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三十一章 刑警大队新来的队长!

  每个人都会有这样的感觉,一种很玄妙的感觉。比如你到一个地方,这个地方看着眼熟,似乎是曾经见过的。或者是,你见到一个人,和他说话,却好像是在梦中经历过同样的事情。

  但是让你细想,你又想不起来了,每个人都有这种感觉。

  其实,这就是无界小范围波动的结果,无界并不是一个从游戏,或者是被后人编造出来的词语,早在南北朝时期,南朝著名的上清派道士,陶弘景,此人是古代我们这个圈子里的传奇人物。他也是最著名,能够穿梭无界和阳间的道士之一。

  不过到了近代,无界这个空间,是不是存在,曾经引起过一波激烈的讨论,很多人都支持无界是存在的,可是却做不到,进入无界。

  因此慢慢的,灵异圈子里的很多人都认为,无界不过是古代流传下来的一个传闻罢了,也有人用此事炮轰陶弘景,说他不过是道貌岸然之辈。

  但是,自从我拿到巫族的兽皮卷之后,才真正肯定,无界是存在的,而且早在巫族横行的时期,就已经被证实了,只是近代开始,没有哪个拥有天资之人能够穿越进无界罢了。

  之所以,这一次我这么兴奋,是因为有可能这个女人,是一个能够带领我进入无界的钥匙,我将是当代第一个进入无界的人,可以毫不夸张的说,我将会是先驱者,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更何况,无界的样子如今没人知道,这个神秘的世界里说不定还有很多惊喜等着我,法宝,功法,甚至是一些古代方士留下的痕迹。

  我是越想越兴奋,不过我也不是愣头青,转念一想,当时在机场看见这个女人的不止我一个,包括黑蛋和恋心儿在内的很多人都见到了她,也就是说,如果她真是从无界内出来的,那么这种召唤将是扩散性的。

  无论是不是有灵觉,都能见到这个女人,然而,为什么之后只有我会产生幻觉呢?难道是我被选中了吗?那么,这个女人又是谁,为什么会和无界有关系,还有她召唤我们是为了什么?

  我心里顿时没有底起来,因为整个世界都变的蹊跷,变的不可捉摸。

  睡了一觉,我第二天给虹桥机场打了个电话,谎称自己昨天捡到了一个身穿红衣女子的手机,想问一下机场,是不是见到过一个全身都是红色的女子。

  可是最后我得到的回应却是查无此人,对于这个结果要么就是机场没有好好的查,要么就是这个女人真的消失了。

  而且,从那之后,我再也没有产生过任何幻觉,也再也没有闻到过香水的味道。在家休息了半个月后,到了六月中旬的时候,我按照惯例给李大山打电话讨钱。

  我们阴阳代理人也是要吃饭的,每次一到月头,总要收钱,为李大山办案子,刑警大队都会支付一些报酬给我们,也不算太多,比外面的委托收费要便宜了不少。

  不过,李大山的电话却没有打通,一直是处于占线状态。反正也没事,我准备出去一次,六月的天气已经开始变热了,虽然还不算火辣,不过路上的人也都开始穿起了短袖子,有一些学生甚至开始买冰饮料,冷饮开始解暑。

  我一路到了刑警大队,正想走进去,却在门口被两个站岗的警卫给拦住了,这让我一愣,奇怪地问道:“不认识我了吗?我是端木森啊。”

  这几个警卫也都是老相熟了,此时其中一个尴尬地笑了笑说道:“小森啊,不是我们不让你进去,是新来的头头儿不让你来刑警大队,说我们刑警大队不是灵异警探,你以后也不许进刑警大队了。”

  我倒是吃了一惊,李大山被换掉了?而且新来的刑警大队队长竟然还不让我进门,这我的钱咋办啊?谁结算给我啊,还有怎么李大山被换掉了,却没有通知我啊!

  我又给李大山打了几个电话,都没有打通,我心里是越来越气,这不是坑钱吗?我们辛辛苦苦,冒死帮忙,现在连钱都不给了?

  过了一会儿,却看见李大山叼着烟,一边打电话一边走了出来,看见站在门口的我,对我赶忙招了招手,挂了电话,笑着跑了过来。

  “李叔叔,你们什么情况啊?换人也不告诉我,想坑我钱?”

