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一十六章 寂寞的公子

  黑色的大手将我抬到十多米的高空,我看着这顶大的有些离谱的轿子,心中不免有些唏嘘。在阴间只有有身份的厉鬼才会坐轿子,而且轿子越是大,就说明这个厉鬼的地位越是高,身份越是高贵。

  今天这个轿子,简直就和一幢楼房差不多了,先不说为什么要建造这么夸张的轿子,我已经能够猜测出,这轿子里的人,肯定非常显赫。

  站在了白色的轿子上,面前是一扇巨大的白色大门,两个鬼神站在门口,为我打开了门,门一开,我看见一阵强光刺痛了我的眼睛。

  随后,有悦耳的丝竹之声传入了我的耳朵里,有清幽的香气飘来,吸入了我的鼻子里。

  我抬起脚,走进了白色轿子内,看见两边站着十多个身穿白衣的女鬼在翩然起舞,说是女鬼有点不合适,因为这些女鬼全都是国色天香的女子,非常美丽,一个个都可以和倩女幽魂里的王祖贤相比,看的我满眼流水。

  在这些白衣女鬼的身边,是十多个乐师,这些乐师吹拉弹唱,每一个都显得特别卖力,穿着也和古代宫廷里的乐师相似,手上拿着的乐器,也全都是中国古典乐器。

  我一进来,就听见从最前面传来几声拍手的声音,随后乐声刹那间停止了,跳舞的女鬼们也都飘落在白色轿子的边缘。

  有两个鬼神举着一个小案桌,案桌上放着酒杯,美食,还有碗筷,我抬头看去,一个一身白衣,长发飘逸,面貌英俊无比的男子坐在宽大的白色软垫子上,坐姿很是懒散,一只手趁着头,另一只手上拿着一把纸扇,一双眼睛看着我,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端木森,没想到还有机会和你见上一面,哈哈,请坐。”

  我一愣,不过还是照做,走到了案桌之前,盘膝坐了下来,此时两边走过来几个看起来像是仆从的女厉鬼,两个为我拖鞋,两个为我更衣,还有一个为我倒酒,我这下子紧张了起来。

  “这是干什么?我不是来和你喝酒的,我偷入你的鬼城是我不对,想对我怎么样,请直接招呼,只是不要为难我的朋友,放了他们。”

  我高声说道,却看见对面的白衣厉鬼微微一笑,将杯中的酒水一饮而尽,然后说道:“请你入我的轿子表示我还不想杀你,你难道以为我梵天是一个滥杀之人不成?”

  我一愣,没有搭话,却看见他一下子坐直了身子,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道:“今天请你上来,主要是这偌大的鬼城之内,竟然找不出一个可以陪我喝酒的人,实在是让我感觉很寂寞,过去那些带鬼人,一进来就跪在地上,和奴才一般,我不喜欢,就杀了。你倒是有趣,居然看见我还这么硬气,倒是少见,哈哈!”

  他举起一杯酒,又是一饮而尽,我却动也没动,这酒喝不得,不知道里面有没有下药,厉鬼的所作所为,我绝对不能相信。

  “怎么不喝酒呢?”

  他靠在背后的墙壁上,长发散乱在眼前,整个人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公子,倒像是一个浪子,听了他的问话,我开口回答道:“我不喝酒,喝酒误事。”

  没想到我这一会打,对面的梵天又哈哈大笑起来,我就不明白了,我又没说笑话,他老是笑什么,那感觉就像是磕了药似的,别人不嗨,这家伙自己会嗨起来。

  “我知道最近鬼族那边在闹腾一些事情,不瞒你说,我们鬼帝一脉也是鬼族,而且还是鬼族的皇族,所以鬼族才能够在这里生存,我也知道黑老鬼拿了你的东西。他算是我们鬼族的一个异类,一个被人类抚养长大的混血儿罢了。你对付他,我是无所谓,不过毕竟这里是酆都鬼城,你也不能乱来,但是,只要你回答我的三个问题,若是答的好,你和黑老鬼的事情我就不管了,整个鬼城都不会对付你,如何?”

  听了他这话,我整个人一怔,不明白他到底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感觉上就好像是个圈套,不过却又不像。

  “你问吧。”

  我直接开口说道。

  他嘴角扬起一抹笑容,开口问道:“你觉得做一个人开心,还是做一个鬼开心?”

