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八章 审问灵魂!

  每个死者,都没有眼睛,没有舌头,没有心脏。

  乍一看这就是普通的厉鬼杀人事件,因为厉鬼沾染了监狱里的煞气之后,才会变的难以对付,但是细想下来,却还是有很大的问题。

  首先是我面前这个秦谷,奇怪的表现,一会儿正常,一会儿嚣张,真是让我有些捉摸不透。其次是,为什么厉鬼要杀那么多的人呢?

  这说不过去啊,如果这个老家伙要报复,那也应该先杀自己的邻居,但是为什么要杀无辜的囚犯,还有无辜的法医呢?

  甚至为什么连方想都要杀呢?

  最后一个疑点,也是最大的一个疑点,这个老家伙藏在哪里?我已经进过空关着老家伙生前的那个牢房,但是鬼气并不浓,只是驻留过而已,却没有长期带着。

  他是煞鬼,一走路就会有脚步声,虽然普通人听不见,但是我听的见。白天的时候,我的确听到了煞鬼走路的声音,晚上甚至它还带着方想来过我的小楼,可是为什么没对我们下手?

  煞鬼的智慧并不高,它不可能因为害怕我和黑蛋道行深才逃走,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而这一切的线索,或许我都能够从我面前的秦谷身上挖出来,不过很显然这货不想对我说实话。不过,就算他不想说实话,我也有办法知道。

  就算秦谷是真的精神分裂,也是他大脑的问题,和他的灵魂没有任何关系。很多人都认为精神是和灵魂连接在一起的,这一点其实是被西方的思想误导了。

  在东方,我们认为,人的思想是独立的,和灵魂不同。说什么话,做什么事情,都是大脑在支配,而不是灵魂在支配。

  因此,有时候一些看起来先天有些傻缺的人,他们就是三魂七魄不全,可是灵魂不全,他们还是一样生活,就算说话有些别扭,做事有些奇怪,这也都是因为他们大脑发育不全。

  不过,对于秦谷来说,不管他是真疯还是装疯,今天,我把他的灵魂抽出来,问一问就什么都知道了!

  要逼出一个人的灵魂,方法其实不多,这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简单,什么伸伸手,就能将一个人的灵魂拉出来,那道行至少得和茅山五老一样高。

  但是,也并不是道行不高,就办不到。

  我知道一种方法,叫做灵魂抽取法,方法很简单,一盆水,一只黑猫的血,还有一点特殊的香料,当然,我之前灵魂出窍过,不过那是对于我们通灵人士的方法,而且是在我自愿的情况下,要将一个人的灵魂逼出来,还需要一段特殊的咒文。

  我们圈子里称呼这段咒文为:哭送咒。

  听名字好像不是什么东西,其实也真不是什么好东西。相传是战国时期,一个术士发明的,他观察当时一种能够利用哭声,将人震死的厉鬼的方法,写了这个哭送咒,以哭声震动人的灵魂,让灵魂和人体的契合出现裂缝,接着,就是将灵魂给逼出来!

  至于我所说的特殊香料,特殊并不是指用料非常特殊,而是指,点燃的方式,必须用死人骨头内的骨油来燃烧。

  这样燃烧之后,这种香料飘出来的香气,普通人闻不到,堪称无味,但是这并不是说,完全没有味道,魂体就能闻到,并且有很好的勾魂作用。

  至于谁和黑猫血,是为了保证人体在魂魄出窍之后,不会慌乱,形成一种通灵的简单阵法,使得我问完话之后,还能让秦谷的魂魄回到身体内,并且不会出现分裂现象。

  不然要是魂魄回不去了,那我不成了杀人凶手了吗?

  东西都不难弄,骨头这玩意,在法医那里到处都有,用南火权杖一烤,骨油直往下流,洒在碗里。

  黑猫也不难弄,当然不用真的杀了黑猫,放大概50CC的血就行了,和水混合之后,洒在秦谷的身子四周,我用昏睡灵符事先让秦谷睡着了,接着好办事。

  血水一洒,骨油做成的特殊香料一点,我用手扇了扇,烟雾渐渐的在房子里散开。随后,我走到秦谷面前,从口袋里拿出了一管子芥末。

  哭送咒,哭送咒,顾名思义,不哭怎么送?可是我也不是专业演员,你让我一下子哭出来,我还真是办不到。

  只能求助于芥末,我将小半管子芥末往嘴里一吞,我的个乖乖,那个冲劲啊!差点没让我活活给冲死,眼泪一下子就往外涌,特别是鼻子的部分,简直连呼吸都苦难。

  我捂着自己的脸,强自镇定,开始大声地念哭送咒。这一念,过了几分钟,效果来了!

