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三百六十三章 唐门的秘密行动

  手心里有血,我心里砰砰直跳,这种感觉,就好像是命悬一线一般。

  玉罕将手上各种五颜六色的粉包打开,然后将里面的粉末洒在我的手心里,她握着我的手,一直在问我,有没有什么事?是不是感觉到了什么不良的反应?

  我坐在椅子上,调整呼吸,心跳加速到我甚至能够听见自己的心脏的跳动声,手心里的血很快就止住了,全都是各种白色的粉末。

  我深呼吸了几次,在场的每个人都看着我,过了几分钟后,我开口说道:“好像,没什么不良反应。”

  玉罕一愣,接着所有人都似乎松了一口气。

  我摸了摸自己的心口,又摸了摸自己的头部,全都很正常,这才放下心来说道:“这金针你拿去检验一次,我没事。”

  玉罕立刻从我手上拿走了金针,测试了一下之后,对我说道:“这金针上什么毒性都没有,就是很普通的金针,不过质地应该真是纯金的,入手有些重,而且很抗腐蚀。”

  我点了点头,这一刻所有人才放下心来,那个被玉罕打了的新警员,还捂着自己的脸,看起来有些委屈,小王走过去,严肃地说道:“这里是刑警大队,你冒冒失失的干什么?告诉你,在这里工作,必须保持稳重负责的态度,这里不是玩乐的地方。”

  被小王一训,新警员脸上本来就有掌印,此时低着头,走了出去。

  我摇了摇头说道:“既然我没事,就不要怪他了,都是新人,以为当警察很好玩,很神气,其实我们都是高危职业,保不齐哪天就死了。”

  小王听后接话道:“就是因为他们新来的实习刑警都以为好玩,很酷,所以如今刑警大队很多案子都破不了,都不靠谱,诶,不说了。”

  带着玉罕离开了刑警大队,说真的,这个案子到目前为止都没什么方向。金针上没有指纹,地铁站里的摄像头什么都没拍到,最关键的是,小偷身亡的全过程好歹我是亲眼看见的。可是保安大叔和我就说了句话,我走开也不过只有几分钟时间,而且摄像头拍出来,他一直是一个人站着,怎么会死了?没有和人接触,尸体上也没有什么明显的伤口,除了他手心里被金针刺破的地方,但是金针上又没有毒。

  这个突发的案子,让我有一些摸不着头脑了。

  不过,既然玉罕确定下来,是和唐门有关系,那至少说明,这个案子和我们圈子里有关系。但是为什么唐门的人会在上海乱杀人呢?

  要知道这些事情,我还得去问一些能人,说到唐门,毒物,暗器,天下独步,但是我知道一个曾经在唐门偷学过好几年本事的人,此人名叫唐青,年轻时候据说是个白面书生,如今上了点年纪,也有50多岁了,不过风度还是很好的。

  住在上海青浦区附近,他也算是在我们圈子里有一些故事的人,早些年他曾经有幸拜入唐门学习,成了唐门的外门弟子,结果天赋不是很好,所以一直进不了内门。心有不甘的他,后来偷看几个内门师兄练功,居然颇有收获,之后被唐门发现,要废他灵觉。后来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竟然活着逃出了唐门,而且唐门也没有再追究他。

  不过,他断了一根手指,据说是当年逃出唐门的时候断的,有这么一个对唐门熟悉的人在,我还愁破不了这案子?

  下午的时候就和玉罕去找了唐青,一进唐青的家门,他就已经站在了门口,似乎也是刚刚吃好饭,泡了杯茶,一边喝茶,一边看报纸晒太阳。

  “唐青前辈,我来看看您。”

  我敲了敲门,礼貌地说道。

  唐青抬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脸上露出了笑意,对我招了招手,让我们进去,换了拖鞋之后,我和玉罕走进了唐青的家。

  “你小子可有一段时间没来过了啊,哼,肯定又有事情来求我吧,听说你最近和国外的几个大佬干上了,可算是风头正盛的大人物了啊,我还以为你忘了我呢。”

  唐青对我很客气,他这人对谁都很客气,很有修养,如果不是我知道他是咱们圈子里的人,外人都以为他是社区文化站的站长呢。

  我憨厚一笑,说道:“瞧您说的,我好像多没良心似的。不过这一次还真是又是来问问您,可能要借助到以前您在唐门的经历,给我们解答一下。”

  我这么一说,唐青点了点头,狐疑地问道:“怎么?有案子涉及到唐门了吗?”

