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五十二章 一生为一字——义!

  “你,你怎么又从我的身体里出来了?”

  我看着罗焱站在我的面前。

  “因为你没出息!因为你给我们这一脉丢脸了!我警告过你,不要听黑渊那个混蛋的话。你把老子的话当耳旁风?”

  罗焱一声低吼,我感觉阴间的地面真真实实地震了一下!

  “你是谁?怎么在老娘的地盘上冒出来了?”

  孟婆看着罗焱,显然是不认识罗焱。不过说来奇怪,罗焱一出来,那种孟婆带来的气场就一下子轻松下来了,好像消失了一般。

  罗焱缓缓转头,他看了孟婆一眼,一抬手,随后我看见阴间的天空中,有一张硕大的阴阳双鱼图幻化出来,就在我的头顶上,就好像是一片黑暗中唯一的色彩,看的我整个人都惊呆了。

  此时对面的孟婆也惊呆了,竟然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道力?这是道家最基本的双鱼图,却也是轮回,因果最初的状态,我为什么从来就没见到过你这样一号人!“

  孟婆说的话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罗焱一跺脚,天上的阴阳双鱼图缓缓落下,孟婆往后急退。罗焱冷笑一声说道:“我教训我的徒孙,你在这里,难道是在找死?把蒋天心的魂魄给我拿过来!快点!不然,我毁了你这六道轮回,因果之门!”

  孟婆听到此话,面色苍白,一转身,身上的衣服变成了白色,冲入了轮回之门内,将师傅的那一道魂魄给带了过来,送到了我的身边。

  随后灰溜溜地钻回了轮回之门内,四周的魂魄早就在阴阳双鱼图出现之后,消失不见了。

  我看着消失的孟婆,看着身边师傅的魂魄,看着面前这个叼着烟,面相普通的男子,皱着眉头,说道:“罗焱,如果你这么厉害,为什么不出手直接灭掉百里长风?为什么你总是躲在我的身体内?为什么你不直接来救我师傅,为什么!”

  这一直都是我的问题,一直也都是我心里的问题。

  大叔如今40多岁了,可是道行已经站在了中国灵异圈的头面,罗焱,我的师祖,即便是灰色的魂魄就能吼的孟婆不敢还手,而我呢,我已经20岁了,可是什么都做不成?

  我低着头,双拳紧紧地握着,低声说道:“我不知道自己的来历,不知道为什么我们这一脉这么厉害,甚至不知道为什么你和黑渊会在我的身体内?我什么都不知道,我没出息,可是我怎么知道你什么时候出来?我能去求谁?谁会帮我?师傅死了怎么办?你来告诉我,为什么我那么特殊,你来告诉我,我到底是谁?”

  我几乎是对着罗焱咆哮道,我知道这一刻的自己一定很任性,我也知道,这一刻的自己一定非常不可理喻,如果不是罗焱出现,或许我就死在这里了,他救了我,可是我却还在对他咆哮。

  可是,我真的想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特殊?我想知道自己是谁?我活了20年啊,20年,我只知道自己叫端木森,其他什么都不知道!

  罗焱看着我,此时的黑暗大地上,只有我们两个,他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袋说道:“如果我告诉你,你所在的这个世界,其实不过是无数世界中的一个,如果我告诉你,是我用命换了你的命,你会不会心里好受一点呢?”

  我一愣,抬起头,看着罗焱。

  他平静地看着我,说道:“你的身体里,流着很多人的血,其中也有我的血,还有我好兄弟的血。你那么特殊,是因为你从出身开始就寄托着我们所有人的希望,我们很多人都在默默地保护你,包括天心,包括老骨头,包括我,包括断情人。你是我们的希望,我们希望你能够坚强的成长起来,我们离开你,是因为我们不希望你变成温室里的花朵。”

  我听的一愣一愣,但是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你只需要知道,你是蒋天心的徒弟,你是我罗焱的徒孙就够了。将来有一天,你会知道,自己的存在是多么的伟大,将来你要接受的压力,比现在强过百倍。这片阴间,阳间,天下,不过都是虚浮的世界而已,你总有一天会看见真正的天,看见真正的大地。”

  罗焱微微一笑,随后一伸手,将我揽入了他的怀中。

  “师祖,在帮你一次,你带着天心的魂魄返回阳间。百里长风,我来杀!你负责复活天心,或许这一次我发力之后,就会永远消失了,但是你要记住,你最大的武器在你的心里,在你的血液里,在你的灵魂中。”

  罗焱缓缓退后,一把拉住我的手,抬起头,表情瞬间变的杀气凛然:“走!”

