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二十三章 一人一剑斩万鬼!

  我从未像今天一样去厮杀,也从未想过会像今天一样去浴血奋战。

  在我不算长的人生之中,我总是依靠别人,借用那些连我自己都说不清道不明的外力,去做一些在别人看来疯狂,困难的任务。

  最后的结果,往往是我幸运的将强悍的对手打败,但是,今天却不同。

  强悍的敌人并不存在,我的敌人树枝不清,十个,一百个,一千个,还是一万个?也许整个鬼城内所有的厉鬼守卫全都聚集在了这里,这些厉鬼的样子我都已经看不清了,在我的眼前,唯一能够看清的只有一条路,一条通向凤狂鬼将的路!

  一切的阻碍我都要劈开,一切的障碍我都要撕碎,因为此刻的我,是一个战士,是一个终将牺牲的战士!

  赤霄宝剑挥出了多少次,我已经记不清了,血色的剑芒在天空中挥动,每一击就好像是一次无声的怒吼,无数的厉鬼变成黑色的鬼雾往后退,它们在恐惧,可是更多的厉鬼还是涌了过来!

  星图已经自动关闭了,阴阳双鱼图我没有时间使出来,我只能做的就是不断地劈斩,不断地挥出赤霄宝剑。

  我不知道当年传说中,刘邦是不是拿着这把神剑看起了沼泽里的白蛇,但是我知道,今天这把神剑在我的手上,依然劈死了无数的厉鬼。

  “挡我者,死!”

  我狂野地怒吼,不是为了要振作自己的精神,而是要告诉自己,我是无所畏惧的!

  脚步开始变的有些沉重,脑袋开始有些昏沉沉的,前方的路已经看不清了,我的眼睛已经开始模糊了,但是紧握着赤霄宝剑的手,却比任何时候都要用力!

  香港的洲际酒店天顶上,我证明了,我可以依靠我自己战胜强大的对手,今天,我将证明,我拥有的并不是神秘的血脉,也不是时有时无的强大法术。

  我拥有的是我自己的双手,以及我手上的这一把剑!

  “拦住他,快拦住他,不要让他过来,都冲上去!”

  我听见凤狂鬼将的大吼,它开始变的恐惧了,因为它看见无论多少厉鬼似乎都挡不住我前进的步伐,我就像是发疯了一般,向着它冲来,一身黑衣加上一把赤霄宝剑,变成了无数灰色魂魄的核心!

  厉鬼越来越多了,我已经开始看不见前进的路,我已经非常疲惫了,但是我的手还是在挥剑,厉鬼们越来越害怕我,因为只要靠近我,它们就会变成一片飞灰。

  “都在干什么呢?上啊!”

  凤狂又一次大喊,我双手紧握赤霄宝剑,最后一次为自己鼓气,最后一次对自己说,我可以,我能行!

  然后用赤霄宝剑,切开了自己的手腕,将血流在了赤霄宝剑上,惊艳的红色光芒照亮了我的眼睛,我对着前方劈出重重的一剑,巨大的赤色剑芒,劈碎了面前的鬼群。

  我开始狂奔,追赶这月牙形的赤色剑芒,不停地呼吸,一旦跑起来就不能听,我越来越接近凤狂鬼将,我越来越接近这一次我要杀死的目标!

  凤狂开始后退了,它展开黑色的鬼雾,整个身体隐没在黑色的鬼雾之中,就好像是躲进了黑暗中的猛兽,当我冲出鬼群的时候,已经彻底不见了它的踪影。

  我手握赤霄宝剑,背后的厉鬼们不敢上前来,四周的罗刹鬼神企图冲上来对我攻击,我的危机依然没有解除,黑色的鬼雾如同被微风吹动了一般,将我包裹,让我陷入了彻底的黑暗之中。

  我看见有一抹抹白光在黑色的鬼雾之中流动,这白光在黑暗中显得特别刺眼,随后我看见白光慢慢飘向了我,就好像是轻柔的丝绸缠绕着我的手。

  让我感到平静和阿宁,这白光仿佛能够钻入我的心灵一般,可是很快我就发现,这些白光开始捆绑我,就像是扯不断地绳子,将我团团围住。

  我用赤霄宝剑去劈,却劈不碎这白光,劈断了,白光立刻就接续上,根本就不怕利剑!凤狂狞笑着从黑雾中走了出来,我看清了它的脸,真是一个丑陋的女鬼啊,我还以为所有的女鬼都是美丽的,没想到,这一次看见一个巨丑的。

  半边脸全是烂的,就好像是被人生生撕下了脸皮一般,虽然它的魂体是灰色的,但是我依然能够看见她那些翻滚出来的肉,让人恶心。

  “这些白光是我凝炼多年的法术,就是为了对付像你这种拥有神兵利器的灵异人士,你劈不断的。放弃吧,你越是挣扎,这白光就越是勒紧,直到将你彻底勒死,并且粉碎你的骨头,扯断你的皮肤和血肉,哈哈!”

