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九十一章 走投无路的夏雨君!

  这种时候,肯定得答应。虽然我明知道白灵这九尾狐狸没安什么好心,但是,它既然答应了有法子,就肯定能成。

  “我法子很简单,您进去砍下一个妖怪的头颅,将面部刺花,然后我带着你们去找夏雨君,就说这头是洛星的,之前我和他合作过,自然能骗过他,等他检查妖怪头颅的时候,我们趁乱出手,肯定能一举拿下他。”

  听起来这个计划非常简单,甚至可以说是简陋,但是,常言道越是周密的计划反而越容易出错,越是简陋的计划反而越有可能成功。

  我让李迅进去捡了一个死掉妖怪的头颅处理啊,然后用匕首将其面部砍的血肉模糊,随后用黑色的布包了起来,带在身上,叫了个出租车,一路开到了之前和夏雨君越好的地方,洛阳一个空关着的别墅车库里,这种别墅区一般都是没人住的,很多车库,甚至是房子都是空关着,所以夏雨君躲在这里,根本就没人察觉。

  到了别墅区门口,我正准备往里走,却被白灵给拦住了,奇怪地看着白灵,我问道:“怎么了?为什么不进去?”

  白灵轻蔑地冲我一笑回答道:“小子,说你傻,你还真傻啊。砍下洛星的头这么容易?告诉你,我觉得夏雨君提出这个要求,根本就是在试试你,不过就算是试试你,你也得装的像吧。我们前后过来不过2个小时,你们个个身上都没有伤,和洛星战斗居然不受伤?那也太牛逼了吧。”

  白灵这一次的提醒,还真是说到了点子上,我们几人都因为太心急所以根本就没有想到这一层,所谓关心则乱,反而不如白灵来的冷静理智。

  “我看,你们要么化化妆,弄的和电视里一样,身上都是假的伤口,还有至少等到晚上再进去。”

  白灵这么一说,旁边蹲着的木梁纯子走了过来,从自己背后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的工具箱,我过去一直以为她的工具箱里只有占卜用的工具,如今一拿出来,顿时吓了我一大跳,里面居然全是化妆品!

  “你要知道,我过去是混夜店的,最近流行受伤妆,因此我勉为其难学了学。夜店里的几个妈妈桑都说我是化妆天才,什么妆一学就会。端木森,你过来,我给你画上,你们在场的每个人都逃不了。”

  7个小时之后,在天空渐渐暗下来之后,我们几个身上所谓的受伤妆总算是画好了,我用镜子照了照,看的和鬼画符似的,差点没把我自己给恶心坏了。

  “我就不进去了,在外面接应你们,之前卜过一卦,算是吉兆,你们放宽心。”

  因为化妆品用完了,所以木梁纯子就在外面接应我们,我带着其他人往里面走。因为天空已经暗了,整个别墅区看起来空洞洞的,黑压压的一片,一眼望过去,就显示一扇扇打开的黑色大门,通向的地方,可能是阴间,可能是地狱,可能是一个厉鬼的住所。

  我们一群人走进了别墅区后,打通了恋心儿的电话,接通的果然还是夏雨君,他告诉了我们准确的门牌号之后,我们走到了这座别墅前面,我一看这门牌号,不知道是夏雨君故意选的,还是凑巧,门牌号居然是:444。

  我伸手推了推门,大门是虚掩着的,我们一群人走进去之后,李迅试着开灯,在我看来这里应该都已经断电了,但是他一开,居然电路是通的!

  这我就奇怪了,一般来说,精装修的别墅,在没有入住之前都是不通电的,难道下午的时候夏雨君自己吃饱了饭没事干,去把电路给接通了?

  别墅里一个人都没有,我们分开在别墅里找了找,什么都没发现,而我则在转悠到别墅大客厅的吧台时,发现了一张纸条,就压在一个烟灰缸的下面。

  上面写着:将洛星的头放在桌子上,你们退出去。

  我一愣,这笔迹难道是夏雨君写的不成?不过,我还是照做了,将那个假的头放在了吧台上之后,缓缓退出了别墅,站在了门口,夏雨君还真是够小心的,只不过他再小心也不知道,玉罕已经将她那些宝贝小蛇都放了出来,这些蛇可不是妖怪,夏雨君这个猎妖人不可能察觉到,只要小蛇发现了夏雨君的踪迹,立马会回馈给我们,我们就有机会找到夏雨君了!

