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四十四章 船长死了!

  奇怪的乌云在出现了几十秒后彻底消失,但是那样壮观,灵异的场面,我绝对不会忘记。

  拖着满是雨水的身体,和一颗震惊的无以复加的心灵,缓缓走回了船舱内,我和老屁两个人到现在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我好歹也是见过一些世面的人,看过龙气,见到过妖兽,还和吸血鬼,狼人交过手,还在阴间见到过陀罗木,但是全都没有今天给我带来的震撼那么强烈。

  徐福随后走进船舱内,将雨衣脱下来之后,他身上火焰一蹿,身体就烤干了,接着走到我面前,低着头看着我说道:“这就是我和你师傅一直在对付的人,你现在明白为什么蒋天心不让你加入了吧。诶……”

  我木讷地点了点头,我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大叔一直不让我参加这场战争的原因。

  “老屁,你告诉船长,如果不想死就尽快强行靠岸,不然的话,在海上飘个一年都有可能。”

  老屁听到这话后,还是愣着,直到被徐福踢了一脚之后,他才惊醒过来,连滚带爬地冲出了船舱。

  “后悔吗?”

  徐福坐在我对面,看着我问道。

  我一怔,抬起头看着他,问道:“后悔什么?”

  徐福笑了笑说道:“后悔跟着我来了台湾,后悔拜了蒋天心为师,后悔走出那个孤儿院,后悔加入阴阳代理人协会,如果后悔,你可以离开。”

  我浑身一颤,是真的一颤,从我的手指,一直到我的心里,都在发抖,离开?后悔?这些词语就好像是小虫子爬进了我的脑子里,在我的心灵深处不断地扭动,让我沉闷地说不出话。

  “哼,看来,蒋天心……”

  徐福冷笑一声,就在他说话到一半的时候,我却霍然站了起来,紧握双拳坚定地说道:“不后悔!为什么要后悔?我从来不后悔,因为一旦后悔了就代表我所有的选择都是错误的。我选择跟着大叔没有错,我选择加入阴阳代理人没有错,我选择来台湾没有错,就算我这条命没了,也不要紧!我这一生,从来就不后悔!”

  徐福看着我,怔住了,过了片刻后,忽然哈哈大笑起来,一边笑一边拍着自己的头骨,那样子别提多滑稽了。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笑,我居然有一种考试合格,通过测试的感觉。此时老屁慌慌张张地冲了进来,大声说道:“船长,船长死了!”

  我一下子惊住了,我记得刚刚我们爬上甲板的时候,他还在对我们说话,怎么一下子就死了呢?我和徐福连忙跟着老屁冲到了船长的房间,果然看见船长坐在椅子上,身上还有一些雨水,应该是之前和我们说话的时候淋的雨水,此时的他看起来面色发青,我初步观察了一下,身上没有任何伤痕,也没有鬼气的痕迹。

  “怎么死的?中毒吗?”

  老屁紧张地问道,我检查了一下房间,却什么可疑的都没有找到,一时间我根本就判断不出船长为什么会死!

  “老万!让开,老万!”

  我听见背后传来一个听起来很粗的声音,一转头,看见一个穿着白色制服的中年男子冲了进来,这人我没见过,不过听到背后的老屁说,他就是船上的二副文远公,他跑到船长遗体边上,伸出手摇了摇船长的身体,看起来表情非常难过,不过,却没有眼泪掉下来。

  “你们,都是你们几个上了船,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都怪你们!”

  身为二副居然指责我们,很显然他这么一说,四周水手看我们的眼神就顿时变了样,老屁立刻满脸笑容地打圆场。

  “老文,你不要在这里闹,老高的死还没查清楚呢,你不要乱说,这些人也都是老高认可才上船来的,现在老高死了,我们都很难过,但是死亡原因还需要调查!”

  说话的是船上的大副,他叫陈沉,据说干海员的年头比船长还要长,但是一直没有机会做船长,一直只能做大副,人还是不错的,就是心思重了点。

  “哼,姓陈的,就是你招来了这一群怪人,害死了老万,你以为你就能当船长了吗?做梦,有我在一天,你就不可能得逞!”

