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四十五章 海之殇

  “别紧张,人不是我杀的,我也不会为了一个船长的位置,害了自己的一生,这么直截了当地告诉你们,是因为我要告诉你们,人不是我杀的,而且,绝对不可能是我杀的。”

  陈沉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说这话的时候,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老话说,不怕真小人,就怕伪君子。

  陈沉是个真小人,我相信他说的话,他肯定没有杀船长,那么那个伪君子又是谁呢?真凶到底是谁呢?

  如今尸体还没好好的检查过,我还得不出太多的结论,至少刚刚我没在船长的身体上感觉到鬼气,这说明船长死前没有接触过厉鬼。

  没有明显的外伤说明,不是被暴力谋杀,那么得出的结论只有两种了,要么就是毒杀,要么就是类似身体机能衰竭后的突发性死亡。

  “你之前说你看见过白色的鬼影?怎么回事,仔细点说。”

  我开口问道,普通人怎么可能看见厉鬼,除非厉鬼现身,或者是那个根本就不是厉鬼。

  “那是在船长告诉我,他总是梦见一个恐怖的白衣男子想要掐死他后,那时候我们是靠在基隆港的,晚上我睡不着,就到外面走走,想找个小酒吧喝一杯。不过当时路过港区码头的时候,远远地就看见一个白色的鬼影站姿我们的船头上,我当时也很吃惊。不过像我们这种跟着货轮在全世界转的人,对这种东西多多少少都听说过一些,所以当时以为自己撞了鬼,就离开了。不过第二天我就听老万说,他又梦见了那个白色鬼影的事情。我想,白色的厉鬼肯定是存在的。”

  他这话说的很笼统,等于什么都没说,不过这船舶我转悠过,的确是没发现什么鬼气之类的东西。

  “咚咚咚……”

  就在此时,我听见背后的门后面传来了一阵敲门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急躁。老屁开了门之后,走进来一个海员,他瞟了我们一眼后说道:“大副,二副带着几个人,说是要将船长的尸体抛入海中,进行海葬!”

  我一听这话,心中顿时“咯噔”一下,脑子里立刻有了一些奇怪的念头。

  陈沉的眉头微微一皱,站了起来,跟着海员走了出去,我们三个也跟着走出了房间。老屁在我耳边说道:“海上出事,一般都是靠岸之后,对死者进行调查,有海警来处理的。这个文远公怎么这么着急?”

  老屁的话也是我心里所想的,他太着急了,人才刚死就要来什么海葬,颇有毁尸灭迹的嫌疑啊。

  我们走到船舷附近,看见二副文远公带着好几个人正准备将船长老万的尸体扔进海里,我能看出他眼睛里的焦急,这种焦急我在很多嫌犯的眼睛里见到过,那种想要尽快毁灭证据的眼神。

  我想要走过去,却看见几个身强力壮的海员挡在了我的面前,不让我过去,海风和雨水拍打在他们的身上,我扁了扁嘴,大声说道:“文远公,我在上海的时候,是刑警大队的特别警员,调查这一类的案子最在行了,你难道不想知道船长是怎么死的吗?”

  谁知道,我这么一喊,文远公反而一把将船长的尸体给扔了下去,我看见身体被白色布条包裹的尸体,掉进了水里之后,捡起了一大片的水花。

  “杀人灭口,毁尸灭迹!”

  陈沉冷冷地说道,他这么一说,文远公附近的海员一个个立刻暴动起来,指着陈诚一个劲地骂,甚至还要冲过去打他。

  场面一时间非常火爆,陈沉往后退,退到了船边上,他脸上还是带着冷笑,一副胜利者的嘴脸。现在船长死了,他成为下一任船长的机会最大,自然是胜利者。

  就在这时候,我看见混乱的人群背后,一个人挤了过来,结果人群之后,冲向了站在栏杆边上的陈沉,这个冲过来的人,居然是文远公!

  “文大哥!”

  水手们都惊呆了,连我们都惊呆了,眼看着文远公一声大喊,双手抱住陈沉的身体,一跃而下,两个人一起掉进了海水里。

  “快救人,快救人啊!”

