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九章 银丝之谜

  回到了监狱之后,我看见黑蛋已经站在了监牢的门口。

  身边还有几个狱警和刑警站着,李大山已经派了当地的警力在周边布控了,当然这么做其实也没多大的意思。

  我提着秦谷的衣服,走了进来,年轻的狱警疑惑地问道:“你拿着秦监管的衣服干什么?”

  我笑了笑没有说话,而是走到监狱的门口说道:“各位,今晚,请你们站好岗,守住四周就好,里面发生多大的动静,都不要冲进来。”

  之所以带着秦谷的衣服回来,其实是为了营造出一种秦谷在监狱里的假象。如果老煞鬼看不见东西,但是它能感觉到秦谷的话,而且它的目标如果真的是秦谷的话,那么,我应该能将它引出来。

  我披上秦谷的外衣,果然,这种大叔级别的家伙,还是在监狱里工作,一般来说制服都是不会吸的,此时衣服上传出来一股淡淡的汗渍味道。

  我在监狱里走来走去,四周的囚犯今晚没人说话,因为都不敢说话。如今监狱闹鬼没有一个人不知道,所以,到目前为止,都吓的不敢出声,一个个乖乖地蹲在牢房里,不露头。

  黑蛋隐没在暗处,没有露面,而我一个人在监狱里走来走去。

  从A区转到B区,再到C区,还故意放出一些声音,在安静的牢房里回荡,一开始还什么动静都没有。

  直到我重新走回了老煞鬼曾经居住的牢房时,我感到似乎有一些鬼气盯上了我,并且在我的四周环绕。

  我没动声色,但是心里知道,老煞鬼盯上我了。

  既然已经上钩了,那就好办了,先要将它引到监狱入口的前区,避开这些牢房,不然出来一个犯人或者是发出一些吵闹的响声,吓跑了老煞鬼,那今晚,我就前功尽弃了。

  缓缓转身,我准备向着反方向走,但是老煞鬼的脚步声却在远处传来了,接着,我看见一个浑身被黑气包裹的厉鬼,慢慢地走到了我前方的路口。

  老煞鬼,竟然这么快就出现了!

  我心中吃了一惊,不过没有慌乱,它看不见,只能凭感觉走过来,我就站着不动,另一只手握住南火权杖,等着老煞鬼走过来,照着它的鬼脸就狠狠烧一烧。

  老煞鬼越走越近,我没有退,等待着它再靠近一些。就在此时,我最担心的事情发生了。一个受不住惊吓的犯人,在老煞鬼经过的时候,大喊了一声!

  这一喊,老煞鬼的注意力立刻被吸引了过去,我心中一沉,老煞鬼果然转过头,向着响声的方向走了过去。

  要是它消失了,我要想封住它,就困难了。

  赶忙快步走了过去,我和它之间的距离并不远,但是就在我拿着南火权杖,冲到它面前的时候,惊奇的事情发生了,老煞鬼转过头来,似乎是感觉到了我,那张没有牙齿,一片黑暗的嘴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

  随后就这么凭空在我的面前消失了,留下了一片鬼气,魂体不见了!我的南火权杖一烧,鬼气都被烧成了灰烬,可是就是没看见老煞鬼的踪影。

  这种凭空消失的事情,连我遇见的都不多。

  老煞鬼根本就没有进入阴间,所以他根本就不可能在这里发现引魂路,而且,身上沾染了煞气,它连飘浮都做不到,怎么可能做到说消失就消失!

  我气愤地对着那个乱喊乱叫犯人大门猛地踹了一脚,里面的犯人是真被吓坏了,估计已经被老煞鬼吓晕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

  “黑蛋,你到监狱外面看一看,我估计它肯定跑不远,快!”

  我对着隐没在阴影里的黑蛋喊道,黑蛋身子一动,朝着监狱外面狂奔了出去。我自己也朝着监狱门口的方向狂奔了过去,就在此时,我听见刚刚被我踹了一脚的牢房内,传出来一声震动,和一声闷哼,我一愣,心中顿时一震。

  接着,我转过身,朝着牢房内看了一眼,这一眼,顿时让我大惊!我看见老煞鬼,竟然蹲在牢房内,并且已经挖出了昏迷的犯人的眼睛。

  这一幕是我没想到的,但是既然看见了,我立刻做出了反应,赤霄宝剑,狠狠劈出一剑,将牢房的铁门给劈碎了,老煞鬼吓了一跳站了起来,惊慌地向着四周转头脑袋,似乎是在听声音。我往前踏出一步,南火权杖对着它的脑门子,就是狠狠一烧。

  老煞鬼毕竟是有煞气保护的,煞气竟然没有被南火权杖上的火焰给烧灭,老煞鬼也因此受到了惊吓,吓的往后连续退了好几步。

  魂体一晃,竟然穿过了墙体!