  我脸色不太好看,这不是几万块钱的事情,我们是高危职业,闹不好就会送命,李大山应该很清楚,我们每次灵异案子都有多玄。

  我生气不是因为钱不给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受到尊重。

  “小森,你别生气啊,是我这几天忙着调度的事情,给疏忽了,抱歉抱歉。”

  李大山一边给我打招呼,一边拉着我往刑警大队里走,两个警卫想要拦住我,李大山瞪了他们一眼,两个人不敢说话,我跟着李大山进了他的办公室。

  果然桌子上都已经被收拾的差不多了,文件打包,抽屉都腾空了,还有一些旌旗和奖状也都放置好了,果然李大山是要走的样子。

  “到底怎么了?李叔叔你不在上海干了?还是被开掉了?”

  我第一个反应是李大山被开除了,不过李大山却笑了笑摇摇手,那笑容里别提多开心了,给我倒了杯水后开口说道:“不是我被开除扒皮了,是我被调走了,你还记得上一次首长警卫员被杀的案子吗?那时候公安部的领导就说我办事不错,看重我的很,之后咱们又联手办了好几次大案子,上头对我也算是赞赏有加,上个星期,调令终于下来了,把我调到北京公安部,做特殊案件组的组长,也算是高升了,哈哈,你说我能不开心吗?”

  原来是高升了啊,我笑了笑,虽然李大山在灵异案子上没有多大的作用,基本上都是我们在出力,不过当除他也调动过直升飞机来帮忙,我们之间这十年下来,也算是交情很深,我去他家吃饭就不止一次了。

  所以还是好心提醒道:“李叔叔,你别光看到高升,去了北京,这水比上海可深多了,龙蛇混杂,国字号第五组,公安部,还有很多大门派在北京的分部,首长,领导,派系斗争那都是常有的事情,你过去了这位置也坐的不踏实,你想啊,国字号第五组那么多的能人为什么没有一个被派去做特殊案件组的组长,却让你一个上海的刑警大队队长来做?这位置看起来风光,其实是把烫椅子,要坐稳了,可不简单啊。”

  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李大山也能听出我话语里的好坏来,此时点了点头,正想说什么,他的房门外却有人开口走了进来。

  我最讨厌的一点就是有这样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很多人很少敲门,无论里面有没有人,都习惯性地直接打开,而且还觉得理所当然。

  我当时正好坐在门边上,因为李大山办公室打包的原因,沙发也被移动了,这门突然被打开,一下子就撞到了我的头。

  我一疼,骂了一句,却看见走进来的是一个中年男子,年龄大概40岁左右,身材还不错,穿着黑色的西装,白色的衬衫,还戴着一副无边的眼镜,这造型绝对就和那些偶像剧里的警察差不多。不过,除掉他那张上了岁数的脸,其他都算是精致的男子。

  “李队长,你的房间里怎么还有人?他是我们刑警大队的人吗?”

  这个男人开口问道,一听这种公事公办的口气,我就知道,他肯定和李大山不熟,而且绝对和李大山是两类人。

  “哦,金队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端木森,是我之前一直给你提到的,帮我破灵异案件的那位阴阳代理人。小森啊,这位是金亮队长,英文名字,弗兰克,他可是从美国回来的知名警探啊,如今担任我们上海刑警大队的队长,接我的班。”

  李大山这么一介绍,我们两个互相对望起来。

  “端木森,20岁,父母不详,有一个师傅叫做蒋天心,还有一个黑暗生物的狼人做伙伴,叫做黑蛋,是阴阳代理人协会的代理总会长。听说你曾经帮李队长做过很多事情,不过抱歉,如今不需要你来做了,对付灵异案件,我有超过15年的经验,相信,我会比你做的更好。”

  这个金亮还真是咄咄逼人啊,我都没说话,他就连珠带炮说了一大堆,而且似乎对我进行过背景的调查。

  “我只是来结算前一阶段刑警大队欠我的余款,至于你是不是能做的比我更好,我想这还需要日后才知道。”

  我笑着说道,李大山何等油滑之人,立刻看出了我们之间的矛盾,正想调停。却听见金亮冷漠地说道:“我会安排会计帮你结算费用的,以后请你不要没事踏入刑警大队,这里不是你这种所谓的招魂者随随便便出入的,请马上离开刑警大队。”

  金亮帮我开了门,我点了点头,走到了门口,停下脚步,回头说道:“有一件事情纠正你一下,黑蛋不是黑暗生物,它是狼妖不是狼人。另外,再送你一句话,路遥知马力,我们来日方长。”

  说完之后,我顺手将大门给关上了。

  却听见房门后传来金亮责怪的声音:“李队长,以后这种骗子就不要让他进来了,对了,刚刚发现一具红衣女尸,你还没走,方便的话,一起过来看一看尸体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