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五章 遇到了一个仙人?

  我将尸体从深潭之内捞上来,借着镇魂符的金光细细观察起来,胸口并不是被胡乱破坏的,而是有意识地进行攻击。

  心脏部位,肝脏的部位,还有两个肾脏的部位,都是空的,其他地方都是完好无损,这就是说,这具尸体是被有目的的攻击。

  我第一个反应是这附近有潜藏起来的妖兽,然而,我的灵觉不弱,如果有妖怪,或者是妖兽存在,我一定能够感觉的到,可是附近一丝妖气也没有,而且在这深渊一般的悬崖底部,妖怪怎么生存?因此,我排除了这里有妖怪的可能性。

  那么,是被鬼魂杀死的?这有可能,但是,如果是鬼魂杀人,根本不可能如此精准地攻击某些部位,厉鬼,阴魂杀人的时候,发起疯来,都会将人体撕成碎片,这是我的经验之谈,但是一般也不会有错,可是这具尸体也不像是被厉鬼所杀,因为其他部位都是完好的。

  那么难道是人类所杀?

  这个深渊里还有其他人?而且,杀人直接砍头多省事?

  望着这具尸体,我一时间竟然找不出凶手来。不过,如今我自身难保,在水潭里清洁了一下自己的身体后,我穿上衣服,往反方向走去。

  这一走,又是一个多小时,在我看来,前方根本就是未知数,没有任何目的,甚至没有任何终点的游走,让我的心里压力越来越大,更是让我的敏感程度大大提升。

  我总是感觉这个仙墓太过诡异,凭空而来的血雨,那么多孤魂野鬼,还有古怪的风雨桥,不知道从哪里传来的说话声,甚至还有之前那具找不出凶手的尸体。

  我有了一种,不敢跟着老高来这仙墓的感觉,但是如今既然来了,最主要的是想办法找到出路才行!又往前走了将近40分钟,我看见了一扇小门,非常不起眼,建立在山壁的角落里,此时四周昏暗,如果不是我仔细观察,兴许根本就看不见!

  有门就说明,有出路,我赶快走到了大门前,却看见在这大门边上的石壁上又有一列字刻着,字体,刻字的手法,和之前风雨桥边的是一模一样!

  这列字写着:凡人心中多羡仙,登天入门成仙难。七情六欲皆要抛,真仙却羡凡人安。

  又是一首诗,表达的意思很一目了然,似乎是这位留字之人,在抒发自己心中对于凡人的羡慕之情。我皱了皱眉头,这字体依然是宋体,但是这一回下面却没有赤霄宝剑的刻字,和之前风雨桥边的留字略有不同。

  我将目光收了回来,有了风雨桥的经验,我知道,这首诗肯定和之后的石门有关系,而且往往玄机深藏其中。

  我深呼吸了一下,将这首诗牢牢地记在脑子里,伸出手,推开了面前小小的石门,一走进去,就看见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石台阶,通向上方。

  我拔出赤霄宝剑,手心里更有黑白两色的光芒环绕,做足了准备,才登上了石阶,向着上方走去。

  说来奇怪,我走了十来步,却一点古怪的事情都没有发生,虽然上方还是一片黑暗,但是我知道,只要一直这么走下去,肯定能够重新回到上面。

  走了上百步了,我期待的光芒还是没有出现,如果按照十步一层楼来算的话,现在我已经到了十层楼了,可是这段路还真是遥遥无期。

  走了将近500步了,我已经开始疲惫了,坐在石阶上休息,往下看了一眼,爬的还真高,我真没想到这深渊居然这么深!

  就在这时候,我的耳边传来了一些细小的说话声,我认为肯定还是鬼魂之类的来攻击我,所以顿时警觉起来,握着赤霄宝剑站在了石阶上,看着黑暗的四周。

  “又一个想成仙的,不自量力!”

  “哈哈,又是一个亡命之徒,很快他就会摔下来的,狠狠地摔下来的!”

  “真是悲哀啊,人人都想成仙,成仙有那么好吗?这世界上真有仙吗?真是个可怜人,被骗了!”

  这些声音很尖锐,但是我却见不到这些说话的人,更没有一丝鬼影。我挥动赤霄宝剑,赤色的剑芒冲入了黑暗之中,却没有劈到任何东西,一切就好像是我自己的梦呓一般。

  “哈哈,他还想杀我们,真是白痴!”

