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四章 针对我而来的异象!

  除掉阿呆,和已经死在风雨桥上的两个人,剩下的一共还有9个人,其中有六个要死,只有三个能活。我试着用赤霄劈砍挡住出口的大石,不过根本没有效果,甚至我感觉在这仙墓之内,赤霄宝剑的威力都下降了不少,这种感觉不知道是因为我紧张的心情,还是因为真的有某种特殊的能量限制了赤霄宝剑的威力。

  不过,总的来说,我们是出不去了,只能穿过风雨桥,到达主墓室,可是一共只有三个活下来的名额,我甚至感觉从李博辉的眼神里透露出了一种想要杀死我们的冲动。

  但是他在忍耐,因为现在这时候我们三方势力,如同三国鼎立一般,哪方先动手,其他两方肯定会自动结盟,将先动手的一方给灭掉,增加自己生还的可能性。

  因此,谁都没有动手,而且,现在谁都不会先走风雨桥,特别是田渝一方,如果田渝一方有一人走上风雨桥,那么剩下的一方肯定会遭到攻击,会非常被动。

  “各位!”

  就在这个关口,田渝忽然开口说话了!我们所有人都看了过去,盯着这位昆仑山执法堂的堂主。

  “我们昆仑一派退出竞争,就留在这里,你们如果到达主墓室,解除了这仙墓中的机关和是杀机,请将我们带出去,我们两人则以自己的性命为第一位。”

  田渝这时候发出这样的宣告,不论他话语里的真假,但是这份算计,就够厉害的了。说完之后,田渝带着水虎,两个人靠着墙坐了下来,显示自己的诚意。

  李博辉转过头去,和自己团队里的人小声商量起来,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李博辉忽然也大声说了起来:“我宣布,我们嘉兴灵异家族联盟,也退出这一次的竞争。”

  好家伙!这下可热闹了,只剩下我们这一方了,田渝和李博辉同时看向了我,我心思电转,没一会儿,拍了拍老高的肩膀,低声说道:“高伯伯,你先过去,这里留下我和阿呆,这里就只有田渝有些本事,不过如今我能发动白起之魂,绝对能够压制住他们,你不用担心,先过去。”

  老高看了看我,最后点点头,在众目睽睽之下,走上了风雨桥。

  老高和恋心儿一样,一路走来,脚步非常的稳健,速度比恋心儿还要慢,很快到达风雨桥中央之时,空中飘起雨来,却和恋心儿那时候一般,不是酸雨。

  老高缓缓向前走,直到站在风雨桥对面,我才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

  此时风雨桥那边有我们这方的两个人,而在这边,如果这群家伙说的是真话,那即便我走上风雨桥,他们也不会对我动手。

  姑且不论田渝,李博辉肯定是骗人的,这家伙本就不是什么正人君子,骨子里颇为精明,看着有些嚣张,但是小算盘打的很精。

  我若是走上风雨桥,李博辉必定会对我出手。

  不过,我还有一招,那就是阿呆!

  阿呆身子强壮,且防御力惊人,我让它站在风雨桥的入口处,挡住后面的人,自己就能安心地走过风雨桥,之后再让阿呆往回走。

  可是,田渝的眼睛一直盯着我,这个老家伙似乎也能看穿我的思想,我刚走到风雨桥入口的时候,他就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一边伸长了手臂,一边用目光斜看我!

  我让阿呆站在风雨桥的入口处,随后缓缓走上了风雨桥,这1000多米的距离,看起来很近,可是我往前走的时候,却感觉非常漫长。

  一直专心地保持自己的速度,将步伐维持在道路中央,一边走一边还要不断地分心往后看,大大地延缓了我的前进速度。

  直到,我走到风雨桥中央的一刻,果然有风雨飘来,雨水落在我的脸上,不是酸雨,没什么感觉,这让我心里微微松了口气。

  却在此刻,看见对面老高和恋心儿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表情,我奇怪地皱了皱眉头,雨水似乎越下越大了,我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头发。

  “这雨水怎么有一些黏黏糊糊的?”

  我自言自语道,低下头往手上看了一眼,这一眼,让我整个人彻底怔住了!手上的不是雨水,而是血水,我抬起头,看见天空中不断地有血水往下泼洒,我心中慌张,看着自己的衣服,自己的脸,手臂,头发上全都是血水,这血水越下越大,不知道是从哪里流下来的血,将我淋了一身!

