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四十九章 玄冰中的男人

  竹联帮,如今台湾的三大势力之一,与四海帮,天道盟并称为台湾的三大黑帮。其前身是于1953年成立的中和帮。

  如今的竹联帮,势力并不仅仅局限于地下,很多帮派内的高层分子,开始从政,有的甚至当上了立法委员,可以说,势力范围非常广,而且人脉也多。

  不过,即便如此,也改变不了它黑社会的性质,说的难听点,就是准备披上羊皮的一头狼。

  陈新林是竹联帮的二公子,当然,并不是如今竹联帮帮主的二儿子,而是帮里的第二把交易,因为陈新林还算年轻,而且很有手段,文化也高,据说是在美国的耶鲁大学心理学和社会形态学双学位博士回来的,所以,帮派里的人都尊称他一声二公子。

  这个陈新林要见我,多半是没什么好事情。不过,目前我的处境也很困难,偷渡过来之后,徐福和百里长风火拼了一场,莫名失踪,如今我算是孤家寡人一个,既没有支援,又没有什么靠山,更别提找到大叔了。

  所以,既然处境已经很糟糕了,我干脆无所谓了,谁来找我,我接着就是了。

  拉着还是胆战心惊的老屁,我们两个人,跟着这群人,坐着他们的黑色商务车,一路开到了台中市,之后转进一幢一看就是豪宅的房子内。

  一路上,我们两个的眼睛都是被蒙着的,不过对我来说一点屁用都没有,黒木一路跟着飘了过来,怎么开的,门牌号都记住了。

  下车之后,黒木在我耳边一说,我微微一笑,被人拉着走进了豪宅内,一进入豪宅,转进了客厅之后,我们脸上的黑布才被取下来。

  老屁是一脸的吃惊和害怕,而我则平静了很多,客厅很大,地上铺着真丝的地摊,欧式的宽大沙发,一看就是真皮的,而且至少几十万。

  整个房子都是欧式的构造,从房子的外面建筑,和房子内部的内饰,都是非常奢华的风格。不过唯一不同的是,这个房子内密布着一股烧焦的气味。

  但是,又没见着哪里着火了,因此我才会感到奇怪。

  此时从客厅外面走进来一个男人,看起来35岁左右的样子,身上穿着暗红色的睡袍,长相倒是比较普通,不过戴着金丝边的眼镜,和我印象里那些浑身纹身,动不动亮刀子的黑社会外貌不太一样。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新林,目前来说是竹联帮的二公子,也就是二当家的。你就是端木森吧,久仰大名了。”

  他对我微微一笑,然后打了个响指,很快就有仆人端着咖啡和茶走了过来,放在了我们的面前。我身边的老屁依然很害怕,但是此时算是强行镇定了下来。

  我能理解他的心情,本来就是一个在竹联帮下面混日子的小蛇头,如今居然见到了竹联帮的二当家,那感觉就好像是士兵见到了将军,而且,这个竹联帮的二当家只要说一句话,老屁的命肯定就没了,他怎么会不害怕呢?

  “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我问道,没有动桌子上的咖啡,虽然现在的我口很渴,很想喝。

  “因为一个人在我这里,而且是一个和你息息相关的人,确切点说,他已经在我这里昏迷了很久。我也藏了他很久,如今百里长风已经不把我们竹联帮放在眼里了,所以我觉得有必要让你和他见一面了。”

  我心里就好像是被人狠狠地打了一下,表情瞬间凝聚了下来。

  因为,我已经猜到那个人的名字了,那个我思念了很久的人,那个多年没见,我一直盼着他回家的人。

  我盯着对面的陈新林,深深地看着他的眼睛,一字一句地问道:“我的师傅,蒋天心。在你这里?”