  我一愣,这让我怎么回答?我又没做过鬼,过去在阴间兜了一圈还被师傅给救回来了,这问题,根本就没有正确答案啊。

  “怎么了?回答不了吗?”

  梵天公子一边喝酒,一边问道,眼睛一直看着我,深深地。

  “无拘无束最开心。”

  我凭着直觉说道,梵天公子点了点头,又笑了起来,随后开口说道:“第二个问题,你做过后悔的事情吗?”

  我又一愣,感觉就像是我变成他的私人情感顾问,或者说是心理医生了,这就是一个不良少年,加上磕过药的家伙嘛,问出来的问题也太脑残了吧。

  “做过。”

  我直截了当地回答。

  此时梵天公子慢慢站起身来,举着手里的酒杯,一步步向我走来,身子有一些踉跄,浑身酒气,皮肤很白皙,绝对是个美男子,一步一晃地站在了我的面前,低头说道:“最后一个问题,怎样让自己不后悔?”

  我抬起头,拿起案桌上的酒杯,将杯中的酒水全部都倒在了地上,晶莹的琼酿落地的一刻,我看见梵天的脸色一变,似乎是有些生气,我感觉整个轿子微微晃动起来,黑色的鬼气从四面八方围拢过来,果然还是个厉鬼,一生气就露出本性了,我无畏地笑了笑,站起来说道:“只要你告诉自己,我没有错,就不会后悔。”

  说完之后,我还顺手将他手中杯子里的酒全都倒在了地上,指着地上的酒说道:“这酒洒了就洒了,就像我们的命运,过去了就过去了,何必后悔。”

  这种大道理偶像剧里多的是,我就是欺负对面的梵天没看过偶像剧,果然这货身上的鬼气猛地一收,脸上露出了若有所思的表情,缓缓往后退了几步,一仰头,再次大笑,笑完之后,他对我说道:“你出去吧,从今以后,鬼城不会为难你,这是我的命令!”

  这一句话,就像是被扩音器放大了无数倍,如同一阵狂风,在整个酆都鬼城内回荡,我的耳朵被这声音一震,竟然有一些发麻,感觉就像是有炮弹在我的耳边炸响了一般。

  我穿上鞋子,换上衣服,走出了白色轿子,关门的一刻,我一转头看见他坐在白色的软垫子上,手里把玩着一个鸡蛋,目光之中似乎露出留恋的表情,这种表情我曾经在很多人的眼睛里看见过,这说明他们在后悔过去可能做过的错事。

  回到地面之后,所有的鬼神和厉鬼都对我们几人行礼,机灵鬼从鬼众之中跳了出来,拉着我的手哈哈大笑起来。

  “老大,你真厉害,连梵天公子都被你搞定了,你说了什么啊?他居然让你下来了,而且还支持你在鬼城内走动。”

  机灵鬼笑嘻嘻地问道。

  我却摇摇头,看着白色的轿子缓缓往前移动,公子游行的队伍慢慢向前,所有的厉鬼都趴在地上,没有一个敢抬起头来。

  “真是一个寂寞的人啊。”

  我没来由地说道,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我要用这句话来形容他,形容这个地位崇高,身份显赫的鬼城城主。

  不过有了他的命令,我在鬼城之内行事就方便多了,果不其然,梵天公子一发话,就没有厉鬼敢对我出手,连那些鬼神都不敢动我,虽然看见我都有些不习惯,有的厉鬼还带对我带着敌意,但是却没有一个敢对我出手。

  我正准备带着人直扑鬼族的领地,却在对面街角看见了希望,他偷偷看了我们一眼,见到我发现他之后,立刻吓地转头逃走了。

  “黑蛋,把他抓回来!”

  我一声令下,黑蛋直接奔着他冲了过去!我和恋心儿,带着阿呆和机灵鬼也赶了过去,却看见在小巷子里,黑蛋已经将希望堵在了一条死胡同里,背后就是墙,无路可走。

  “希望,束手就擒,或许我们还能饶你一命,要是反抗,黑蛋会撕碎你的。”

  我厉声呵斥,对面的希望脸色发青,丑陋的脸上满是惊恐,最后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我以为他是准备投降了,却没想到,我们刚刚放松警惕,他马上从地上弹了起来,整个人冲向看起来最弱的恋心儿,想从恋心儿的方向突围!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