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零四章 借看生死簿

  我一边戴口罩和手套一边往法医间里走,看到报纸上的新闻时,我就知道那肯定是已经彻底失控的碎魂开始报复普通人,这种无法控制自己怨气的碎魂是非常危险的,因为它们的理智彻底丧失,而且因为有多个灵魂,所以在封印的时候,难度反而更大。

  走进了法医间,我看见躺在解剖台上的女孩儿,能够将这具尸体弄来,也是费了很大的功夫,一般普通的人家都不愿意,特别是中国的家庭,都是非常不愿意让自己的孩子死后,尸体还受到检查和解剖的。

  这是一个七岁的孩子,非常年轻,即便被水泡过,而且身体有很多部分都已经开始腐烂了,但是我依然能够想到,这个孩子生前一定很可爱。

  恋心儿站在我身边,没开口,但是面色特别冷,我知道,恋心儿最见不得小孩子受到迫害,这和她悲惨的童年有联系。

  法医手上拿着检查报告,一边读,一边看着我的表情。

  “死者,姓名:孔萌,年龄7岁,小学一年级学生,家里居住在靠近外滩附近,比较富足,根据她父母的口述,和四周了解下来的情况,她是一个非常乖巧的孩子。死因,初步判断为因为溺水时间过长,出事当天,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会走到江边,并且往下跳。”

  我点了点头,伸出手,拨开了尸体的嘴巴,嘴巴一打开,我立刻看见它的嘴里有一道黑色的鬼气往外冒,虽然已经料到是碎魂做的,不过恋心儿还是狠狠地一挥手,将鬼气给吹散了。

  “这不会是第一个受害人,肯定后面还有更多的受害者,我们要抢在其他孩子出事前,封印所有的碎魂。不过在那之前,我们先要搞清楚,到底有多少碎魂存在。”

  我这么一说,恋心儿皱了皱眉头说道:“你的意思是,要去问判官?”

  恋心儿说的一点都没错,其实判官知道的也不多,我是要去查生死簿!

  说来好笑,自从中国出了西游记,之后到了现代被翻拍成电影,电视剧,动画片之类的影视作品后,人们就都知道,生死簿是被孙悟空改过的,也都认为这是一本被判官拿着,可以篡改的书。

  其实根本就不是那么回事,每一个片区的判官手上都有生死簿,只不过他们手上的生死簿并不是正本,而是拓印之后的翻版,而且上面显示出来的都是这个判官,负责的片区内的生老病死。

  真正的生死簿永远都在十殿阎罗身边总判官的手上,而且这生死簿也不是什么书,而是一样宝贝,当然至今为止,没人见过。

  自从焦木下台之后,如今分管华北片区的判官就换了新人,我听说是一个原本干阴司的家伙,偶然间得到了楚江王的赏识,破格提拔上来的,所以后台要比焦木硬多了。不过我还没和它打过招呼,如今看来还真要好好地去拜会一下它了。

  下了阴间,带着恋心儿和黑蛋往前走,本来想找机灵鬼来带路的,但是召唤这家伙半天也没见它出来,不知道去干什么了。

  不过,好在我知道地方,就直奔过去了,所有的片区判官都有十殿阎罗配备下来的巨大的黑色住宅,表现出其身份的高贵,门口更是有两个鬼神看门。

  过去我们能那么容易见到焦木,是因为焦木总是喜欢将自己的办公场地放在鬼市里。

  刚走到门口,两个罗刹一族的鬼神就用手上巨大的钢叉把我们仨给拦住了,要见判官,首先要打发门口的两个鬼神,让它们进去通报。

  这就是所谓的打发小鬼的意思了,当然如今面对的是鬼神。我原本意思是塞点钱了事,结果我刚拿出两个包的挺厚的红包,想要塞给鬼神,对面的两个鬼神居然直接了当地说道:“我们不收礼,最近新上任的判官严打这种收受贿赂的事情,所以你不用掏出来了。另外,后面就有预约的地方,你们最好早点去,最近来拜见新判官大人的厉鬼和道士可不少,去晚了,你们等个一年半载也说不准。”

  我往后走了几步,还真看见在黑色的大宅子后面,排着老长的队伍,最奇葩的是,我竟然看见有活人,道士,散客,甚至还有几个北方的巫婆子排在队伍里,他们的前后都是厉鬼和阴魂,却相安无事,没打起来,真是和谐到了极致啊!

  我瞄了一眼,这队伍太长了,而且貌似预约处处理的速度极慢,每一个预约的人都要问上一大堆话,有的甚至还要用一些法器来探测一下身体。

  “这咋办?”

