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九章 仙腐之毒!

  我清晰地听见这个怪物嘴里说出了“救我”这两个字,非常清晰,可是带给我的在震撼却很巨大。

  “你到底是谁?”

  我厉声问道,在这已经如同白昼一般的侧墓室内,看着对面仙人那一双血红色的眼睛,心里总有些不相信它,毕竟在这种情况下,怪物的话我怎么能信?

  此时,我却看见怪物抬起手,放在了自己已经变成腐肉的半边身体上,狠狠一扯,竟然从肩膀上撕下来一大块腐肉,扔在了地上!

  这腐肉落在地上的时候,还散发出了一股焦臭味,一落地,就快速加热,最后变成了一团黑色的焦肉,最可怕的是,这团腐肉还在蠕动!

  人类的身体是不具备明显的反射神经的,简单的来说,如果你砍断了一条蛇,那条蛇明明死了,可是还是会蠕动,但是人类的身体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可是这团腐肉竟然在地上自己蠕动,还是有目的地向怪物的身体缓缓爬了过去,就仿佛是有生命一般!怪物红色的双眼内露出一片仇恨的目光,用自己完好的脚将这团腐肉踢飞,这腐肉落在远处,彻底被烧焦了。

  这一幕,让我吃惊的同时,更是对这个怪物有了一种好奇,我盯着它肩膀上被撕扯下来的部分看去,没过一会儿,被撕扯下来的缺口处,又重新长出了一团新的肉,这团新的肉还是粉色的,看起来很新鲜很健康,可是数秒钟后,一团紫色的气息包裹住了这团新鲜的肌肉,刹那间肌肉变成了腐肉,这个过程绝对不超过一分钟。

  而面前的怪物,则露出了一种非常痛苦的表情,当然,这个痛苦的表情,只有半边脸才能看出来。

  “我之所以知道你的名字,是因为,你们走进来的每一个人,我都知道身份,包裹过去这么多年之中,来过的人,我全都记的很清楚。我叫白素,是幕甬仙将手下的参将,最后和他一起战败,逃入了这个仙墓之中,主墓室内冰封的就是幕甬仙将。”

  他深呼吸之后,开始对我说道,这个自我介绍比起之前不流利的口气来说,已经好了很多,而且很平静,只是那双眼睛依然让我感觉很不舒服。

  “你是仙将?”

  我感觉能够进入一个仙墓就已经很扯淡了,如今还遇见一个仙将,甚至还和他说话,这简直就是梦中才有的场景,我甚至忍不住想抽自己一个嘴巴子,确定自己是清醒的。

  “没错,而且,也是如今在这仙墓之内唯一醒来的仙人,不过可惜,我中了仙腐之毒,身体开始出现了腐败和变异的现象,而且已经无法阻止了,真是可悲。”

  他看着自己腐烂的半边身体,眼神里露出了一丝哀伤的表情。

  “仙腐之毒?这是什么?你们仙人也会中毒?”

  我反问了一句,却在留意四周,这个叫做白素的仙将,之前在黑暗之中为何不出声,被我砍了一剑之后还想杀我,如今居然让我救他。

  “不,这不是一种你们凡人能够理解的毒液,而是一种我们仙人的悲哀。端木森,你知道什么是仙人?什么是仙气吗?”

  白素的反问,让我微微一怔,说实话十年前我就问过大叔这个问题,大叔当时懒得回答我,估计他自己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但是这几年我和仙这个词打交道并不少,自然也研究过其中的道道。

  “所谓仙人,在我看来不过是一些人类细胞或者是基因得到根本性的提升,类似进化的结果。其实,在我看来,我们圈子里的灵异人士,无论是修道的还是礼佛的,其实都是在想办法将自己的身体机能往上提升,当达到某种程度之后,自然会发生进化,你们仙人,应该就是进化之后的人类。而仙气,应该是一种更高级的能量表现,就像如今很多人都在学习的气功,其实在我看来所谓的气,也不过是一种能量外放的表现。不好意思,我是个唯物主义者。”

  这还真是我内心真实的想法,但是却看见对面的白素笑着冲我摇了摇头。

  “我们并不是被进化的,而是被诅咒的。如果这样的命运算是进化的话,或许当年我就不会选择修仙这条道路了。华夏大地,从远古时期开始算起,甚至要追溯到神话中的那些历史和故事,其实就有了仙,那时候的仙才是真正进化的表现。但是到了后来,渐渐改变了,我们这群方士,修炼,制丹,意图登上九重天,却不知,一旦成为仙人,受到的约束更多,遭到的控制更大,还不如一个凡人来的开心,都说只羡鸳鸯不羡仙,这句话其实一点都没错。”

