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六十二章 被金针刺了!

  唤妖令牌是妖族的族长才能发出的,收到唤妖令牌的妖怪,无论千山万水,都一定要回到族群内,如果不回,便会被定义为背叛。

  黑蛋其实只是洛阳妖族挂名的一个少族长,本身就不干什么事情,甚至和妖族那边的关系也很淡。可是就算如此,拿到了唤妖令牌后,黑蛋还是必须返回洛阳妖族。我知道,洛星这么急着招黑蛋回去,一定是妖族出了什么事情。

  可是现在灵异圈子里还没有什么风声,我也说不好。不过,我感觉多半没好事,所以有些不放心黑蛋。

  但是黑蛋没有让我跟着,它对我说,它是一头狼,更是一个妖怪,狼行天下,妖游苍穹。若是什么时候都需要我跟着,它就会渐渐丧失妖怪的本性。

  第二天,在黑蛋的坚持下,我送它去了机场,一路看着它走进了登机口。

  随后,我打了电话给玉罕,让她去警局里等我,我则先去了一次,昨天遇到那个女人的时候,她下车的那个站台。

  一般来说,如今上海的地铁站里工作人员都不少,虽然人流很大,但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人还是会引起工作人员的注意。

  我找到在地铁里到处走动的一个保安大叔,然后问道:“大叔,有个事情问问你,你现在方便不?”

  保安大叔看了我一眼后说道:“小伙子怎么了?是不是要问昨天地铁里死人的事情啊?”

  我一愣,居然还没问,他就知道我要说的话了。

  “小伙子啊,你肯定也是记者吧。我都应付好几波了,诶,都说了好几回儿了,我们也不知道内情,你们就别来问我们这些基层员工了。”

  原来这个保安大叔是将我当成记者了。

  我微微一笑,也不说穿自己的身份,从口袋里摸出一根烟来,虽然我不抽,但是有时候在中国办事情,身上有包香烟,可就方便多了。所以,我身上经常带着烟。

  发了根中华给大叔之后,他笑了笑接过了香烟之后,带着我从旁边的地铁出口走出去,站在地铁出口的地方,点上了烟,吸了一口说道:“小伙子很客气啊,这几天看下来,就你脑子转的最快。我呢,这里是有一些小情况,可以跟你说说,不过你要是听了之后不相信的话,我就没办法了啊。”

  上海的大叔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喜欢占一点小便宜,然后喜欢显摆一些自己知道的屁大的事情,当然,如果你肯顺着他的话往下问,那估计还是能挖出一点东西来的。

  我立马点了点头说道:“大叔你说,我们就是报道一些八卦新闻,越离谱越有看点,哈哈!”

  反正是吹牛,我干脆把自己说成是记者了。

  “是这样的,昨天呢,我是做晚班,本来人就精神不好,准备出去买点吃的,稍微垫垫肚子。没想到,后来手机响了,我们地铁晚班班长跟我说,地铁里死人了,问我什么情况。我一听这话,马上就赶回地铁站里了。你也看的出来,叔叔我呢,还是一个比较正派,负责的人。所以呢,东西也没怎么吃,还浪费了几块钱。”

  听到这话,我心里狠狠地鄙视了他一把,什么正派负责,要是真的认真负责,还会上班到一半出去吃东西?

  “当时呢,我走到地铁三号口的地方,你也知道的,在我们地铁三号口的右边,是一片黑色的弄堂,很窄,平时呢也就是旁边的商家用来堆堆杂物什么的。结果呢,那天我在里面看见一个人影,大概一米七左右,不过当时看不清楚脸,反正是一个人。那么我想,这么晚了,一个人站在那里做什么呢?我当时就想走过去问一问,结果,我就看见了一些很奇怪的事情。”

  保安大叔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我心里那叫一个急啊,保安大叔抽了口烟,还伸手问我又要了一根中华,夹在耳朵旁边。

  “后来怎么样了啊?”

