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三十七章 梦貘

  在中国的神话体系之中,只有代表美好一面的生灵才能被称为神兽,反之则为妖魔。

  梦貘在中国古代,被称为神兽,却可以说是最神秘的的神兽也不为过。

  唐代文豪白居易在《貘屏赞》中的记载——“貘者,象鼻、犀目、牛尾、虎足,生南方山谷中,‘寝其皮辟瘟,图其形辟邪’”

  传说中,梦貘会在一些人口稀少的村庄出现,当夜幕降临,所有人都进入梦乡之时,梦貘会悄悄走进老百姓的家中,然后吸食人们的噩梦,还给他们一个美梦。

  但是,因为从来都没看到过,所有梦貘的外形几乎都是被杜撰出来的,因此梦貘比真龙麒麟这种生物更加神秘,甚至连个标准的外形都没有。

  第三具红衣女尸说梦貘就快苏醒,还说什么无界马上就要消失,更会祸及人间,这一切都让我越发担心起来。

  金亮忙着处理善后工作,我带着恋心儿和黑蛋先回了家里,到家之后,因为在医院养伤的一周,睡的比较多,因此也不是很困,便坐在沙发上看电视。

  正无聊地调换频道,电视机突然间就花了屏,好像是信号断了,接着是满屏幕的雪花图案,加上电视机发出的“兹兹”的嘈杂声音。

  很快,恋心儿也从楼上走了下来,说是楼上的网络也断了,我掏出手机,连手机的信号也降到了零格。我们这房子当初赵云倾建造的时候,特地安装了一个小的信号加强装置,为的就是保证通讯信号的畅通。

  现在怎么还会出现这种情况?除非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进了家!

  我缓缓站了起来,正想走出大门看个究竟,却没想到,大门自己被打开了,这可是我家,我都没开门,这门怎么会自己开?

  大门开了还不算,紧接着传来了一阵脚步声,就好像是高跟鞋踩在地上后发出的清脆响声,一股浓浓的香水味道飘了进来,我心里一紧张,回头一看,前院内走进来一个女人。

  红色风衣,红毒香水,红色帽子,大波浪的卷发,还有红色的手提包,正式之前我在机场见到的那个女人,而且也极有可能就是红衣女尸所说的,本体!

  “你是谁?为何闯入我家?”

  我厉声问道,走到了前院之内,和她四目相对。

  “你既然已经知道我是谁了,又何必多问?”

  红衣女子倒是不惧怕我,直接走进了我家,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

  这一幕发生的比较快,我还没反应过来,她就已经从容地坐进了我家,恋心儿最镇定,转身走进厨房沏了一杯咖啡,放在了女子面前,顺手还拉了我一把,把我拽到了沙发上。

  “你来找我有何贵干?难道是来让我罢手,不要查这案子了?”

  我问道,却见女子举起咖啡,轻轻吹去其上的热气,其嘴中却没有一丝黑水的痕迹,显然,她就是所谓的本体无疑。

  “我来这里,是为了找你帮忙,相信我的第三个梦魇已经告诉了你一些细节,不过它的时间也不多了,因此说的不够仔细,而我也已经没有梦魇,因此才会主动现身。”

  女子一口一个梦魇,说的我一愣一愣的。

  “哦,对了,这样说吧,我自我介绍一下,我是来组无界的一个本体,你可以叫我任何一个名字,我们无界其实说穿了不过就是一个普通人的梦境世界,人们做梦是因为心中的欲望,而我们无界就是这些梦境的衍生物。简单的来说,我们可以说是存在的也可以说是不存在的。当然,梦境也分美梦和噩梦,不过一般来说,我们不会降临到阳间,但是如今却是逼不得已,因为一头梦貘在我们无界沉睡了很久,它已经快苏醒了,一旦它苏醒,整个无界都会被饥饿的它吞食,到了那个时候,阳间的人就再也没有所谓的梦了。”

  我了个去,这解释也太扯淡了吧!这么说来,当年著名道士陶弘景就是一个穿梭于梦境和现实的人啊!

  “那为什么之前只有我能感觉到你的存在?”

  我问出了心中最大的疑惑,之前无论是在地铁里,夜排档中,好几次我都会有忽然间的恍惚,并且看见这个红衣女子对我的召唤。

  “那是因为你拥有梦境的力量,当然,你如何拥有的我并不清楚。不过,你是否有这样的能力,能够看见别人真实的梦境,甚至是窥伺别人的过去和记忆呢?”

