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六百零三章 碎魂

  他说的虽然是阴森森的,但是我什么都没看见,更是什么都没发现,很显然这里没有厉鬼,这家伙的精神在我看来的确是有些不正常。

  恋心儿的担心不是没有道理,不过如今在我看来,似乎是有些多余了,这种变态杀人狂,根本就没办法用理智来形容。

  我走出看守所的时候,本来打算,这案子就这么过去,实在放心不下的话,回头去招一次魂试试看,但是我前脚刚走出看守所,后脚就出了问题。

  说来也巧,我一离开看守所的大门,里面的吴福就立刻大喊大叫起来,感觉上就好像被人在抽打一般,叫声非常凄惨。

  即便是我站在门口,我也听见了他的喊叫声,立刻转身往里面跑,一进门我就看见了不可思议的一幕,我看见吴福蹲在地上,整个身上都是血口,很明显就是被人用皮鞭或者是藤条抽打出来的,而且抽的时候肯定非常用力,因为我能够看见那些伤口里有些地方甚至已经翻出了肉沫。

  “你怎么了?有人打你?”

  我跑了过去,疑惑地问道。却看见吴福的脸上露出一脸猥琐的笑容,甚至带着一丝丝的快感的笑意,对我说道:“我说过,她在这里,这个贱人在这里,刚刚就是她在抽打我,哈哈,现在她走了,等我死了,我去了阴间,也要继续干她,哈哈,继续!”

  这家伙一问也问不出什么东西来,我站起身子,看着四周的警察,问道:“你们刚刚谁第一个过来的,看到或者是感受到什么不一样的地方吗?”

  很快一个微微发胖的警员走了出来,他脸上带着几分惊恐地说道:“我,我什么都没看见,就看见这个变态的背后飘着一条鞭子,在对着他的屁股抽打,但是一个人都没有,看起来非常的可怕。”

  我一愣,我依然能够确定,这里没有厉鬼,就算这个厉鬼会隐身也没用,因为我的灵觉非常敏锐,它就是会隐身,鬼气的残留痕迹还是会被我看穿。

  但是这里一丝鬼气都没有,难道是妖怪?也不对,一个妖怪来为难一个变态干什么?而且还不是直接杀掉,抽了几鞭子就走了?这算怎么回事?

  这案子一下子就透露出了一丝丝不寻常的意味。

  离开了看守所之后,我见到了当时派出所成立专案组的时候的组长,此人叫做李立刚,曾经干过一段时间的刑警,不过后来因为表现不是很突出,加上他自己家庭的原因,自己要求调离了刑警岗位,没想到如今凭借这个案子,又一跃变成了新闻媒体关注的对象,听说最近警队里也在准备是不是要给他一个嘉奖之类的。

  所以,这个李立刚,最近有一些轻飘飘的,看起来很是得瑟的模样。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一边喝茶,一边在和派出所里的其他同事吹牛呢,看那劲头上班还挺清闲的,我一走进去,他以为我是来报案的,让另一个警员接待我,我摇了摇手说道:“李所长,我是刑警大队李大山队长派来的,我叫端木森,想和您核实一下关于那个女童被奸杀的案子,请您配合一下。”

  李立刚瞟了瞟我,估计是觉得我比较年轻,所以没怎么把我当回事,看我的样子也有点轻浮。

  “哦?刑警大队还想插手这档子案子?难道是觉得我们处理的不够好吗?还是想来抢功劳?”

  李立刚说话并不好听,不过反正不是针对我,我也没多想,遇到了这种奇葩案子,我自己都感觉有些摸不着头脑呢。

  “有两个疑问,第一,你们当时有没有给吴福做过精神方面的检测?他是不是真的正常,在我看来,他完全就是个疯子和变态。第二,为什么不安排打捞女尸?这可以说是非常重要的证物,不验尸你们就定罪?未免太草率了吧。”

  我说出了两点,特别是最后一句话,说的比较重,对面的李立刚一下子就不满意起来,眼睛斜瞄着我说道:“小子好像很懂的样子,做了几年警察?告诉你,怎么办案是我的事情,我还需要什么都和你交代吗?你们刑警大队也管的太宽了吧,还是想和我抢功劳?”

