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上茅山

  一周之后,黑蛋醒了,我和黑蛋站在曾经是家的地方,看着面前这一地的残骸,面对着这一切,黑蛋和我一样,一句话都没说,最后它只是默默地捏碎了手里的木块。

  半个月后,周易和索尔归队,周易的断肢再生成功,虽然还没以前那么好用。

  我以阴阳代理人协会代理总会长的身份,向茅山发出通告,自己将于半个月之后,上茅山拜会。这是我成为总会长之后,第一次发出如此正式的通告,而且对方还是茅山。

  我们一行,团队里所有人,包括恋心儿,当天下午坐上了火车,我没带什么行李,坐在火车上,看着火车渐渐驶离上海。

  我知道,这一次的旅程注定艰险,因为如果玄心说的是真的,茅山五老都在闭关,亲传弟子也全都不管事的话,那么玄心代表的几乎就是整个茅山的势力了。

  和茅山对抗,不仅仅是比道行高低,也不是谁的法术多,法宝强,简单的来说,这一次上茅山,几乎是九死一生,我本不愿带着其他人,但是最后他们却一个没留,全都跟来了。

  坐在火车包厢里,我看着对面的恋心儿问道:“你为什么也跟来了?”

  恋心儿轻笑了一声,看着窗外的田野,平静地说道:“看茅山的人不爽而已。”

  我第一次感觉,这个女人,居然如此豪气。

  茅山作为如今社会公认的道家第一圣地,起源并不能算是正统的道家,而是巫术,茅山道术有很大的一部分是从玉女喜神术这门巫术起家,之后并入上清一脉,开始接受正统的道家传承,将白巫之法,黑巫术,道家法术,融合起来,自成一脉,经过上千年的传承,如今俨然成为了灵异圈正道的第一大门。

  而且,茅山主体的九霄万福宫,号称是天下第一福地,风水为群山之巅,四周福源,缓缓引入,只要九霄万福宫在,九峰,二十八洞,十九泉之福源,便可汇聚其中,可保茅山万年不倒!

  如今的天下,没有一个门派敢和茅山叫板,更没有一个门派能像茅山那样,保留最全的茅山道术,能够拜入茅山,成为内门弟子的,皆可使出战童之法,最弱的也能使用下茅之术,可以说,茅山弟子,人人皆可招魂,人人都能做到灵肉合一。

  我们一行人没有急着上茅山,我发通告的时候,没有说明具体的时间,就是为了先到茅山四周探一探,这一次我发的通告,茅山没有任何回应。我知道,这是因为玄心不搭理我的缘故。灵异圈里的人却都觉得此事有蹊跷,因为之前茅山对周易发了通缉令,最近我的家又被天雷给毁了,可以说,我们阴阳代理人协会和茅山是真正结下了梁子,玄心的不回应,反而让所有人更加关注这一次我上茅山的行动。

  我也知道,如果茅山接受了这一次的拜访通告,就必须解除守山大阵,恭迎我的来访,玄心不回应,就表示他不愿意接受我们的来访,如果我们还是要上茅山的话,他可以用不接见为理由,拒绝我们,如果我们硬闯,他就发动守山大阵,甚至动用茅山数千名弟子的力量,将我们这一行人给弄死在茅山。

  因此,我绝对不能贸贸然上山,而是要想办法,混进茅山去,至少要躲过守山大阵。

  这些年茅山周边也都开发成了旅游区,在中国,大部分名胜古迹都是风景区,每年来这里的人不计其数,而且还有不少有钱人是来求见所谓的大师的,在茅山的周边,也有不少小的道观,这些小的道观大部分都是骗人的,不过也有真材实料之辈在其中讲解命运,西数因缘。

  我们在茅山脚下的一个招待所里住下后,我给阿寇打了电话,但是依然保持着关机的状态,看来是指望不上这个家伙了。

  让其他人在家里等着,我一个人上街去了,如今不算是旅游旺季,所以游客不多,我一看就是年轻人打扮,吸引了不少附近的小贩的注意,就在他们围上来推销的时候,我却意外地看见一个人,一个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人,如今却在路边上摆摊算命。

  这个人,叫做安道兴,前几年曾经在圈子里名声大噪过,因为,他曾经做过茅山三宫五观之一的,玉晨观的观主,虽然时间不长,但是能成为玉晨观的观主,就算是仅仅坐了几个月,那也是了不得的大事。

  这里要先说一下,茅山有三宫五观,其中三宫为:三宫为崇禧万寿宫、九霄万福宫、元符万宁宫,五观为德佑观、仁佑观、玉晨观、白云观、干元观。

  因为之前日本侵华战争,加上内战的缘故,茅山很多遗迹都被付之一炬,不过根基没有动摇,这里还要说过小故事,日本侵华战争之时,曾经派过一支联队来过茅山,并且想要抢夺茅山内的文物古宝,遭到了当时茅山掌教的反抗。

