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六十九章 赢勾后裔

  斯特拉出去了,我估摸着,这狡猾的黑人是去对付唐门的那个女人了。这正好是我的机会!斯特拉本事不弱,唐门的那个女杀手也不是省油的灯,两个绝非善类的人正好拼个正着,而给我创造了足够的机会和时间,如果我赌的正确的话,劳伦斯手臂上写着的这一串地址,应该就是藏尸的地方。我可以顺利地拿走赢勾后裔行尸,就算不对,我回来之时,斯特拉肯定已经和唐门的女杀手打了个两败俱伤,我正好捡个便宜。

  重新爬入天花板内,我一边往外移动一边用手机给索尔他们打电话,让他们分成两路,周易和李迅来监视斯特拉的战斗。而索尔以及恋心儿则跟着来支援我,到可能藏尸的地方汇合,剩下的木梁纯子和玉罕,则在外围援助,如果斯特拉或者是唐门女杀手,哪一方被杀,立刻联合周易他们上前围杀,给我争取时间。

  五月份了,已经过去清明一个月了,去冥园的人越来越少。按照我记住的劳伦斯手臂上的地址,很快就找到了闵行那边的一家冥园,因为人少,所以显得非常冷清。

  我们到的时候,也已经是晚上了,里面黑压压的一片,不过却并不是什么人都没有,我看见有两个保安坐在警卫室里看电脑,聊天。

  一般来说,在冥园这种地方是不会养狗看门的,因为狗能看见鬼魂,特别是黑狗,更是生有阴阳之眼,能看穿鬼魅,威吓厉鬼不敢靠近。

  所以,冥园没有狗,就方便我们从外围闯入,但是具体藏在哪里,我心里也不知道,就在我准备带着索尔和恋心儿,先进入冥园之中探索一番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个意外的事情。

  我们还没进去,冥园的铁门忽然之间开了!是自己被打开的,初始的时候,我以为这铁门是自动门,所以,根本就没有警卫出来。

  可是等了好一会儿,却没见有人要进入冥园内,更没有车辆开来的痕迹,我远远望了望,竟然发现,原本两个坐在值班室里的警卫,此时竟然全都趴在了桌子上,远远看去,身上竟然有一丝丝的绿色的气流在环绕,我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但是我知道,肯定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

  冥园里发生一些奇怪的事情并不稀奇,我过去接到过一个任务,就是一个退休之后给冥园看大门的老头的委托,说是天天能看见鬼,别人还说他疯了,后来我一接手才发现,这老头子也算是走了大运,竟然因为在冥园待的时间长了,刺激了他的灵觉,结果居然拥有了见鬼的能力。不过,都已经退休了,却能看见厉鬼,也不知道对他来说是好事还是坏事。

  这绿色的气流肯定不是善类,又等了一会儿,我们三个站在黑暗的树丛后面,却听见前方传来一阵类似走路的声音,很轻,很不规则,还伴随着一些低沉但是很痛苦的哀嚎声。

  这种情况,我过去看见过,这分明就是一些灵智低下的行尸的特征!

  如今城市里的冥园都是没有尸体的,因为都是火葬之后,落进了那一个小小的骨灰盒里,更不可能有尸变这一说。

  那么这里可能会发生尸变的只有一种可能,就是那一具被劳伦斯藏在这里的赢勾后裔的行尸。我估计,肯定是劳伦斯没有处理好尸体,他虽然是西方的控魔师,可是对中国的行尸知之甚少,行尸再度尸变,复活的可能性并不小,如今,说不定我们就赶上了。

  不过,这样一来,反而是一件好事,省去了我们找寻行尸的时间!

  没一会儿,我们三个人就看见,有大量绿色的气流冲出了铁门,冥园四周都会种上不少植物,如今这些植物,被这绿色的气流一冲,竟然成片成片地枯死!

  很显然,这绿色的气流就是尸气,而这些植物全都是被尸气感染之后,枯死的!恋心儿低声说道:“看这架势,这赢勾后裔不简单啊,就算没有了灵智,但是应该是货真价实的三代之内的感染行尸,它们还是具有感染的能力,等一下抓捕起来,要当心了。别被咬了,不然比被普通行尸要了还要麻烦很多。”

  恋心儿最后那句忠告是说给索尔听的,老法师还没正儿八经和中国的行尸战斗过呢。

  又过了一会儿,似乎赢勾的后裔,行动不是很方便,移动速度有一些慢,走了半天才出现在铁门口,此时冥园四周的植物已经全部都枯死了,我甚至看见,连池子里的水,都开始冒出了绿色的泡沫。

  冥园的周围都会修一条河,这叫黄泉拦路,为的是让进了冥园的阴魂,要么入地府,却不敢离开冥园,因为怕黄泉的缘故。

  此时,我看见一个浑身溃烂,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半边身子几乎不动的怪物走了出来,一个眼睛爆掉了,头上的头发几乎全部脱落,脑门上有几个血块,绿色的尸气从它的身上往外散,这给我的感觉,就好像它变成了一个移动的毒气病原体!

