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三十章 无界

  梵天的脸色非常难看,没有了之前的风度翩翩,更谈不上潇洒,就好像是自己的秘密被拆穿了一般,我却平静地看着他,没有再开口说话,该说的我也都说了。

  如果梵天没有用黑蛋他们来要挟我,或许我还不会说出口,毕竟这段秘辛对我并没有什么关系。然而,对于他想要将我一起阴了的做法,我总要有所还击。

  梵天缓缓走到宫殿大厅内,巨大的宝座前,弯腰坐下,整个人靠在宝座的椅背上,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任何的含义,可是这样的他,反而让我心里有些没底。

  心眼虽然已开,不过代表的是我的灵智有所提高,我能看穿人的好和坏,却不代表我能够听到别人内心的声音。

  平波一直在等梵天的命令,我也在等,在场的每个人,甚至连宫殿外面的厉鬼们都在等待梵天的命令。

  只要一个命令,它们就会冲进来,平波鬼将就会动手。

  但是梵天最后却有些神经质地自己笑了笑,挥了挥手,脸上带着笑意说道:“放了他们吧,今天的闹剧应该结束了。说起来,我没有和你为敌的理由,那么,还不如成为朋友,端木森,你和你的朋友们,可以离开鬼城了。”

  这是一个谁都没想到的结果,平波的脸色一变,它对着梵天深深一鞠躬,似乎是想说服梵天不要放过我,但是梵天却伸手制止了平波想要开口的冲动。

  “那么,多谢您了。”

  我微微弯腰,做了一个标准的欧式弯腰礼。

  这一刻,巨大的宫殿内,绿色的鬼火之下,梵天坐在高高的宝座上,他是鬼城之主,是鬼帝之子,是整个酆都真正的统治者。

  我只是站在他面前的一个小小人类,弯着腰,脸上带着平静的笑容。

  没有人看见这一幕,但是看见了也不会惊讶,因为对于那时候的我来说,梵天的确是高高在上的霸主。可是,谁都不知道,未来的一天,我们的位置会互相交换。

  只是,那已经是后话了,那一天,我带着毫发无损的黑蛋,恋心儿和阿呆,走出了巨大的白色宫殿,我还顺手带走了黑老鬼身上的真龙之泪。

  当我们走过厉鬼群的时候,它们围着我,却不敢靠近,我走到引魂路出口的地方时,回过头看了一眼对面磅礴的酆都鬼城。

  那一刻,我对身边的人说:“总有一天我会回来的,到了那个时候,和我交手的也许就不是梵天,而是鬼帝了。”

  走过长长的引魂路,回到古刹之时,老和尚似乎对于我们能够安全的出来一点都没觉得惊讶。

  我向他行礼,轻声说道:“多谢您为我打开达摩之门,不过,这枚佛珠,还是请您自己收好了,空净大师。”

  老和尚一愣,随后用手中的僧袍微微一甩,一声轻笑,身子一转,再出现的时候,老和尚已经变成了一身白色僧袍的空净大师。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空净大师问道。

  我却没回答,指了指自己的心口,空净大师笑着点点头,我俩之间一切尽在不言中。

  回到上海的时候,上海的天空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我从虹桥机场走出来,身后是黑蛋他们,迎面走来一个女子,一身红衣,非常艳丽,红色的风衣微微摇摆,露出她一双芊芊玉腿,高高的个子,一顶红色的小礼帽,加上也是红色的手提包,黑色的墨镜,大波浪似的长发。

  以及那一张让我印象深刻的艳红色嘴唇,让我对于这个一身红色的女人,特别关注,当然不仅仅是我,四周的男人都看着她,因为这样一个身材高挑,气质完美的女人,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非常靓丽的风景线。

  只是,她和我擦肩而过,我闻到了她身上浓浓的香水味,我甚至忍不住回头看了她一眼。

  “真是一个喜欢红色的女人啊。”

  我一愣,因为说这话的是恋心儿。

  “是啊,从头到尾都是红色的,真是很有女王的风范啊。”

  我笑着回答道。

  “不仅如此,她身上喷的是dior红毒香水,是80年代dior出产的一款非常浓厚的香水,闻起来犹如天鹅绒一般丝滑,不过不适合亚洲女性,如今只有很多欧洲走复古路线的女人才会喷这种香水。dior红毒的瓶子,也是大红色的哦。”

