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二十五章 梵天没死!

  我曾经听过这样的一句话,他们说,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是有命运的,因为这个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是被相互连接在一切的。

  我相信命运,但是并不知道,我的命运会和谁连接在一起,更不会猜到,有一天我的命运会和外面这个丑陋的大个子连接在一起。

  我更不会猜到,今天,在这酆都鬼城内,我会需要希望来拯救我。

  透过洞口,我看见希望一步步往前走,最后站在了鬼群和黑老鬼的面前,没有一丝胆怯,也没有任何的退缩,就像是一个大英雄,一个真正的战士!

  “希望,这是你给我的答案吗?别忘了是我将你造出来的。”

  黑老鬼表情严肃地说道,居高临下,依然没有慌乱。

  希望对着黑老鬼深深一拜,接着平静地回答道:“你的确是将我造了出来,但是我和在场所有被你制造出来的鬼族怪物都一样,我们不过是你的实验品,我们身体内寄宿着无数的灵魂,一旦灵魂平衡被打破,我们就会死亡,就像是可悲的棋子,不是吗?而最终的目的,不过是为了帮助你找到真正成为鬼族的方法,我有说错吗?黑鬼。”

  希望的质问在空中传递,黑老鬼脸上露出了一阵笑意,平静地点了点头说道:“真是没想到,你连这个都知道了,看来我真是小看你了,希望,你比我想象的还要聪明,几天要是杀了你,真是让我有一种可惜的感觉。”

  “不用可惜,杀了我,你还能制造出第二个希望,第三个希望,我们其实都是可悲的,而我最可悲,因为你赐予了我灵智,如果我什么都不知道,如果我没有灵智,或许还会在朦胧中死亡,但是现在,我明白了一切,就会选择抗争,黑老鬼,放了阿呆,它不过是一个巫卫。”

  希望朗声说道,黑老鬼看了看身边的阿呆,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你是在它身上找到了共同点,我想你哪里来这么大的胆子,竟然敢违抗我的命令。”

  黑老鬼说完之后,伸出手一指希望,我看见希望浑身一震,接着它身上缝合线穿插的地方,马上裂开了一道道缺口,就好像是崩开的伤口一般!

  一张张恶心的黑色人脸在伤口的地方来回游走,希望缓缓蹲了下来,就好像是受到了巨大的伤害,整个人趴在地上,直不起腰来。

  “希望!”

  我从洞里大喊,可是希望却对我摇了摇手,示意我不要走出来,他身上的鲜血顺着伤口往外流,很快在他的脚边就流下了一大滩血迹。疼痛让他几乎直不起腰来,虽然希望没有惨叫,没有痛呼,可是从他强壮的身体上那剧烈的颤抖,我能够感觉到那种撕心裂肺的痛苦。

  “给你最后一个机会,杀掉端木森,我自然不会为难你,还有这个可怜的巫卫。你自己想好了,你应该知道我的脾气,我不是一个会给人第三次机会的人。”

  黑老鬼指着希望说道,然而,希望却慢慢从地上站了起来,浑身的缝合线不断地崩开,又不断地自我修复,鲜血流的越来越多,他整个身上全都是血迹!

  “不用,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会再听你摆布了!”

  希望缓缓转过头来,看了我一眼,我看见鲜血从他的脸上一点点往下流,划过他的脸,落在地面上,那张丑陋的脸却在此时我的眼里,变的那么英俊,那么悲壮!

  “我真是很羡慕阿呆,因为他有一个好主人,你是个好人,可惜,我不是被你创造出来的,不然,我也会很幸福吧,哈哈!”

  希望露出了一丝笑容,这是我见过最难看的笑容,也是我见过最美丽的笑容。

  他说完之后,拖着长长的血痕,一步步向着对面的黑老鬼走了过去,带着一身的伤痕,带着满身的血液,带着坚定的气势,带着一去不复返的英雄气概。

  一声狂吼,杀入了厉鬼的群众。

  我看见无数的厉鬼和鬼神将希望的身子淹没在了黑色的大潮之中,我甚至看不见他的脸,只能看见他浴血奋战的身影,以及身边那些厉鬼被撕碎后的魂体。

  黑老鬼依然站在黑巨人的肩膀上,但是我看的出来,他已经渐渐有些惊慌起来,就好像他没料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希望会背叛,绝对在黑老鬼的预料之外!

  “杀啊,杀啊,我命由我不由天,今天,我要决定自己的归宿,你们都给我陪葬吧!”

