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第五百二十章 否极泰来,乐极生悲

  冰鬼落在地上,我扫了一眼,然后躲到了后面一辆轿车的背后,因为度假村还没有造好,所以今天来的人都是灵异圈子里混迹的人。倒是也不怕被普通人看见,曝光和传上网络。

  这只冰鬼身高差不多1.2米左右,看起来非常像是猿猴,但是通体冰蓝,面生凶相,身上烧焦的痕迹在快速地恢复,无虚道长当场被杀,这一幕谁都没料到,但是很快就有人带头开始逃跑。

  这些看热闹的灵异人士,多半没什么大本事,如今冰鬼从井里跳了出来,那肯定是保命要紧,不可能还逗留在原地。

  而我躲在轿车背后,放眼看去,徐家的十来个保镖已经将冰鬼给围住了,冰鬼不安地咆哮连连,一甩尾巴,带出一片寒气,这些保镖纷纷放出火焰灵符或者是铁壁符阻挡,但是即便能够挡住寒气,却挡不住冰鬼的利爪,一个个接连倒在了地上。

  徐家的那个年轻人更是害怕地钻进了劳斯莱斯里,让司机开车,直接逃走了。

  此时,我看见四周没什么人碍事,这才缓缓从轿车的背后站了起来,走向冰鬼。

  原本以为将所有人类都清楚干净的冰鬼,刚要跳入冰井之中,却没想到背后还有一人的存在,脸上顿时露出了震怒的神色,冲着我露出了獠牙,一跃而起,向着我扑了过来。

  我闪身躲过,南火权杖一挥,烈火烧在冰鬼的背上,只是这火焰的威力明显不够,冰鬼的背部被南火权杖的火焰烧过之后,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转过身来,用尾巴一扫我的脚,将我扫倒在了地上,自己则顺势跳起,扑了过来,对着我的脑袋就扑了过来。

  我横着一滚,紫心葫芦内喷出熊熊烈火,这一次冰鬼倒是对紫心葫芦的烈火颇为忌惮,往后连续小跳了几步,避过了紫色的火焰之后,远远地冲着我低吼。

  我从地上站起来,此行的目的是取冰心,而非杀冰鬼这么简单,要拿到冰心,难度最大的不是在于是否能够找到冰鬼,而是取冰心的讲究。

  因为冰鬼乃是冰夷这个古代大妖怪的衍生体,所以生命并不完全,它的生命力全部寄托于一颗冰心之上,同时如果身死,它的冰心就会如同玻璃一般碎裂,所以,要拿到冰心最大的困难不在于是否能够杀死冰鬼或者找到冰鬼,而是如何在不杀死它的情况下,将冰心给拿出来!

  如果人手足够的话,可以先生擒了冰鬼,接着将它四肢锁住,活生生地解剖了它。但是现在只有我一个人对付它,而且这个冰鬼道行不低,紫心火焰是否真的能够克制它还不好说。

  我将南火权杖插入口袋里,举起紫心葫芦,另一只手从吉他箱里拿出了赤霄宝剑。脑中渐渐开始有了计划,据说,如果一个人出剑的速度够快,剑也够锋利的话,能够在一瞬间撕裂对方的胸口,此时心脏还是下意识地在运转,这个理论可以适用在冰鬼身上,只要我能够瞬间撕碎它的胸口,并且快速取出冰心的话,应该能成!

  缓缓抬起脚,渐渐朝着冰鬼走去,它则故意和我拉开距离,不靠近我,但是也在等时机,等一个我松懈的时机。

  我和它之间,现在一人一妖,说不上谁猎捕谁,这是一次决斗,我和冰鬼之间的决斗。最后,还是冰鬼没忍住,毕竟是妖怪,而且还在气头上,它从地面上一跃而起,并不算强壮的身体带起一片寒气,从空中俯冲下来。

  我赶忙放出紫心火焰,火焰和寒气在空中碰撞在了一起,一开始还算势均力敌,但是随着冰鬼身子的落下,紫心葫芦渐渐支撑不住了,就在冰鬼脸上露出疯狂得意神色的一刻,我转身一让,随后赤霄宝剑劈出,一剑劈过它的胸口。

  这是我取了一个巧,妖怪攻击人的时候,特别是身材不算巨大的妖怪,它们攻击人的时候,都有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那就是喜欢攻击人的头部,包括黑蛋在内,它们先天认为自己的身体比钢铁还要坚硬,因此在贴身打斗的时候,根本不考虑防御,全力进攻头部,造成面前空门大开。

  我和黑蛋生活在一起这么久,这些妖怪的习惯我都知道,就是利用了这个优势,我的赤霄宝剑,撕碎了冰鬼的心口,它跌落在地上,浑身颤抖了几下后,彻底不动了。

  而我此刻快步跑到它的身边,伸出手,插入它的身体内,一下子就摸到了一颗冰凉的如同石头一样的玩意儿,将这个玩意儿从冰鬼的身体内拔了出来,定睛一看,我手心里捧着的简直就是一块冰蓝色的宝石,还散发出丝丝寒气,这些寒气却不袭人,我摸着虽然凉,却不是很冷,冰心看起来非常美丽,胜过我见过的很多漂亮石头。

  将冰心放进了腰包之中,用真龙之泪包裹住,我转身匆匆离开。刚刚的一幕估计很多还躲在暗处的常州灵异人士都看见了,很快徐家的人就会再返回这里,我可不想在这里和徐家的人动手。

  跑出度假村,打了个出租车,半小时之后,我回到了李刚强的家门口。李刚强看了我一眼,问道:“你别告诉我,你已经找到冰心了,这玩意儿可是珍宝。”

  然而,当我将真龙之泪内的冰心拿出来的时候,我看见李刚强的脸上就写着俩字:“我靠!”