  恋心儿是时尚达人,我听后点了点头,拉着她和黑蛋,走出了机场,坐上了出租车,向着家的方向开了过去。

  回到家之后,我问了问,赵云倾的消息,只是可惜还是没有任何线索,她还是没有被找到,我放下电话之后,多少还是有些自责,直到黑蛋拿着报纸从外面走进来,对我说它饿了,我才笑了笑,围上围裙,正准备进厨房做饭。

  却看见恋心儿换了一件灰色的运动装,很随意地从楼上走了下来,一把拉住我的手说道:“为了庆祝我们没有死在酆都,我们出去吃吧,算算日子,小龙虾也上市了,我们去吃小龙虾吧!”

  我一愣,其实说真的,这几年小龙虾一年比一年火,天热了,去上海彭浦一条街,整整一条街都是夜排档,一人两瓶啤酒,然后烧烤,小龙虾,每天晚上都是热火朝天的样子。

  既然恋心儿发话了,我自然不会拒绝,叫上黑蛋,坐地铁到了上海彭浦,下车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产生了幻觉,我似乎又闻到了那一股浓浓的香水味道。

  “黑蛋,你闻到香水味道了吗?”

  我奇怪地闻到,黑蛋却摇了摇头,还很奇怪地问我,是不是还想着之前那个美女。我一愣,这都是哪里跟哪里啊。

  虽然下着小雨,但是整条彭浦夜市还是非常热闹,我们找了一家还有空位的坐下之后,虽然环境挺脏的,不过,在这里吃东西,讲究的就不是什么干净不干净了,吃的就是一个热闹的气氛。

  要了几十串烧烤,每人两瓶啤酒,然后整整10斤小龙虾,扇贝,生蚝,我了个去,叫了一大堆,交这么多,主要也是为了照顾黑蛋这货,这家伙每次出来吃饭,都吃不饱,今天吃烧烤,都是肉,这家伙肯定是扫荡。

  东西端上来了,我一边看手机,刷刷新闻什么的,就在这时候,我又有了幻觉,那股浓郁的香水味道又飘进了我的鼻子里。

  而且这一次我的反应更加剧烈,我脑子一沉,眼前似乎看见了一个向着我缓缓走来的红衣女子,这女子和早上在机场见到的一模一样,但是却看不真切。

  这一刻,四周吵闹的气氛全都消失了,世界仿佛一瞬间就安静了下来。

  我微微皱着眉头,却感觉到手臂上被人掐了一下,整个人一激灵清醒了过来,红衣女子不在我的面前,香水的味道也被面前十三香小龙虾的香味替代了,整个店里还是那么热闹,但是我却有一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就好像我刚刚去了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很朦胧,除了那个红衣女子以外,我什么都看不清。但是我知道,刚刚的一定不是幻觉,一定是真实的,那是一种特殊的,不属于阳间,也不属于阴间,这是一个被夹在阴阳之间的世界。

  黑蛋问我到底怎么了?

  我没说话,只是低着头吃东西,一边吃东西心里却有了另一番盘算,吃完东西之后,回到家里,我没有洗漱上床睡觉,而是坐在了家里的沙发上,打开了巫族的兽皮。

  入门级的巫师,会有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感受到一种传说中很特殊的空间,巫族在兽皮上,称呼那个特殊的世界为:无界。

  一种无法探知,但是却能感受到的奇怪世界!探知到无界的方法,有两个,一个是入门级的巫族进入了某种非常特殊的状况,类似于灵觉太强,但是巫术却没有跟上灵觉成长的那么快。

  第二种,就是无界之中,有特殊的魂魄,召唤你,让你感受到无界的存在。

  很显然,我能够确定,自己感觉到的就是这种特殊的空间,但是我能感受到无界,到底是因为我自身的原因,还是因为之前遇到的那个红衣女子呢?

  我总是闻到香水的味道,是因为我自己的错觉,还是因为这是一种她对我特殊的召唤呢?

  回忆了一下,我之前和那个女子相遇时候的情况,一身红衣,甚至连香水都要用dior红毒,机场外也下着雨……

  就在这一刻,我一下子从沙发上站了起来,双眼圆睁,吃惊地自言自语道:“她没有撑伞,但是衣服却没湿!”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