  一个灰色的魂体,开始慢慢地从秦谷的身子内往外冒,很迷离的样子,因为已经被骨油点燃的香料给诱惑住了。

  我一边大声念咒,一边用手抹自己的眼泪。外面不少警员听见里面的动静,都在往里面看,坐在后面监控室里的李大山和小王,差点没笑喷了!

  不过我的牺牲还是值得的,又过了几分钟,秦谷的魂魄彻底从他的身体内钻了出来,一离开身体,它立刻惊醒,想要往后转。

  这时候,我往前一站的,拦住了秦谷魂魄的回路。

  “端木森,你,你想干什么?”

  秦谷的魂魄自然知道,此时他看着自己,又看了看身体,满脸都是震惊。

  “是我将你逼出来的,我有些事情要问你,如果答的不好,或者是说谎,那绝对没有好果子吃!”

  我冷冷说道,虽然我此时的脸上,那真叫五彩缤纷,泪流满面啊!

  “问吧,快点,不然等一下灵体不契合,我就回不去了。”

  秦谷的魂魄倒是很配合我的问话。我等芥末的劲头缓过去了一丝后问道:“第一,秦谷是不是心理分裂?还有,到底监狱里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法医死了?”

  我接连问出三个问题,本来还想问的更多,但是却被秦谷的魂魄给打断了。

  “好了好了,你别问了,我知道你要问什么。我回答你就是了,秦谷这家伙,的确是心理分裂,小时候受过创伤,看见过自己的母亲被一个男人强奸杀死,他当时冲出去将那个男人的双眼刺瞎,而且还将他的舌头割了下来,那个男人就是之后被关进监狱来的老头子。当年的事情,警察没有查出什么,不过造成了秦谷分裂的精神。连我这个魂魄也没办法帮他,其实,就算我回不去了,他也只是木讷一下,但是脑子一样不正常了。那个老头其实是秦谷故意陷害进的监狱,秦谷在监狱里对那个老家伙百般折磨,很多囚犯都知道,狱警倒是不知道,不过法医知道,因为每一次他都会带着已经奄奄一息的老家伙来法医这里治疗。老头死后,他就知道,可能会有不干净的东西出来,于是为了防止夜长梦多。他才急着办理了老头的后事,没想到还是出了纰漏,老家伙还是变成了厉鬼。不过,这个老家伙就算变成了鬼,也看不见路,经常误杀别人,其实它最想杀的人是秦谷。”

  听到这话,整个案子豁然开朗起来。

  “那么,你知道老头变成厉鬼后藏在哪里吗?”

  我又接着问道。

  “这我可不知道,我只是秦谷的魂魄,诶,算是他的魂魄吧。如今的我不是秦谷,他的精神分裂,我和他算是两个人了。不过,方想的死,其实是秦谷干的,因为他害怕老头子在监狱里找到他,所以故意杀了方想,好让警察带他走。离开了监狱,他认为就离开了老头子的监控范围,就安全了。”

  这一点又说通了,果然,因果报应,真是循环往复啊。

  “好了,你辛苦了,回去吧。”

  我伸手一指,秦谷的魂魄轻轻叹息一声,钻进了秦谷的身体内,在进入秦谷身体的一刻,我看见秦谷浑身一颤,揭下了昏睡灵符后,他迷茫地看着我,过了一会儿,他跳了起来,喊道:“你,你都干了什么?”

  我冷冷一笑说道:“没什么,你是无辜的,我会把你放回监狱里的。你没事,秦监管!”

  听到我这话,秦谷第一次真正的变了脸,喊道:“不,拘留要满48小时的,我要留在这里,你应该立刻去驱鬼,而不是坐在这里审问我!”

  我懒得理他,伸出手,拔掉了秦谷的外套,随后我径直走了出去,打了个电话给黑蛋,让它在监狱门口等我,今晚,一定要将老煞鬼给抓出来,而我需要的诱饵,就是秦谷的外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