  陈新林站了起来,双手插在睡衣的口袋里,走到了我的身边,拍了拍我的肩膀说道:“来吧,我带你去见见他,如果口渴的话最好喝一口热咖啡,因为等一下会非常冷。”

  我没听懂他的意思,不明白为什么他要对我说,很冷。可是,当五分钟后,我们站在陈新林的豪宅地下的时候,我看见一个巨大的冰库,寒气从铁门的边缘往外渗,这个地下冰库位于地下五米深的地方,平时是为了给陈新林储藏豪宅的备用食品,还有一些名贵的药材,但是,如今里面储藏的却是一个人。

  当陈新林打开冰库之后,我站在冰库的门前,看着巨大的铁门一点点拉开,有白色的光透进来,照在我的脸上,寒气扑面而来,我的脸上寒风就好像是刀子一样割在我的脸上。

  有仆人想要为我披上棉袄,但是我却已经一步步走向了冰库,在冰库的中央,有一块巨大的寒冰,一块足足有2米多高的玄冰。

  晶莹剔透,如同玻璃一般,但是玄冰的温度却比普通的冰块还要低的多,远远低于零度。

  我穿着单衣,走进了白色寒气飘逸的冰库内。

  站在了玄冰的面前,这一刻,我看见一个人被冰封在了玄冰之中,那样熟悉的脸,那样熟悉的感觉,这个世界上,我最亲的人,就这么被封在了玄冰之中。

  我站在玄冰之前,伸出手,十根手指按在了玄冰之上,睁大了眼睛,轻声呼唤:“大叔,你怎么会,怎么会在这里?”

  透过玄冰,我看见大叔的胸口,有一道从心口一直延伸到腹部的巨大伤口,绝对致命的伤痕!

  “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为什么会受这么重的伤?为什么要冰封住他?给我打开,打开啊!”

  我举起拳头,就要打向玄冰,却听见背后的陈新林厉声地呵斥道:“如果你这么做,就是害死了蒋天心,住手!”

  我抬起的右手却没有落下,转过头,看着背后的陈新林。

  他叹了口气,挥挥手让所有人都离开了冰库,只留下我和他,随后他走到我身边,平静地说道:“冰封住他,是因为这样才能救他,如今的他如果放在医学上已经算是死人了,心脏停止跳动了,脑袋还没死,不然就是彻底死了。我和蒋天心很早前就认识他了,那时候我还在台湾读书,仇家找来了一个恶道士,放厉鬼来杀我,因为我其实是如今竹联帮帮主的私生子。要不是那时候来台湾做任务的天心,或许我已经被厉鬼害死了。我这条命是他保住的,所以,前几个月,他重伤逃到台湾来,我才瞒着那个死老头子,救了他。不过当时发现他的时候,就已经奄奄一息,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快撑不住了。之后,我托了一些关系,找到了几个道士,他们告诉我,如果用玄冰封住蒋天心的身体,或许还有一丝希望,因为天心的自我修复力强,他毕竟道行还深。只是,他的三魂七魄之中已经有一魂飞入了阴间,他才一直醒不过来,一直昏迷着。”

  我一听这话,立刻急了,喊道:“那就招魂啊!”

  对面的陈新林拍了拍我的肩膀,无奈地说道:“本来是要招魂的,但是百里长风来了台湾,台湾灵异圈没人肯帮我,最多只是保持沉默,不告诉百里长风天心在我这里。而且,到了如今,五七都已经过了,魂魄搞不好已经入了轮回,可能,救不回来了……”

  陈新林没有说错,五七一过,要么变成厉鬼,要么坠入黄泉,要么进入轮回。大叔的一魂飘入阴间,没有及时被玄冰锁住,即便只是一魂,但是大叔道行高深,黄泉不敢收,也不可能化作厉鬼,很可能已经入了轮回,一旦入了轮回,就再也救不回来了,因为不知道投胎在什么生物的身上了。

  “我去阴间,把他的魂魄带回来!”

  我冷冷地说道,却听见身边的黒木对我说道:“小森,你可想好了,轮回之门,是孟婆的地盘,她虽然是女性,可是脾气也不算差。但是孟婆有一个底线,入了轮回的魂魄,等待投胎的,就绝对不能回头,若是有人强行抢夺,孟婆便会大怒。我听说,曾经有一个高级阴司问孟婆索要魂魄,结果,那个阴司被孟婆一只手就灭掉了,直接扔进了畜牲道。这件事,连幽冥府都不敢管。你去问孟婆要人,那就是找死!”

  黒木说的一点都没错,但是它也明白,我已经下了决心。

  转过头,看着玄冰之中的大叔,我低着头,轻声说道:“当年大叔为了救我,损了30年寿元,染了一头白发。如今,我怎么可能看着他死呢?”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