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四十二章 蛇头——老屁

  “老大,你再和台湾那边说说,这条路还是很有搞头的啊,我花了不少钱呢,老大,喂,老大!香蕉个芭拉!”

  我听见蛇头一脸气急败坏地将手机摔在了地上,双手插在腰上,看起来非常的气愤。

  像是这一类的蛇头,钱是不少,但是用钱的地方也多,每走一次船,那都是两边都要打点,肯定是用了不少钱,如今被台湾那边叫停,他这一次少说损失个几万是有的。

  原本还想对他用强,不过如今看见这个情况,我脸上反而露出了笑容,我知道原来徐福是想在晚上好好的吓一吓这个蛇头和他的客人,蛇头如果本身就是通灵人士的话,那肯定对鬼不陌生,而且如今看起来,那个女鬼就是他养着的。

  不过他的道行不高,因此一旦见到几头厉鬼,肯定吓的方寸大乱,徐福和我就能兵不血刃,既不花钱,也不用强的让他帮忙了。

  但是,如今看来,这一点似乎是不需要了。

  我从角落里走了出来,站在了蛇头的对面。他一看见我,顿时吓了一跳,整个惊恐地往后连续退了好几步,靠在了墙边上,眼睛死死地盯着我。

  “你,你是谁?为什么在这里?我的女鬼呢?我的女鬼呢!”

  蛇头大声地问我,想要强装镇定,可是脸上显露出来的恐惧的表情却还是出卖了他。

  我没往前走,而是摊了摊手,说道:“我是个阴阳代理人,想来你应该是知道的,我和我的朋友要偷渡去台湾。”

  我这么一说,蛇头毕竟也是人精,立刻整了整衣服,恢复了原来的表情,走墙边上走了过来,看了看我后说道:“你刚刚也听到了吧,我在台湾的老大说了,这条线路暂时封了,不好意思,这一次我载不了客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想走出房间,却被我一把拦了下来,我看了看他后说道:“首先,灵异人士养厉鬼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是让厉鬼害人这罪名要是在圈子里传开,你可就没什么好果子吃了。第二,你这一次损失了不少钱吧,如果带上我们,我可以保证,到了台湾,连你的老大一起干掉,让你没有后顾之忧。第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如果你今天不帮我,我是不会让你走出去的,别逼我动手哦。”

  几分钟后,我和这个自称老屁的蛇头,一起出现在了徐福的面前,他当时正在专心地研究杂志上的女模特呢。

  看见我们俩之后,他第一次冲我点了点头。

  老屁是台湾的原住民,不过前两年加入了竹联帮,算是下面的一个小马仔,不过脑子很好使,经过了两年的奋斗,如今被竹联帮派到了上海来,专门负责偷渡这一条线。因为他会看人眼色,也因为他有些灵异本事,所以如今在竹联帮里也有不小的名声。

  因为最近台湾那边的海关换上来一个新的官员,盯的他们比较紧,他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这人搞定,塞了不少钱,结果刚开始重新做这条线上的生意,没想到就被台湾那边叫停了。

  老屁还告诉我们,说是最近竹联帮那边一直不太对劲,从几个月前来了一个神秘的老家伙之后,整个台湾的地下势力,就都陷入了某种非常奇怪的氛围之中,就好像是突然被控制起来了一般,感觉上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给控制了起来。

  “对了,那个女鬼和你什么关系?我看你这么瘦,你别和我说,你和女鬼搞在一起了?”

  我和老屁站在小楼里,交易定在了晚上九点,老屁这人还是挺有意思的,和我说了不少关于他的事情,这家伙的人生虽然不像我那么大起大落,但是却同样惊险,屁眼里塞过白粉,裤裆里藏过手枪,最牛的一次,他被人开了三枪,结果在小旅馆里躺了一天,第二天居然没死,醒过来之后,自己去的医院,医生都说他能活着是个奇迹。

  “诶,你别乱说,我也是很正的,今年我来这边探路,物色交易地点,看中了这栋楼,进来一看,就有这女鬼,当时想弄死我!结果,后来我身上带着我朋友帮忙开过光的佛珠,给它镇回去了。之后,它自己来找我,求我帮忙,说是被人杀了,我也帮不了它,不过一来二去,我倒是和它成了朋友。它没人烧纸,整天浑浑噩噩的,我就给它烧点纸钱,聊聊天什么,它帮我吓唬那些不肯付款,或者是想黑吃黑的家伙。我朋友也警告过我,让我不要总是和女鬼混在一起,不过这家伙也忙,听说总是有大案子做,不带着我。我就没理他了,哈哈!”

