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四章 壶精

  恋心儿接的任务,其实并不难,是关于一个上海的收藏家的。上海有不少收藏家,他们有一些财力,喜欢收集一些文物古董,或者是名家的字画之类的东西,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这一次收到的这个委托,是一个叫做丁宇的收藏家,他说自己最近收到的一个紫砂茶壶有问题,总是在晚上不断地发出怪声,从茶壶里传出来人说话的声音,希望我们给看看,到底是不是他的幻觉。

  一般来说,收藏家收到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是很正常的,我们的客户里经常会有一些奇怪的考古学家或者是文物学家,一些老物件上会沾染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也是比较正常的事情。

  下午的时候,我和恋心儿就去了这个叫做丁宇的家里,给我们开门的是一个有些秃头,带着厚镜片眼镜的中年男人,身上穿着也不是那么的上档次,看起来不像是很有钱的人。

  “你好,我们是阴阳代理人,我是恋心儿,这是我朋友端木森,我们接到您的委托,过来帮您看一看情况。”

  恋心儿客气地说道,对面的丁宇木讷地点了点头,似乎精神不太好,我注意到他的双眼有黑眼圈,而且一开门就打了个哈欠。

  “请进吧。”

  他一边把我们请进了家,还帮我们泡了两杯茶。我观察了一下他家的环境,看起来就是一般的两室一厅房子,不过是他一个人独居,我没看出有第二个人生活的痕迹,放了很多书,墙上也挂着很多字画,不过并没有真迹,桌子上放着一个景德镇烧的瓷碗,不过年代比较近,也不是很值钱。总体来说,不算是一个成功的收藏家,最多就是看看热闹,凑凑兴趣的主儿。

  “您能给我们看看您收来的那个紫砂壶吗?”

  恋心儿问道,丁宇点了点头,走进了另一间房间,随后拿出了一个红色的盒子,放在我们面前,随后还特意戴上了手套,小心翼翼地打开之后,放在了我们的面前,他用手将紫砂壶拿了出来,放在了茶几上。

  我伸手想去拿,结果丁宇却喊道:“要碰,戴手套,不要直接伸手。”

  我一愣,看来这个丁宇非常在乎这把紫砂壶,不过如今市面上的紫砂壶多,但是品相好的,烧工好的,还真是不多,名家出手的更是少。

  “这是年前,我从嘉兴收来的,当时小贩说是大名家时大彬的壶,我不相信,也没看出什么道道来,结果当时来了好多人,都抢着买,最后我一狠心,花了20万给买下来了,后来回来一检测,发现被骗了,这是假货,当时那些人肯定就是托儿。”

  听到这话,我更有些奇怪起来,他既然已经知道是假货了,为什么还保存的这么好?

  “你既然知道是假货了,怎么还保管着?在我看来,你这也是假货,先不说做工,光说这壶身上提的词,就不是明代的诗,你的确是着了道。”

  我毫不客气地提出了自己的疑问。

  “这个,就是我今天请你们来的原因。我原本是想将这壶给扔掉的,可是怪事还就这么发生了,我当时将这壶给扔出去了,结果第二天,它又回到了我的家里。我当时以为估计是自己上了点年纪给记错了,于是又扔了一次,结果第二天又回来了,就好像这紫砂壶会自己走路一般。后来,我寻思说不定这壶有问题,于是就想用锤子给砸了。但是我一砸,紫砂壶没裂,就是在这茶壶的壶盖上出了一条小细缝。结果从那天开始,一到晚上,我睡觉,就听见这茶壶里传来声音,怪的很,我一走进它就不说话了,但是一回房间睡觉,就立刻发声音。我这几天都没睡好过,心里又怕,就把它给供起来了,生怕惹了不干净的东西报复我,所以,才请你们来看看。”

  听到这话,我一愣,这茶壶里难道住着鬼不成?还是住着妖精?

