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三十六章 一群志同道合的白痴们!

  “报仇?什么意思?说清楚点。”

  我感到困惑,但是却还是没有放松警惕,厉鬼善于骗人,很可能这是王阿福变成的厉鬼,耍的一个花招。

  “你们也出来吧,一起告诉大师发生了什么事情,诶,你们啊,生前不好好孝顺我,死后还要我为你们操心。”

  王阿福话音刚落,竟然从背后走出来六个鬼魂,竟然就是王阿福的三个子女和媳妇,女婿,它们不都是王阿福杀的吗?怎么现在还和它站在一起?

  一时间,我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诶,大师,是这样的,我死之后,本来魂魄已经离体,但是当时我看见一片白色的烟雾在我前方飘浮,看起来不像是什么好东西,而且,似乎带着恶意。我担心我几个不屑子受到迫害,所以才会魂魄进入魂体,强行动了一下手指,结果被我女婿看见了,他吓了一跳,我以为他会警告别人,结果这小子吓的要死,根本就不说,还以为是看错了。之后,我为了躲过阴差索魂,所以躲了起来,等我出来之后,才知道,自己的三个子女和两个媳妇都被杀死了,真是作孽啊。我回到自己家,正好看见白色烟雾在我家里等着,看起来还是满含恶意。我当时想上去和它理论,还想和它拼命,结果一靠近才发现,它,它根本就不是鬼魂,甚至也不是人类!无形无体,看起来就好像真的是白色烟雾,此时,我听见客厅里有声音,于是飘了出去,结果看见我女婿正在为我烧纸,他好像能够看见我们两个,吓了一跳,肩头阳火刹那间都吓的快灭了,身上阳气虚浮。白色烟雾显然想要杀他,我为了阻止他,才进了他的身子,之后白色烟雾似乎还是能控制他的身子,还好你们来了,阻止了他自杀。”

  听到这里,解释还算合理,不过厉鬼善于骗人,我依然不是很相信。

  “之后,没想到第二天,白色烟雾直接飘进了我女婿的家中,将他杀死了。诶,我白天没办法现身啊。它们的魂魄我都找回来了,如果你不相信,可以问问它们。还请,大师为我们报仇啊,那个白色烟雾一定是什么怪物,大师法力高强,一定能帮我们的!”

  王阿福还一个劲地给我磕头,我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来。

  白色烟雾还真的不是厉鬼,不是人,那它说什么?难道是妖怪?当然也不是没有妖怪变成烟雾的,可是变成烟雾之后,还有能力控制别人的,这种妖怪,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你们先回去吧,我有了消息,会……”

  就在我话说到一半的时候,窗外却又有白色烟雾飘浮,王阿福的亡魂看见这白色烟雾大吃一惊,喊道:“就是它,就是它,怪物,怪物!”

  接着我的房门外冲进来黑蛋他们,木梁纯子开口说道:“头儿,我们几个的房间外面都是白色烟雾,好像是被包围了!”

  我眉头紧皱,放出南火权杖的火焰,往窗外一烧,白色烟雾被火焰一烧,似乎还是有些效果的,急急地往后退了过去,不过却在远处渐渐地变成了一张人脸的模样,我一看,好家伙,正是鹿铁男!

  “鹿铁男!”

  我一声低吼,就准备出手,却看见白色烟雾组成的人脸不断地在外面飘动,却不靠近。

  “哈哈,端木森,看起来你们是一点都不知道啊,真是可怜啊,那个女人真是傻透了!哈哈,是不是所有的坏人一旦想要做好事了,就会变成笨蛋了?”

  我一愣,听见鹿铁男此话,脑子里顿时一震,随后问道:“你,什么意思?什么女人?”

  白色烟雾慢慢在空中变化,从鹿铁男的脸变成了一张女人的脸,一张很漂亮的女人的脸,这一瞬间,我们所有人都看的怔住了,因为这张女人的脸,我们都认识。

  那是恋心儿的脸!

  “恋心儿?你把恋心儿怎么了?”

