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精神分裂?

  之前我和黑蛋听到的脚步声,加上现在出现在我们面前的尸体,我感觉,如果真是这个厉鬼下手的话,速度也太快了。

  而且,为什么它一路过来杀人,却没有一个犯人喊呢?要知道,在监狱里,犯人的睡眠质量普遍不好,因为毕竟身处牢狱之中,心理压力难免是有的。

  “你们让开,让我来检查一下尸体。”

  黑蛋走过去,推开四周的狱警,它细细地看了看死者的身体,除了脸上出现的伤口,其他地方都是好的。

  “没什么致命伤,难道是被吓死的?这不太可能吧。”

  黑蛋自言自语道,就在此时它的手碰到了死者的心口位置,眉头微微一皱,接着指甲变长,这一幕看的四周的狱警都啧啧惊奇。不过几人也都知道黑蛋和我不是普通人,所以没说什么。

  黑蛋用指甲将死者的心口撕开,本来就已经受不了尸体的几人,立刻都往后退,不敢靠近,年轻的狱警甚至当场就吐了。

  黑蛋白了他们一眼,慢慢地将死者左边心口扯开,我看见随着胸口的骨骼缓缓打开,里面竟然是空着的!我和方想同时一惊,这个死者的心脏竟然是空的,他的心脏不见了!

  “他的心呢?”

  方想吃惊地说道。

  黑蛋冷冷一笑回答道:“我检查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死者的心口部分有很细小的缝合的痕迹,你们看,就是这种透明的银丝。”

  果然黑蛋用指教往上一挑,我们看见在它的指甲上有一根长长的银丝,这银丝很细,而且在灯光不那么充足的牢房内,要是不仔细看还真是看不出来。

  “如果我我没猜错的话,前几个死者的身上应该也有类似的银丝,他们的心脏应该都被拿走了。你们的法医怎么回事?检查的时候难道就没有仔细查清楚吗?这是很重要的线索!”

  黑蛋这么一质问,远处走来的秦监管看了看我们,然后对方想招了招手。方想走过去之后,秦谷在方想的耳边说了几句后,接着,方想走回来,对我们说道:“秦监管的意思是让你们尽快驱鬼,不要研究尸体的问题,他说这些超出了你们的工作涉及范围。”

  听到这话,我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心里却冷笑连连,看来这一次煞鬼的事件,很不简单啊,可能还真不是简单的厉鬼闹事呢。

  我没多说什么,也让黑蛋不要多说话,对着对面的两个人微微一笑,随后带着黑蛋离开了监狱。

  一离开白茅岭监狱,我回到了下榻的农家乐小房子内,用手机上网查了查,发现,轻度看守的监狱每一年收到的政府补助和重度看守的监狱,根本就不同,重度看守的监狱收到的政府补助要多的多!

  心理学上说,事情总有出现的原因,这种原因,多半出于人类的欲望。

  因为支配这个世界的是人类,所以,如今我们接手的很多灵异案子,看起来是厉鬼作祟,背后其实也和人类本身的欲望有关系。

  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个秦监管,肯定也有猫腻,但是他毕竟是监狱的负责人,不是我们能质问的,我倒是可以让李大山过来盘问,不过多半也问不出什么内容。

  方想一直没有回来,我们离开监狱的时候,他被秦谷给留了下来,好像还是有事情要商量。看了看时间,已经快到12点了,之前死了一个人,而且案子悬而未决,所以,我的睡眠质量并不好。

  在床上眯着,其实没有睡着,只是到了后半夜,我听见自己住着的农家乐小楼外,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一开始我以为是方想回来了,不过每过几秒钟,这脚步声就会消失一阵子,接着又出现,又消失。我心里一紧,敢肯定就是那个煞鬼找上门来了!

  此时黑蛋的呼噜声也渐渐轻了,我知道黑蛋也醒了,不过只是在继续假装睡觉而已。

  我们俩不动声色,过了几分钟后,脚步声越来越响,最后在我们的房门前停了下来,彻底停止了。随后我听见“吱嘎……”一声,房门被打开了,我背对着房门,此时也没有转身。而是偷偷地将手臂伸出了毯子,露了出来,只有这个厉鬼再靠近一点,我就放出黒木。管它是不是煞鬼,黒木的道行可不浅,要对付一个煞鬼并不难。

  脚步声又传来了,这一次就在我的背后,我缓缓调整呼吸,接着整个人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转头,手臂同时放出黒木,黒木在房间里出现,鬼手一把掐住了我面前的家伙。

  “扑通”