  结果,日寇当时就想来硬的,包围了整个茅山的三宫,并且开始放火,当时茅山掌教震怒,亲自出手,以上茅之术,招来天仙天神,以狂暴的法力,将当时入侵的日寇给轰了出去。虽然很多地方都被烧毁了,但是当时整支联队都被一招上茅之术给灭掉了,只剩下一个日军联队指挥官,惊恐地逃下山,甚至还吓的神经失常了。

  之后,茅山正式介入抗日战争,虽然历史没有写,但是很多军队里,甚至连蒋介石的身边,都有灵异顾问,而且也是茅山之人。这在我们圈子里并不是什么新闻。

  而且,抗日战争之后,留下一句:蒋为水蛟,毛为地龙,中国归毛,过海则不成。

  这句话就是当时离开蒋介石的茅山道士说的,而说这句话的就曾经是一位五观观主。可见,凡是茅山五观观主,那个顶个都是高人。

  这为安道兴,这几年倒是没了什么动静,没想到,如今竟然在街头摆摊,而且,看起来有些落魄的样子。

  我推开了四周的小贩,坐到了安道兴的面前,没有说出自己的身份,看着对面这位曾经茅山的高人,他应该有60多岁了,山羊胡子,小圆眼睛,穿着一件蓝色的长衫,看上去不像是现代人,倒是有几分鲁迅笔下孔乙己的味道,不仅如此,他看起来还很瘦,面色有些泛黄,最重要的是,我竟然感觉不到他身上有灵觉震动的感应,就好像他是一个普通人,而不是灵异人士。

  我伸出手,轻声说道:“看个手,问个前程。”

  安道兴却没接我的手,只是对我微微一笑,说道:“堂堂阴阳代理人协会会长,端木森会长,我怎么会不认识呢?你就不用寒颤我了,你的手相,我可看不了。”

  他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的身份,我记得前几年我远远见过他一次,但是我敢确定他肯定没见过我,这怎么会认出来呢?

  “你,你认识我?”

  我皱着眉头,疑惑地问道。

  他伸出手捋了捋自己的山羊胡子,哈哈一笑道:“虽然如今灵觉已废,不过,我这一双眼睛还没瞎,在圈子里混迹了也有几十年,眼睛还是挺毒的,你走来之时,我看见你双手之上有鬼纹的图案,接着背后背一个吉他箱,看起来像是一个社会青年,不过你走路之时,习惯注意身后,这是常年和厉鬼战斗留下的习惯,因为厉鬼总喜欢从背后下手。一个20岁,手上有鬼纹,背后背着吉他箱,总是和厉鬼打交道的年轻人,而且还是从外地来的,我自然能够猜出你的身份。不过,我不得不说一声,你来的不是时候啊。”

  安道兴果然眼睛够毒,但是他怎么会灵觉被废呢?而且,他为什么说我来的不是时候。

  “为什么说我来的不是时候?我应该什么时候来?”

  我疑惑地问道。

  安道兴举起手边的一把纸扇,在我的手心上敲了三下,然后眼睛向着左边轻轻一瞟,在我的后方的拐角处,有两个看起来鬼鬼祟祟的家伙在远远地监视我,看来我已经被茅山的人盯上了。

  安道兴此时微笑着说道:“镇北破屋,家有女儿红一壶,愿与君共享。”

  说完之后,安道兴就站起来,收摊了,他一收摊,身边其他摆摊的人还奇怪地问道:“你今天咋这么早收工呢?”

  安道兴背起招牌和背包,提着小木桌,一边笑一边说道:“今晚有客人要来,回去准备准备。”

  我看着安道兴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还偷偷看着我的两个监视人员,摸了摸自己的手心,安道兴敲了三下,意思就是三更时分,镇北他家相见。

  很显然,这位曾经的玉晨观观主,有秘密对我说,而他瞟了一眼那两个监视的人,意思是告诉我,不要留尾巴,不要被人发现了。

  此时,我转过身,装出漫不经心的样子,走向了背后拐角的两个人。

7条评论 to“第一卷 第五百二十二章 上茅山”

  1. 回复 2014/03/18

    茅山五老

    怎么就完了,我们要出来啊

  2. 回复 2014/03/20

    Anonymous

    建议把现在爆出来的兵马俑依偎千年,基情无限段子也穿插进去

  3. 回复 2014/10/20

    老子叫酒中仙

    我家其实是茅草屋来着,很穷的!

  4. 回复 2015/05/13

    菩提老祖

    怎么学我呢

  5. 回复 2015/10/22

    Anonymous

    你确定是三更不是三点?

  6. 回复 2016/06/16

    玉罕

    作者是被西游记荼毒了吗 中毒不浅啊

  7. 回复 2017/01/26

    宝豆

    哈哈孙悟空学艺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