  我听见她的笑声,真是可怕的笑声啊,尖利的声音就好像是变声的音响。

  “谁说我没有办法的!”

  我脸色一沉,下一刻,白起的身影在背后飘了起来,一声低吼,对面的凤狂鬼将脸色大变,它可是知道白起之名,此时正面和白起撞上,顿时吓了一大跳,身子不由自主地想要退入黑雾之中,却根本就来不及了。

  白起杀神剑重重劈下,落在了凤狂鬼将的身上,我看见杀神剑的剑身上带起一片寒芒,凤狂的魂体被瞬间撕成了碎片。

  凤狂一死,白光和黑雾自然消失,我站在原地,一转头,看着厉鬼和鬼神们,它们盯着地上已经被我杀死的凤狂鬼将,满脸的震惊和不可思议。

  “你,你杀了鬼将大人!”

  有厉鬼吃惊地大喊,我挥出杀神剑,将凤狂落在地上还没彻底消散的魂体,劈成了碎片,这个动作告诉了所有厉鬼,这位鬼将,被毁灭了!

  我算了算时间,还不足2个小时,凤狂比我想象中要弱的多,不过凤狂一死,黑老鬼肯定有所动作,与其让他在暗中窥伺我,不如把他逼出来!

  我深深呼吸,仰起头,对着空中放声大吼:”黑老鬼,我已经站在白色宫殿的门口,你若是有种,就出来和我单挑!“

  我这一喊,四周的厉鬼顿时震惊,一个鬼神大喝一声,向我杀了过来,我往后撤了半步,一只手按在了它的脸上,低声说道:“死!”

  手中仅剩的星光一爆,这个鬼神仅仅一个照面就被灭杀了!

  这一幕,让原本就开始恐慌的厉鬼们,此时更加惊慌,有很多厉鬼开始往后退,不由自主地拉开和我之间的距离。

  远处,两个黑巨人缓缓走来,我看见黑老鬼站在其中一个的头顶上,最后黑巨人停在了我的面前,黑老鬼居高临下地看着我,脸上带着一丝惊讶地说道:“没想到,你居然能杀了凤狂,有些出乎我的意料,不过,它的本事本来就不高。我更惊讶的是,你没有逃走,而是让平波带着其他人逃离鬼城,自己却留了下来,这就是所谓的自我牺牲吗?”

  黑老鬼刚刚说完,我却哈哈大笑起来,指着黑老鬼说道:“自我牺牲?你错了,何来牺牲?今天我是来杀你的,而不是来送死的!你拿了我的真龙之泪,如今还想用魂种杀我,告诉你,我没那么容易死,蒋天心的徒弟没那么容易死,我们这一脉,都是强者!”

  我紧握赤霄宝剑,已经准备冲天而起,随时准备释放出黒木,将我甩上去!却在此时,黑老鬼的背后,竟然走出来一个熟悉的面孔,阿呆木讷地站在了黑老鬼的身边,浑身被像是金属的链条给捆住了!

  “你,你抓了阿呆?”

  我吃惊地问道,却看见眼前一花,随后我的脸上重重地挨了一拳,我整个人在地上连续滚了好几圈,才停了下来,一张嘴,吐出一口血,抬起头一看,顿时大吃一惊。

  打我这一拳的不是别人,正是希望!地面上有一片划痕,很显然是它跑动的时候速度太快,拉出来的,而且,刚刚那一拳不仅力量惊人,对于力的控制也非常好,甚至隐隐有一些武术的味道在里面!

  “你到底是谁?”

  我盯着希望,从地上站了起来,这个怪物,我一直没有看透过!

  一直唯唯诺诺,恐惧害怕我们的希望,此刻却满脸狠戾,站在我的面前,似乎是看出了我的惊讶,希望一边甩着手一边用和之前完全不同,非常流利的声音说道:“骗了你这么久真不好意思,黑鬼大人抢你的真龙之泪,其实是为了制造我,我不是第一个被制造出来的,而是最后一个,同时,我也是所有黑鬼大人最满意的作品!”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