  “是啊,大白痴大白痴!”

  我听见这些古怪的声音居然开始嘲笑我,我心中气愤大声怒喝:“到底是谁,是人是鬼,出来现身!”

  我一边喊,却没想到身子不稳,整个人竟然失去重心,要从石阶上往下掉,就在我身子往下倾的一刻,忽然有人一把抓住了我的手,将我拽了回来。

  “小心点,小子。”

  我听见一个老迈的声音传来,接着闻到了一股酒味,有些刺鼻,应该是烈酒!我转过头来,看见一个穿着有些邋遢,一头白发的老者站在我的身后,手上提着一个酒壶,这酒壶一看就是老货,因为从做工上就能看出这酒壶很有年份。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只是,您怎么会在这里?”

  我虽然嘴上说谢谢,但是心里却在提防着,这个地方,除了我这种倒霉蛋会掉下来,也只有厉鬼会存在了,忽然出现一个老家伙,而且还喝着酒,我怎么看怎么觉得奇怪。

  “不必和我道谢,随手之劳,这些说话的都是当年想入天庭成仙未果之人,他们死后怨念积聚,化作了一些阴魂,盘踞在这仙墓之中,会说一些让人气愤的恶毒之语,你若是在意了这些话,肯定就会中了它们的奸计。”

  听了这话,我点了点头,却发现,这个老者一出现,四周说话的声音全部都消失了,似乎这些鬼魂非常害怕他似得。

  老家伙领着酒壶一步步向上走,我立马跟了上去,这一次大大出乎了我的意料,才走了将近20步,我就看见了光芒,紧接着我走出了地下世界,直接站在了仙墓的外围墓道之内!

  “我,我竟然直接进来了,可是,这是哪里!”

  没有田渝的地图,我甚至连东南西北都搞不清楚,只是知道自己站在了仙墓外围墓道之内,不过也算是成功走出了那可怕的深渊。

  老家伙一摇一晃地离我远去,我想跟上他,却发现,仅仅一个眨眼的时间,他人就不见了,我立刻意识到,这是我曾经见到过的缩地成寸法术,幽冥府之主曾经用过,这可是只有高手才会用的法术,这老头到底是什么身份?

  只是,我在四周看了看,却见到了他刚刚领着的酒瓶子,捡起来一闻,里面一股烈酒的烧味直扑我的鼻子,酒瓶子上写着:烈火山。三个字,应该是这酒的名字。

  只是,当我将酒瓶子反过来的一刻,却看见一丝白色的仙气从酒瓶子里流了出来,消失在了空中,我看的很真切,因为仙气就流过了我的面前!

  这酒瓶子肯定是凡物不是仙家法宝,那么为什么会有仙气呢?难道是因为刚刚那个人身具仙气,才会在喝过酒的酒瓶子里流下仙气?

  我顿时大吃一惊,这是一座仙墓,我遇到了一个这么神秘的老头,会缩地成寸,更是对仙墓了若指掌,如今喝过酒的酒瓶子里还存在白色仙气,难道,他是仙人?

  我自己都被自己的想法给震惊了!

  我遇到了一个仙人,甚至他还拉过我的手,和我说过话,这感觉,简直就和做梦似的!不过,和快我转念一想,也可能不是仙人,而是主墓室内被冰封的仙人尸体。

  我曾经听说过,仙人死亡之后,尸体不腐,千年之后可以兵解,化作散仙,不过这是传说,不能当真,但是如今的情况看来,这也不是不可能的啊!

  我平息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左右看了看,最后选择了那个神秘老人消失的方向走了过去,一路上还算平坦,没什么机关,但是我也没有发现进入仙墓侧墓室的通道。

  就在我因为不知道位置而感到困惑的时候,前方传来了一些脚步声,我心中一喜,以为是遇到了同伴,还有可能是恋心儿和老高。

  可是,出现在我面前的却是两个身穿白衣,满头长发,生的非常俊俏的男子,他们的样子一样,身上的衣服一样,甚至连眼神和动作都相差无几。

  两人同时看着我,接着开口说道:“警告,擅闯仙墓者,死!”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