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零八章 空净的茶

  鬼族本身就是一个类似传说一样的种族,最早的历史要鉴于野史之中,相传,一位方士于幽都之外行走,入夜,忽闻窗外有敲门之声,便开门,见一奇女子,面目清秀丽人,却飘于地上,方士以为自己遇到了厉鬼,慌忙大乱,取出法器想要收服,却见金光入其体,却未能伤她分毫。女子自称鬼族中人,常年居于幽都之中,于厉鬼相伴,她来拜访方士,因其产下一子,其身体内有流有凡人之血,乃是她与一凡人书生所生,恐被族内追杀,所以拜托方士收留这个孩子。
  
  之后,这传说的下文就没有了,这个孩子的下落,鬼族的踪迹,也都失踪,鬼族也没有进犯过灵异圈,到了现代社会,彻底变成了一个传说。
  
  如果不是我认识黑老鬼,我也以为鬼族只是一个传说。
  
  这个传说之中的幽都就是如今的酆都,位于重庆边上,是一座风景非常漂亮的旅游胜地,但是这只是表面上的而已,酆都之所以被称为是鬼城,也不是没有道理。
  
  因为,酆都还有另一面,非常可怕!
  
  但是要想进入真正的酆都,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首先你要得到灵异界的许可,而这个许可来自白马寺。
  
  白马寺为中国第一座建造的禅宗寺庙,有世界伽蓝之称,建于东汉永平十一年,据说白马寺的建立还有一个故事。说是佛教来中国推行宗教,东汉显宗不愿意吸收佛教,因为从西汉开始,两汉奉行的是黄老之术,是以道教为主的。但是显宗当天晚上却做了一个梦,梦见一名和尚,身穿金色袈裟,浑身放出无边光华,自称为佛。
  
  显宗第二天醒来,立刻下令建造白马寺,至今,这座中国第一古刹依然存在,而且每年来上香之人络绎不绝,当然,在我们灵异圈子里,白马寺代表的是整个禅宗最高的地位,其中便有空净大师坐镇。
  
  空净来历不详,年龄应该不大,但是被称为是活着的佛陀,字字真机,话语间便有佛法存在,很是了不得。
  
  之所以要入酆都要先征求白马寺的同意,也是因为整个酆都的真实一面,都是被白马寺封印起来的,四周有巨大的佛门结界存在,一旦我不请自来,将结界打破了,放出无数厉鬼不说,白马寺这边也会立刻对我兴师问罪。
  
  我可不想招惹这样的巨头对我出手,所以我还是乖乖的去了一次白马寺,准备拜见一下空净大师,见一见这位传奇的高僧。
  
  白马寺坐落于洛阳老城以东,说起来其实和洛阳妖族很近,不过两方势力互不干涉,并不互相进犯,而且据说双方还非常友好。
  
  我到白马寺的时候,看见果然是烧香的人不少,络绎不绝的,而且来去的人里有不少都是我们圈子里的人。
  
  我进入白马寺之后,托洛星的福,打过招呼,几个小沙弥带着我往掌门的禅房走,进入了白马寺的后院,也就是真正的僧人修行之地。
  
  普通人进入寺庙,无论大小,首先有两个感觉,第一个是安静,第二个是庄严。
  
  我所说的安静不是说四周没人说话,而是说心灵好像得到了静养,这和佛门内飘扬着的烧香的味道有关系,也和自己的心境有关。第二是庄严,特别是大雄宝殿,药王殿,等主要的真佛大殿,一进去,就有一种特别庄严的感觉。
  
  在我们这群有灵觉的人眼里看去,会发现越是佛法高深的寺庙,在寺庙的周围有两个特征,第一是孤魂野鬼特别多,特别是晚上,因为每个寺庙都会定期举行超度仪式,很多孤魂野鬼都不愿意投胎,想要被超度,升入极乐世界,它们就会等在寺庙附近,等着超度仪式的开始。第二是有金色的佛力环绕,这种佛力就像是鬼气,阴间到处都是鬼气,寺庙便到处都是佛力,这种佛力会影响人的心境,让人忍不住生出崇拜和敬仰之情。
  
  我一路走来,看见不少虔诚的信徒,这些信徒烧香,跪拜,磕头诵经,对于现代人来说,求的不过是一时的富贵,其实心诚不诚,多少也和有没有效果挂钩。
  
  几个小沙弥带着我到了空净的禅房前,我正要上前敲门,却看见禅房的门自己打开了,随后我看见一股极强的金色佛力从里面扑面而来,这感觉就好像我真的走进了大雷音寺一般!
  