  白素的半边脸上露出了一片苦笑,然后指着自己腐烂的半边身子说道:“幕甬将军告诉我们,他可以组建一个新的仙界,但是我们战力不足,因此他将一种针对仙人体质的强大药剂给了我们,喝下之后,能够释放出比平时高出数倍的能力,我们以此和仙界一战,最后却还是被打败了,我们这群人和幕甬将军逃入大运河之中,进入他在大运河之下建造的洞府,想要暂时躲避,却没想到,他给我们的这种药剂,副作用发作了!”

  我一愣,乖乖,仙人的药剂居然也有副作用,够牛逼的啊!而且,不用他说,这妖姬的副作用有多强,我都已经一目了然了。

  “这种药剂的来由我并不清楚,但是发作之后,会让我们的身体产生变异,肉体开始腐烂,甚至连灵魂都会被腐蚀,腐烂的肉体就好像是有智慧一般,先吞吃了本体之后,开始寻找别的对象,被它们捕捉到的人,心肝脾肾这些器官都会被吞吃,一个不留,可是却并不吃其他的肉体,而且,因为它们一开始吞噬的是仙人,所以它们释放出来的也是仙气!简直,就是披着仙气外衣的可怕妖魔!”

  这下子我算明白了,为什么之前我找到的那具尸体,尸体上的器官都被吃了,四周却没有鬼气,更没有妖气,原来是这种怪物干的啊!

  “一开始有两个仙人被腐蚀了,这些怪物开始袭击我们,却被我们杀死了其中一只,另一只逃到了幕甬的洞府深处。我们无力追赶,因为自己也快发生变异了,最后在幕甬的命令下,我们在白玉棺材之中用仙冰自我冰封,等于是了断了自己的生命。可惜,我比较倒霉,我的仙冰比较少,以为能够撑上数千年,没想到仅仅1000多年,就开始融化,如今我的半边身体已经被腐蚀了,而我,也清醒了过来。却正好遇见了你,我希望你能救救我,帮我一把!”

  白素向着我走了过来,伸出手,半边脸上露出悲伤的表情。

  我往后退了好几步,他一愣,随后自嘲地笑了笑说道:“其实你不用怕我,你的腰间那个红色的葫芦,我能感觉到,其内的火焰比普通的现货还要厉害,若是能够释放出来,一定能够将我半边腐蚀的身体烧毁,到时候凭我自己的修复能力,绝对死不了。你只需要将葫芦交给我就行了,端木森,只需要你的葫芦就能救我的命!”

  白素又向我走了过来,停在了我面前两米的地方,伸出了手,示意我将葫芦交给他。

  我摘下了腰间的流火葫芦,看了看对面的白素,他的脸上流露出了真诚,连血色的眼睛里都露出了哀伤,腐烂的身体在慢慢蠕动,看起来非常恶心!

  我将葫芦举了过去,白素的表情里透露出深深的渴望,我们手臂之间的距离在缩短,就在葫芦要触碰到他的手时,我却停住了!

  而且,一下子将葫芦给收了回来!

  “端木森,你,为什么不肯帮我?”

  他愣住了,吃惊地看着我。

  我却连续往后退了几步,看了看四周冒着寒气的棺材,又看了看白素的脸,反问道:“你之前说,这种变异会腐蚀灵魂,是吗?”

  我这个问题一问出来,对面的白素微微一怔,然后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随后摇摇头说道:“你真是聪明啊,居然抓住了我话语里的小破绽,哈哈哈!”

  我将流火葫芦放回了腰间,举着赤霄宝剑,冷冷地说道:“你根本就不是白素,或者说,你曾经是仙将白素,但是此时已经不是了,你被彻底腐蚀了,灵魂都不复存在。你要我的流火葫芦,并不是为了烧毁你的半边身子,而是为了解冻附近的棺材,让这些被冰封住的变异怪物,全部苏醒,我说的没错吧!”

  白素冷冷一笑,回答道:“没错,不过,本来我不想战斗,如今看来是免不了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九章 仙腐之毒!”

  1. 回复 2016/08/07

    暗修兰你个套路王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