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六章 仙墓内的力士!

  我明明看见的是两个站在我面前的人类,可是为什么会长相穿着都一样?双胞胎吗?但是他们为什么说出来的话也不带感情,而且一边说着,一边就向我走了过来,充满敌意似乎是想对我动手!

  “两位,有话好好说,在下阴阳代理人端木森,不知两位是哪门哪派的高手?”

  我一边往后退,一边自我介绍,希望不要招惹来一场不必要的战斗,但是这两人似乎完全无视了我,眼神和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一边走一边说道:“擅闯仙墓者,杀无赦!”

  看来,这俩货不是脑子有问题,就是精神有问题,而且还是兄弟俩一起犯傻了。

  “还真要动手是吧?打就打,今天我憋了一肚子火呢!”

  我也是被惹毛了,本来好好的一次仙墓探险,先是死人,接着又是掉入深渊,还被阴魂嘲笑,接着又遇到这两个二傻子!

  我提着赤霄宝剑就冲了过去,却看见对面两个人眼睛同时闪过一丝金芒,接着两人使出了同样的手势,念出了同样的咒文。

  简直就是神同步啊!

  而且这咒文我也一点都不陌生,就是当年大叔放出仙法,白龙之术的咒文,接着我看见一丝丝淡淡的仙气从两个人的身上飘了出来。

  我心中大吃一惊,如今的天下,居然除了大叔和百里长风,还有人会使用仙法?这不科学啊!难道仙气也烂大街了?

  不过,两个人背后形成的白色龙形仙气,却是货真价实的仙法,只是,比起大叔浓郁的仙气和凶猛的白龙来,这两条白龙显得虚弱的很,而且身形都有一些扭曲,看起来更像是两条白蛇,而不是白龙。

  “你们到底是哪门哪派的弟子?为何会使用仙气?报上名来!”

  我大喝了一声,对面的两个人却不说话,同时手掌往前一推,两条白龙直冲我扑了过来,我的右脚往后撤了小半步,眼神露出一片精芒,手中火光一闪,将这两条扑过来的白龙包裹住,一阵燃烧,两条白龙在无名法阵的火焰之中,被彻底毁灭。

  这还不算,我趁着对面两个人还没反应,狠狠劈出一剑,赤霄的剑芒虽然被削弱了,但是威力依然强劲,直接命中了其中一个人的身体。

  然而,此人却一点防御措施都没做,甚至被砍中之后连一声惨叫都没有,直挺挺地就倒在了地上,另一个则像是断了电的机器人,身体开始胡乱颤抖,接着慢慢跪倒在了地上,头低了下去,一动不动。

  我将这一幕看在眼里,更是发现被我劈中的家伙,没有流血,反而从其身体内飘出了一丝丝白色的仙气来,这仙气在空中飘扬,缓缓散开,显得很淡很虚弱,弥散在了空气中。

  我缓步走了过去,用剑尖点了点另一个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家伙,还是一点反应都没有,也不说话,我弯下腰来,看了看被劈中身死的白衣男子,却看见他的胸口竟然不是人类的血肉,而是一块黄色的木头,这让我吃惊,难道这两个不是人?

  我接着将另一个家伙的胸口衣服撕开,看见的居然也是木头!

  这两个根本就不是人,只是头颅和四肢看起来像是人类,似乎是用仙气控制的,就像是木偶或者是机器人一般工作。

  我猜测它们的白龙之术威力这么小,一定和它们身体内的仙气不足有关系!

  在道教中,有一种力士的说法,说是得道高人,会创造一种叫做力士的人偶,用它们来看守自己的洞府和财宝,这种力士外形有些也和人类很像,但是本事却不小,力大无穷不说,有些还会使用法术。

  如今看来,这两个怪家伙,估计就是类似仙人造的力士。

  这个仙墓,让我越来越感到震惊了,无论是它的规模,还是这种奇形怪状的仙人力士,我隐隐感觉,在侧墓室和主墓室内,还有惊天的大危险等着我!

  我叹了口气,继续向前走,就在这时候,又有脚步声传来,有了之前的经验,这一回我警惕心很高,放慢了脚步,靠在墙上,等待着力士的靠近,只是,这一回另一边的家伙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存在,而且也放慢了脚步。

  我心中有些狐疑,大声地问了一声:“谁?”