  我一边拿起旁边桌子上的手套,拿起了壶盖,上卖弄的一条裂缝算不上很明显,不过出于正中间的部分,看起来有些突兀。接着我往茶壶里瞧了瞧,里面什么都没有,空的。

  “你看,方便的话,这茶壶我拿回去研究一下。”

  我提出要带走这茶壶的意见,对面的丁宇却露出了一副不乐意的样子,这倒是让我有些意外。

  “这个,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检查好了,您可得还回来,这茶壶住过鬼怪,非常有收藏价值,将来还能和几个藏友吹吹牛。”

  我一愣,这老头的想法,还真是挺奇葩的。

  “恩,行的,那我先拿走了,争取最近帮您处理了。”

  我说着将紫砂茶壶放进了盒子里,和丁宇道别之后,我和恋心儿没有直接回家,而是找了楼道里一个阴暗的地方,将盒子给打开了,我将茶壶拿出来,放在地上,说道:“显灵吧,小妖精。”

  我身边的恋心儿还蹲下来,拍了拍茶壶的壶盖三下,不一会儿,茶壶一跳一跳,接着我看见茶壶内凭空冒出一股白气,显露出了一张脸。

  “阴阳代理人啊,我就觉得奇怪呢,怎么会有普通人知道我的存在,你们干嘛把我叫出来啊?”

  那张由烟雾组成的人脸,大咧咧地说道。

  我们看见的这把紫砂壶,又可以叫做壶精,是一种妖精,平时寄宿在类似紫砂,或者是陶土之类的泥土内,被做成茶壶之后,就将茶壶当做是自己的本体,不算坏妖精,但是比较调皮。

  “你怎么能够吓那个丁宇呢?他年纪也不小了,万一被你吓死了,变成厉鬼,那你可就造孽了。”

  我这么一说,对面的白色烟雾却一愣,随后大喊道:“是他先想着把我扔掉的,还用锤子砸我,我只是稍稍惩罚一下他,我有分寸的,以后不会啦,放心吧。”

  它倒是大方,直接承认了自己的错误,我微微一愣,笑着问道:“你干嘛一定要待在他家?好像赶不走一样,他不是把你扔掉了吗?”

  对面的壶精叹了口气说道:“你不懂,他家里的文物气息比较浓郁,我这壶身不是出自名家之手,大收藏家不肯收我,博物馆我又不想进,他家是最好的选择,那里古董文物什么的比较多,我呆在那种地方比较自在。”

  它这么一说,我反而露出了一丝尴尬的笑意,拍了拍它的壶盖说道:“那这样,这件事情就这么算了,下次不要吓他了,我把你送回去,警告他一下,让他好好对你,如何?”

  我这么一说,对面的壶精思考了一会儿后说道:“好吧,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你可要好好警告他,让他不要再砸我了。诶,我们妖精的生命真是太脆弱了,听说最近香港那边就有一些妖精同胞似乎被杀了,很可怜啊。”

  壶精说完叹了口气之后,缓缓变成了一团白色的烟雾,慢慢地回到了紫砂茶壶内消失不见。

  我将茶壶拿起来,重新放回盒子里,今天是不能带回去还给丁宇,不然他肯定以为我们在坑他钱,还是明天交给他吧。

  “没想到你还是个挺温柔的人嘛,过去我怎么没看出来?”

  恋心儿走在我身边,笑着说道。

  “过去我们是敌人,见面就是打架,后来我们成了战友,遇见的也都是一些特别激烈的战斗,哪里有时间表现温柔啊,以后你会发现的,我是个好男人哦。”

  我哈哈一笑说道,却意外地发现对面的恋心儿脸上有一点点泛红,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这话的意思,气氛顿时有一些尴尬。

  我尴尬地笑了笑说道:“今天这任务解决的真顺利,怎么样?去哪里吃饭?今天让他们几个自己解决伙食。”

  恋心儿笑着点点头,我们两个朝着楼下走去,正走着呢,电话又响了,我接通之后,竟然是赵峰的。

  “小森,你总算接电话了,云倾给你打过电话没?”

  赵峰的语气很着急,我一听心里就是一沉。

  “没有啊,怎么了?出什么事?”

  我没说出早上赵云倾给我打电话的事情,下意识地撒了谎。

  “今天我送云倾去坐飞机的,她上了飞机之后,我才回公司。可是如今香港分公司却打电话来说,云倾根本就没有到,她坐的飞机早就到达机场了,云倾不见了!你那边有没有办法,一起找一找啊。”

  听到这个消息,我一愣,赵云倾人失踪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