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四十二章 水下入口

  小饭馆的包厢里,气氛非常紧张,所有人几乎都怒目圆睁,我刚进来还没弄清楚状况,就没有插话,冷眼旁观。

  老高站在我的身边,低声对我说道:“这一次仙墓的消息,本来嘉兴当地的灵异家族是想隐瞒下来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消息就走漏了,你看见那个大个子没有?他是嘉兴这边这一次仙墓探索的头领,叫李博辉,在嘉兴当地也算是有点名望,不过这里比较安逸,因此嘉兴当地的灵异人士道行都不深。所以,他们之前自己先行探索羡慕,只是弄出了点小物件,还有一些被偷偷变卖了。我这块就是流入市场后捡的漏。也因为他们自己探索的不顺利,才引来了这些大门大派的修士,田渝现在我们这些非本地灵异人士的负责人。”

  听了老高的话,我点了点头,包厢里,桌子都被掀了,几个服务员站在门口,却不敢进来。

  李博辉估计也是挺害怕田渝的手段,被田渝这么一吼,顿时气焰降了不少,嘟囔道:“那如今这宝贝怎么分?还怎么探索?”

  田渝冷哼一声,坐回了位子上,冲我们招了招手,示意我们走过去。老高领着我们站在了田渝身边,此时包厢里分成了两批人,对面的是嘉兴灵异家族的人群。

  “很简单,你们探索仙墓也不顺,这消息也兜不住了,我们就速战速决。你之前说过,你们探索到仙墓内一条岔路,因为遇到了机密的机关,所以才不敢进入,那么我们就分成两队,在岔路口分开走,最后谁先能到达主墓室,宝物就归谁,如何?”

  田渝的提议看起来非常公平,但是其实是占了便宜的,本身李博辉他们就因为实力不够,探索的程度不深,因此迟迟没有进展,我们加入之后,他们连选择的余地都没了,而且我们这边实力明显高出不少,就算到达不了主墓室,但是至少突破外围的墓道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李博辉也不是傻子,虽然心里不爽,可是瞅了瞅我们这边的人马,最后只能妥协,双方约定第二天一早在仙墓外见,随后带着人离开了。

  李博辉一走,田渝转头看着我,很是客气地说道:“端木森,一晃好几年没见了,没想到你这一次能来帮忙,让我们的实力大增啊!”

  我随意地敷衍了一句,看起来我们这边大家是结了盟,其实不是都是各怀鬼胎,真的到了墓里,谁都不知道会不会内讧,要是遇到什么仙家的东西,打起来都说不定。

  离开小饭店之后,因为什么都没吃,所以我们几人又找了一家饭店,坐下来点了几个菜,等菜的时候我让老高将那块仙玉又拿了出来。

  仔细端详了好一会儿之后,我看出了问题所在,对着老高说道:“高伯伯,墓地之内,玉石乃是陪葬之中贵重之物,这仙玉看起来非常的精致,且价格肯定不菲,不过却是在仙墓外围捡到的。我有一些想不通,而且既然第一批放出来的仙家之物,都是李博辉他们负责拍卖的,可是为什么你这仙玉会成了地摊货呢?”

  我的两个问题一提,老高也是一惊,却没回答上来,整个人愣在那里好一会儿没说出话来。

  “你的意思是,这所谓的仙家墓地可能是假的?是一个阴谋或者是圈套?”

  恋心儿坐在我对面,听了我的话后,很快就有了疑问。

  我却摇摇头,说道:“有仙气在其内,应该不是假货,不过我总感觉,李博辉他们一伙人没这么简单,我们不能就看见发财,也要看见这背后的风险。”

  吃完饭后,回到酒店里,一夜无话,第二天一早,老高开车带着我们几人,到了嘉兴王江泾桥附近,这是一座清朝时候修建的石拱桥,如同长虹一般,横跨在大运河之上,到了如今,已然成为了嘉兴一个著名的景点。

  我们到了王江泾桥的时候,因为起来的早,天还没彻底亮,路上几乎没人,田渝带着两个人走了过来,和我们汇合。对面的李博辉此时也带着4个人赶来了,双方在桥上见面。

  “仙墓呢?”