  随后不顾我们的反对,文远公就带着众人离开了,走的时候还抱走了我检查到一半的船长的尸体。

  “诶,你们来我的办公室吧,有点事情,还是要和你们交代一下。”

  我和老屁互看了一眼,总感觉太巧了,明明不算长的航海路线,却在中途遭遇了强大的热带风暴,而且还是人为弄出来的,这已经够让我们吃惊了,船舶无法靠岸,接着船长就死了,现在看起来整个船上的人,除了陈沉都将我们当成是敌人了!

  一般来说,一个船上,大副是管甲板,二副是管锅炉的,所以,理论上来说大副和二副的权力差不多,就看谁的人员好了。

  我们三个跟着陈沉走进了他的房间,一进房间,我就感觉有一丝不可思议。一般来说,海员的房间都不是那么整洁的,因为都是跑远航,而且都是在海洋上颠簸,船体一颠簸,立刻就会把整理好的房间给弄乱。

  但是,我一走进陈沉的房间,却还是感觉他的房间非常整齐,百里长风弄出来的这一个热带风暴,很强劲,别的船舱都是乱七八糟,但是他的却如此整洁,这说明,他经常来整理。

  一个大副,在船上有那么多的工作要做,他居然还有心思整理房间?很显然,这个陈沉在船上混的不怎么样。

  之前老屁就告诉我,这条船上说话最有份量的是船长,接着是二副,因为文远公是船长的同乡好友,小时候一起玩到大的。

  陈沉是外来的大副,很多事情船长都和他说,也不放权。就连这一次老屁的事情,陈沉联系的最多,但是钱大部分都进了船长的口袋里。

  “你们随便坐吧,要喝点什么吗?”

  陈沉自顾自地拿出了一个水晶杯,然后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红酒,我仔细一看,90年的尼伯龙根,算是好酒了。

  “这一次的事情,真是抱歉,不过现在大家都在一条船上。船长一死,那个文远公就是船上说话份量最重的人。如果你们不能证明自己是清白的,那个文远公一定会将你们丢下船去的,船员有时候和你迷信,诶……”

  我还算镇定,但是老屁却吓的不轻,他走过去一把拉住陈沉的手,一脸苦闷地说道:“陈大哥,你可要帮帮我们啊,这里又是刮风,又是巨浪的,我们被丢下船就是一个死字啊!”

  我和徐福不动声色,一直在观察对面的陈沉,不过让我失望的是,我没有从他的脸上看见任何疑点,其实在我看来,他杀死船长的可能性最高,毕竟做了这么多年的大副,想要一条自己的船,所以杀了船长,也不是不可能。

  “您有什么事情要和我们说吗?”

  我开口问道,陈沉显然有些意外,因为我和徐福表现出来的镇定。

  他缓缓打开身边的抽屉,从里面拿出来一封信,递了过来,我一愣,接过来打开一看,竟然是船长写给他的,这笔迹我让老屁巧了一眼,老屁肯定这是船长的亲笔信。

  信上说,船长老万觉得最近总是在晚上总是做噩梦,然后每一次都会梦见一个可怕的白衣男子站在他的面前,伸手掐住他的脖子,他每次醒来之后都发现是自己在掐自己的脖子。天天做这样的噩梦,让他心力交瘁,感觉非常的疲惫,白天还要强装精神,不让别人看出来。在信里最后,船长老万说,希望有人帮忙为他解惑,这个事情交给陈沉来办,因为不能让文远公知道,怕他多疑,所以才写了信给陈沉。

  看完信,我皱了皱眉头问道:“这信写了好几天了,你为什么没找人来帮他呢?而且,他既然做了这样的怪梦,他难道就不催你尽快吗?”、

  陈沉听到我的问题,微微一笑回答道:“他当然催了天天催,日日催。我告诉他,灵异人士没那么好找,他就自己去找了个道士,结果别人都告诉他,这只是一个梦,可能是心里暗示。其实我知道,绝对没这么简单,因为,我曾经在夜里,看见过有白影在我们船上飘。不过,船上闹鬼,也不算什么稀奇的事情,因此我什么都没说。”

  老屁也震惊了,他焦急地问道:“为什么不说?你应该知道这两个人都是那方面的专家啊!”

  此时,陈沉举着手里的酒杯,脸上露出了一丝残忍的笑容说道:“因为我想让他死啊。”

  他此话一出,我和老屁,同时惊住了!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