  这下子我全都明白了,为什么这家伙能够神出鬼没,为什么在每个牢房都锁起来的情况下,它还能躲的无影无踪。其实它的确是想杀秦谷,但是也需要一个地方躲藏,因此每一次它躲避,都会杀一个牢房内的犯人,利用的就是魂体穿墙!

  我竟然这么笨,连着一层都没想到,此时老煞鬼冲到了第二个房间,我赶忙跑出牢房,一间一间的将牢房的门给劈开,里面的犯人基本上都被吓晕了,偶尔有几个没有吓晕,也吓的脚软了,站都站不动。

  老煞鬼被我一路追击,一直在牢房之中穿行,我一路跟着,要是这一次让它跑了,要再将它找出来,那就困难太多了。

  在连续跟了十几间牢房之后,老煞鬼跑到了A区最后一件牢房,眼看它要转身,我一剑劈了过去,剑芒擦着老煞鬼的身体飞过,老煞鬼虽然看不见,但是脑子不笨,它立马往前冲,冲出了A区最后一间牢房,向着B区冲过去,中间有一段开阔地区!

  这段开阔地区内,老煞鬼是无遮无拦的!我立马放出黒木的鬼魂,鬼手扑了过去,一把将老煞鬼按倒在了地上,老煞鬼喊不出声音,但是我知道它很着急,它想要报复秦谷,但是此时却已经无力反抗,毕竟就算它是个煞鬼,也不是黒木的对手。

  我径直走了过去,看着老煞鬼空洞可怕的脸,赤霄宝剑一剑将老煞鬼的脑袋给劈碎了,它的魂体缓缓消散,最后彻底消失不见。

  “黑蛋,不用找了,老煞鬼刚刚我已经杀了,你快过来吧。”

  我叹了口气,对着电话说道。

  但是黑蛋下一句话,却让我整个人一愣,因为它对我说:“刚刚接到李大山的电话,李大山说,秦谷刚刚离开刑警大队,在拐角的地方死了!而且也是双眼被挖,舌头被拔掉,心脏也被挖掉了,我正向着刑警大队赶过去,你快过来吧。”

  这一刻,我彻底愣住了,这是怎么回事?老煞鬼不是在这里吗?它不是刚刚被我杀死吗,怎么秦谷还会被杀掉?

  我立刻跑出监狱,坐上了刑警大队的警车,一路风驰电掣,飙回了刑警大队。我最近睡眠不多,在警车上迷糊了一会儿之后,等醒过来就到了刑警大队。

  我赶忙跑进停尸间,见到了秦谷的尸体,死状和前几个人一模一样,而且,我还感觉到了他身上存在的淡淡的鬼气,但是这鬼气之中没有煞气,看起来还真不是老煞鬼干的。

  难道秦谷是被别的厉鬼杀掉的?但是为什么死状和别的受害者一样呢?

  站在停尸房内,我低着头陷入了思考中,这件案子,难道比我想象的还要复杂吗?案中还有案子,局中还有局。

  就在此时,一直在检查尸体的黑蛋却对着我喊道:“快来看。”

  我一愣,走过去看见黑蛋指着秦谷尸体上胸口的地方,那里是空的,但是却没有银丝缝合。

  “我们一直忽略了,隐私缝合!老煞鬼是看不见的,怎么用银丝缝合伤口?所以,前几个受害者,肯定不是老煞鬼杀的,凶手还是其他人,但是秦谷却没有被银丝缝合……”

  黑蛋的话,让我心中越来越迷惑。

  而且一个大胆的推测在我脑海中暴露出来,我开口说道:“如果前几个人是被秦谷杀死的,他是心理变态,喜欢虐待犯人,而且为了争取重度监管的国家补助,才对这些囚犯下手。老煞鬼只是每次都躲在死掉囚犯的房间里去抓秦谷,但是都失败了。而这些囚犯的心口都是被秦谷缝合的。这一次秦谷死了,他的胸口自然没有人缝合了!那么,到底是谁杀了秦谷呢?而且,还是用相同的可怕方法来杀他,难道是被秦谷虐待和杀死的人?”

  这个假设如果成立,那将会轰动整个社会!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