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六章 煞鬼!

  “吃完饭,晚上先去监狱里看一看吧,放心吧,应该能解决。你先把厉鬼出现的前后经历给我说一下。”

  听到我的话,对面的方想点了点头。

  “事情是这样的,监狱每年是有一定的死亡比例的,虽然白茅岭监狱不是重度监控的监狱,不过也是允许每年死几个囚犯,当然如今的社会还算开明,特别是在上海。不过一些囚犯自己的心理问没有解决,就会造成他们心里扭曲,自杀也是可能的。在五月头上的时候,我和秦监管是朋友,他是负责进行监狱日常琐事的管理和监控,当时找我的时候说,有一个老头子死在监狱里。死的时候还是很惨的,他本身是孤寡老人,而且还是残疾人,眼睛不好,基本看不见东西,嘴巴也说不了话。后来因为和邻居发生争执,他不能说话,吵不过对方,就在晚上烧了邻居的房子。当时这个事情引起了不小的风波,后来法官酌情考虑,认为他也很可怜,所以就判到了白茅岭监狱里服役,其实也是安度晚年,他在监狱里的生活并不怎么苦,也不用劳动,吃住都不花钱。”

  我听了这话,点点头,应该是好事啊。不过这个老头双眼瞎了,嘴巴说不出话,正和之前方想看见的厉鬼的样子很相似。

  “不过,秦监管告诉我,这个老头子一直想不开,也很孤僻,加上有残疾,说话说不了,看不见东西,所以无法进行心理开导。但是一段时间过去之后,老头子也很太平,没出什么事情。谁知道,五月初的时候,老头子就死了,丧事还是监狱张罗着办的。不过,当时出殡的时候就有一些怪事发生。”

  听到方想说这话,我一愣,问道:“什么怪事情?”

  方想点了点头,凑近我们,压低了声音说道:“秦监管告诉我,当时出殡的时候,监狱组织了一些表现好的囚犯去送行,撑撑场面,还找了一群和尚超度。秦监管他们也是怕老头子变成脏东西逗留在监狱里,过去也有过这种情况。只是,出殡那天,和尚们敲的大木鱼,在敲了三下之后,木鱼就裂开了!这一幕当时就让和尚们愣住了,随后,秦监管说,送老头的尸体入焚尸炉的时候,不知道是不是尸体僵硬的问题,老头的两只手竟然翘起来,顶开了棺材的盖子,然后,他的手掌正好拉住了焚化炉的边缘,上来了好几个人都没有拉动老头的手,最后还是一个老和尚上来拍了老头尸体的手三下,念了一段往生咒之后,老头的尸体才松了下来。大家都被吓坏了,将棺材和老头的尸体扔进了焚化炉内,烧成了灰烬。大家以为完事了,不过秦监管却说,当时老和尚让他们空出原来那个老头子住的牢房,不要往里面塞人,似乎是有问题。”

  方想说的话,我听在耳朵里,细想了一下之后说道:“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老头子在死的时候怨气就很大了,他们没有及时找道士去掉鬼气,就焚化了尸体。老头子的魂魄本来怨气就重,估计是不想离开身子,如今身子被烧了,他的魂魄不入阴间,没有阴司来收,自然会变成厉鬼,在监狱里到处徘徊,而且监狱这种地方本来煞气就重,你应该知道,厉鬼染了煞气之后,会变的很厉害,现在我大概能猜出,其他人不接你这个任务的原因了。”

  我这么一说,方想顿时没话了,因为我的话都没说错,所以他无力反驳。

  这里要说一下,阴司是不进入人间的监狱收魂的,因为阴司也怕染上煞气,一旦厉鬼或者是魂体染上了煞气之后,就会失去理智,虽然会变的很厉害,但是慢慢就会彻底迷失,最后变成只知道杀人的煞鬼。

  “先吃饭吧,晚上我们去实地勘测一下,争取遇上那个老头子变成的厉鬼,直接封了拉倒。正好,测试一下我新葫芦的威力。”

  一边吃饭,方想到底还是个年轻人,而且居然也玩DOTA,和黑蛋没两句就聊开了。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什么英雄啊,出装啊,技能啊,听的我一愣一愣的,根本就听不懂。

  吃过饭后,到了晚上8点半左右,监狱已经彻底结束农活,所有的犯人回到自己的牢房里。方想带着我和黑蛋去见秦监管,一走进监狱的大门,我立刻听见了一阵低沉的脚步声,这脚步声可不是人走路的时候,鞋子的声音,而是鬼的脚步声。