  果不其然,别墅里传来了动静,似乎是一个男人的脚步声,因为有点沉,听起来有一些重,步履蹒跚的样子。

  我给了李迅一个眼神,他麻溜地绕到别墅的四周,一纵身爬上了房顶透过房顶的天窗往下看,之后又爬了下来,落在了我的身边。

  “是周易,似乎有些神志模糊,走路都有一些蹒跚,他拿走了那个假头。”

  我点了点头,现在只有等,没过一会儿,玉罕的小蛇们就都回来了,其中几条爬到玉罕的耳边,细细碎碎地吐了吐信子,玉罕点了点头对我说道:“不在车库了,在地下室,真是够狡猾的。”

  我笑了笑,带着人悄悄地往地下室里探了过去,当我们走到地下室前的时候,我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我接通了电话后,依然是夏雨君的声音。

  “端木森,你这个头我看起来像是假的,你给我耍花招是不是?”

  夏雨君应该是看出了这个假头的问题,但是此刻的我也没有时间等待了,抬起脚,就将地下室的门踢开了,一群人鱼贯而入,果然看见在地下室里,恋心儿和周易都已经被折磨的苦不堪言,特别是周易,脸上似乎被写了什么奇怪的符文,好像受到了夏雨君的控制一般。

  “端木森,你果然不老实!给我来虚的!”

  夏雨君还是那副冷酷的样子,不过过去他冷酷的时候,至少还是个好人,那样子叫帅气,如今他冷酷的样子,在我看来就是个扯犊子的王八羔子。

  “放了我的人,我还能给你一条活路。”

  我冷静地说道,观察了一下,要制服夏雨君不是难事,但是先不说周易身上的符文是什么意思,恋心儿似乎情况也不稳定。

  “哼,你命令我?你有什么资格命令我!”

  夏雨君的腰间踹着一条铁链模样的东西,那个应该就是锁妖链了!

  “夏雨君不要再执迷不悟了,你已经穷途末路了,难道你以为你真能从这里逃走?救你干的那点事情,别说是我,洛星也不会放过你!”

  我厉声呵斥道,这时候我竟然感觉自己有几分像是警察。

  “哈哈,执迷不悟?当年我的妹妹被当做试验对象,被妖族抓走的时候,怎么没有一个人像你一样站出来拯救她?告诉你,这就是一个恶意的世界,这个世界里的一切都是虚假的,所有一切!”

  夏雨君的情况非常不稳定,他伸出手点了一下周易的胸口,那些符文立刻就亮了起来,随后我看见周易的胸口就像是被烧红的铁条烙印了一般,冒出兹兹的声音,还有白色的烟雾。

  “这些是当年妖族用在奴隶身上的,当年我的妹妹身上也有,如今我将这些符文烙印在他的身上,难道你不觉得这是报应吗?你帮助妖族,所以你的朋友受到惩罚。就是这么简单,现在,我还是那个要求,去把洛星的头给我拿来,否则的话,我会杀了你的朋友,快啊!”

  夏雨君冲着我咆哮,我们一时间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局面。却在此时一个意外的人物出现了!

  我看见地下室的后方,射过来一支利箭,这利箭不是用来杀人的,而是释放出了一些浑浊的七彩烟雾,我们一瞬间就被烟雾笼罩,看不清楚面前的事物。

  紧接着,我感觉到有人冲了进来,随后和夏雨君扭打在了一起,几分钟后,我听见夏雨君的惨叫声,烟雾散去,我看见一个头戴防毒面罩的男人拉着夏雨君冲出了地下室。

  我们立刻跟了过去,只看见这个神秘男子拉着夏雨君到了别墅的客厅里,一把将他摔在了地上!

  “你是谁!为什么能够破开我身边你的妖法?你到底是谁?”

  夏雨君震惊地问道。

  这时候,神秘男子摘掉了自己头上的防毒面具,露出了庐山真面目,竟然是李霸!他居然会意外地出现在这里!

  “总算找到你了,叛徒!”

  李霸狠戾地冲夏雨君吼道。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