  一个穿着白色僧袍,手拿佛珠,面露春风一般微笑的和尚从里面走了出来,面如佛陀,两耳极长,前额光亮,后脑平缓,好一副真佛之相,想来这就是空净大师了!
  
  我连忙微微作揖道:“后辈弟子,端木森,拜见空净大师。”
  
  空净却微微一笑,一把抓住我的手,将我拉到了石桌边上,桌子上早就放好了一壶茶两个杯子。
  
  “不必太多礼数,来了就陪我饮一杯茶吧。”
  
  他一边说着,一边替我倒了一杯茶,并不是多么名贵的茶具,也不是多么昂贵的茶叶,甚至只是简单的冲泡,但是当茶水落入我杯中的一刻,却有一股特别清新的茶香扑鼻而来,我将杯中之茶一饮而尽,然后由衷地说道:“好茶好茶,多谢空净大师,这真是一壶好茶。”
  
  空净大师却微微一笑,摇摇头说道:“你再来闻。”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茶壶的壶盖打开了,我探头过去一闻,这茶壶内冒出来的热气里虽然也带着茶香,却不似刚刚那般清新,这让我颇为疑惑。
  
  伸出手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一喝,这味道也和刚刚第一杯不同,这让我更加奇怪了,开口问道:“空净大师,为什么都是一壶茶,可是你刚刚倒给我的时候,我喝着特别清新,但是我自己给自己倒,却没有这种感觉呢?”
  
  我此话一出,空净大师脸上笑容不变,伸出手再往我茶杯里添了第三杯茶,茶香又变的非常清新,我喝下之后,那种香醇的感觉又回来了,这让我越来越奇怪了。
  
  “其实,茶香没有变,只是你自己的心境变了而已,你被表面迷惑,以为我倒的茶就一定特别好喝特别香,其实只是你被自己蒙蔽了罢了。若是你能看破迷雾,便能发现我倒的茶和你倒的茶,没有分毫差别。若是你能将这份心境倒转,或许也能为别人倒出一杯香茶来。”
  
  他说的很玄,我听的也很玄,我知道这话里有真意,但是却硬是没有明白过来。
  
  所以,我索性不纠结这茶水的问题,开口说出了我此行的正题。
  
  “大师,我此行是为了获得您的许可,我要进入真正的酆都鬼城,还望您能给白马寺驻守在酆都鬼城边的高僧们发个命令,或者是给我一个通行证,也好方便我行事。”
  
  我此话一出,却看见空净将自己手上的佛珠举了起来,伸出手轻轻这么一摘,就从所有佛珠内摘下了一颗,但是整串佛珠却没有断,而且还是完好无损的样子。
  
  “你执此珠,便可。”
  
  他平静地说道。
  
  “大师,您这佛珠是108颗的吧,少了一颗这佛珠不就只有107颗了吗?您只需要修书一封就行了。”
  
  我这么一说,却听见空净大师笑了一声,将佛珠放在了我的面前,一伸手说道:“你数一下。”
  
  我一愣,低头一数,顿时一惊,剩下的佛珠还是108颗,竟然没有变少!
  
  “好了,你尽快去酆都吧,你此行怕是不太容易,恐有劫数,你若是能看穿迷雾,或许还能有反败为胜之机,若是看不穿,恐怕你要永远留在酆都之内了,一切都在于你自己心中的定数。”
  
  空净一抬手,我眼前一晃,等再睁开眼睛的时候,我依然坐在石凳上,面前的石桌子上却只有一个茶杯,一壶茶,对面的空净大师也不见了,禅房的门也关着。
  
  我就像是做了一场梦一般,只不过,那枚佛珠还在我的手中,闪烁着佛力。我站起身来,对着空净大师的禅房深深一拜说道:“多谢大师点化,我虽还没有完全明白,不过大师此言定然有用。”
  
  我说完之后,径直出了白马寺,等在大庭院内的黑蛋和恋心儿还有阿呆,一见我出来了,立刻围了上来,黑蛋问道:“你怎么进去这么久?我前面听别的僧人说,空净大师已经闭关数个月了,他难道出关了吗?”
  
  我回头深深地看了一眼内院,微微一笑说道:“有通行证了,我们出发吧。”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