  有时候,当一个小人变的很愚蠢的时候,他会以为身边的人都和他一样是小人,这种人非常可悲,但是最可悲的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个小人。

  “既然您这么不配合,那看来我们也没必要谈下去了,告辞。”

  我也是倔脾气,当时就离开了派出所,回了家,准备晚上招魂,看看是不是能够将受害人的魂魄招回来问问,虽然到目前为止,还没出什么事情,但是今天发生在看守所里的奇怪一幕,还是让我觉得这事情里可能另有蹊跷。

  到了晚上,黑蛋一回家,我,恋心儿先给它来了个接风家庭宴,不过说真的,黑蛋这货可没有恋心儿那么聪明,一回来开口第一句话就说了赵云倾的事情,让我心中一沉,脸上的笑容刹那间消失不见,黑蛋估计也知道自己失言了,尴尬地笑了笑,将话题给扯开了。

  吃过饭后,我让恋心儿带着黑蛋在新房子里参观,自己躲进了房间里进行招魂,可是招魂到一半,我就发现问题了,这一次招回来的,不是一个完整的魂魄,而是碎魂!

  所谓碎魂,是指原本生前有一些精神方面疾病,比如精神分裂症,或者是重度的幻想症的人,他们死后,因为魂魄受到大脑的影响,依然处于分裂状态,使得魂体也会分散和碎裂,这种碎魂非常的可怕。

  如果是一般的阴魂碎裂,那么还能应付,因为都没有灵智,但是如果是厉鬼变成了碎魂,那等于是同时变成了很多头厉鬼,大大增加了对手的数量。

  而且,你根本就不知道碎魂的个数,每一个碎魂的个数都是不相同的,有些碎成三魂,有些碎成四魂,你如果少收了一个魂魄,很可能会造成致命的危险。

  今天我招魂的时候,一共招来了三个碎魂,但是很显然,还没有招进,可是剩下的魂魄却已经无法招回,显然,要么就变成了厉鬼,要么就已经逗留在人间了。

  我离开房间之后,将这个情况和恋心儿,黑蛋说了一下,正商量怎么对付呢,就听见电话铃声响了起来,接听之后,居然是李立刚这家伙打给我的,声音里多少有一些惶恐。

  “是,是李大山队长让我打给你的,他说你,你是处理那方面事情的专家,早上多有得罪,对不住,对不住啊。”

  他在电话里先一个劲地道歉,我没耐心听直接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有事吗?”

  我听见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随后李立刚说道:“吴福,死在看守所里了,就在一小时前,我带着人去看了,浑身都被扒光了,而且有一根长的铁杆子从他的后面直接插了进入,刺破了头顶,死的很吓人。”

  我心中一沉,吴福果然被杀了,看来是碎魂干的!

  但是李立刚的话却还没有说完,他低声说道:“还有,我刚刚带人进去的时候,看见有一个小女孩的身影一晃而过,我们没看清她的脸,但是我敢肯定,看守所不是小孩子就能爬进去的,而且等我们打开大灯,里面没有小女孩的身影,应该,应该就是那种玩意儿吧。”

  李立刚这样的普通人,看见鬼当然害怕,我叹了口气说道:“你不要破坏现场,我过来看看,另外,你也不要走,等我过来,保持室内明亮,还有尽量不要落单。”

  说完之后,我带着恋心儿和黑蛋去了看守所,门口不知道为什么,聚集了一大批记者,似乎是风声泄露的,我挤过记者群,走进了看守所内,李立刚一看见我,立刻站了起来,快步走过来,握住我的手,这家伙手心冰凉冰凉的。

  “别怕,这事情我能处理,带我去看看尸体。”

  我一边说,一边在李立刚的引导下往里面走。老远我就闻到一股子血腥味,等走到吴福的牢房门口的时候,我看见趴在地上,整个人就像是烤羊肉一般被插成串的吴福,浑身一丝不挂,身上还有被抽打的痕迹。

  我走过去,用手摸了摸他的背,发现在他的脊椎末端,靠近屁股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痕迹,青色的,我用手按了上去,不像是尸斑,倒像是一个人的手掌印。

  我将手比划了一下,我的手太大,这像是一个孩子的手掌印,只不过印的不清楚。但是显然是碎魂干的好事。

  “尸体送去法医那里进行进一步的检查,另外,保证所有人的口供都要录下来,我们明天来看事件发展的态势,还有,下一次不要引记者来,这种事情不能报道!”

  我严厉地说道,只看见李立刚一个劲地猛点头。

  如果碎魂已经报复成功了,或许怨气会有所减少,返回阴间,但是很显然,我想错了,或者说我太低估了这一次的碎魂。

  因为,在第二天一早,我就在报纸上看见,这样的一条新闻:昨夜,申城一名无辜少女因失足落入黄浦江中,其父母发现时,孩子已经不见,后经目击者反应,孩子是自己掉进江水之中,生还几率渺茫,目前正在全力打捞之中。

  深更半夜,孩子怎么可能一个人溜达到黄浦江边上,这是不可能的!

  所以,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之前那个被害死的女童,抛尸黄浦江中,如今变成碎魂,回来报复了!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六百零三章 碎魂”

  1. 回复 2016/09/22

    路人甲

    恋心儿,你怎么不向端木燕表白呀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