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三十三章 恋心儿逃了……

  很少有人能从我的背后偷袭我,特别是我的灵觉正常的时候,但是,这一次我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听到恋心儿的喊话,我僵在了当场一秒钟,随后一道寒风刮过了我的后脖颈,我整个人一震,但是却没有感到疼痛感,一转头,我看见一道白色的气流从我后脖子飘过,随后在走廊的另一头汇聚成了一张人脸的模样。

  “你是谁!”

  我摸了摸自己的脖子,刚刚要是一把刀的话,我估计就身首异处了。

  “恋心儿,几年没见,你居然离开组织了,真是没想到啊,不过这样也好,我可是很早之前就想杀了你,我可是憋了很久了呢。”

  那张由白色气流组成的人脸,嘴巴一张一合,声音听起来有些空泛。

  恋心儿的脸色很难看,走出房间之后,她漂亮的脸上露出如同冰霜一般的杀气,美目之中带着寒芒,冷静地说道:“鹿铁男,我知道你每一年都是十常侍内部战斗力排名前十,不过,你要杀我,还不够资格,你可以试试看,别以为我是个女人就好欺负,你敢在上海对我们动手,我就让你死在这里!”

  听恋心儿此话,我心中一惊,这个人脸就是鹿铁男吗?可是这种法术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啊,竟然能够将气流和烟雾化作人脸的模样。

  “哈哈,大言不惭,不过我听到你说我们这个词,就感到好笑。恋心儿,你真以为自己离开十常侍就能变成一个好人吗?你以为和这群人待在一起就摇身一变成了正道人士?你是恋心儿,你是十常侍最狠辣的女人,你天生就成不了一个好人,哈哈……”

  鹿铁男高声地笑道,嘲笑的笑声环绕在我们的身边。

  “就算我一辈子成不了好人,但是,我也绝不容许你对我身边的人出手,我当一天的阴阳代理人,就会保护他们一天!”

  我还是第一次看见恋心儿如此激动,一直表情从容的恋心儿,一直拥有女王范的女孩,今天面对鹿铁男的时候却显得那么的不淡定。

  “哈哈,保护?你拿什么保护他们?你应该知道,在过去十年里,我要杀的人一个都没活下来,我在十常侍里完成任务的概率是90%以上,你拿什么阻止我?我一个个杀掉他们,你凭什么来阻止我?今天我就可以杀掉端木森,他甚至连反应都没有……”

  鹿铁男的话还没说完,恋心儿一甩手,匕首就飞了过去,将白气给绞碎了。

  我看见恋心儿转过身来,我们四目相交之时,看见她眼睛里有一丝我看不懂的神采,我拍了拍她的肩膀轻声地劝解道:“别听那个家伙胡说,这是攻心的战术,你可不能当真啊。”

  恋心儿没有啃声,从我身边走过,转身走进了房间里,默不作声地关上了房间的门。或许鹿铁男刚刚的话,如果说的是玉罕的话,玉罕会泼辣地骂回去,这种话不会深入她的心里,但是听到这些话的是恋心儿,一个身来悲惨,误入歧途很多年的女孩子。

  我走到恋心儿的房门前,敲了敲门,然后高声说道:“你已经是我们的朋友了。”

  这一夜,我睡的很不踏实,到后半夜的时候才勉强睡着,所以第二天我很晚才醒过来,一醒过来之后,我走出酒店的房间,看见黑蛋他们站在恋心儿的房间门口,一个个表情很凝重的样子。

  我一愣,一边走过去一边问道:“怎么了?一大早不吃早饭,围着恋心儿的房间干什么?”当我走过去的时候,却看见恋心儿并不在房间里,而且她的行李都不见了。接着,黑蛋拿出了一张纸放在了我的面前,我皱着眉头接过来一看,顿时一惊。

  这竟然是恋心儿留下的!

  上面写着:对不起大家了,鹿铁男在十常侍内的战力能够排到前十,应该还有别的支援,他要杀的人都活不成,我不想死,所以,先离开了,大家也各自逃命吧。

  恋心儿竟然逃走了!

  这大大地出乎了我的意料,昨天她还在我的面前和鹿铁男互相敌视,甚至一度在气势上压制着对方。但是今天她怎么会逃走了呢?

  我赶忙拿出手机,拨打了她的电话,但是电话是关机的,根本打不通。

  “哼,这个女人一直和我们作对,之前因为落难才加入我们,如今大难临头肯定逃走了,她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人吗?”

