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二十七章 镇妖镜

  有了机云子的帮忙,我并不指望它真能打上茅山去,但是,至少能帮我们拖延一些时间,这一段时间非常重要,我们能从侧面进入茅山。

  玉晨观作为新中国重点修缮的古代遗迹,能够保留下来,已经非常不容易了,加上这几年的保护,如今的玉晨观基本上已经变成了一个真正的旅游景点。

  可是安道兴却告诉我,进入茅山侧面的暗道,就在玉晨观内,这一点让我很吃惊。

  离开森林之后,我们跟着安道兴到了玉晨观的附近,因为最近玉晨观内的旅游人员不多,所以看起来非常冷清,门口还有两个穿着藏青色道袍的道士在来回走动。

  “李迅,准备好飞到,下手干净利落,不要让他们两个有机会发声,直接杀掉!”

  我本来就要打上茅山去了,如今更是没有了留手的理由,李迅用舌头舔了舔自己的嘴唇,从腰间摸出了两把匕首,准备出击。

  就在此时,安道兴却对我们摇了摇手,轻声说道:“你们等一等,玉晨观的人应该不是玄心的人,当初我走的时候,对于玉晨观内部做过一次大清洗。这些人,以后还要为茅山所用,留他们一命吧,进门的事情,我来想办法引开一个,另一个,你们打昏就是了。”

  安道兴示意我们等一下,然后自己先走了出去,我们一群人远远地就看见安道兴走过去之后,两个道士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的表情。

  “安前辈,你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前两天,不是说你已经死了吗?”

  其中一个道士吃惊地问道,前两天玉晨观前观主安道兴的房子被烧毁,本人被烧死的消息传遍了整个灵异圈,更别说是茅山了,整个茅山上上下下都知道这个消息了。

  “哦,消息有些错误,我没烧死,逃出来了。对了,你们现在的观主在吗?我有些事情要向他禀告,我发现最近有一些鬼鬼祟祟的人在茅山脚下徘徊,我怀疑可能对我们茅山不利。”

  安道兴过去曾经是玉晨观的观主,即便后来灵觉被废,成了一个普通人,但是在茅山内还是有不少人认识他的,所以,他这么一说,几乎没人不相信。

  一个道士领着安道兴慌慌张张地走进了门,大门口只剩下了一个道士。此时,我让周易微微一动,身体进入黑暗之中,化作一片阴影,缓缓飘向门口的那个道士,随后,整个人在道士的背后现身,一记手刀打在了道士的脖子上,对方身体一震,整个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震惊的神色,但是说不出话,最后摔倒在了地上。

  周易对我们招招手,我们一群人走了过去,一推开门,就看见安道兴站在走廊上等我,他的身边倒着另一个道士。

  “前辈,你怎么办到的?”

  我一愣,问道。

  “哼,别小看我,就算没了灵觉,身手还是有的,几十年的道行并不仅仅在法术上。”

  听到这话,我微微一笑,果然,老家伙没有一个是好惹的,都是深藏不露的家伙。

  有安道兴带路,我们一群人避过几波岗哨,玉晨观因为不是玄心掌控,所以兵力并不多,而且我们是晚上行动,很多道士都在睡觉,整个道观静悄悄的。

  走了大概两分钟后,我看见前面拐角的地方,竖着一面镜子,这镜子大概一人高,显得非常突兀,四周的边框上看不出有什么门道,除了出现的地方奇怪,这面镜子看起来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安前辈,这镜子过去有吗?”

  我奇怪地问道。

  安道兴看了一眼他面前的镜子,脸上露出了一丝惊讶,皱着眉头说道:“我不记得这里放过镜子,不过我也有好一段日子没回来了,所以,内部改了布置也说不定。怎么?看出什么不对劲了吗?”

  安道兴竟然说他不知道这里有一面镜子,我立刻心中一沉。

  就在此刻,我听见玉罕喊了一声:“老大,白金它不对劲,好像,好像睡着了!”

  接着,我听见背后传来几声摔倒的声音,我一转身,暗道一声,不好!

  我的背后,周易,黑蛋,全都倒在了地上,白金毒蛇也倒了下来,我连忙走了过去,伸手一碰他们的脸,生命没有危险,黑蛋的鼻子里传出轻微的鼾声,居然睡着了!

  我摇了摇黑蛋的手,黑蛋睡的很沉,我竟然没将它摇醒。

  “怎么会这样!一定是这镜子的缘故!”