  我听见人们大喊,一个个水手跳入了海水之中,更多的人放下了绳索和救生圈。我跑到船舷边上,看着文远公和陈沉两个人抱在一起,一起沉入了冰冷,黑暗,翻滚的海水之中。

  几分钟后,水手们一个个浮上了水面,接着我看见风雨渐渐的平息了下来,刚刚还在搅扰我们的热带风暴,此时竟然慢慢地平静下来,天空中竟然放出了阳光。

  这种诡异的变化,让我和老屁吃惊不已,只有徐福一脸平静地看着放晴的天空,冷冷地说道:“百里长风喜欢的把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三个人的死,和他都有关系。”

  就好像是验证了徐福的说法一样,当我们的货轮靠向岸边之后,船员发现了一封放在船长办公室抽屉里的纸条。

  上面写着:如果不想让这一船的人死,你,文远公,陈沉最好全都死在这片海里。否则你们永远都靠不了岸。帮助我的敌人,就要付出代价。

  这一个纸条不知道是谁留下的,但是我知道,这肯定和百里长风有关系。

  这件事情上没有谁对谁错,或许老万和陈沉他们中饱私囊是错的,但是他们也为了自己的船员牺牲了自己,老万的房间里发现了一些唐门的毒药,就卷在他一直抽的烟斗里,所以死的时候,我没在他房间里找到任何的毒药,因为都已经烧毁了,吸入他的肺里。

  当我们走下船,趁着夜色,在老屁的安排下,进入基隆郊区的时候,我回头看着越来越远的港口。心中多少有些沉重,百里长风真是一个可怕的敌人,这个可怕并不仅仅是指,他的手段和道行,更是指他的心灵,太狠毒了。我和白骨就是来一次台湾救人,但是这一路过来,已经死了太多的人。徐福杀死的三队杀手,偷渡的那些人,还有那一人一鬼,接着还有船上的船长,大副,二副。

  因此,到了基隆之后,我就决定要和老屁分开,这是为了保护他,也是为了方便那我们行动。但是,我们答应老屁的事情还没办到。

  徐福和我找了一个落脚点之后,我接到了老屁打来的电话,之前我们来的时候答应过他,要帮他解决这里的地头蛇,要让他当上这一片的黑帮头子。

  老屁约了他这一直看着不爽的那个地头蛇今晚在基隆市区见面,说是要谈一桩大生意。本来杀人这种事情,并不是我的专长,过去也是让黑蛋下手的,但是今天没办法,徐福不肯出面,那只有我动手了。

  临出门前,徐福一边整理行李一边对我说:“要是看见一个穿白衣服的男人,不要交手,直接跑。”

  我一愣,还想多问一些,口袋里的电话又响了,老屁就像催命鬼一样拼命打我电话。我接了电话之后,看了看外面漆黑的天,背着吉他箱走上了街。

  叫了个出租车后,我在三十分钟后,出现在了基隆失去一家酒吧的门口。还别说,基隆晚上还在很热闹,而且美女也多,晚上的酒吧热闹的不行。

  我从出租车上下来后,老远就看见了站在路边上,焦急等待的老屁。这货刚刚和我分开几个消失,竟然就换了一身行头,西装笔挺的站在路边上。

  我身上没有台币,一次还让他过来付的钱,顺便从他那里坑了点新台币用用,在这里人民币不怎么流通。

  “那个该死的家伙就在楼下,一会儿,一定要干掉他哈!”

  老屁勾着我的脖子,害的我也变成了一副流氓样。老屁带着我从VIP通道走进酒吧后,一路前行,进入了包厢卡座内,这个酒吧是K房和迪厅合一的,有钱人就直接在K房里玩小姐,我一走进包厢,先看到一群大胸的台妹,接着是几个站着的黑衣保镖,最后是坐在沙发上的两个男人。

  一个是胖子,满脸横肉,脖子上,手上都是金项链,抱着两个美女,又亲又摸的,另一个男人,则显得有些格格不入,是个年轻人,穿着一身黑色的风衣,身边的美女靠近,却被他推开了,我一进门,就感觉到他盯着我。

  这种感觉,很不友善!似乎是个圈子里的人,不过藏的挺深的。

  我和老屁一进来,胖子就让四周的女人和手下都出去了,包厢内一时间安静了下来,胖子看着我说道:“你就是那个大陆老板啊?看起来不像很有钱啊。”

  老屁正要说话,胖子身边的年轻人忽然开口道:“端木森,你什么时候成了大陆的老板了呢?”

  我一愣,这个年轻人竟然认识我!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百四十五章 海之殇”

  1. 回复 2016/08/18

    路人

    每次遇到敌人都是很诡异的开局 然后敌人很容易的打败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