  此时在一辆黑色的轿车里,百里长风满脸冰冷,因为他刚刚感觉到了来自阴间三个小道士的生命消失了,因为他们的魂玉都碎裂了。

  已经多年没有恐惧感的百里长风,今天没来由地感觉到了恐惧,这让他自己都感觉很好笑。

  “还有多久到陈新林的豪宅?”

  百里长风问道。

  “长老,还有10分钟,我们只要控制住了蒋天心,徐福被您打伤,肯定不敢来了,端木森就是一个小家伙,不足畏惧,我们杀了就是,全力搜捕徐福。您这一次又要立下大功了!在救亡者里的地位肯定还要往上升呢!”

  一个下属拍马屁道。

  百里长风坐在轿车里,面色却很阴沉,看着外面的道路,一言不发。

  此时陈新林的豪宅内,陈新林焦急的不行,因为刚刚收到情报,百里长风来了,救亡者的长老要来,他知道肯定是蒋天心的事情暴露了。

  此时要是他还留下来,肯定就是一个死,但是心里的道义还是不愿意让他离开,到底是要义气还是要命呢?

  就在此时,一个手下跑进来说道:“老大,还是没有发现端木森回来的迹象。”

  陈新林紧张的不行,听到这话,他马上挥了挥手,让所有人都退了出去。自己看着背后的冰库,双手紧握,紧张的手心里的汗都往外冒出来了。

  “轰隆!”

  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一阵巨大的声音,接着陈新林面色大变,却看见一个男人走了进来,穿着黑色的风衣,但是浑身是伤,有些地方还有崩开的伤口。

  徐福站在陈新林的面前,挥一挥手说道:“我来保护蒋天心,你们普通人快走。下面这里就不是你们能待的地方了,我们的战斗,不是你们能参与的,快走吧。谢谢你为天心小子做的事情!”

  陈新林看了看他,又看了看背后的冰库,最后深深叹了口气,跑了出去,随后很快带着自己的手下跑了出去,坐上车离开了。

  徐福搬了个椅子,坐在豪宅的门前,一个人,手边放着一张照片,他看了看自己碎裂的骨架,脸上露出一丝苦笑。

  “诶,通天会的家伙,一个个都不省心,认识你,认识小森,认识罗焱,你们仨都不让我省心,一个个非要弄死我才算完。”

  他一边说,一边哈哈大笑起来,因为他看见百里长风的车子来了,猛地站了起来。看了看放在手边的照片,照片上有很多人,文质彬彬的蒋天心,一脸不满的罗焱,还有当时的他,手上拿着一本花花公子杂志。

  “不过,说真的,认识你们这群家伙,真是很开心啊。比我活了几千年的时间加起来还要开心!死就死吧,反正很早之前我就该死了!”

  徐福双手冒出金色的火焰,一声低吼,浑身再次燃烧起来。

  百里长风从车子里走了出来,看着面前的徐福,露出一丝不屑说道:“你还真敢来找死,上一次难道输的还不够惨吗?”

  徐福抬起头,仰天长笑:“我这一生,从不虚伪,我是魔,上一世,我乃魔尊。岂是苟且之人!今日我不会让你走进去一步,有我在一刻,你就休想动蒋天心!吾为魔,敢逆天!何人如我潇洒,何人如我纵横!哈哈哈!”

  这样的笑声冲上天空,在天空中徘徊。

  百里长风脸色一沉,他这辈子最讨厌的就是这些妖魔鬼怪,说什么潇洒,自由,其实都是放屁,在他看来,只有,力量,权力,才是真实的。

  “哼,找死!”

  他冷哼一声。

  就在此时,徐福背后的豪宅天空中,猛然间露出一张巨大的太极圆图,黑白两色的太极图,在不断地旋转。

  徐福看着天空中的太极圆图,哈哈大笑起来。

  “来了来了!”

  整个豪宅顷刻间崩塌,随后,一个灰色的身影走了出来,脸色冰冷地看着百里长风说道:“百里长风,皮痒了是吗?”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