  我奇怪地问了一句,李博辉伸出手指了指水底下,我往下望了一眼,水面比较浑浊,看不清下面的东西,不过水深应该不超过十米。

  “这个仙墓是一个水道清洁员偶然间看见的,后来消息落到了我们的耳朵里,派人来实地勘察,果然是仙墓无疑。”

  李博辉稍微解释了一下,接着对着我们拱了拱手说道:“仙墓在这石拱桥下方的一个小的石门背后,进入石门要走一段比较长的路,接着便会进入仙墓最外围的墓道之内,其内四通八达,我们曾经走过的地方已经绘制成了地图,给了田渝一份,那么,各位保重,我们水下见。”

  我本以为李博辉会一个猛子跳下河去,但是,显然李博辉也是有备而来,从怀中拿出一块水蓝色的石头,接着他身边的人,和他手拉手,跳下桥之后,水中放出一片光华,接着我竟然隐约间看见水下面多了一个大气泡,应该就是这块水蓝色石头的功效!

  “分水石,看来是花了点本钱的啊。”

  老高道出了这石头的来历,分水石分为天然和人工两种,价格也都不菲,据说利用水行之力,能够将四周涌过来的水流挡开,形成一个巨大的保护膜。

  我正想摸出真龙之泪,却看见田渝微微一笑,喊道:“水虎,该你动手了。”

  听见田渝的话,从其身后走出来一个男子,身穿淡蓝色的运动装,双手连掐数个灵觉之后,在其身后化作一头巨大的老虎,这老虎竟然好似是用水做成的一般,面容威武凶悍,浑身却如同被急流汇聚而成。

  “这是水虎兽印,大家站进来,我们冲入水中。”

  田渝喊了一声,我们几人走了过去,这巨大的水虎身体散开,将我们包裹在其中,这感觉就像是走进了一个巨大的潜水艇,还是透明的!

  随后,水虎从桥上一跃,跳入了水中,向着底部潜去,我朝前方看了一眼,李博辉他们就在前方,速度很慢,老高心中焦急喊了一声:“怎么不超过他们?快点到达仙墓,我想开开眼界啊。”

  田渝却哈哈一笑回答道:“前面先让他们来开路,仙墓乃是仙家陵墓,其内地势复杂,机关无数,更有很多我们都无法预知的危险。而且,我感觉李博辉也不会给我正确的地图,何不跟着他们,至少在分岔路之前,跟着他们走,会比较安全。”

  随着水虎缓慢向前,在水中游行了将近20分钟后,我终于看见了他们所说的那个在河底的石门,李博辉等人飘在石门前,很出手,似乎点了一些符文,整个人石门慢慢打开,让我惊讶的是,这石门一打开,河底的水流却没有倒灌进去,就好像在石门口有什么能够阻挡水流一般。

  我们紧随其后,我细细观察这石门,却发现这石门很不一般,其上雕刻着的很多符文我连见都没见过,这就好比是如今的密码锁,不知道密码,根本就打不开,而这密码就是其上的符文。

  走进石门之后,整个通道是向下的一个陡坡,通道并不宽,只能容乃两个人并排前进,我和恋心儿走在队伍的后方。

  恋心儿掏出手机,在短消息界面打了一串话,给我看,上面写着:田渝似乎早就知道这仙墓的存在,其中肯定有猫腻,不好对付,小心。

  我对她点了点头,跟着大部队一路向前,整个通道很干燥,而且似乎还是通风的,但是通风口我没有发现,墙壁上燃起了一些灯,照亮了前方的路,但是我往这灯里看了看,却只有一个灯芯,没有灯油,就好像是灯芯永远烧不完似的。

  走了约莫半个小时,终于离开了长长的通道,站在了仙墓之外,前方是一条非常狭窄的石路,大概有1000米左右的距离,四周都是有十来米深的断崖,而在石路的对面,则是一扇金色的大门,大门之上似乎刻着什么字,但是因为太远了,我看不清楚。

  那里就是外围墓道,这是我第一次看见这么高大的墓道,简直不像是一个墓穴,而像是一座城堡!

  “不,不,这不可能,这和我们上一次见到的不同!”

  此时,就在我还震惊于眼前壮观场景的时候,却听见李博辉那边传来了一些喊叫声,老高皱着眉头走过来,低声说道:“好像出问题了,外围的情况,和上一次他们进来不同。他们上一次进来,没有悬崖,也没有这长长的石路,更没有金色的大门,只有一片断壁残垣。这里好像被人修过了,李博辉自己都说不清楚。”

  我也是一惊,没想到,才进了仙墓,就发生了这种不可思议的情况!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