  说来普通人可能不信,厉鬼不都是飘着的吗?怎么会有脚步声呢?其实不然,染上了煞之后,厉鬼浑身就好像是穿上了一件铠甲一般,虽然能够提高它们的道行和实力,保护魂体,但是却丧失了飘浮的能力,只能和人一样在地上走。

  但是毕竟这是厉鬼,灵觉不强的话,肯定是听不见的。如今我一进入监狱就听见了这脚步声,说明,这个老家伙肯定在这监狱内,但是几秒钟后,脚步声就消失了,我猜测,要么是这个厉鬼停止了移动,要么就是暂时消失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黑蛋,他皱了皱眉头说道:“刚刚好像听见一阵脚步声,没听清。”

  我一愣,以前黑蛋的灵觉一直比我强,毕竟它是妖怪,可是这一次却是我比它听的仔细,难道说明,我比它灵觉强了?当然也有这个可能,因为我的心头血回来了,如今可以说是恢复到了最好的状态。

  很快方想就带着一个看起来40多岁的中年人走了出来,这个中年人穿着黑色的制服,个子大概1.70米,有一点胖,不过看起来还是很精明,而且有些阅历城府的人。

  “你们就是方想找来的吗?我叫秦谷,是上海人,也是如今白茅岭监狱的日常监管。方想已经带了好几批人来,不过事情如今越来越严重了。你们两个年轻人,能搞定吗?”

  这个其实不怪秦谷,毕竟他不是我们圈子里的人,不认识我也是正常的。此时方想正想介绍我,我却摇了摇手说道:“我叫端木森,这位是我的朋友黑蛋,我们两个有些小本事,请带我们去老头子生前住的牢房看一看。”

  在我看来,没必要夸的自己多厉害,名声都是做出来的,本事都是靠自己展示的。

  秦谷立刻安排人带着我们三个,进了监狱,一路走过去,虽然不是重度看守,但是狱警也不少,一个狱警带我们到了一间比较偏僻的空着的黑暗牢房前,不过他却没有靠近,而是站在了远处。

  “你怎么了?来开门啊!”

  方想皱了皱眉头说道,我却看见狱警的脸上露出惊恐的表情,显然是知道这里面不干净,害怕的,这个狱警估计年纪也不大,平时在这种轻度看守的监狱也没经历过很多怪异的事情。我笑了笑,伸出手说道:“你就在这里看着吧,我们自己进去就行了,钥匙给我们。”

  狱警看了看腰间的钥匙,按照规定钥匙是不能给外人的,他还是大着胆子走了过来,站在我们身前,靠近铁门的时候,慌乱的连钥匙都抓不稳,好不容易找到了正确的钥匙,连续开了几次,都没能打开牢房。

  “你别紧张,我们在呢。”

  我宽慰地说道,年轻的狱警点了点头,最后当牢房的门打开之后,他快步往后退。我却没有直接进去,而且一把拉住了方想。

  “手电筒,不要急着进入,这牢房里估计不干净!”

  我接过方想递过来的手电筒,对着里面一扫,光芒在里面一掠而过,果不其然,当光芒一扫而过之后,里面顿时有一丝丝的黑气往外冒,不过不多。

  “里面没有厉鬼,不过肯定有厉鬼停留过,所以这里有鬼气,你们留在外面,黑蛋你保护他们。我先进去,看一看。”

  我一步跨入了牢房内,先放出了黒木,黒木在牢房内飘来飘去,过了一会儿之后对我说道:“很奇怪,没找到厉鬼的痕迹,只有一些鬼气。”

  按理来说,无论是不是染了煞,厉鬼只要接触过的地方,都会有一些细小的痕迹,普通人看不见,但是我们通灵人士,还有厉鬼肯定看的见。

  可是现在黒木说什么都没发现,这让我有些奇怪。

  就在我检查了一下简单的牢房之后,猛然间听到监狱内有警报声响起,我一惊跑了出来,看见年轻的狱警正打开对讲机,里面传来喊声:“B区一个犯人死了,快来支援!”

  我一愣,随后关了门,一群人跑到了监狱的B区,看见三四个狱警已经赶到了,还有秦监管,围着一个牢房的大门。

  我走进一看,一个看起来中年30多岁的犯人死了,躺在了地上,奇怪的是,他的眼睛被挖走了,舌头还被人割下来了。

  “肯定就是那个老头子干的,肯定是!”

  年轻的狱警心理压力太大,此时大喊了一句,满脸惊恐。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