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三章 风雨桥

  这种情况其实并不在我们的考虑之内,但是仙墓之中千变万化,而且这毕竟是仙家之地,我们要是能猜出来其中的奥妙,那还真是人人都能成神仙了。

  就在大家紧张的不行的时候,却听见前方有人大喊了一声:“快来看,这里有个石碑,上面还有话!”

  我一愣,赶忙走了过去,却看见这石碑上写着:风雨路上风雨多,恍然之间已天涯。深渊无尽梦无悔,本心不失方成仙。

  这是一首诗,而且用的是宋体所写,在诗的下面还刻有两道剑痕,这剑痕我看着有一些眼熟,正想伸手去摸,却感觉背后吉他箱里的赤霄宝剑微微一动,我心中一惊,难怪眼熟!这不就是赤霄劈出剑芒之后的剑痕吗?这种剑痕,我看到过很多次,但是这两道至今依然如此深刻清晰,就算不是真的仙人所留,那也是道行极深的高人!

  不过我没动声色,四周的人议论了起来,田渝冷声问道:“李博辉,之前有过这桥吗?”

  李博辉一愣,摇了摇头,甚至还开口说道:“我甚至没看见过这石碑,原本我们进来的时候,对面就是一片废墟,很安全,也没什么机关,今天怎么会变成这样呢?”

  田渝微微皱眉,所有人都安静了下来,最后还是决定,要探一探这石路。

  在我看来,这石路应该就是所谓的风雨桥,但是根据诗里的意思,这风雨桥应该是有机关或者是法阵的,不然咋呢么叫风雨桥上多风雨呢?

  “大家先别慌,我让我的人先试试看,能不能过去。”

  田渝这一次倒是表现的非常仗义,他带来的两个男子,其中另一个走了出来,放了个法术,身子竟然拿化作一只大鹏,纵身一跳,最后稳稳地落在了石路上,这一跳足有数百米,就好像是翔跃了很长一段一般。

  等他落地之后,四周似乎没什么动静,紧接着他放出暴天符,击打了四周的地面,也没发现有任何问题,才笑着对我们招了招手,众人刚松了口气。

  却看见桥上的昆仑弟子面色忽然大变大喊了一声:“不要过来!”

  紧接着,我看见四周的空气里凝聚出如同雨点一般的水滴纷纷落了下来,初始我们还没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直到我看到那雨滴落在男子的身上,就好像是腐蚀性极强的酸雨,落在了男子身上之后,男子惨叫一声,往后疾退,可是这一回,他的身体刚刚飘浮起来,就被一阵强风给打了下来,甚至还将他背后出现的昆仑大鹏兽印给打了个粉碎。

  这个探路的昆仑弟子,就在我们的面前,惨叫着,被酸雨杀死了,身上冒出一阵阵青烟,直到最后不动弹了。

  这一幕,让在场的每个人都震惊了,我们甚至没有到达仙墓的外围墓道,就这么一座诡异的桥,竟然就将我们的去路给挡住了!

  而且已经有人被杀死,这给了原本还是自信满满的众人,当头一棒,田渝和李博辉也渐渐从满脸自信变的冷静下来。

  “你们刚刚看清了吗?这奇怪的风雨是从哪里来的?”

  老高还是很冷静的,走到石路的左边,看着石路的边缘,的确是什么法阵都没有,看起来这就是一条普通的路。

  “我们,我们还是回去吧,看来今天似乎有些不对劲。”

  李博辉被吓的有些胆寒,此时已经提出要带人回去,我和老高互相对望了一眼,在我看来,今天最好也是回去,再作打算,只是牺牲了一个弟子的昆仑一方,却好像有些不愿意放弃。

  田渝铁青着脸,走到李博辉身边的一个男子面前,一声低吼,竟然将这个人直接扔上了风雨桥!

  这一幕,直接引发了李博辉的大怒,他一把抓住田渝的手臂大喝道:“你干什么?你敢杀我的人!”

  田渝却冷着脸推开了李博辉,我估摸着,田渝之前主动要求让自己昆仑的弟子先上桥,一方面是为了展示一下昆仑的本事,另一方面是为了抢占先机。

  他是低估了风雨桥的诡异程度,没想到,自己的弟子死了!昆仑一方本来这一次来的人就不多,这还没进仙墓就死了一个,更是让他心中含有暗怒。

  李博辉的手下,站在风雨桥上,想往回走,可是刚一转身,脸色却也在此时变了!就好像是看见了什么恐怖的事情一般,随后,我看见他的身体渐渐地从风雨桥上慢慢往下沉,就好像风雨桥上多出了一个窟窿!

  他脸色大变,面如白纸大声尖叫道:“不,我不想死,这里有个洞,啊,救我啊,救我啊!”