  我听见希望的声音从吵杂,尖啸的厉鬼群中发出,就像是一个在巨大的海浪之中,似乎随时都会崩溃的小船。

  我蹲在宫殿内部,看着希望一路冲杀,我的双拳紧握,但是我知道,就算我冲了出去,也帮不上他的忙,因为我已经没了力气。

  就在这时候,背后的宫殿内却传出来一阵轻语的声音,在我耳边回荡。

  我曾经不止一次在阴间听见过厉鬼或者是鬼神的轻语,这种声音会在你的耳边回荡,就像是在对你说话一般,其实不过是你的心理原因加上阴间特殊磁场的干扰。

  但是,这一次,我却真真切切地听见,这个声音是在对我说话。

  “端木森,到我这里来,端木森……”

  我能听见这样的声音在说着我的名字,它在叫我。

  “端木森,到我这里来……”

  声音继续呼唤着我,我站起身来,转过身,看着宫殿内,一片漆黑,什么都没有。

  “无论是什么厉鬼,鬼神,今天你都吓不倒我!”

  我朗声说道,外面的冲杀声越来越响,希望在搏命,而我此时却被这个该死的,莫名的声音召唤。

  “我有办法,让你获胜,来我这里,来我这里……”

  声音继续说道,它说有办法让我获胜,似乎这个声音的主人知道外面发生的一切。

  我皱着眉头,犹豫起来,几分钟后,我还是抬起了脚,向着宫殿内部走去,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清,我只是循着声音的指引慢慢向着黑暗中走去。

  声音就好像是不会间断一般,在我耳边回荡,最终,我穿过长长的黑暗,走到了宫殿的后方,在一片类似庭院的中央,看见了一个小小的案台,案台上几乎什么都没有,只有一块小小的蓝色晶石。

  这里没有光源但是这块小小的蓝色晶石却在不断地发出蓝色的光芒,这光芒很耀眼,同样也透出一股子妖异来,似乎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一般。

  我走到案台边上,这案台没什么区别,没有特殊的雕花,也没有非常奇怪的外形。

  我不敢直接去拿这个蓝色的晶石,只是观察着,但是声音却停止了,随后一个人缓缓从黑暗的宫殿中走了出来,我看见他的脸,顿时大吃一惊!

  这不就是梵天公子吗?他不是重伤昏迷了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你没昏迷?”

  我吃惊地问道。

  “是啊,我没昏迷,很失望吗?”

  他笑了笑反问道,我却摇了摇头,看着他,这家伙倒是很伤竟然连一点伤都没有,但是之前,为什么不出现?甚至任凭黑老鬼打倒了宫殿门口呢?

  “你是不是觉得很奇怪?我没昏迷为什么还要放任黑鬼的行为?呵呵,其实在我看来,黑鬼这些年的行为我都知道,他想要成为真正的鬼族,并且正式统领整个鬼族,他的野心不小,不过做的却很低调。我为了将他钓出来,用了不少心思,不过,他一直很小心,我抓不住他的把柄。不过你的到来,给了我机会!”

  梵天公子一边说着一边走到了我的面前,我俩就隔着一个案桌。

  “黑鬼其实很畏惧你,特别是你杀了罗睺之后,罗睺比黑鬼强不少,他害怕你的到来会破坏了他的计划,所以一直在暗处观察,等到你打败了凤狂力尽之后再出现,现在的他以为自己已经胜券在握,不过在我看来不过是痴人说梦罢了。他以为我昏迷了,以为你受了伤,以为一切都已经成了定数,所以他的狐狸尾巴也索性不藏了。这正是我要的机会!一个将他彻底击垮,而且是名正言顺的机会!”

  梵天公子一边说着,一边将案桌上的蓝色晶石拿了起来,放在了我的面前。

  “那为什么你还不出手?”

  我追问道。

  “不,要出手的不是我,而是你,我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要做,这枚蓝色的晶石,是我父王从阴间深处一个神秘的地方发掘出来的,可以在一瞬间激发人的潜能,当然这一小片并不能彻底将你的潜能激发出来,可是却像是兴奋剂,能够让你的战力恢复甚至有短时间的爆发,你只需要用血滴在它的上面,它就会融化,并且进入你的身体内。不过,我要定住你的是,不要沉迷于不属于你的力量。”

  他将蓝色晶石摊开在了我的面前,蓝色的光芒映照在我的脸上,我缓缓伸出手,握住了这枚小小的蓝色晶石!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百二十五章 梵天没死!”

  1. 回复 2016/07/27

    不周山碎片

    到我上场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