  我焦急地问道。

  “小伙子,我们老一辈呢,见到的怪东西比较多,下面的事情,你也别不相信,反正你要相信我。我看见那个黑影好像是在梳头发,反正两只手在头上拨弄。我当时还冲她喊了一声,她一听见响声,好像很吃惊的样子,立马走了出来,沿着街道跑掉了。她这么慌慌张张地走,我肯定要追的咯,结果呢,我一追,跑到那个黑色的弄堂边上,就在地上看见几根金针。我还想捡起来看一看,不过后来我们领导电话又来了,我想反正不可能是真的金子,就没捡,跑回来了。”

  听了他这话,我还没等他说完,立刻转身,跑向了地铁三号口的地方。

  如果说那个奇怪的女人真的是凶手的话,而且还真是什么九转金针的使用者,那如果我能弄到一根金针,肯定对于破解她的身份有大帮助!

  我跑出地铁三号口,果然看见有一条靠着墙壁的狭小弄堂,我连忙走过去,不过却什么都没找到。扫了一眼,金针的影子都没有,都过去一天了,就算有,估计也已经被早上的环卫保洁工人给扫掉了。

  “该死。”

  我骂了一声,就差了一点,要是真能弄到金针就好了。

  转头走回地铁站,还想和那个保安大叔聊一聊,却看见保安大叔靠在出口的墙壁上,背对着我,没动劲,身子好像在微微发颤。

  我奇怪地走了过去,伸出手拍了拍保安大叔的肩膀,结果还没怎么用力,他的身子就往下栽了下去,倒在了地上。

  口吐白沫,双眼流血,面容变成了紫色,在他的手心里放着一根小小的金针,手心的部分被刺破了!保安大叔这么一倒,立刻引来了四周人的围观,四周的人立刻骚乱了起来。我见到周围的人开始围拢了过来,心里一沉,立马蹲下来,先将那根金针拿了起来,小心的放进了自己的腰包里。接着摸了摸保安大叔的脉搏,还是死了!

  很快警察就来了,地铁站连续死了两人,这已经是足以震撼整个社会的重大新闻。我作为第一个发现的人,同时也是保安大叔生前接触的最后一个人,被警察带走了。

  到了刑警大队之后,我在停尸房见到了等候多时的玉罕,还有小王。

  “外面来了第二具尸体,第一具怎么样?检验过了吗?是不是中毒死的?”

  我快速地问道,语气里透出焦急。

  玉罕对我点了点头后说道:“是中毒死的,而且是中了一种非南疆毒物的毒液,这种毒液应该是类似神经类和血液类毒素的混合体,进入人体之后,先破坏人体的免疫系统,接着破坏人体的造血功能,造成大脑内神经阻断,脑死亡的同时,双眼内出现流血症状。初步分析,应该是唐门的毒,但是这个人是个小偷,和唐门没有过节,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

  玉罕分析的很好,我点点头,此时保安大叔的尸体也被推了进来。玉罕立马冲过去,进行检查,没一会儿,玉罕转过头来对我说道:“一样的毒液,不过这个大叔身体内的毒性比小偷要淡一些。”

  我点了点头,此时才缓缓从自己的腰包里将那根金针拿了出来,正准备递给玉罕,却在此时,一个新进来的警员莽莽撞撞地跑了过来,撞了一下我的肩膀,这一刹那,我看着金针刺入了我的肉里,一下子扎进了我的皮肤中,鲜红的血液马上从我的手心里往外冒!

  这一幕谁都没料到,撞了我的那个警员,还一个劲地对我说对不起。

  “不好意思啊,我还不太熟悉路,刚刚迷路来着,他们让我下来看一看停尸房。见一见尸体,兄弟,你没事吧?你们应该是便衣刑警吧,我都没见过你们。你的手没事吧?”

  这个新警员傻乎乎地走了过来,还从口袋里抹除了一个创可贴。

  “都流血了啊,我有创可贴,没事的。”

  他笑着递过来创可贴,但是玉罕却跑过来,一巴掌把那个警员给抽飞了出去。

  新来的警员一下子愣住了,捂着自己脸上,傻傻地看着我们。

  “你们,你们怎么打人啊?”

  他大声地喊道。

  只是此刻没有人回答他,所有人的眼睛都看着我!

  而我则看着自己的手,玉罕从包里拿出了一些粉包,眼中急切地喊道:“老大,你没事吧?有没有不良症状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