  这老家伙做梦都没想到,我居然这么快就搞定了。

  “你,你小子这是真的狗屎运啊,这玩意儿上百年没出现了,你居然还能搞到,你知不知道,这样一颗冰心,在黑市可以卖到5000多万,而且还有价无市,你小子可真行啊!”

  李刚强一边夸我,一边将冰心握在手心里,接着将其丢入了一个巨大的泡浴木盆内,此时周易已经全身赤裸地坐在木盆内泡着,表情似乎很平静,当冰心落入木盆中后,我看见仅仅一秒多种,整个木盆内的水全部被冻结了起来,周易就好像是坐在一块冰里一般,渐渐地因为寒冷,而浑身颤抖不已。

  “这是干什么?就这么治病?”

  我疑惑地问道,看着周易在冰窟里受罪,我是真不明白,断肢再生居然还能这么来?

  “你懂什么,我之前给他吃了一些活化细胞的草药,但是光是活化细胞是没用的,他的经脉已经焦烂,就必须要再生经脉。可是经脉很难再生,特别是断口的地方焦烂的话,除非是促进经脉产生强烈的活动感,冲破焦烂的部位,这个过程会非常疼痛,而且我放在药液里的草药含有大量的高热能,若是没有冰心麻木周易,没有寒气抵消热能,根本就不可能再生烧焦的经脉。但是,整个过程还是很漫长,而且很难过。需要一个晚上的时间,第二天他的经脉肯定长好,按照他的体质,三天后,断肢彻底再生。不过,这个功劳还要归功于你的冰心,真是厉害啊,小森,我感觉你一年比一年有本事了。”

  李刚强很少主动夸人,被这老头子一夸,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既然要等三天时间,我可等不起,让索尔留下来照顾周易,伤好之后到茅山汇合。

  而我则先一步回了上海,茅山连续死了四个大师傅,加上一众小徒弟,而且全都死在上海,并且全是因为调查周易的事情而死,这个屎盆子大的快要扣住我整个人了。

  我们阴阳代理人协会,特别是我走的这天,接到了几乎如同雪花片一般的信件和电话,不是来骂人的,就是来挑衅的,简直无理取闹到了极点。

  茅山那边的反应还没传达下来,可是因为之前茅山那份通缉令的缘故,现在很多灵异人士都堵着我家的门问我们,到底把周易藏到哪里去了。

  我一气之下,差点没把他们都打飞了。最后还是恋心儿和黑蛋联手出马,一个千年妖怪,一个前十常侍的高层,吓的一群无聊的家伙,逃之夭夭。

  “我说,恋心儿,你之前是用什么方法凭空消失,又凭空出现的?”

  我顺口问道,一问出来,立刻就后悔了,这属于人家的底牌,是人家在圈子里混的保命法术,怎么能将窍门告诉我呢,我要是利用这个窍门反过来对付她,这可是兵家大忌。所以,我们很少会问并不算很亲密的圈中朋友,关于法术之类的问题。

  但是我没想到恋心儿却回答了我。

  “是因为光线,我能够操控射在我身上的光线,当然这和我几年前学会的一些小花招有关系,但是我的确能利用光线做到完美的伪装。昨天打斗的时候,我站在阳光下,这是我最好的战斗场地,阳光一射,正常人都会相信光明,而我就是躲在光明中的杀手。”

  恋心儿笑着说道,我抬了抬眉毛,点点头回给了她一个微笑。

  就在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之时,李大山忽然来了消息,告诉了我一个颇为震惊的事情。

  “小森,发生离奇事情了,之前死掉的那几个,所谓邪教教徒的茅山弟子,昨天被人认领了,那个人看起来像是你们圈子里的人,还自称是茅山的前辈,来带走自己的后辈。你说,我们要不要放?我找了个接口还扣着呢。”

  听到这个消息,我正考虑呢,家里的大门却被敲响了。黑蛋走过去打开门,是一个高大的男人走了进来,看起来有50多岁了,不过非常硬朗,而且绝对是我们圈子里的高手。

  我挂了电话,笑着问道:“阁下是谁?有何贵干?”

  对方微微一笑,回答道:“我叫玄心,想来带走我们茅山弟子的尸首,路过你的地盘,特来拜会一下。”

  他一边说,一边抬抬手,我家附近所有的防御阵法,和灵符咒文,全部崩坏,竟然一个不留!

发表评论

Comment moderation is enabled. Your comment may take some time to appear.