  我了个去,这货还真是厉害啊,和厉鬼做了朋友,这仅次于我和黑蛋这样的人与妖怪当兄弟。

  “我看你那个朋友厉害的很,估计真能灭掉我那个老大,那家伙不过就是竹联帮下面一个看场子的,整天骑在我头上,什么都不干,每个月分掉我好几万块。你要是真能帮我干掉他,在台湾,我有几个情报贩子,帮你探探路也是可以的。不过,今天晚上,你得先帮我,今晚有一个三合会逃到上海来的小混子,想逃到台湾去,估计是不愿意付钱,你可得帮我罩着点啊。”

  老屁这人说着说着,痞气就出来了,不过台湾的流氓就那样,不大气,看着有点扣扣索索的。

  “对了,你那个朋友叫什么?说不定我认识。”

  我顺口问道,一边看了看新买的手机,快到晚上9点了。

  “哦,叫姚星云,好像是个穿梭阴阳两界的灵异侦探,不知道你知不知道,不过本事也挺大的,办过好几件大事情呢。”

  我一愣,这名字倒是真没听说过,不过灵异圈里奇人多的是,我也不都认得。

  就在我们说话之间,从楼下传来了一阵走路的声音,仔细一听,很凌乱,应该人数不少,还伴有一些细碎的说话声。

  我知道,这一次偷渡的其他人都来了,随后我看见一个个人从楼下走了上来,基本上都是中年人,不过还有两个穿着花枝招展的小姐,浓妆艳抹,让人看着很不舒服。

  老屁指着站在最后面,一个头上染着黄毛,走路一晃一晃的小混混说道:“就是他,据说他老爸是三合会的一个话事人,他好像是从家里逃出来的,底子反正挺硬的。”

  我点了点头,老屁走了过去,也不多说什么直接开口说道:“拿钱来,一人2万,下了船会有人安排你们在郊区的旧房子里,之后你们自生自灭,我们不管。身上不要带手机,不要有任何电子产品,如果发现了,我就把他扔下船。快点,给钱!”

  老屁叼着烟,一个个收钱,当他走到那个小混混面前的时候,果然,黄毛小混混不愿意付钱,双手插在口袋里,身子一晃一晃。

  “给钱!不给钱,不让上船!”

  我听见老屁对他大喊,却看见黄毛小混混不屑地“切”了一声,看起来就是一副很牛的样子。

  “没钱,你要钱问我爸要去,我爸在香港呢,你要是有本事,自己去啊。”

  小混混伸出手点了点老屁的胸口,嚣张的不行。

  此时老屁回头看了我一眼,我会意地点了点头,走了过去,一把抓住了黄毛小混混的手,将他的手举起来,看过之后,冷冷一笑说道:“怎么了?唐门的人什么时候变成黑社会的混混了?还是整个唐门都被并入黑社会了呢?”

  对方一愣,随后一下子将手抽了回来,往后退了几步,眼睛紧紧地盯着我。

  “你,怎么看出来的?”

  他这么一说,老屁也是非常鸡贼,立刻让所有人都往后退,给我和黄毛小混混让开了一大片空地。

  “唐门虽然比不上传统的灵异门派,而且非常神秘,不过毕竟名气很响,你们制作武器灵符和毒物的时候,手心都会套一层叫做火风手套的东西,这手套很轻,能够避免手掌受到伤害,不过用久了之后,会流出一种黑色的液体,这些液体渗入皮肤之中,很难洗掉,所以唐门的弟子,很多手都是黑的,因此圈子里才会说,唐门黑手,就是这个道理。你的手,也够黑的了。那么,我想知道,为什么唐门弟子想要去台湾?而且还是偷渡过去,给我一个理由,不然,我不介意在这里废掉你的灵觉。”

  我转了转手上的南火权杖,脸上露出一片冷笑。

  “其实,我是偷偷离开门派的,去台湾,是为了找我的妹妹,我怀疑她两年前死在台湾了。当时,她就是在这里居住,然后准备去台湾的,可是我一进小楼,却发现这里已经废弃了,而且,没有任何鬼气……”

  听到他这么一说,我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葫芦。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