  黑蛋冷漠地说道,其实我知道不仅是它,四周的人每一个都是这么想的。

  大难临头各自飞,恋心儿和我们在一起的日子还很短,她和我们之间的感情,羁绊根本就没那么深,会逃走也并是能够想象的。

  我将纸片塞进了口袋里,打电话给几个圈子里的朋友,让他们帮忙查查恋心儿的下落。我总感觉,恋心儿这样的变化太突兀了,一点征兆都没有。

  “小森,恋心儿已经走了,我们怎么办?如今根本就不知道鹿铁男在哪里,我们怎么查十常侍?”

  一起吃饭的时候,索尔老头还是很冷静的,他考虑的是鹿铁男现在处于暗处,我们在明处,对方要对付我们,我们防不胜防啊。

  我一边吃饭,点了点头后说道:“的确,大家这几天小心一些,尽量不要接任务,另外,这样一个组织在上海肯定人数不多,而且一定是在暗处活动,我想办法弄弄看情报。”

  嘴里说要弄情报,其实我心里一点办法都没有,恋心儿这一走,我们中间最了解十常侍的人不在了,情况对我们非常不利。

  在上海的坊市,还有几个情报点跑了一圈,还是什么都没发现。倒是李大山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催着我去他的刑警大队,说是有一个灵异案子让我处理。

  我拗不过他,嘱咐大家尽量在酒店里,不要出去,自己和黑蛋去了刑警大队。其实最近刑警大队积压了不少案子,一些灵异案子过了一阵子之后就会自动被过滤掉,也因为我最近比较忙,所以根本就没怎么帮李大山的忙。

  他也不敢怪我,上一次中南海警卫被杀的案子,还是托了我的福才搞定的,李大山得到了上头很大的嘉奖,所以,就算他打了我好几个电话,我才去了刑警大队,他也没怪我,还满脸笑意地把我迎进了刑警大队。

  “小森啊,我知道你最近忙,估计你们圈子里也出了事情,但是我也没办法,要是不棘手的案子,我也不会这么着急找你了,你说是吧。”

  我本来满脑子都在转鹿铁男的事情,今天一天,鹿铁男都没对我们下手,我感觉有些疑惑,一开始我以为恋心儿是瞒着我们去找鹿铁男单挑了,可是上海好几个圈子里的朋友都打电话告诉我,说看见恋心儿坐上了离开上海的飞机,还是去三亚的航班,我才确定,她肯定是逃跑了,而且,也断了找她的念头。

  本来想着来李大山这里,应付一下就算了,但是我一看李大山满脸焦急的样子,心里其实已经知道这个案子不简单。

  “您说吧,什么案子?”

  我暗叹了口气问道。

  李大山一听我这话,顿时脸上露出了笑意,让小王拿来了一个卷宗,打开放在了我的面前,我一边看一边听到李大山在我耳边说关于这件离奇案子的案情。

  “小森啊,这一次的案子已经连续发生了两个礼拜了,而且死掉的人已经有好几个了。一开始的时候,是西宝兴路那边,你也知道,那一带是上海出名的殡葬一条街,整个路上都是那种店,还有殡仪馆。过去几年,年年有脏东西出来,你也解决过好几次。但是这一次真的不一样,是一个离奇的追悼会,参加这个追悼会的人不多,但是这个追悼会结束,直到今天,两周内,参加追悼会的人,已经死了五个了!一开始第一个死掉的时候,我们就接到了报案,我派人过去一看,这个死者是死在家里的,家里的镜子碎掉了,当时地上全是血迹,玻璃也碎了一地。接着,第二个,第三个,一直到第五个人死,现场都是一样的,镜子碎裂,满地血迹,但是房间都是密闭的,而且都是在白天死掉的!”

  我一愣,参加追悼会结束后还死人,这种事情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说。翻开卷宗,我看见了死者的照片,五个死者,有男有女,还有一个孩子,发现一个很明显的特征,每个死者都有一个共同点,他们的眼睛都被挖掉了,眼睛的部分黑洞洞,带着血迹,看起来有些吓人。

1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百三十三章 恋心儿逃了……”

  1. 回复 2016/08/11

    老头

    这个厉害,死了。这个还厉害,死了。这个更厉害,死了。。。。。。每次出来一个不管在十长思还是阴间都先吹嘘多么厉害,然后死了,又出现一个就又吹多么厉害,作者完全是自己胡乱意淫的,今天胡乱写一篇,明天胡乱写一篇,最后发现坑填不住了就一笔带过,从新意淫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