  我立刻点了点头,拿出了金针,放在了他的面前。唐青一看见这金针,立刻将眼镜戴正了,还拿出了一个放大镜,对着金针细细看了半天,最后一边点头,一边说道:“九转金针,诶,好多年没见到这稀罕东西了啊。”

  我和玉罕一听此话,脸上都露出了笑意,看来这唐青老头还真是懂行之人啊。

  “您老给说说吧,最近地铁里死了两个人,都和这金针有关系。而且,我最近还遇见一个怪女人,穿着冬装,围着厚围巾,头上还插着金针。”

  我将案情稍稍说了一下,唐青点点头道:“她要是不穿冬装就奇怪了呢。”

  听到唐青这么说,我心中顿时疑惑起来,等着他继续说,他却站起身来,走进房间里,随后从房间里拿出了一个小木盒,放在我们面前,打开一看,我和玉罕顿时一惊。里面放着的竟然是九转金针的练习图谱。

  打开一看,上面主要是图片,讲解九转金针如何使用,身法,手法,眼法都有讲究啊。

  “这的确是九转金针,不过这一根九转金针没有带毒。带毒的九转金针不会如此明亮,表面带有绿光,沾毒之后,可在几秒钟内杀死敌人。不过这九转金针使用者同样很有讲究,首先是必须耐寒之人,因为九转金针乃是将金针藏于骨头之间,这些金针平时看不见,但是一旦杀人,就会从骨头中弹射而出,刺破敌人的一点皮肤,对方立刻死亡。可是,你想,将九转金针藏在骨头里,那是多么疼的事情,所以联系九转金针之人,日日在寒冰之中锤炼,将身体提高到近乎麻木的状态。不过即便如此,过了一段时间还是会感到疼痛。所以使用者同样会以金针刺激自己的头部反应神经,还有脊椎内的交感神经,麻痹自己的感觉。不过,练习九转金针太危险,当年我离开唐门的时候,就很少有人去练这门歹毒的暗器了。如果你们碰到的真是练习了九转金针,并且已经开始用九转金针杀人的家伙,那要多加小心了啊。”

  我和玉罕点了点头,随后就准备告辞,本来我还想带走九转金针的练习图谱,不过我感觉这东西应该来路不正,所以没有提。

  离开唐青家之后,我和玉罕分开两路,我让她回刑警大队里,看看有没有新消息。而我自己则想回到之前地铁三号口外面的弄堂里看一看,我还是不明白,为什么这个奇怪的女人,要将自己的金针拔出来。

  玉罕走后,我走向地铁站,过马路的时候,我等着红绿灯,却发现了一个意外的人。我看见马路对面一棵大树下,站着一个女人,厚重的黑色呢绒大衣,围巾,只是头上没了金针,墨镜还戴着,就这么看着我。

  我心里一惊,就准备闯过红灯,过去找她。不过马路上车辆穿行的太快,此时一辆双层的旅游巴士开过之后,我看见对面的大树下,那个女人消失不见了!

  等跳了绿灯,我赶忙冲过斑马线,走到了大树之下,却看见在大树的树干上,插满了金针,这些金针组成了几个大字:唐门杀人,阻碍者死。

  这是赤裸裸的威胁啊!前一次我去台湾之前,被唐门的一人一鬼偷袭,毒粉一洒,死了好几个无辜的人,如今唐门又在上海杀人,居然还敢威胁我。

  我看着树上的金针,脸色沉了下来,唐门真是踩过线了!

  回到酒店之后,却接到了通天会给我打来的电话,说是最近唐门有特殊的活动趋势,好像是接了几个暗杀的任务,不过暗杀对象都还不知道,让我小心一些。

  挂掉电话之后,我脑子开始飞速地盘算起来,小偷,保安大叔,难道都是暗杀对象?谁会去暗杀他们呢?

  还是说,他们根本就是被误杀的?

  就在此时,索尔有了发现,老法师告诉我,最近收到欧洲那边的风,好像是黑暗议会和唐门做了一个秘密的交易,但是唐门交易的人被黑暗议会的家伙干掉了,此时这个黑暗议会的家伙,还没逃出上海。

  听到这个消息,我立刻点了点头,终于找到症结所在了!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三百六十三章 唐门的秘密行动”

  1. 回复 2015/05/15

    蒙面女人

    隔着一条马路你怎么看到我头上没有金针的?

  2. 回复 2015/07/05

    认真,你就输了!

    他身上都是金针,怎么躲过地铁的安保系统的?

    • 回复 2015/08/05

      Anonymous

      正如你名字

  3. 回复 2016/09/20

    地铁安检

    我安检的时候不扫头的。。。

  4. 回复 2017/03/08

    。。。

    唐门不是手黑么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