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五章 监狱鬼影

  因为救亡者遭到重创,因此十常侍也消停了不少,幽冥府也暂时没来找我,估计也是想避避风头。回到了日常的生活中,还是老样子,虽然房子还在建,估计还要一两个月才能完工,不过我也要办公啊。

  于是直接在酒店里租了一个临时的小会议室,这段时间在外面跑,很多报告都没有写。还有很多任务和委托还没分析,虽然现在阴阳代理人协会是一盘散沙,但是随着我的名气越来越响,关键是灵异圈都在传大叔没失踪,而且本事更大了,因此好几个小的分会都拜托老高,希望能够重新回来。

  我是没什么意见,不过既然协会里有了好的气象,因此我准备加一把力,争取将已经变散的阴阳代理人协会给整合起来。

  办公了一周之后,我坐在电脑前,揉了揉眼睛,背后的黑蛋正对着耳麦喊道:“我了个去,猴子会不会玩啊?辉耀都不出,你是有多傻啊!老牛你那也叫沟壑?放的是空炮吧!一群垃圾!”

  最近黑蛋这货迷上了一款叫做DOTA的即时战斗游戏,反正我是不喜欢,黑蛋总是喜欢用里面的狼人,用的还特别菜,每次这个英雄被搬了,就骂人。

  我听的都烦,说他也不听,我也戴上了耳麦,正想放松一下,听听歌什么,看了好几个任务完成情况,都不是很好,北京那边还有一个阴阳代理人被厉鬼杀了,一大摊子事情要弄,搞的我脑袋都要炸了。

  细想起来,以前单纯出任务,赚钱,那日子比现在舒服多了,虽然现在不用和厉鬼拼命,但是让我天天工作,我自己都嫌烦了。

  就在这时候,QQ上跳了一下,我的QQ上有不少是一些过去曾经委托过的雇主,还有一些是情报贩子,毕竟现在是网络的时代,很多委托都是靠网络来完成的。

  我就总是网购,前一阵子,还从淘宝上买了一件道袍,想装装逼,结果收到货后一看,尼玛和图片严重不符,我投诉那个卖家,卖家居然还说我眼睛瞎了,自己不看清楚,气的我差点没直接灭了这个无良卖家。

  这个在QQ上找我的人,叫方想是一个任务外包人,所谓的任务外包人其实和过去妖姬没暴露身份的时候做的事情差不多。

  就是类似中间人,找到一些薪酬高的任务,外包给我们阴阳代理人或者是道士,然后从中间抽取份子钱。

  大部分任务外包人都很黑,而且很不负责,不过这个叫方想的人还不错,过去合作过几次,还算比较靠谱。

  他发了个笑脸的表情给我,然后说道:大哥,好久没见了,现在你可是大名人啊,我都找不到你了,听说你在台湾搅得天翻地覆,真是厉害啊,小弟佩服啊!

  我坐在电脑前,撇了撇嘴,回复道:都是虚名,没钱赚都是假的。怎么说?你小子是不是有活儿搞不定,想到我了?

  过了一会儿,方想发了一张图片给我,我一看,是一张照片,拍的是一张A4纸,上面写着,灵异外包案,在白茅岭监狱祛除脏东西,我看了看酬劳,也不少足有50W,应该是有厉害的鬼怪,而且监狱这种地方,肯定是不干净的,所以,有些脏东西也是正常。但是给的价格确实不错,如今我本事也不小,心头血也恢复了,天天坐在电脑前办公人都要疯了,所以已经决定接下这个案子。

  我回复道:怎么分?

  方想回复道:和您老做生意,肯定不能亏了您,五五开就是了,反正我不干活,就是跟着疏通疏通关系。

  一般来说,外面的外包任务都是四六开的,有的甚至是三七开,外包人拿的多,因为毕竟生意是他们接下来的,方想这家伙还算上路,而且我估计肯定是这个厉鬼比较厉害,别人搞不定,才会想到我的。

  我对着电脑微微一笑,打了个:好,下午见面,电话联系。

  之后我站起身来,伸了个懒腰,拍了拍黑蛋的肩膀,黑蛋摘掉了耳机,疑惑地看着我。随后我说道:“有生意了,走吧。”

  黑蛋点了点头,接着对着麦克风骂道:“一群垃圾,老子不和你们玩了,下次练练好,老子强退了!”

