有些发愣,不过当我跑过它身边的一刻,它也惊醒了过来,跟着我一起往侧墓室对面的出口处狂奔!

  时间紧迫,整个侧墓室内的倒计时已经到了最后两秒,我距离侧墓室的出口,还有5米距离,踏出下一步后,还有最后一秒,这时候假白素还在我的身后!

  我迈出了最后一步,还差一点就能冲出去了,侧墓室的大门就在我的面前,只要我穿过去,就能进入主墓室,而假白素这个怪物,和其他所有的变异怪物,都会被彻底封冻起来!

  然而,当我人在空中的一刻,假白素却在我身后大喊:“我出不去,你也别想出去!”

  然后他那些银色的长发直接拉住了我的脚,将我整个人绊倒在了地上,而此时侧墓室内发出最后一声:“一!”

  我看见侧墓室的出口,在隆隆之声中开始缓缓关闭,身后有寒气开始排放出来,假白素的脸上还带着狰狞的笑容,可是在此刻已经被冰封起来了!

  我紧张地大喊一声,用赤霄宝剑砍断了我脚上的头发,可是石门已经在我的身后关闭了,只有最有一丝缝隙,我出不去了!

  我看着最后的希望正在消失,可是已经无力阻止,我颓然地想道:自己和这些怪物死在一起,或者是被冰封数千年也不一定有人发现。

  然而,就在这时候,一只手掌伸了进来,挡住了石门关闭的最后缝隙,随后门外面传来一声怒吼,石门被一股巨力缓缓拉开!

  这一个刹那,仿佛永恒一般久远,我看见石门外,出现了阿呆的侧脸!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