  我跑到窗口对着鹿铁男大声问道。

  “哈哈,可不是我主动找她麻烦的,十常侍心机最深,最狠毒的女人,如果不是必须,我也不会去招惹她。不过她可真傻,居然主动来找我的麻烦,单枪匹马冲进了我的据点,还和我动手。若是说到心机,十个我也不是过去的恋心儿的对手,但是如今的恋心儿真是太蠢了,她竟然想要和我单挑,还说要一个人来了结了我,哈哈,被我亲手拿下,如今被我绑在据点内。你说她傻不傻,不过,我真是很好奇,你到底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过去,恋心儿可是连我们大头领都敢算计的人,如今怎么到了你身边之后,就变成这幅蠢样了呢?为了好好的观察你,我特意杀了几个人,弄了一个局,不过你很让我失望,你一点都不特别,甚至连我的法术都看不破,真是不明白,这个女人看上你哪一点了?”

  白色烟雾又变成了鹿铁男的脸,轻声地对我嘲笑道,而我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惭愧,不仅是我,我身边的每个人都低着头,黑蛋双拳紧握,它一直不接纳恋心儿……

  “不过,我可以给你一个机会,我本来就是要杀你的,但是孟燧,罗蒙他们的下场我也是见过的,所以,我不会单独和你们动手。我的据点就在王阿福原来镜子加工厂的地下,你可以带着你的团队来找我,当然,前提你是敢来。”

  白色烟雾往后飘,如同上一次一样,消失了。

  我抬起头,看着身后的人,索尔还是很镇定的,老法师轻声说道:“如果这是恋心儿再一次坑你怎么办?她之前就利用过你的同情心,难道这不会是第二个陷阱吗?我觉得,要是冒冒然去的话,太危险了!”

  索尔的话其实没有说错,我看着前方的黑夜星辰,最后却摇摇头,说道:“若是恋心儿要阴我们,她可以直接将我们带进据点,然后来个里应外合,联手鹿铁男杀掉我们。但是她却没有,这一次,不知道为什么,我相信她。而且,其实,你们不必和我一起去,我一个人进去就行了。如果真是一个陷阱,至少你们还活着,这就足够了。没必要和我一起冒险,你们陪我冒险的够多了。”

  我问了王阿福镜子加工厂的地址之后,背起吉他箱,绑上腰包,转身就要走出房子。

  然而,就在我一动步伐,身边的周易,黑蛋就跟了上来,接着李迅和玉罕也耸了耸肩跟了过来。

  最后索尔捋了捋自己的白胡子,和木梁纯子对望了一样,两个人的眼中都是慢慢的无奈,不过最后还是跟着我们走了上来。

  “你们干嘛跟来?”

  我没有回头,笔直往前走,一边走一边问身后的一群傻子。

  “有一个白痴朋友替我们去单挑对手,还有一个白痴老大总是带着我们创造奇迹,我们肯定要跟上啦。”

  玉罕调皮地说道,此时走在最前面的我,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心中暗道:真是选了一群好队员啊,这世间又有几人肯陪我一起共赴生死呢?

  周易开车,我们一群人在凌晨的时候,赶到了镜子加工厂的门口,废弃的加工厂周边没有居民,不算庞大的厂房看起来很荒凉,只不过此时,在厂房的门口,靠着铁门站着一个厉鬼,一个长发飘飘很潇洒的厉鬼。

  “你们还是来了啊,我的警告看来没什么用啊。”

  莫良嘴角露出一丝苦笑,英俊的脸上露出了困惑的表情。说完之后,它挥了挥手,背后黑暗的厂房内,亮起了散盏大灯,在三盏大灯的中央,竖着一根巨大的木桩,一个浑身是伤,披头散发的女人被绑在木桩上,在木桩的下面绑着一个看起来像是定时炸弹一般的东西。

  这一切,都和我的梦境一模一样,我的灵觉果然没有错!

  “恋心儿,你看看,你的朋友来救你了,真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你变成笨蛋,我估计就是因为这一群家伙也是笨蛋,哈哈!”

  白色烟雾飘来,化作鹿铁男的脸,他在空中不断飘动,此时,从旧厂房内走出来一群看起来像是邪派灵异人士的打手们,数量至少有30个,比我们多出好几倍。

  “端木森,你来干什么?你们快走啊……”

  恋心儿虚弱地说道,我看见她漂亮的脸上满是淤青,她一边说话,一边嘴角有鲜血往下流。

  “我们来救你啊,救自己的朋友,难道不是应该的吗?”

  说这句话的不是我,而是黑蛋,他往前踏了一步,身体瞬间妖化,绿眼杀意浓郁地看着四周的敌人。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