  接着这货直接关了电脑,我不得不说,黑蛋打游戏,真是霸气。

  白茅岭监狱建于40年前,整个监狱关押了差不多2000位罪犯,不过不是重罪罪犯,所以看管的并不是非常严格,而且,因为周边是上海的蔬菜基地,和残弱儿童,孤寡老人福利社区,所以还是很热闹的。

  但是就算再热闹也是一个监狱,我和黑蛋下午到了白茅岭监狱附近,见到了方想本人。他是一个25岁的青年,长的有些猥琐,灵觉不强,勉强能够看见鬼,小时候也是苦出身,后来经人指点,做了灵异任务的外包人,如今收入也是不错,而且人缘也好。因为,他每次都会很负责的在发任务之前将资料收集全,所以很多阴阳代理人和散客都愿意和他合作。

  前几年,上海,和周边发生过一些灵异案件,其中有几件还是涉及到有道行的厉鬼,他主动找我合作,几次之后,大家也算熟人了。

  “大哥来了啊,我们先找个地方吃中饭,边吃边聊。”

  他很客气,一口一个大哥叫着,我和黑蛋点点头,被他拉进了附近一户农家乐里,叫了几个当地的菜之后,方想就开口说道:“大哥,这一次恐怕你要住在这里几天了,事情有些棘手啊,我之前找了几个道士来做这个任务,结果几个道士一来,看过现场之后都不干了,我没办法,才找到你的,我也知道你忙,但是这个任务你一定要帮忙啊。”

  我一听这话,心里一愣,看来还真是有难处才想到我的啊。

  “什么任务仔细说一说。”

  我问道。

  方想点了点头,给了我一个小本子,这是方想的一大优点,每一次的任务从开始,到解决,他都会记录下来,他说在未来,他老了,还能靠这种灵异本子赚一笔钱。

  我直接翻到最后,那里记录着任务的经过,上面写着:5月6日,通过秦监管接下了这个祛除厉鬼的任务,地点是上海白茅岭监狱,开价50万,是一笔肥差,而且并没有人死,只有几个目击者看见厉鬼。

  5月7日,西山那边的凤九说来看看,还带来了两个朋友,我带他们进入监狱,在最底层的监狱里,见到了几个目击者,和秦监管说的不同,这几个目击者居然已经开始陆陆续续死亡,死的时候,身体就好像变成了木头一般,一点生机都没有。凤九当天就说这个委托做不了,于是带着人离开了。

  5月10日,我已经拖了三天了,秦监管来催过好几次了,让我赶快驱鬼,我又找了好几个散客,包括南疆过来的毒龙家老三,可是都说做不了这个任务。而且,又发生了好几起目击事件,目击者都在我们见面之前,莫名其妙死亡。

  日记到这里哑然而止,对面的方想看着我,显得有些紧张,我将笔记本合上之后,看了看他说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厉鬼,你们都没弄清楚?”

  我这么一问,对面的方想先是点了点头,但是点头的时候很犹豫,这说明他肯定还有事情没对我说,心里在斗争。

  “方想,你是一个口碑很好的灵异任务外包人,如果你不说实话的话以后很多人都不会和你合作的,一次名声搞臭了,以后就没那么好混了,你是不是有什么没对我说?”

  我一边吃饭,一边看着方想。

  他咽了口口水,想了想之后说道:“我,我其实知道那个厉鬼什么样子,因为,我在监狱里勘察的时候,留宿过一个晚上,看见过他,是一个可怕的老人,穿着老式的囚服,没有眼睛,嘴巴,和一双眼睛都是空的,还有黑水从他头上往下流。当时它发现我之后,想追杀我,我好歹也是圈子里的人,逃到了看守房间,才算躲过一劫。但是大哥,你也知道,如今看见厉鬼的人都死了,我不想死啊,你能不能帮帮我啊!”

  原来症结在这里,怪不得这家伙来找我,而且还是五五开分账,原来是自己也惹上脏事了啊!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五章 监狱鬼影”

  1. 回复 2016/07/20

    五五开

    钱还有我的份?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