  我知道肯定是这突然出现的奇怪镜子的问题,立刻转过身去,就准备打碎这面镜子,却被身边的安道兴给拉住了。

  “端木森,使不得。”

  安道兴拉住了我的手,随后拉着我,走到了镜子的面前,指着镜子的正面说道:“你发现没有?这面镜子竟然照不出我们的样子,在镜子里的,只有黑蛋它们几个非人类,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面镜子就是失传了很久的,镇妖镜!”

  东晋时期,国家动荡,很多人流离失所,当时因为死人比较多,故而经常有人死亡,俗话说,战火燎原,妖族横行。当时妖族猖狂,因此当时很多地方都请了方士驱妖,不过效果并不明显,甚至还死了方士,因此震动了当时的灵异圈,一名叫做孔方的方士,出力造了一面能够吸纳百妖魂魄的镜子。

  取名镇妖镜,不过孔方此人心胸并不宽广,造出镇妖镜后不愿将制作的方法公开,却要卖个大门大派,结果一天晚上,被人袭杀,从此以后镇妖镜下落不明。

  传说之中,凡是妖族只要照了这面镜子,变会立刻昏迷,魂魄会被这面镜子吸收,与其相连,打碎镜子妖魂就会消失,这个中招的妖族就会死亡。

  因此,安道兴阻止了我打碎镜子的举动。

  黑蛋自然不必说,千年狼妖,就算化作人形也改变不了它妖的本质。白金毒蛇可以说已经通灵,就算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妖族,身上也有了妖族的气息,如今肯定也会中招。令我奇怪的是周易,这货就算是吸血鬼,也不至于晕倒吧,吸血鬼也算妖怪?东晋的时候,那个叫做孔方的家伙,已经知道西方有吸血鬼了吗?所以造这面镜子的时候,将吸血鬼都计算进去了吗?

  “哈哈,安道兴,我听说你眼毒,没想到没了灵觉你还这么厉害,佩服佩服!”

  此时一个声音从我们身后传来,我转头一看,却见到一个穿着金色道袍的男子翩然走来,头上梳了一个发髻,手上拿着一把拂尘,走路的时候,眼睛里带着淡淡的奥玛,似乎已经算计到我们会中了镇妖镜的陷进了一般。

  “狄航,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安道兴的眼睛里露出震惊,我不认识面前的这个金色道袍的男子,但是我知道,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好鸟。

  “你没想到吧,如今我已经是玉晨观的观主了,整个玉晨观都在我的操控之下,或者说应该是在玄心的操控之下。”

  狄航一甩手,我看见身边的镇妖镜微微一晃,随后从镜子里飘出来三个灰色的魂魄,我定睛一看,竟然是黑蛋,周易以及白金毒蛇的魂魄。

  这三道魂魄落在了他的手上,显得木讷无知,没有知觉。

  “你都走了这么久,这玉晨观肯定需要新的观主,你以为你们能够这么容易进来,是你们的本事吗?那是我放你们进来的,这叫请君入瓮!”

  我眉头一皱,果然是中计了,看了一眼身边的安道兴,他的脸色同样不好看,毕竟之前是他信誓旦旦保证我们能够穿过玉晨观的,如今被人伏击了,这里面有他的责任在!

  “把它们三个的魂魄还给我,不然的话,我出手灭了你!”

  我脸色凝重起来,厉声呵斥道。

  “哈哈,灭了我?这三个妖怪的魂魄在我的手上,我动动手指就能灭了它们,你和我来硬的,我可不怕!”

  狄航果然不是我能够简单搞定的,看的出来,他是吃定我了。

  我心中焦急,却看见索尔缓缓走到狄航的背后,伸出手,对着狄航轻轻一点,狄航猛地转身,拂尘一甩,甩出一道金色的光,将索尔放出的魔法给抵消了。

  “若是你们再对我出手,我立刻捏爆其中一个魂魄,你们试试看!”

  狄航一声低吼,索尔立刻往后退了几步,不再出手。

  “你到底想干什么?告诉你,玄心控制不了茅山,五老出关之后,就是他的末日,你还帮着他,就是自取灭亡!“

  安道兴大声喊道。

  狄航却哈哈大笑起来,声音里带着嘲讽,最后对着安道兴大声骂道;“你个老匹夫懂个屁,告诉你,五老出不了关,永远都出不来!”

  听到他这句话,我和安道兴脸上同时露出了震惊的表情。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