  他的喊叫声中充满了凄厉,可是最后,他还是落了下去,掉进了一片漆黑的深渊之中!

  这不就是印证了刚刚石碑上的第三句话吗?深渊无尽梦无悔!

  李博辉的愤怒已经到达了极限,但是却没有发作,因为他打不过田渝,斜眼冷视着田渝的面容,田渝却没看他,此时,昆仑和嘉兴灵异家族都已经各自牺牲了一个人。

  只有我们这边还没有人出过人,不知不觉间另外两波人都将眼神看了过来,就好像我们也要走出一个人来试一试这风雨桥似的!

  “看我们干什么?”

  我冷着脸,明知故问道。

  李博辉此时已经如同疯狗一般,开口说道:“我们两方都有一个弟子上了风雨桥,虽然都死了,不过是我们两方出力了,你们也要出一个人,也要上风雨桥!”

  李博辉此话一出,我和老高同时变脸,我直接从吉他箱里拔出了赤霄宝剑,冷着脸说道:“怎么?敢要挟我?我们这就打道回府,你要是不爽,可以来动手试试看!”

  田渝没说话,因为他没把握打赢我们这群人,不过此时大家也都是心知肚明,水虎绕到了我们的背后,竟然挡住了出口的地方。

  “老田,你什么意思?”

  老高厉声问道,田渝依然不说话,但是看起来已经和李博辉站在了一条战线上。

  人就是如此,有了利益就没了仇恨,就在气氛紧张到了极点的一刻,恋心儿却微笑着拍了拍我的肩膀,柔声说道:“我来吧。”

  她这话,让我心中一怔,我皱着眉头说道:“不用怕他们,打不了打一架,我也不怕他们!”

  恋心儿却微笑着摇摇头,轻声说道:“我有把我,看我的吧。”

  说完之后,她迈开玉步,向着风雨桥的方向缓缓走去,田渝,李博辉等人将目光都放在了恋心儿的身上。

  恋心儿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就这么一步步走上了风雨桥,很从容,很坚定,甚至没有回头,也并不急躁,她只走在风雨桥的正中间。

  不偏不倚,每一步都很坚定,当她走到风雨桥正中间的一刻,我看见风雨桥的空中,又有雨水落了下来,紧接着我的耳边有风声传来,呼呼地穿过!

  我心中震惊,大声喊道:“小心啊,风雨来了!”

  我一边叫喊,一边跑到了风雨桥边,如果恋心儿发生意外,我能够第一时间实行救援!但是这一刻,奇怪的一幕发生了,天空中的雨水落在了恋心儿的脸上,却没有一丝一毫腐蚀的感觉,风很大,但是却并不似之前那样攻击恋心儿。

  恋心儿没有回头,又迈起步来,在这风雨之中,一路走去,我看着她有些孤单的背影,愣在了风雨桥边,看着她最终走到了风雨桥的对面,站在了石路的对面,转过身,对我微笑挥手。

  她成功了!

  没有用一丝法术,没有一点紧张和急躁,从容的就好像是闲庭信步一般!

  田渝等人的脸上很不好看,其实他们之前也是想牺牲我们这边的一个人,然后让实力平衡一些,却没想到,恋心儿居然成功了!

  “她是怎么做到的?”

  李博辉吃惊地大声问道。

  这时候,我和恋心儿互通的顺风耳灵符响了起来,传来了恋心儿的声音。

  “看诗的最后一句话,本心不失方成仙,这风雨桥其实是将一些仙家法阵内刻在石桥之内,考验的是人的精神和心灵,只要不慌张,不急迫,平心静气,就能走过来!”

  听见了这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李博辉和田渝他们看着我们,眼里似乎有些不相信的意思,毕竟如果恋心儿想要坑了他们,故意说谎,他们要是中计了,就会死在风雨桥上。

  “你们不信是吗?我试给你们看!”

  老高没好气地说道,一边说一边往风雨桥上走,却在脚踏上风雨桥的一刻,整个仙墓之内忽然有声音响了起来。

  “欢迎各位来到我的仙墓,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时代的人,不过想来你们能进来,也一定是天资聪颖之辈,我是这仙墓的主人,也就是躺在主墓室里的那个仙人,这是我留下的意念在和你们对话。你们可以叫我,幕甬,我曾经是伟大的仙君弑君子的部下,不过仙墓不是凡人能够相进就进的,最后只有三人能够走进主墓室,风雨桥只是第一关,各位,好戏才刚刚开始……”

  这话一传出来,我心中一震,那意思是不是,只有三个人能活着!

  就在这一刻,我背后的出口处,忽然传来巨响,回头一看,出口竟然一块巨石封住了,这巨石是从高处落下,正好挡住了出口所在!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