  不得不说红衣女子说的很准,之前我就是利用这个特殊的能力,看见了梵天的过去。

  “是的。”

  我点了点头。

  “这就是我要找你的原因,我们无界中的存在是无法对抗梦貘的,因为我们说到底不过是阳间衍生出来的,并不真实,梦貘对于我们,就像是天敌一般,根本无法对抗。但是,你却不同,你是真实存在的,还拥有这种奇怪的能力,我相信,你绝对能够利用你的能力来帮我们。我需要你和我进入无界,去阻止梦貘的苏醒。”

  我一愣,随后整个人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竟然真的有机会能够穿梭进无界之中,这是无数灵异人士的梦想,甚至已经被传为不可能完成的传奇,但是如今我居然有机会真的进入无界!

  不过,这女人来路到底是不是真实的,她是不是就真的是从无界而来,这我根本就没验证过,因此,还不能立刻答应她。

  “你可以在我家小住几天,无界之行,我还需要准备。”

  我开口说道,准备拖延一下,却看见这女人站起身来,缓缓向我走来,我一惊正想后退,却被她一把拉住,然后这女人俯身上来,一吻印在了我的嘴上。

  我正吃惊,却感觉整个大脑一晃,似乎四周的一切都在变化,转眼之间,看见了无数奇怪的事物,我仿佛置身于另一个世界。

  一个正在慢慢碎裂,不断剥离的世界,天空在破碎,大地在崩溃,甚至连这个世界的人都在渐渐消失,地面上那些奇形怪状的人们,有的是厉鬼,有的是僵尸,我甚至看见了小时候动画片里的人物,它们全都出现在我的面前,并且惊慌地四处逃亡。

  我用手摸了摸自己的头,确定不是进入了幻境之中,虽然很快就确定,这个不是幻境,可是却也不是真实的世界,就好像是我的精神进入了另一个空间一般。

  “果然,你是能够进入无界的。我找了很久,你是第一个能跟着我进入无界的人,这里就是无界,也就是真正的梦境世界,所有的一切都是你们人类的梦境创造出来。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你不用惊叹这个世界多么奇怪。但是,这一切就存在于阴阳之间。”

  红衣女子站在了我的身边,拉着我向前走去。

  这是一个疯狂的城市,所有的人都在逃亡,惊慌是这里唯一的感觉。我惊叹于这个世界的逼真,却又有一种奇怪的隔阂感。

  “梦魇就是我们本体的衍生体,简单的来说,当你在梦中见到了我们,却无法记清楚我们的样子,白天思索的时候经常会将我们扭曲,产生出来的怪物就是梦魇。我也有梦魇,还是三个,不过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红衣女子笑了笑,却在此时,前方一阵震动,我看见有一片黑影投影了下来,罩在了我的面前。

  我一抬头,看见一个巨大的怪物虚影在天空中出现,虽然看不真切它的样子,但是我能确定,这个应该就是所谓的梦貘!

  “梦貘!没想到居然清醒的这么快,不好,我们快走!”

  红衣女子拉着我,想将我拽走,我却没有动,而是站在了原地,低着头,一言不发。

  “你怎么了?快走啊,你现在是精神状态,梦貘会吞食了你的,你的精神一死,肉体就没了灵智,到时候就变成傻子了!”

  红衣女子焦急地对我大喊,我却一甩手放开了她拉着我的芊芊玉手,缓缓抬起头盯着她。

  “你看出来了?”

  此时红衣女子也镇定了下来,脸上露出一片冷笑。

  “是的,看出来了,这里虽然不是幻境,不过应该也是类似精神催眠类的法术,不过很逼真,因为用了梦境的噱头,所以无论多么混乱,都不会引人怀疑。我想,你刚刚亲我的时候,肯定给我的嘴里渡过来什么药吧。”

  我平静地说道,这一刻,四周的空间全部都安静了下来,仿佛时空都停滞了一般。

  “你是怎么发现的?说起来,你还是第一个没有中招的人类。”

  她疑惑地问道。

  我却点了点自己的脑袋说道:“不巧,前一阵我开了心眼,若是没有心眼,怕是也看不穿你这奇怪的法术。那么,告诉我,你究竟是谁?”

  我冷声问道。

  红衣女子却笑了起来,露出了妩媚的表情:“这么快就不记得我了?上一次我们不是才见过面吗?唐门,章飞飞。”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