  一声响声,黒木的鬼手掐住的却不是那个老煞鬼,而是方想,只是此时的方想浑身是血,而且最可怕的是他的胸口部位,主要的鲜血是从他的胸口处流出来的。

  “救,我……”

  方想说完这句话后,就昏迷了过去,黑蛋赶忙跑过来,伸手一探,随后对我摇摇头,轻声说道:“死了。”

  我眉头紧紧皱在一起,方想怎么会死呢?我顺着地上的鲜血往外看,地上没有他走路的时候鲜血拖拽的痕迹,地上的鲜血是零星的一点一点,洒在地上的。

  这说明,方想不是自己走回来的,而是被人带回来的,身子肯定是离开地面,才会出现这样的痕迹!

  我拿起吉他箱,赶忙追了出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说不定凶手还没走远,很可能就是那个老煞鬼杀了方想,然后将他带回来,向我们示威。

  我跑出小楼,追入农田之内,视野广阔的农田上,一个人都没有,跟别说厉鬼了,什么都没有,我在田间小路上来回转圈,却什么都没看见。

  “该死,不见了!”

  我咒骂了一声,此时黑蛋已经打电话报了警,没过一会儿,警察就来了,接着我直接打电话给李大山,让他带着人将那位秦谷监管请回上海刑警大队喝茶去了。

  而我和黑蛋此时兵分两路,我总感觉监狱里的那些狱警肯定知道什么线索,还有监狱内自带的医生,为什么什么都没说,还让之前几个死者顺利的火化了,这里面肯定是有问底的。

  我让黑蛋去查一查,随后自己跟着刑警大队的车子,回了市里,在审问室里见到了还是有些疲倦,不过很平静的秦谷。

  “我还真没看出来,你居然还是一个警察啊。你的警员编号呢?”

  秦谷毕竟是在这个司法系统里干活的,非常聪明,他知道我不是正式的警察,是没有资格审问他的,所以他先发制人,将了我一军。

  我冷着脸,拿出一张文件,放在了他的面前。这是上一次我解决了首长警卫被杀事件之后,李大山问上头讨来的,我的特殊警员许可证,我不算是警察,不过拥有警察的部分权力,其中当然包括审问犯人。

  对面的秦谷看了看桌子上的文件之后,微微一笑说道:“看来是我眼拙了,那么,深更半夜你来审问我什么?我可什么事情都没做哦。”

  秦谷很从容,这种老狐狸,对付审问都是一套一套的。

  “就在刚刚方想死在了我的面前,他最后一个见到的人是你,我现在怀疑你杀了方想。”

  我此话一出,对面的秦谷脸色一变,随后吃惊地说道:“方想死了?我,我不知道啊。不是我杀的,不是我杀的……”

  他一边说着,一边将头低了下去,看起来突然变的非常激动和惊慌。

  我冷眼旁观,过了一会儿,他自己抬起头来,脸上的惊慌瞬间消失,接着变成了一张滑稽的笑脸,对我喊道:“死就死了,和我有什么关系?难道你以为是我杀的?你有证据吗?”

  一前一后,两种表情,两个态度,不一样的说话口气。

  第一次我有了这样的感觉,这个秦谷似乎不正常,至少在心理上,可能有些扭曲。说的难听点,我甚至觉得,他可能是精神分裂症的患者!

  不过,审问还要继续,我继续问道:“我要知道,你最后一次见方想是为了什么?说了什么?你要老实交代!”

  秦谷双眼眼珠转了转之后说道:“不记得了,我记性不好,什么都不记得了。”

  他竟然给我来这套,我一下子站起来,手一拍桌子,吼道:“你相不相信,我有很多种办法,能够在你不开口的前提下,弄到你的记忆。你最好老实说!”

  秦谷却对我的激动不以为意,耸耸肩不看我。就在我暴怒,准备使灵异手段的时候,手机却响了,黑蛋打来的。

  “有什么发现吗?”

  我问道。

  “大发现,原来监狱里的法医早就死了,表面上是请假,但是我发现有人将他的尸体藏在冰柜里,刚刚被我看见了,心脏也没有了,舌头,眼睛都没了!”

  黑蛋此话一出,我心里顿时一沉。

5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七章 精神分裂?”

  1. 回复 2015/07/23

    阴阳代理人

    阿弥陀佛

    • 回复 2015/08/05

      神父

      阿门

  2. 回复 2016/11/04

    真主

    真主 阿拉保佑

  3. 回复 2016/11/25

    和尚

    无量天尊

  4. 回复 2017/01/01

    老道

    无量天尊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