  身边的黑蛋问道,这种局面等我们排到了,估计那些碎魂都成精了!我摸了摸下巴,开始想办法,要么打进去?回到阳间去将阿呆带下来,可是看门的就是两个鬼神,里面不知道有多少厉害的守卫呢,如今这新判官可是楚江王身边的大红人,肯定不能来硬的。

  就在我犯难的时候,却看见从黑色宅子里有笑声传出来,接着我看见一个高大的牛头从里面走了出来,这牛头一看就是新来的判官,身上穿着判官才能穿的黑色官府,只是我很惊奇的是它头上的双角居然是白色的,这在牛头阴司内很少见。

  一般来说,牛头阴司收押的阴魂和厉鬼越多,收的魂越多它的身体就越黑,我曾经见过一个在幽冥府里供职的牛头,浑身一片漆黑,就好像是被油漆粉刷了一遍似的,而且双眼血红,杀气十足。和那个牛头相比,我面前的这个白角牛头,干净的我都觉得有点不可思议了。

  就在这时候黑蛋却在我耳边低声说道:“你看,站在牛头身边的不是黑老鬼吗?”

  黑蛋这么一说,我转眼看了过去,因为刚刚被牛头给吸引过去了,所以没注意到,现在定睛一看,还真是黑老鬼,不过样子和过去又有了很大的变化。

  我一次见到黑老鬼的时候,他就像是影子一样,好像没有实体只有魂体一般,鬼魅的很。之后经过青火一役,黑老鬼得到了妖怪的身体,之后附身在这妖怪的身上出现过几次,再之后,它又变回了鬼魅一般的模样,但是随着我和黑老鬼的接触渐渐增加,却能感觉出亮点,第一,黑老鬼身上肯定有秘密,而且可能这位鬼族的老家伙在谋划什么惊天的大秘密。第二,黑老鬼其实还是一个外冷内热的家伙,至少当年在管丞的事情上,它帮过我。

  我也相信师傅看人的眼光,能够被师傅称为朋友的,几乎没有一个是坏人,但是也没有一个是正经的。

  只是,黑老鬼在这里干什么?而且我看见他难得的面带微笑,似乎对这位新的白牛判官非常客气的样子,颇有几分献媚和讨好的味道。

  “您赶快进去吧,今天您能抽空见见我,我真是感到非常的荣幸。拜托您的那件事情,您一定要帮忙啊,事后我们鬼族肯定会送上大礼的,哈哈。”

  黑老鬼这话我听的真真的,他居然是有求于新判官,能让黑老鬼露出这种表情,而且满口谦卑,可见这件事情的重要性。

  不过这和我无关,我现在要紧地是赶快查出碎魂的个数和下落,我需要生死簿!排队是不现实的,但是,黑老鬼的出现,倒是给了我一个直接见到白牛判官的好机会!

  “前辈,前辈,我是端木森啊!”

  我站在黑色的宅子门口,对着黑老鬼挥手,他听见我的声音转过头来,一看见我,立刻皱了皱眉头,此时两个鬼神用钢叉将我挡了回来,厉声呵斥道:“不要喧哗,否则立刻斩杀了你们!”

  只不过我完全没有将这两个鬼神的话听进去,还是一个劲地猛跳,对着黑老鬼挥手,其实不过是醉温之意不在酒,而在他身边的白牛判官。

  “哦?是你的后辈啊?放他们进来吧。”

  白牛判官挥挥手,两个鬼神立刻收起了钢叉,让我们走了进去。我们三个走到白牛判官面前,对它微微鞠躬,很客气地说道:“判官大人,我乃端木森,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有事相求,叨扰您了。”

  此话一出,对面的白牛判官微微一愣,问道:“什么事情?”

  我立刻接话道:“最近我们阳间发生了一起碎魂杀人事件,为了确定碎魂的数量,我斗胆想要看一看您手边的生死簿,不知道可不可以呢?”

  在我看来,这一点其实并不是什么难事,而且每一片的判官都不会和阴阳代理人闹僵,因为毕竟大家也算是合作关系。

  就在我以为白牛判官会立刻答应的时候,它却摇了摇头说道:“这个恐怕不行。”

  我一愣,疑惑地问道:“为什么?您放心,我不会偷走生死簿,也不会篡改的,而且也根本就篡改不了。”

  白牛判官叹了口气说道:“你误会了,不是我不愿意让你们看,而是没办法提供给你们看。焦木之前被你师傅阴间大闹,魂体差点被灭,之后我上台,它就消声灭迹,可是却也偷走了原本华北这一片的生死簿,新的生死簿正在加工过程中,还没送来呢。如果你有急用,可以想办法将偷走的生死簿拓印版本,带回来。”

  听到这话,我顿时大惊,这么重要的东西居然都被偷走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