  我这么一问,却看见一只白虎照着我脑袋就扑了过来,我一惊,但不慌乱,往后一滚,站起身来之后,又往后一跳,躲过了白虎的扑袭不说,我还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真是冤家路窄,之前在风雨桥上,这货差点害死我,没想到,如今还能撞上,这一回,我要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田渝慢慢走到路口,他的双手上有蓝光闪烁,背后有神兽白虎的虚像,这是昆仑山特有的神兽印决,据说是利用传说中昆仑仙境内的神兽之力,模仿和学习神兽所创造出来的功法,一旦使用起来,虽然不可能真的将人变成神兽,不过其威力也是不容小觑。

  “真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没死,看来,以后我不能心软,直接杀了你更干脆。”

  田渝嘴角边露出一丝冷笑,都说知人知面不知心,别看昆仑山乃是正道大派,更是我们灵异圈子里神秘的强势门派之一,其内一样有老鼠屎,堂堂昆仑山执法堂的堂主,竟然是个奸佞小人,这是谁都想不到的。

  “哼,你没有以后了!”

  我冷漠的回答道,猛地抬起手,一道火光从手心之中冲出,却看见田渝背后的白虎虚影一声大吼,将火光给挡住了。

  “都说你奇遇不断,是我们圈子里这些年来的少有的幸运儿,不过在我看来,你其实也是个倒霉蛋。”

  田渝说话间,冲我扁了扁嘴摇了摇头。

  我眼睛微微眯起,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你难道没觉得吗?看过西游记吗?那么多的妖怪都想吃了唐僧,就因为唐僧肉能让妖怪长生不老。你不就是那个唐僧吗?赤霄宝剑,真龙秘宝,封鬼葫芦,南火权杖,这些可都是在通灵坊市内都难得一见的宝贝。如今居然全在你的身上,你难道不觉得危险吗?匹夫无罪,怀璧有罪,你还如此招摇,你可知道,邪派那边有多少人想杀你,却找不到下手的机会吗?”

  田渝这话说的不假,我自己也听到过很多邪派众人,打听我的事情,想对我下手,不过大部分都不敢,毕竟我还有些名头。

  “那和你有什么关系?你以为你能杀的了我?”

  我眉毛一挑,对着田渝劈出一剑,田渝用右手一挡,往后退了一步,将赤霄宝剑的剑芒震散了!

  “当然有关系,在这仙墓之内,我不一定能够弄到仙家法宝,不过若是能够杀了你,抢了你的宝贝,那可比这仙墓探索要好的多。不过,有一点你搞错了,不只我一个人盯上了你,而是我们盯上了你!”

  田渝此话一出,我立刻听见纷乱的脚步声传来,紧接着我看见远处传来奔跑的声音,几分钟后,水虎,还有三个原来李博辉的手下,全都站在了田渝的背后,充满敌意地看着我!

  “你们三个,为什么跟着田渝?李博辉呢?”

  我吃惊地大喊。

  “很简单,我杀掉了李博辉,还答应带他们出去,因此他们跟着我干了,大家一起上,杀掉端木森,平分他的宝贝,快啊!”

  此时,田渝一声大喊,水虎带着另外三个人朝着我狂奔了过来,我握着剑,严阵以待。水虎跑的最快,虽然这里没有水流,不过他还是一跃冲向了我,我对着他劈出一剑,却被他身上的水气所阻,根本没有任何的作用。

  另一边,三个家伙包抄了过来,将我围在中间,各种灵符往我身上招呼。虽然这种攻击方式不可能打伤我,但是也会阻止我前进的步伐,只是,我却没有看见田渝冲过来,他依然站在路口,而且似乎并不急着杀掉我。

  难道这中间有什么阴谋吗?

  就在此时,我一脚踹开身边的一个男子,向着田渝跑了过去,不管他有什么样的阴谋,只要打倒了他,就都能解决!

  然而,当我跑到距离他还有一米之遥的地方,地面上一个巨大的铁笼子猛然间冲了出来,将我挡在了原地,我往后退,背后的铁笼子一样升了起来,将我困在了中间。

  田渝此时拿出了之前李博辉给他的地图,冷笑着说道:“你没看过地图,所以吃亏了,不过不要紧,死亡只是一瞬间,不会疼的!”

  他一边狞笑,一边指了指上方,我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巨大的石块正在快速地落下,正对着我砸了下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