  “你们中国的行尸不是都是跳的吗?我看你们中国的僵尸片,行尸都是一蹦一跳的,这个除了会放绿色的气流以外,其他都和我们外国的丧尸差不多啊。”

  索尔轻声问道。

  我摇了摇头说道:“你不懂,中国的低级行尸的确都是靠跳的,但是一旦有了道行,那就不一样了,身体可以和人类一样行动,灵智比人类还聪明,你知道旱魃吗?那可是中国的僵尸真祖之一,它非常凶暴,甚至能够呼风唤雨,在天空中飞行,在地里穿梭,很厉害的。这个行尸是赢勾的后裔,目测差不多应该是第三代,不过它已经被灭过一次,如今复生,灵智没了,但是行动力还是和过去一样的。”

  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说话的声音太响了,此时一直在往前慢慢走的行尸忽然停住了脚步,转过头来看向了我们这里。

  我们三人同时一愣,屏住了呼吸,过了一会儿,行尸慢慢转过头去,就在我以为它没看见我们,谋划着怎么从背后下手,一举擒住它的时候,它却猛地抬起那只只有骨头的手,对着我们一指,我看见围绕着它身体的绿色尸气,竟然朝着我们蔓延过来。

  我吓了一跳,拉着索尔和恋心儿往后退,这尸气很厉害,所过之处,寸草不生,可以说是带有极强的攻击性。我们不能陷入尸气中,如果进去了,就算不受伤也已经陷入了被动。

  我们一边后退,索尔用白色的法杖一挥,从我们的身后刮来一阵强风,暂时抵挡住了绿色尸气的蔓延,但是这样一来,我们就彻底暴露了,前方的行尸立刻发出一声怒吼,缓缓走了过来,虽然行动的很慢,可是随着它的靠近,索尔召唤来的大风已经抵挡不住绿色尸气的蔓延,我们又不得不往后退。

  “哼,还给我翻天了不成!”

  我一声冷哼,拿出南火权杖,往前一喷,尸气怕火,因为一旦尸气沾染了火焰之后,会立刻燃烧起来,甚至有的会像是瓦斯一般爆炸。

  所以,我放出南火权杖一边喷火,一边往后退,果然绿色尸气被火焰点着之后,一瞬间就蔓延开来,而此时还木讷地向着我们走来的赢勾后裔行尸,则遭了秧。

  被点燃的尸气烧了个正着,接着一下子爆炸开来,巨大的冲击力将行尸冲到了好几十米远的地方。还好冥园附近都是农田,没什么居民,不然这要是被发现报了警,那不就又成了一件灵异事件了吗?

  尸气连续燃烧和爆炸,我放出铁壁符抵挡着面前的火焰,燃烧时间并不长,因为四周还有环绕冥园的小河,火焰渐渐平息下去。

  我们三个从铁壁符后面走了出来,远远一望,看见行尸躺在了远处的地面上,但是因为距离隔着几十米,而且光线还不好,所以我压根就看不清。

  “这要是烧坏了,还能用吗?”

  索尔没来由地问了一句,我扁了扁嘴,耸耸肩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我抬起脚准备走过去查看行尸的状况时,却听见一声声碎裂的声音,这种碎裂的声音就好像是我们在剥鸡蛋壳的时候,将鸡蛋壳打碎,然后一层层脱落的感觉。

  在月光之下,这一刻,我看见一个高大的声音从远处应该是行尸落下的地方站了起来,随后我听见一声狂野的喊叫,似乎是在大笑,又似乎是在表示愤怒。

  看见这一幕,又听见这样的吼声,我心里暗暗一惊,脸色顿时大变。恋心儿站在我身边,同样看见了这一幕,低声说道:“难道是尸体碎裂,新生轮回?我们不会这么倒霉吧。”

  我苦着脸,看见对面那个高大的身影低下头来,黑暗中露出了一双绿色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们三个!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百六十九章 赢勾后裔”

  1. 回复 2016/02/10

    请加重读要字

    被普通行尸 “要 ”了不是比咬了更严重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