  “该死,你该死……”

  我的耳边忽然传来这样的低语声,就好似是阴间鬼魂们的声音,从我的耳朵里一直传达到了我的心中。

  我慌忙转头,却看见身边有无数的鬼魂在环绕,这些鬼魂还不是厉鬼,但是一个个怨气已然很足,灰色的身影在天空中盘旋个不停,有的甚至想要攻击我,却不敢靠近我一般。

  我伸出手,想要拔出赤霄宝剑,但是就在这一刻,最大的危机出现了!

  脚下的风雨桥桥面上露出了一个巨大的洞,非常大的洞,我整个人一下子就漏了下去,还好在关键时候,我用手拉住了窟窿的边缘,勉强没让自己掉下去!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不让我通过风雨桥!”

  我大声喊叫,想要重新爬回桥面上,可是那些鬼魂们似乎看出了我的动机,一个接着一个落在我的身边,拉住了我的身体,将我的身体往下拉,鬼魂本来是没有重量的,可是这些鬼魂却一个个显化出魂体,将我死命地往下拽,我手臂酸麻的不行,已经快到极限了!

  “端木森!撑住啊!”

  我听见恋心儿在桥那边对我喊,似乎是想重新冲上桥来抓住我,但是,就在这个危急关头,我的耳边传来了一声猛虎的怒吼,我整个人脑袋一晕,整个人一震,扒住窟窿边缘的双手松开了,整个人在鬼魂的拉扯下,向着风雨桥下的深渊坠落了下去……

  直到我重重地摔在底部,四周被黑暗包围,已经看不见上方的风雨桥的一刻,我才因为疼痛感清醒了过来,慢慢地睁开眼睛,整个后背就好像是火焰在燃烧一般,火辣辣的痛。

  双手手心里有裂口,但是我的浑身依然满是血水,整个人散发出一股腥臭味。我站起身来,除了后背的伤势,我基本没受什么伤。

  抬起头,看了看上方,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见,似乎这悬崖比我想象的还要深,但是为什么我从那么高的地方掉下来,却没什么呢?

  一转头,看见了我刚刚掉下来的地方,一般来说,在电影里这种情况,都是因为有一个垫背的家伙,或者是有什么吗树枝草丛,水潭之类的减少了我缓冲的阻力。

  但是,我刚刚衰落的地方确实什么都没有,除了坚硬潮湿的岩石以外,我连一株植物的影子都没看见。

  摸了摸背后的吉他箱,连这个木制的吉他箱都没破损,我不由得皱了皱眉头,真是奇怪的地方,先是下血雨,然后是鬼魂突袭我,最后我被震晕,摔下来还没事。

  不过,最后在我耳边突然爆发的那一声虎吼,我却知道是谁干的,所有进入仙墓的人里只有一个人能够发出如此强悍的虎吼,那就是田渝,他修习的是昆仑山的神兽白虎神印,发出这样一声强悍的虎吼根本就不算什么。

  这笔账,等我走出这里之后,肯定要和他算清楚!

  向着四周看了看,前后都是黑暗,什么都看不清,不过仔细一听,似乎在后方有水流的声音,这里如此潮湿,肯定有水流过,找到一条能够通向外面的水流,至少说明我还有机会走出去,而且还能清理一下我满身的血水。

  听着水流的声音,慢慢向后方走了过去,我的右手撑着墙壁,保持自己不会迷失方向。

  半个小时之后,我看见了一个不算很大,但是相当深的潭水,在并不充足的光线照射下,我只能看见水潭上的波纹,抬起头,有一股非常细,但是源源不绝的清泉从空中落下来,滴入潭水内。

  “诶,倒霉,只是一湾潭水。”

  我叹了口气,撩起潭水,清理自己的脸,头发和身子,可是就在这时候,水面内似乎有什么东西浮上来了,我下意识地后退,以为是什么鬼怪或者是妖兽。

  然而,这一次浮上来的,却是一具尸体,我定睛望去,不禁大吃一惊,这浮上来的尸体,竟然就是之前掉下去的那个男子,他是第二个走上风雨桥的!此时,竟然已经死在这潭水之中了!而且,我看见,他的胸口被撕碎,器官消失,显然是被杀死的!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